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pm8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 起點-第三千五十二章 自己的故事,要自己來講-t8itc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有人对关荫的行为有误解。
他收拾了该电竞高手,随后又跟一些在电竞行业有一些利益的资本家通了几个电话。
要禁止电竞吗?
那是没脑子的人才做的事情。
不但不禁止,反而要加强。
关荫是看着农业工业这些基础,但他没忘了精神文化行业。
基础条件达到了自然要追求更高的生活享受。
他要做的只是不让本末倒置了。
这态度完全没出乎那些资本家的预料。
这就给电竞圈子造成一种错觉。
什么错觉呢?
“他还是害怕我们的,要讨好我们的,否则怎么会放开一些限制?”一些电竞高手颇自得。
这话虽然在微博上出现了,但没几个人过去讨论。
你们?
呵。
关荫也没在意那些人的自我陶醉,除了真正做实业的其实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的行业就是全部。
这些在虚拟世界中不可一世的更有这种虚幻的自大。
随便他们去吧不用太在乎它。
关荫还得准备带队去解决问题。
实际上,这件事的确用不着他亲自出面。
两天后,关荫顺利从那边回来了。
队伍刚到达,问题几乎全部迎刃而解。
该处理的人处理了该解决的事情也解决了。
唯独那块农田没法还原。
这是永远的损失。
熊玩意儿派来的人就在机场等候。
这次他们也急了。
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把他们热烈欢迎《瘸子的故事》这件事给渲染出去了。
欢迎?
他们根本就不喜欢那部电影啊,甚至很多单位都建议不要允许那部电影进入国内。
但资本的力量是强大的。
电影还在剪辑,已经有人在四处活动了。
“电影恐怕是无法阻挡的,所以我们也需要《兵临城下》阻挡这部电影的入侵,这方面我们有共同利益,我们必须在新年过后上映大电影,否则很有可能又有一批人的脑子被贼鹰带走。”克罗廖夫先生急眼了。
关荫看两眼,你的意思是粗制滥造也行?
“要不然,我没那本事在那么短时间拿出经典的影片,”关荫道,“要不然这样,我给你们拍个你们先拿去阻挡那部电影的,然后拍我们自己的《兵临城下》,你觉着行吗?要不然你就是在为难我。”
克罗廖夫惊奇道:“还有什么因素阻挡呢?”
在他看来现在拍摄《兵临城下》已是天时地利人和占全了啊。
“扯淡,天时还未到,我要的气候环境还没到达。地利更别说,你们的人一折腾,我的工程队都回来了,连重建一片城池废墟的工程都还没完成,哪里来的地利?人和更别说,你多要钱可以理解,但你们把那么多无关紧要的资本放进去干嘛?他们是人和来的?既然做不好让他们听我的命令,那就把他们按照我的要求赶走,你既想把那些人放进去,让他们在某些方面给你们便利了,又想让我把电影尽快拍好,你谁?”关荫不客气,“没按照我的要求,把我要驱逐的那些资本势力赶走,这部电影就不可能开拍,眼看着凛冬将至了,你们要是出问题耽误了时机,别怪我把电影拖到明年年底拍。”
克罗廖夫这下明白了,这是真的在处理问题。
“我明白,马上去办。”克罗廖夫头疼的要命。
要把那些资本从剧组驱逐出去,他们的一些经济行业就要受到损失啊。
“说你们太贪婪你不认,一边喊着要加大国际合作,一边小心谨慎地拒绝大部分国际合作,我问你,帝国在那边的一些商人难道没有经济实力吗?小商品经济从业人员能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你们既排挤又打压,你不把市场环境整顿好,国际经济资本怎么可能青睐你那地方呢?你们在背后做的一些手脚,完全不像你们在国际上展现的形象,小家子气多自以为魄力足。”关荫下了结论说,“你永远也别想在经济上有什么作为了。”
克罗廖夫彻底明白了。
他们在背后做的事情人家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经济发展那是你们的事情,我绝不插手。但既然让我来负责这个剧组,你就别想把自己的利益凌驾在我的原则上,不把你们那双黑手撤出去,这剧组绝不开工。”关荫下了最后通牒说。
克罗廖夫转身就跑,必须尽快把这件事办好。
他可知道关侍郎还是帝国央视春晚导演呢。
“人家的时间精力干嘛不放在自己国家呢?”克罗廖夫也下了最后的通牒。
想办事,就把那些私心收起来。
否则,人家凭什么给你办好事?
关荫没太生气,那是别人的事情。
他虽是大礼部尚书,但那只是个荣誉。
荣誉这个东西,该不那么当回事的时候就别特别当回事。
荣誉不能成累赘这是办事的重要原则嘛。
回到家,关荫换了衣服就开始做饭。
总局又来电,请他参加一个讨论。
不去。
关荫知道这帮人在迷茫啥,包括总局的一些人。
“好莱坞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时候,他们还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这一届导演、演员有多少去好莱坞了,这就算是一个华人导演国内演员最高级别的地位了,也算是国际成就了。但现如今我们提出了四个自信,文化自信首先就表现在文化界,导演和演员的目标,被失去光环的好莱坞自己亲手拿掉后,文化界这些名人迷茫了,顺带着,管理员也迷茫了。”关荫一边炒菜一边说。
二小姐请教那该怎么办。
这不是多此一问么,当然是建立我们自己的文化作品基地。
可这一点虽然看得出来,但要做到也没那么容易。
“实际上,现在还是有一批糊涂的人,对人家的文化制作工厂充满留恋,这是一种过度懒惰,也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衡量,最后做出的嘴有利于自己的一种选择,说白了,就是觉着跟好莱坞去做,凡事听人家的,自己的利益才能最大化。要打破这种思维,需要的不是批判这个武器,他们的讨论说白了就是想试探我们对他们走这条路的容忍度有多大。”关荫看的很清楚。
这次在基层他就参与了好几次讨论。
一些文化人也提出国这个问题。
有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