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q3d火熱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ptt-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鑒賞-3ao7v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立刻看向李妙真,发现她并不惊讶。
“一些散修而已,以天地会的实力,不难解决吧。”他皱眉道。
白莲道长语气颇为无奈的解释:“那些江湖散修最是麻烦,我们不愿多造杀孽,但若是置之不理,却很可能被反咬一口。
“数量众多,手段荤素不忌,对普通弟子威胁还是很大的。但屠戮生灵又是大忌………”
“即使生命受到威胁,也不行?”许七安诧异的反问。
白莲摇头,低声道:“地宗修的是功德,而非道心。”
她的意思是,问心无愧这一套不适用于地宗,只要杀人,就会有损功德……….从这个角度理解的话,杀十恶不赦之徒就没事,因为除恶就是扬善。但那些江湖散修不可能全是恶徒………许七安有所领悟。
楚元缜笑道:“我也去帮忙吧。”
恒远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也去与他们讲讲佛理。”
其实,恒远是武僧,头上没有戒疤,理论上说是不受戒的,可以吃肉喝酒,可以杀生,也可以透花魁。
只不过恒远是个异类,他一直以“禅修”的规矩要求自己。
金莲道长说道:“非是让你们打退那些匹夫,而是要让其知难而退,不在莲子成熟时捣乱。”
白莲道姑接着说道:“其实黑莲刻意散播消息,引来这些江湖游侠,本意就是用他们来做马前卒,这几日,他们充分的担任了探路炮灰的角色。
“而散修中亦有高手,不容小觑。如果不能提前解决这个隐患,明日决战时,这股力量会让我们非常头疼。”
说着,白莲道姑不停看向李妙真和许七安,她此时已经明白金莲道首的算盘。
李妙真闻言,自信满满的点头:“我在江湖上有几分薄名,朋友多,不识得的,也愿意卖我几分薄面。交给我吧。”
许七安正要随着李妙真等人前去,金莲道长突然喊住他:“许公子,你稍后半步,贫道有事与你说。”
他心里一动,知道了原因,停下脚步,目光四位天地会同伴离开。
等他们背影消失后,金莲道长招了招手,地书碎片自动飞离许七安兜里,落入老道士掌心。
他握着地书碎片,笑而不语。
见状,白莲识趣的说道:“我去外头观战。”
寒池边,只剩下金莲道长和许七安两人,老道士咬破指尖,用鲜血在地书碎片镜面画了一个咒。
许七安垫着脚偷窥,但被金莲道长挡住了,“地书碎片是我地宗至宝,你既不愿入我地宗,那贫道也只能遵循“道不传非人”的规矩。”
道长,你一点互联网精神都没有,互联网精神是什么?是白嫖!不对,是分享啊………许七安心里吐槽。
金莲道长屈指,叮一声弹在镜面,血淋淋的咒文骤然亮起,而后隐入地书碎片中。
许七安大脑“轰”的一响,像是一道惊雷劈入脑海,紧接着是剧烈的疼痛,来自灵魂的疼痛。
他捂着脑袋,面皮狠狠抽搐,持续了十几秒,痛苦才消散。
“认主的法宝便是主人的一部分,强行断绝,就如同斩去手臂……….”金莲道长把三号地书碎片收好,笑道:
“你若继续带着它,黑莲依旧能感应到。所以,这段时间先由我来保管,等事情结束,再还给你。”
许七安眼巴巴的看着地书碎片被金莲道长收入怀里,像是养了十八年的白菜被猪拱走,担忧道:
“道长,你一定要保管好啊,事后一定要还给我啊。”
金莲道长笑呵呵道:“看来你对天地会非常有归宿感。”
许七安摇着头,脸色严肃道:“不,是因为地书碎片里有我的老婆本。”
而且是老婆本×10……..
…………..
月氏山庄外围。
被炮火轰炸成废墟的区域,数十名江湖好汉,正与天地会弟子对峙。
这里刚刚发生过短暂的交火,各有伤者,但没闹出人命。
“小道士们,速速滚开,大爷们求的是宝物,不想伤人性命。”
“就是,再敢挡本大爷们的路,别怪我们不客气。”
数十名江湖人士分散四周,挥舞着兵刃,骂骂咧咧的威胁。
与其对峙的天地会弟子们,手握飞剑、玉尺、铜锥、布轓等法器,半步不退。
一位妙龄少女扬起手里的剑,娇斥道:“呸,一群无耻之徒,觊觎我天地会的至宝,强取豪夺,做梦。”
“哼!”
冷哼声里,一位膘肥体壮的胖子冲了出来,手里拎着两把玄铁锤。
穿着道袍,眉目清秀的少女毫不畏惧,轻轻抛出飞剑,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叮!”
火星四溅,轻描淡写嗑开飞剑的胖子狞笑一声,双锤重重砸向少女。
但他没能砸下去,一双瓷白的小手挡住了铁锤,是女子的双手,骨肉匀称,纤细小巧,奇怪的是,这双手挡住铁锤,既没传来气机波动,又不曾响起金石碰撞之声。
仅凭血肉之躯,抗住了如此强大的一击?
见到这一幕,不管是天地会的弟子,还是另一边的江湖好汉,都觉得不可思议。
出手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眼睛蔚蓝深邃,小麦色皮肤。
南疆人的特征是如此的明显。
膘肥体壮的胖子脸色一变,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不需要思考,便做出做正确的判断,迅速弃了玄铁重锤,飞快后退。
“你们中原的男人都是软脚虾吗,使这么轻的玩意?”
丽娜手里拎着两把锤子,像小女孩玩弄布偶,抛来抛去。
那边,众江湖人士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无法控制脸上的震惊,不说战力,就凭这份气力,就碾压他们所有人。
“南疆蛊族,力蛊部?”
有人皱着眉头,不太确定的嘀咕道。
丽娜蔚蓝的瞳孔扫过众人,咧嘴,露出小虎牙,嘿嘿道:“你们中原有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除了少数几位高手,众江湖人士一凛,悄然握紧兵刃。
“咔擦…….”
丽娜一脚踩裂地砖,宛如一根弩箭,射向人群。
刹那间人仰马翻,惨叫声不断,她一拳捶翻一个汉子,力大无穷,偏偏身法敏捷,体术精湛。
十几个回合下来,无人能撄锋。
好强……..天地会弟子们眼睛一亮,振奋不已。
他们之前的注意力全在李妙真和许七安还有楚元缜身上,忽略了这位外族小姑娘,以为是个添头,没想到竟如此强大。
直到一位使铜棍的汉子出手,才堪堪遏制丽娜的攻势。
数十人以铜棍汉子为首,形成合围之势,再加上人群里有几个使暗器的好手,时不时丢几手角度刁钻的暗器。
多方配合,总算扳回优势。
趁着数名同伴缠住这个外族少女,使铜棍的汉子暴喝一声,旋身,挥棍,破空声凄厉。
丽娜抬起手,又一次以手掌当初了武器,她抬脚直踹,把汉子踹飞出去,喋血不已。
“丽娜,够了。”
李妙真从众弟子后方绕出,高声制止。
激烈交战的双方顿时罢手。
丽娜随手把铜棍丢弃,迈着修长有力的大腿,穿过众人,返回李妙真身边。
“你,你是飞燕女侠?!”
一位江湖人士认出了李妙真。
飞燕女侠?众人审视着李妙真,脸色微变。
天宗圣女扫过这群江湖匹夫,问道:“谁是领头的?”
她很懂江湖,如果遇到需要团结的情况,江湖人士们会推选出一位最有威望,或最有侠名的人为临时首领。
有时候,名声和威望甚至比实力更重要,实力能让人忌惮、畏惧,唯有名望才能让人折服。
那壮汉捂着腹部,踉跄的走上前,抱拳道:“剑州南淮郡,柳虎。姑娘真是飞燕女侠?”
只是一群实力不强的散修,不需要许七安出面,我便能搞定……….李妙真颔首,淡淡道:
“诸位,九色莲子是地宗至宝,如今周遭强敌环伺,尔等实力并不足以争夺。贸然参与,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卖我个面子,退去吧。莫要插手此事。”
这……….柳虎脸色变幻不定,飞燕女侠的名头他是听过的,非但听过,简直如雷贯耳。
这位天宗圣女自前年出道,游历江湖,行侠仗义,在江湖上颇有声望,朋友无数。
若是得罪了她,只需要动动嘴,我可能就会被受过她恩惠的人通缉对付………莲子虽然诱人,但飞燕女侠说的不无道理,这次本来就是碰机缘来的,机缘未至不可强求……..柳虎心生退意。
其他江湖人士同样有所忌惮,不敢得罪李妙真。
他们可能不怕官府,甚至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但他们不敢得罪在江湖上人脉广搏的飞燕女侠。
不愧是飞燕女侠,这份影响力,已经堪比一些德高望重的名宿………..远处观望的白莲道姑,微微颔首。
看来即便许七安不出面,有李妙真便够了。
她旋即想到,天宗历代圣子圣女游历江湖,都如鸿毛过水,点到即止,这一代的圣女李妙真,似乎与前辈们不同。
混着混着,就成一代女侠了………
李妙真笑了笑,拱手道:“妙真先行谢过各位,以后江湖相逢,就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妙真一定竭尽全力相助。”
众人仍旧不甘心,但得了飞燕女侠的口头承诺,抵触情绪降低了些。
“飞燕女侠好大的威风。”
一道醇厚的嗓音传来,声音的主人是个蓄美髯的中年剑客,五官端正,气态斐然,手里提着一把黑鞘青锋。
他身后,跟着十几位蓝衫剑客,柳公子和他的师父也在其中。
“是墨阁!”
“是阁主杨崔雪。”
前一刻还忍辱负重,与现实妥协的散修们,此时仿佛有了主心骨,主动靠拢过去。
纵使在门派多如牛毛在剑州,墨阁也是排在前列的大派。
李妙真眯着眼,打量美髯剑客:“九曲剑法,红河墨阁?”
墨阁是剑州屹立百年不倒的门派,底蕴深厚,相传开派祖师在红河悟道,观红河九曲,悟出无上剑法。
在红河畔,建立了墨阁。
值得一提,杨崔雪是资深四品,剑法高深。最广为人知的战绩是一人独斗两名四品,激斗一天一夜,平手。
“幸会!”
杨崔雪颔首,沉声道:“所谓财帛还动人心,何况是九色莲花这样的宝物。飞燕女侠以势压人,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
李妙真冷笑道:“素闻杨阁主刚正不阿,为人正派,确实是个讲理之人,讲的都是些歪理。九色莲花本就是地宗之物,尔等强取豪夺,却说的这般冠冕堂皇。”
她听说过墨阁阁主杨崔雪的名头,传闻此人作风正派,最欣赏侠士之士,常常赠送名声不错的江湖侠客们银两。
因此被人戏称为杨大善人。
“呵,飞燕女侠是天宗圣女,自然不知道我等散人的苦处。”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怕死还走什么江湖?老子这身修为,这把神兵,都是用命拼出来的。”
“就是,不拼一拼,怎么知道最后鹿死谁手?”
有人撑腰,散修们说话语气立刻硬了。
杨崔雪摇摇头,道:“飞燕女侠是天宗圣女,不缺功法,不缺名师,又怎知道散修的无奈。有些人卡在一个品级,数十年不得寸进,想求人指点,却找不到名师。
“有些人缺一件趁手的法器,但十年如一日的使着凡铁。不用命去博,如何晋升?如何出人头地?
“杨某只是觉得,你可以打败他们,甚至杀了他们,但不该剥夺他们争取的资格。”
白莲道姑秀眉轻蹙,而李妙真身后的弟子们,则重新警惕起来,做好战斗的准备。
李妙真眯了眯眼,有些恼怒,被这人一番搅和,在场的匹夫又蠢蠢欲动。
她压不住了。
李妙真按住剑柄,淡淡道:“杨阁主是代表武林盟来搅这个浑水的?”
飞剑嗡嗡鸣颤,蓄势待发。
十几名蓝衫剑客,纷纷拔剑。
杨崔雪抬起手,按住剑柄,瞬间,李妙真激发的剑势便荡然无存。
“飞燕女侠是道门弟子,剑法终究差了些。”杨崔雪淡淡道。
李妙真震慑寻常江湖散修倒是无妨,但这位墨阁的阁主气机浑厚,即使在四品里也是强者了………楚元缜皱了皱眉,不再袖手旁观。
跨步而出,笑道:“在下楚元缜。”
杨崔雪一愣,郑重抱拳:“京城第一剑客,久仰大名。”
楚元缜旋即说道:“不知阁主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给人宗一个面子?”
杨崔雪摇头:“杨某只是一介武夫,人宗是道门,与我何干,与在场的大伙何干?至于楚兄……..恕我直言,毫无建树,有何面子?”
………楚元缜脸色一沉。
杨崔雪继续道:“杨某是剑客,剑道在直,有什么话,便当面说了。道门远离红尘,让人畏而不敬。飞燕女侠行侠仗义,然不足以令我等放弃眼前的机会。楚兄就更别提了。”
柳虎用力点头。
李妙真冷笑道:“说了一大堆,直接说谁的面子都没用不就成了,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杨崔雪又摇了摇头:“非也,不是没有,只是两位不够罢了。为国者,为民者,受百姓爱戴者,皆在其中。”
“有意思!”
这时,许七安从众弟子身后绕出来,含笑走来,道:“不知道许某的面子,杨阁主给不给?”
………….
PS:今天还有七千字左右的更新,补昨天欠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