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jz2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笔趣-第〇二五章 或者醒來或者死看書-8l8cm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沐岳不恨武蕙青,或者牛小青,虽然她骗了她十六年,但谁也无法对一个贴心陪伴了自己十六年的女人真的产生怨恨之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恨谁。高力士?似乎可以恨一恨,但恨而无力并没有一点意义,除非沐岳现在有勇气也有能力潜回长安城去杀了大唐剑宗。
活了一百多岁,唯一的优点也许就是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李白也许有能力杀掉高力士,也许不行,但他肯定没有对付整个隐云阁的能力。何况沐岳总觉得应该是个快乐青年,不太好让复仇之心压抑住人生。
算了,就这样吧,就让李白认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给盛世的大唐留下一位剑仙,给后人留下一个无与伦比的诗仙吧。
所以,沐岳活腻了,他想死。
原来,这真不是我的大唐。我只是个贸然的闯入者,与大唐格格不入。
长生不老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事情,反而有着正常人无法比拟的悲伤。总是会目睹身边亲近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会让人产生生命本身毫无意义的感觉。
从萝姬到袁天纲,再从张果到武蕙青,生命仿佛只是一场梦。
大唐也是一场梦,沐岳想醒来,或者死去。
可他死不了,瘟疫把村庄里一小半人拉稀拉死了,沐岳却毫发无损,拉出来的始终软硬合适,干稀自如。
死亡的威胁让活着的村民变得悲痛和暴戾,他们不再守望相助,不再善良。一开始村民只是寻机杀死那些还在拉稀的病人,以防止瘟疫蔓延,但很快就变成了互相攻击,无差别攻击。
杀死了企图杀死自己的两个邻居之后,沐岳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屋子。在小青死后的第十个月,他离开了碎叶河畔。
武蕙青的骨灰就埋在屋子底下,那是她的坟。
中原回不去了,沐岳没有往东,而是往西彻底走出了大唐。
师兄老张头曾告诉他,找到自己是谁,其实就是在找一把锁和一把钥匙,用钥匙打开了锁,就打开了回家的路。
锁,或许是一个人、一件物、一个地方,甚至一件事、一句话。
钥匙,或许是一个人、一件物、一个地方,甚至一件事、一句话。
于是,想醒来的沐岳去往西边找钥匙和锁。
李白曾告诉沐岳:你的剑招练得非常扎实,稳准狠这些要素,要比绝大多数耍剑的武术家还要扎实。
山中七十九年苦练不休,换成任何一个人,想不扎实都不可能。
剑仙李白说,沐岳在武术上最大的问题,在于应变能力太弱,对敌经验约等于零。
沐兄,你打得太少了。
李白告诉沐岳,他从练习剑术开始,已经杀了二十七个人,当然,都是贼人或坏人,该杀之人。而且他几乎每天都在与其他剑客对练,七年中练坏了九柄青莲剑,现在手上的是第十柄。
沐兄,你打坏了几柄剑?
一柄也没有,倒是丢过一把。
于是,想死的沐岳决定骑上马拿着剑去找人打架。
然而,还没等他打够几次架,手中的廉价宝剑也还没坏,就在距离碎叶河村庄两天路程的地方,遇上了战争。
大唐安西都护府和黑衣大食的战争。这个地方,叫怛罗斯,已经在大唐的疆域之外。
沐岳听李白说过,大唐之外还有多如牛毛的国家,但在军事上只有三个可以勉强与大唐相提并论,分别是吐蕃、大秦,还有大食。
骄傲而且尚武的大唐无疑是四个里面军事最强大的国家,怛罗斯之战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八千安西都护府的唐军加上跟随唐军作战的突厥葛逻禄部族一万八千人、共26000人,打得黑衣大食20万联军节节败退。
这个时代的大唐军队,真的是天下无敌的。
即便黑衣大食又增兵十万、即便葛逻禄人中途反水,八千唐军也在一个月后才被击败。
战死六千,被俘一千五,还有五百跑散了。
沐岳不是唐军,甚至不确定是唐人,他像其他所有平民一样,远离战场躲了起来。
但有些事情还是没能躲过。
七骑跑得精疲力尽的唐军败兵在山谷中被三十余挥舞着弯刀的大食骑兵追上,唐军结成松散的方队竭力厮杀。正在休闲饮马的沐岳想了想,出于想死和想打架的目的,他还是上马拔出剑冲了上去。
不管是不是,最起码在长相上,沐岳认为自己最接近唐人。
一番激战过后,三十多大食骑兵全部被斩于马下,唐人也只剩下了两个,沐岳和一个中年军汉。
随后的两天里,两人连续突破了五波大食联军的追击,沐岳也第一次打断了自己的剑,但他们终于回到了大唐的疆土。
八千唐军虽亡,安西都护府仍然有一万精锐驻守,葱岭以东以及中原,大唐依旧坐拥百万带甲骁勇。只要愿意,大唐的铁骑可以踏碎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大食军队并不敢轻易走进大唐疆土。
沐岳停下了马,他不愿再往前走。
军汉说:“兄弟,跟我回安西都护府,跟我回长安,我保你做将军。”
沐岳笑了笑:“多谢好意。不去了,我要去找丢失的东西。”
“你丢了什么?我可以给你很多金子,足够买新的。”
“丢了一把钥匙和一把锁,我得去找了。”
“兄弟,我希望你再想想,跟我去长安吧。”
沐岳拱手:“告辞。”
“接着。”军汉将自己的剑扔给了沐岳。“此剑出自高丽,名曰青霜,天下锋刃无出其右,送给你了。”
“却之不恭,多谢。”
沐岳转身策马往西,军汉在身后呼喊:“兄弟,他日若是去了长安,记得来找我。别忘了,我叫高仙芝。”
.
此后沐岳为了寻找锁和钥匙,几乎走遍了大唐之外马蹄能到的所有地方,极北、极西、极南,都去过了,几乎走遍了所有国家。
吐蕃、大食、天竺、三佛齐、室韦、波斯、大秦、法兰克……,见识了每一种长相的人,见到了许多未曾见到过的动物和风景。
这一路上,他始终没有找到钥匙和锁。为了求死,他也一直在战斗,杀人无数,也逃跑过无数次。
当他再回到碎叶河畔武蕙青埋骨之地时,那里已经不再是大唐的疆土,河水改道也使得当初的村庄找不到了一点踪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也许村庄本来就只是他的一个梦,那里从来就没有村庄。
于是,沐岳再次回到了大唐,此时的大唐已经不再是那个大唐。当他走进破败不堪的长安城时,距离他和老张头走出启夏门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一百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