hzqnl精华都市言情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ptt-第六百九十七章 殺瘋了,殺瘋了看書-ankcs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唉……
小琼峰,赵公明大婚三个月后。
灵娥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在湖边漫无目的地走着,小手抓着的柳枝,轻轻扫着地上的落叶。
唉,师兄回来以后,经常念叨着什么‘大兄’、‘大兄’,到底是凶是胸还是兄,傻傻分不清。
几只灵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小琼峰的清晨充斥着太阳星的温暖,波光粼粼的湖面下,灵鱼的种类又丰富了些。
灵娥又想起了昨晚,有琴玄雅除妖归来,师兄将她、伶俐与有琴师姐喊到一起,禁不住喜滋滋地笑了。
“一件事。
我已经跟混沌钟商量妥当,在必要时刻,会护着小琼峰飞出洪荒天地,落去玄都城。
有琴、伶俐,你们两个需要现在就做出决定,到时跟我离开还是在天庭任职。
到时只要留下,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跟我走可能要承受少许风险,不过风险程度可控。
不要急着回答,我希望你们能仔细想想,对自己人生有所规划。
灵娥,我就不问你了。”
哼,师兄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离开嘛。
口是心非。
但随之,灵娥又有些郁闷。
在度仙门时的小琼峰多热闹呀,酒字辈的几个师叔师伯天天来玩,小师祖跟玖师叔更是常住着,还有酒雨诗师叔,还有刘雁儿师姐……
不过也没什么法子。
师兄肩负着太多,而且师兄的性子本来就是这般,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想想还是挺伤感的。
而且现在来看,有琴师姐有可能会留在天庭。
这是灵娥的直觉,也是灵娥分析过后的判断。
有琴师姐跟自己不一样呢,自己一门心思都在师兄上,有琴师姐更像是把师兄当个榜样去追赶。
当然,现在师兄差不多算是有琴师姐面前的大山,就算追上也爬不过去。
虽然有琴师姐来天庭是师兄一手安排,但自己跟师姐聊天时,她表露出对天庭的归属感与认可感,却无比浓厚。
仿佛仙生都有了不同的价值。
这样的有琴师姐其实分外迷人,但灵娥并不会去羡慕。
选择不同,追求也不同呢。
‘以后的小琼峰,会变成什么样?’
灵娥丢了柳枝,小手在身前交叠,收拢裙摆在湖边跪坐了下去,对着湖水出了会儿神,又取出少许鱼食洒落在湖水中。
娥活着,就是为了师兄呀。
……
大凶,大凶。
李长寿坐在草屋蒲团上,神情有点呆滞。
他面前摆着一只棋盘,黑白双子互相交错,其上竟蕴含玄妙之道韵。
种种迹象表明,老哥要出事。
曾记得,自己通过鸿蒙紫气接触到天道时,所见的‘预示’,就是赵公明胸口带着血洞,面对着一重重身影。
这一幕其实很有问题。
截教仙为何不出手?
凭借赵老哥在截教的地位、名望,截教不可能不管,通天师叔可能会被对方圣人阻拦,但不见得没有半个截教仙能赶到驰援。
很明显,这一幕是天道推演的剧本所发生之事。
到此时可以作为参照,但不必多信。
在他的干扰,以及天道、道祖自行改变剧本的情况下,具体情形肯定已经变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天道绝对要对赵老哥出手。
这次赵大哥大婚,反而加剧了赵大哥的危险。
逻辑很简单——
【天道要让阐截爆发大战,甚至圣人大战,迅速填补封神榜空缺,必须有让两边爆发大战的引子。
原本封神大劫已经没了参考价值,但天道选择的道路就是这般。
阐教一方,就算是让广成子被截教仙围杀而死,大多仙人都能保持克制。
但截教一方,哪怕是死了一个石矶,都能爆发群体上头事件。
赵老哥万一出点事,被阐教算计死了,那场面……
再加上现在,赵老哥出事,金灵圣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场圣人弟子大决战,不就轻松爆发了?
到时候西方教二圣打着报仇的名义加入大劫,元始天尊师叔挡下通天师叔,截教弟子不就可以顺理成章填补神位空缺。】
讲真,若是易地而处,自己是道祖师祖,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用的棋子。
如何破局?
老哥整天嘻嘻哈哈,其实早已预感到了前路的劫难。
他在婚宴上表现出的那般感慨、满足,也是一种自我安慰吧。
赵公明。
唉……
一入洪荒深如海,得遇公明不寂寞。
再推演一次吧,虽然已经有了破局之法,也有了破局的把握,但要考虑的事情总归太多。
当前围绕赵公明老哥的局是小局,围绕生灵的才是大局。
不能因小失大是基本要求,若是能小局、大局同赢,不影响自己大局上的胜算,就是合格的答卷。
优秀的答卷,就是让小局的解决方式,提升大局的胜算。
说实话,确实很难做到。
西方教二圣,天道,道祖,大劫之力,阐教上下……
这就是自己要保住老哥,必须要面对的力量,仅凭自家老师,已是力有未逮,战术无比重要。
嗯,提前布局,试试能不能布局将弥勒引出来扫掉吧。
李长寿抬手在棋盘上轻轻取走几个黑子,填了几个白子,其上情形顿时变化,隐隐演化出了阴阳双鱼交融时的情形。
他闭目凝神,心底念头不断流淌,自身仿佛与自然相融。
不断思索中,他突然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棋盘,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矮桌另一侧,低头看着棋盘上的图案。
“一样的……对一样的!”
反其道而行之!
反其道而行之!
有了!
李长寿双手攥拳,空明道心都有些压不住道心的激荡。
一个全新的,有些疯狂,实际上更为稳妥的方案,已是缓缓在心底构建完成,原本的构想完全被打乱,对大局而言也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还能让道祖相信,自己跟浪前辈一样,是个会上头的男人!
重启空明道心,李长寿立刻盘腿坐了下来,静静地打坐,将心底的计划迅速规整完全,且反复检查是否是被天道影响了自身。
检查了也就八九十次,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
这波最起码也是优秀,九成八的不完美!
于是,数日后。
李长寿心情‘沉重’地离开草屋,看灵娥已去棋牌室那边玩耍,摇摇头走去了丹房中。
他要炼制些丹药,试试能不能给姜尚增进些修为。
这个关头姜尚渡成仙劫,天道没有道理不放水,如此就能让姜尚成功迈入仙人境,弥补一下上辈子的遗憾。
虽然姜尚过奈何桥的时候,看着孟婆说了几次‘满上’,跟自己已经没了实质性的关系。
但关心下道门同门,谁能说三道四?
话说回来,姜尚还不去朝歌城吗?
难不成自己夺了封神之权,姜尚的戏份就木得了,天道对姜尚也就不太重视了?
不对劲,感觉姜尚现如今修行不成,完全也是天道的锅。
天道对俗世的许多构想,应该还要通过姜尚来实现,定会安排姜尚成为周国重臣,一手掌控军政的那种。
说起周商更替,李长寿心底也是略微有些别扭。
若是周国能自然而然战胜商国,那他自然不会觉得有啥问题,但如果是天道做出选择,捧一踩一,那就真要‘纯路人’、‘有一说一’、‘确实’一波了。
从总计划来讲,自己还是要避免干预俗世太多,这对凡人无益。
李长寿的全盘计划,都会让凡人一直处于‘胜者’的庇护下,也算是对燧人氏前辈的慰藉了。
至于踏上修行路的仙人们……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实力有限,照顾不来。
都踏上修行了,那不忒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决然,有【天又如何?我心由我】的霸气,有【大不了就是一死】的觉悟。
开炉,炉火轻轻跳跃,李长寿摄来几根灵草,将灵草在掌心化作纯粹的灵力,缓缓送入了炉火之中。
凭他现如今的炼丹技艺,除却九转丹还无法炼制,其他自是不在话下。
在炼丹的同时,一只纸道人已是自大地深处遁形,到了昆仑山附近静静等候。
也不知是李长寿算好了,还是真的赶巧了。
这纸道人刚到昆仑山附近,就见了一道白云托着两道身影缓缓飞出。
李长寿定睛一瞧,那不正是申豹与姜尚?
此时,申豹与姜尚似乎颇为和睦,申豹还主动用一层仙力包裹住姜尚,避免姜尚遭了风吹日晒,一副师兄弟情深的架势。
阐教没了封神榜、没了执掌封神榜的名义,申豹与姜尚似乎也没了矛盾。
相反,豹子看姜尚还没成仙,在玉虚宫无比尴尬,只能将‘贫道当年还有三十二房妻妾’挂在嘴边,还觉得姜尚颇为可怜……
申豹飞了一阵,问道:“此次老师命咱们下山,师弟有何打算?”
——申豹因李长寿暗中点拨,较早渡过金仙劫,又在金仙劫中反复作死,被元始天尊派白鹤童子护住,比姜尚先入门,自是成了师兄。
李长寿对封神之事的干扰之深,也可见一斑。
姜尚叹道:“唉,也没什么其他念头。
昔日那位师兄告诉我,在山中修行多好多好,今后成就长生逍遥有多自在。
到头来也不过是空蹉跎。”
说着,姜尚回头看了眼玉虚宫的连绵宫殿,只能微微一叹。
骂是不敢骂的,想说阐教诈骗招生,又怕被撕成碎片,回想自己一路的体验,人确实是精心教导了。
奈何自己不太争气,该悟的总是悟不到。
申豹温声道:“每个生灵机缘不同,际遇也会不同,咱们下山时,老师不是言说了,师弟你的机缘在南洲俗世。
你如今尚未成仙,又是阐教弟子,还学了这么久的治国安邦之道,在凡俗之中辅佐帝君,造福凡人,也是一件大善之事。”
姜尚顿时勉强笑了笑。
“呵呵。”
申豹也知自己不好多劝,劝多了像是说风凉话,对姜尚拱拱手,不再多说。
他们自是完全察觉不到,地下会有个纸人紧紧跟着。
姜尚问:“师兄你要去何处?”
“贫道……”
申豹目中有些迷茫,看向了自己掌心。
他有些不明白,为何老师对姜尚叮嘱了那么多,却只是在自己掌心画了个树叶,让自己自行去领悟。
树叶……
飘零飘落?落叶归根?
申豹叹道:“如今阐截大战已起,贫道想去截教那边走走看看,再去四处走访想想办法。
尽贫道此生之力,也要让阐截两教避免大战。
让截教能安然渡过大劫。
让道门继续昌盛!”
姜尚抬头看向申豹,目中带着几分钦佩,对申豹做了个道揖。
地下,李长寿的纸道人差点跳出来拍死这申豹。
小琼峰丹房中,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
草(一种植物)!
这豹子杀疯了!
就这般,李长寿盯着申豹将姜尚送到了南赡部洲边缘,避开了巡查的天兵天将。
姜尚心中挂着自己前半生的荣华富贵,辞别申豹后,就驾云匆匆赶往此前生活的大城,申豹则是朝着东海诸海岛而去,要去各处走访一波。
虽然阐教救了自己一次,且圣人老师收自己为徒。
但申豹是个知恩图报的豹子,对截教还是有深厚的感情,最想帮助的还是截教。
地下,李长寿的纸道人袖中钻出一只纸道人,兵分两路同步观测。
他开始琢磨该如何进一步安排申豹,最好让申豹能奶几下弥勒和西方教,充分利用下申豹的嘴。
这可是天道开过光的神兵利器。
申豹和姜尚下山,就代表他们全面切入了封神大劫,这是天道的两枚重要棋子。
一枚棋子,还是自己绝对不会去动的存在。
暂不提姜尚回了老宅院,发现此地已是物是人非,自己原本的妻妾早已搬离了这座大城,有了新生活。
真·各自安好。
他更加茫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冰冷冷的俗世,只能当众驾云显摆一下自己的法力,朝朝歌城方向而去。
且说申豹径直飞往东海。
李长寿驾着纸道人一路疾行,于东海改作了水遁,申豹毫无察觉。
申豹此时已是打定主意,到了截教地盘后,就以阐教弟子的身份自居,用前世的因果,跟截教仙打成一团。
第一步就是让截教仙感受到,阐教仙并非都是敌人,打开两教和解的第一步。
‘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帮上什么的!’
申豹目中满是坚定,决定全力发挥自己在阐教学到的‘姿势’,努力跟截教仙人打成一团!
飞着飞着,申豹已是到了九龙岛附近,整理了下发冠衣袍,他立刻就要去岛上拜访此地炼气士,却见一位道友刚好自九龙岛飞出,朝金鳌岛方向而去。
申豹看着这道友十分面善,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修为也是着实不落,于是向前拱拱手,高呼一声:
“道友请留步!”
李长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有些不太简单。
十天君之赵江眉头一皱,不知为何,自己心底突然泛起了停下云头的念头,也就索性停下云头,扭头喊了声:
“你谁?干啥玩意啊?”
申豹连忙向前,很快想起了这位金鳌岛的‘排面’、十天君组合出道的大金仙,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阐教弟子申豹,见过道友?”
阐教?
赵江突然来了精神,盯着申豹,突然想起了什么,目中没了什么敌意。
“是你,贫道倒是听人说起过道友的际遇,道友也是颇不容易……这是要去何处?”
申豹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低声道:
“而今大劫当前,贫道本不应该外出走动,但心中着实放心不下,想回来看看,拜访故友、琢磨应对大劫之法。
唉,贫道人微言轻,也非大能大神通者,只能为对抗大劫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赵江目中满是亮光:“道友可是想重新投奔咱们截教?”
“也不能这么说,也可以这么说……”
“哈哈哈!好事,好事啊!走,咱们先去九龙岛上一叙,这边酒宴未散,刚好与道友畅谈!”
于是,李长寿躺在海底的软沙中,看着那两个勾肩搭背交谈的身影入了九龙岛外围大阵,一阵无力吐槽。
这也行?
自己要不要安排赵老哥,索性先把这豹子送进封神台?
李长寿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任凭两只海星在旁路过,追向了远处的水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