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2x6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笔趣-第1204章( )好快活啊!還是人家的坐騎比較威風呢!讀書-gvqra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经过在卡恩村的一阵闹腾,许久之后,从那个模样大变且还有奇怪哥布林护卫着的卡恩村离开前,漆黑之剑以及他们的雇主就总算是从村民以及某个漂亮的年轻村姑安莉·艾默特处知道了卡恩村的变化以及之前发生在村外的那处骇人战斗痕迹的具体来由!
不过,虽然他们知道了关于斯连教国袭击和四处屠杀村民,知道了王国战士长差点被埋伏谋杀以及一个叫做安兹乌尔恭的厉害人物和某个邪恶的小女孩施法者之间发生的故事,但是,人微言轻且能力也远远不足的他们也并不能做得更多,就只是在了解了一番和做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就匆匆进入了距离卡恩村并不远的密林里,并沿着里边留下的一个个记号准备前往跟之前率先进入林子的另外三个同伴回合以及采摘某些只有在这个时节才会出现的特色药材。
然而……
漆黑之剑和他们的雇主恩菲雷亚·巴雷亚雷五人往林子里摸索着前进了不久,就不得不又停了下来,并开始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个被刻在一棵大树树干上的最后的记号而纠结着。
‘真是的!’
‘莫莫先生和娜贝,还有安妮那个小家伙她们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记号到这里就没有了?’
‘你们说……’
‘他们会不会是又打起来了?’
‘!!’
‘应该不会,虽然一路上小安妮一直有针对莫莫君和娜贝小姐,可是,她并没有太强的敌意,而且莫莫君也一直有努力克制着,再加上他们的保证,我不觉得他们会打起来,而且在咱们来这里的这一路上,也都没有发现他们有留下打斗的痕迹……’
‘卢克洛特,你发现什么了吗?’
‘当然!’
‘你们过来看!这里,还有这里……莫莫君和娜贝小姐的脚印朝着东边去了,而小安妮的脚印是朝着北边去的,他们的脚印都很浅,周围也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所以我跟队长的想法一样,他们应该是分头去探索了,这也是为什么记号到这里就直接消失了的缘故!’
‘唔……’
‘没错!我也同意卢克洛特的看法!’
‘那彼得,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需要分头去找他们吗?’
‘这……’
‘算了!现在不是我们说了算了!恩菲雷亚,你现在是我们的雇主,你觉得呢?’
漆黑之剑的小队成员们在这个最后的记号出现的地方逡巡和商量良久,最后就还是没有能得出解决的办法,只好转而看向了他们的那个雇主,那个花大价钱邀请他们保护并来到这里准备采摘草药的天才药剂师恩菲雷亚·巴雷亚雷。
‘……’
‘卡恩村一直以来之所以能不被魔物和怪物袭击,就是因为这片林子是森林贤王的领地,因为它的存在,一般的魔物和怪物就都不敢到附近这里来。’
‘这片林子应该还算是安全的,我们就只需要防备那只森林贤王就可以了……所以,既然莫莫君和娜贝小姐以及小安妮分别往别的地方探索去了,又没有留下记号,那我们干脆就在这附近一边采摘草药,一边等他们好了。’
‘我刚刚有注意到的,你们瞧,那边有不少的红色血雾草,它只有这个时节才会长成,正是合适采摘的时候,这也是我这次来这里的目的之一……’
‘那么,你们大家觉得呢?’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再加上刚刚他们在卡恩村里耽搁了不久,如果因为找那三个人而不得不分散人手的话,想必他今天就采不成药草了,那至少就又会多耽搁一天,到时候不仅害得他奶奶担心,还会额外支付不少的佣金,那可是在他的计划之外的。
而且,恩菲雷亚刚刚也说了,这处密林虽然因为那‘森林贤王’的缘由还算是比较安全,可是,一旦他们深入到别的区域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他不太想去冒那风险,因为他并不会战斗,也不想死在这里。
‘唔……’
‘那好吧!’
‘恩菲雷亚,我们现在就开始在附近布防和替你警戒,达因他是森林祭司,也精通不少草药知识,让他帮你采药,等你采够之后,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们就再去找找他们三人,你觉得这样安排怎么样?’
迟疑了一会,漆黑之剑的队长彼得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那三人,且也不准备轻易就放弃自己的队友的他,便只能这么试探着两全其美地建议道。
‘当然可以!’
‘那么,达因·伍德旺达先生,就拜托你帮我一点忙了,我需要你帮我处理那边的那些血雾草,请务必记得要带根和沾点泥,要不然它们会很快枯萎的!’
‘我需要到那边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另外的草药?’
‘好的!’
‘恩菲雷亚,你就放心吧,虽然我不会制作药剂,但是我可是十分精通药草知识的!’
‘嗯!那就拜托了!’
‘……’
在某三个明明加入了护卫团队里,但是在关键时刻却掉链子不见踪影的家伙缺席的情况下,漆黑之剑团队便只好在分出一人帮忙采摘的情况下,由剩下的三人在这一大片区域里警戒和布防着,防备随时可能会冒出来的危险动物、魔物或者是传说中的那头可怕的、活了好几百年的‘森林贤王’等等,以便保卫那个雇主进行采药时的安全。
然而……
时间没有过多久,最多就是恩菲雷亚和达因两人只采了大半框药材的时候,身为队伍耳目的卢克洛特率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
‘怎么了,卢克洛特?’
‘彼得,你听到了吗,好像有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还越来越近了。’
‘有情况!?’
‘是!而且很可能是大情况!’
‘!!’
‘快!所有人!注意警戒!!’
‘达因!恩菲雷亚!快,快到这边来,先别采了!!’
‘尼亚!准备施法!’
‘请放心!我知道的!’
‘……’
然后,当队长彼得也听到那越来越近,越来越明显的脚步声之后,他们便迅速舍弃了原本的采药行动,转而聚集到了一起,开始严阵以待地盯着密林的某处传来动静的地方,并随时做好了进行战斗或者撤退的准备。
几分钟之后……
‘!!’
‘你们好!’
‘各位先不用紧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刚刚降服的魔兽,也就是那个传说中守护了这片森林几百年的魔物——森林贤王!!’
当战士莫莫和其女伴娜贝出现在万分紧张的五人的跟前后,没有等五人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那个战士莫莫就朝着密林里一招手,然后一只巨大的,足足有两三人那么高,好几人抱不笼,算上尾巴可能都有二三十米那么长的巨大萌物,一头巨大的仓鼠就那么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请放心!’
‘它已经被我收服,不会乱来了的!’
看到众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如同是为了让大家放心一般,战士莫莫还走到‘森林贤(萌)王’的脑袋旁,拍了拍对方的那毛茸茸的大脑袋。
‘没错!’
‘正如主公所说,我已经降服,保证不会给诸位增添麻烦的!’
森林萌王,哦不对,应该是‘森林贤王’在战士莫莫的示意下,直接就对还处于震惊状态中的五人点头并口吐人言说道。
‘!!’
‘真、真的是森林贤王?!’
‘太不可思议了!!!’
‘真是太厉害了!这是一头多么了不得的魔兽啊……’
‘唔……’
‘不仅会说话,还有强大的体魄……我还感受到了它强大的力量与过人的智慧!’
‘哈!’
‘降服森林贤王,这般伟大的功绩,真不愧是带着娜贝酱到处跑的男人,我算是彻底服了你了,莫莫君!’
‘是的!如果是我们漆黑之剑碰到它,就一定会被它直接杀光的吧?不愧是莫莫君,之前我们还是有些小看你了!’
‘好厉害……’
终于,回过神来的漆黑之剑的四人和雇主药剂师恩菲雷亚在确认了某只巨大的仓鼠魔兽确实是被收服,且不会暴起伤人之后,便纷纷围绕到了对方的身边,一边啧啧称奇,一边极尽所能地对某个平时藏头露尾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且还一直觉得没有多少本事的战士莫莫大声称赞和拍起了马屁来。
‘……’
‘娜贝,你怎么看?’
然而,从第一眼看到时就都不觉得这种‘仓之助’,这种跟仓鼠一样的大号萌物有什么厉害的战士莫莫便只好将求助的眼神瞧向了自己身边的同伴,他觉得,这个跟那些冒险者们不一样的下属,应该会给他一个比较贴切的评价?
‘莫莫大……先生!’
‘它的强度姑且不论,但是,从它那凶悍的眼神里,我确实能感受到了它的力量……’
很难得的,战士‘莫莫’发现,从来都是一副冰山美人形象,对除了自己之外的外人外物从来都不假以颜色的娜贝酱竟然对这个‘森林贤王’,对这只自己用被动技能就轻易抓住降服的魔兽仓鼠竟那么地看好,且还难得地露出了一丝丝让他都不由得有点分神的笑容?
‘……’
‘是这样啊……’
战士‘莫莫’还有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完全就只能从这只大仓鼠的眼神中看到‘萌’意,压根就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力量或者凶悍?!
不过,鉴于异界人可能跟他的审美观不同,所以,他虽然心下震惊和有些不敢置信,但是,他却还是没有轻易表现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威严和形象。
‘太强大了……’
‘莫莫君可真是厉害,这么强大可怕的魔兽都能降服……’
‘是啊!’
‘要是我也能降服一只的话就好了……’
‘啧!’
‘尼亚你还是省省吧,你那点实力还是别想了!’
‘哈哈哈!’
漆黑之剑的四人仍旧在那边大声的谈论着,就差没有扑到森林贤王地身上好好地感悟和体验一番了。
‘……’
可怕?强大?
安兹乌尔恭,或者是说战士莫莫并不觉得‘森林贤王’有多么地可怕或者强大的,因为对方就只是一个大号的仓鼠而已,仅此而已……
‘!!’
‘莫莫君,要是你能骑着它回去,就一定会造成轰动的吧?!’
忽然,那个漆黑之剑的队长彼得便兴奋地建议道。
因为他觉得,如果对方能骑着这只在森林中生活了几百年的、传说中的森林贤王回到耶·兰提尔城的话,想必就一定会极大地震动整个城市和冒险者协会的,到时候,不仅莫莫君和娜贝的团队会很快获得等级提升,就连他们漆黑之剑也一定会因此而沾光并获得不少的好处和评价的。
‘!!’
‘骑、骑它回去?!’
战士莫莫直接就震惊了!
他觉得,让严肃威武的自己骑着一只大号的萌物招摇过市,那是何等羞涩的行径?恐怕,就只有那种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们才能干得出来的吧?
‘没错!’
‘彼得你真是个天才!莫莫君,如果你能骑着这头魔兽回去,你们的等级就一定会瞬间提升好几个阶位的,毕竟森林贤王在耶·兰提尔城里也是有着很大的名声的!’
‘卢克洛特说的没错,如果莫莫先生你想尽快提升等级到跟您的力量相匹配的阶位,那就请务必要那样去做!’
‘唔……我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卢克洛特、尼亚以及那个森林祭司达因在听到他们队长的建议后,便也纷纷赞同和怂恿着规劝道。
‘这……’
然而,战士‘莫莫’却没有直接答应,而是为难地朝着自己的同伴看了一眼。
很快,在发现娜贝的眼神也是有些跃跃欲试之后,他才看向了那只大号的萌物……但是,最终他就还是没有开口或者点头,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显然还在犹豫当中。
‘对了!’
‘莫莫先生,安妮那个小家伙呢,你看到她了吗?!’
‘对啊!从刚刚开始我们就没有看到她了。’
‘莫莫君?’
最后,从森林贤王被生擒活捉以及战士莫莫的强大中渐渐回过神来的漆黑之剑众人,就终于开始询问起了某个已经失踪许久,至今都没有看到回来的小女孩。
‘…..’
‘我也不知道……’
‘从进到这处林子里后我们就分开了,不过她说她要往更北边查看一番,让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在上次的那个露营点等她?’
战士莫莫先是默默地感应了一番某个小女孩活动的方位和距离,知道对方现在都已经跑到了安杰利西亚山脉深处里之后,他便将对方跟他和娜贝分别时留下的话给说了出来。
他并不担心对方的安全,因为他知道,对方比他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包括他安兹乌尔恭在内!甚至,还很可能比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就都还要更强?
‘可是……’
‘我们回去时应该不会在那个露营点露营了啊…..’
‘这……’
‘唉!她这样子胡来,任务肯定算是失败的,恐怕酬劳已经没有她的份了!’
‘不至于吧?彼得,之前她不是帮忙过打击那些哥布林和食人魔吗?’
‘哼!擅离职守可是我们冒险者的大忌!’
‘……’
讨论了一会,漆黑之剑的队员们便在那个队长彼得有些担心的怒斥声中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队长说的也没错,那个小家伙,真的不应该随便乱跑的,毕竟对方并不像莫莫君一样,是为了去对抗森林贤王并消除那只魔兽对他们的威胁,对方擅自离队并朝着森林的深处探索,那可不在他们这次任务的范畴之内。
一天之后,漆黑之剑团队和药剂师雇主恩菲雷亚,以及某个正雄赳赳气昂昂地骑在强大无比的魔兽‘森林贤王’背上,有些抬不起头的战士‘莫莫’终于靠近了耶·兰提尔城的北大门,并在守卫和居民们的混乱和喧闹中渐渐靠近了那个城门。
‘唔?’
‘恩菲雷亚,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
‘没什么……’
‘我都看出来了,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这一次的行动不是很顺利,而且准时了吗?’
‘我……我有点担心卡恩村,你们想,没有了森林贤王,安莉她们会不会受到魔物的袭击?’
‘不会吧?他们都建起阑珊了,而且还有那么多哥布林帮忙守卫,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
‘但愿吧!’
恩菲雷亚看了一眼前边的那个骑着森林贤王的战士莫莫一眼,想了想,就还是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好了!’
‘与其担心那个卡恩村和你的那个安莉,那还不如去担心一下安妮那个小家伙呢!真是的,也不知道她跑什么地方去了,那么个小不点就敢在那种危险的地方胡来,真是太不让人放心了!’
‘卢克洛特,你昨天不是进入密林北边查探过吗?你一路上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
‘她的脚印很快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唉~!’
‘行了!卢克洛特还有达因,先别说了,咱们进城吧!那个小家伙很机灵,还会厉害的火焰魔法,我相信她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
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那个小家伙之前也算得上是他们漆黑之剑的队友,哪怕是临时的也是一样!
但是,他们同时也知道,他们漆黑之剑可没有本事在那种密林里寻找一个小女孩,甚至他们自保都有点困难,所以队长彼得才会在卢克洛特查探到对方的脚印突然消失之后毅然下令退出了那个林子,并在卡恩村等待了一晚上后,在第二天的一大早就启程加速返回耶·兰提尔城。
‘!!’
‘快看!那边的那个家伙骑的是什么?!’
‘哇啊……’
‘那、那是什么?’
‘好大!好可怕的一头魔兽……’
‘你们不知道吧?我听说了,那是森林贤王!’
‘森林贤王,不会吧?!’
‘当然是!反正是冒险者公会的人说的,你看,那人脖子上还有冒险者公会的标识!’
‘铜、铜牌?!’
‘那个是战士莫莫,他是新注册的冒险者,所以等级还很低,但是据说他的实力很强,最少也是精钢级的,所以第一次出任务就把森林贤王给抓回来了!’
‘啊!’
‘那可真是太、太厉害了……’
‘可不是?’
‘……’
在众人一起进城时,耶·兰提尔城的居民们再害怕之余,纷纷不吝言辞地对某只萌物魔兽和骑在魔兽上的铁甲骑士表达着满满的敬佩和感叹的情感,且同时,那一个个或羡慕、或嫉妒、或是恐惧的眼神也不住地朝着战士‘莫莫’的身上投去。
‘……’
这是……何等的羞涩、何等羞耻的PLAY啊……
‘呃……’
可恶!
之前真的不该答应他们要骑着这头‘仓助’进城游街的,如果用绳子栓着对方的脖子并牵着走的话,应该也能造成同样轰动的效应吧?或者,砍死对方之后拖着尾巴走也是一样?
那样的话,他现在就至少可以仰首挺胸地走进来,而不是像想在这般,趴在仓鼠的那毛茸茸的背上,感觉到的只有满满的那种无限羞耻感?
然而…..
安兹乌尔恭,或者是说战士‘莫莫’的那种羞耻中带着忐忑的自豪感却并没有能持续多久……因为,当耶·兰提尔城的人们正惊叹不已和指指点点的时候,此时,天空中去却猛地响起了一声奇怪的吟叫声,同时,被夕阳的光亮照射的地面也开始出现了一大团的黑影,几乎一瞬间整个城市瞬间变得轰动了起来,甚至连城中央高塔上的警钟都被瞬间敲响,那动静,可比他们刚刚进城的时候要大了无数倍的!
铛!铛!铛!铛~!
急促的敲钟声仍旧在持续着,人们纷纷尖叫着,一边惊惧地盯着天空,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各自的家中或者就近躲到一栋栋建筑里,而大批大批的里·耶斯提杰王国驻军也被警报声和天空中的动静给惊动,纷纷排着整齐的队伍和手持兵器从他们的一个个军营里冲了出来。
‘!!’
‘看!那是什么?!’
‘哪里?’
‘在空中!’
‘噢~!天哪,那是……快、快跑!!’
‘怎么了?’
‘是!是巨龙?!’
‘巨龙?’
‘不对!是霜龙!霜龙来袭击了!!’
‘!!’
‘大家快跑啊!!!’
然而,耶·兰提尔城的居民和士兵们混乱并没有能持续多久,因为他们很快就看到:
那一头巨大无比的东西,那头巨龙很快就朝着还算宽敞的北门街道这里空降了下来?
而此时,在那巨龙,或者说是白色的霜龙的倨傲扬起的大脑袋上,一个穿着红色小裙子,带着红色的小兜帽,手里还拎着一头毛绒玩具小熊,脖子上挂着‘璀璨钻石’冒险者等级标志的小女孩,正露出一个可爱的大大笑脸并朝着某些被她的行为给吓得够呛的‘同伴’们打着招呼。
“嗨~!”
(*^▽^)
“你们大家好啊,人家好像回来晚了,不过还好,可算是追上你们了呢!!”
☆⌒(*^-゜)v 嘿嘿!!
得!
没说的,看到巨龙脑袋上的那个小家伙之后,众人总算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当安妮这么冷不丁地空降下来后,就一下子就将某个骑着仓鼠的骑士莫莫给比了下去,让对方想要骑着大号老鼠游街,然后打响名头的想法一下子就落了个空!
‘!!’
‘巨、巨龙……’
这是何等的艹Dan啊?
莫莫,或者说安兹乌尔恭已经在心底下开骂了。
显然,对于某个小女孩处处针对自己,处处为难自己,甚至还特意骑一头单单是爪子就比自己家的仓助要大的龙来将自己给比下去和赤裸裸地羞辱自己的行为,他是无比地气愤的。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自己当初就也该去抓一头巨龙,或者干脆直接从他的那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弄出一头巨龙来了!要知道,巨龙什么的,他们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又不是没有,而且,也不见得会比对方的这头霜龙弱或者体型小!
‘??’
‘安妮?’
‘!!’
‘真的是安妮!!’
‘可是!’
‘你、你这是怎么办到的,这条霜龙是怎么回事?!’
漆黑之剑的队员们在一开始的惊吓过后,当看到巨龙没有攻击的意图,当看到巨龙脑袋上的小人儿之后,他们才心惊胆战地靠近几步,并仰着头朝着某个正居高临下对他们打招呼的小女孩大声惊呼着问道。
“其实很简单哦!”
o(*ˉ︶ˉ*)o
“人家往北边跑到那个大山里,然后碰到了它们,在把它们统统都打趴下之后,它们就很大方地同意当人家的坐骑了哦!”
乛乛
其实,安妮打趴下的可不仅仅是一两头龙而已,她直接就打赢了一整个霜龙部族,包括对方的头领,也就是那头叫做什么欧拉萨达尔克·赫利利亚尔的白龙王在内!再然后,她在耀武扬威了一阵子后,就赶忙挑选了现在这头年轻漂亮一点的母霜龙当了坐骑并骑了回来嘚瑟。
‘啊…..’
‘这、这哪里简单了?’
众人吞了吞口水,并隐隐觉得,似乎对方真的配得上对方自己给自己按上的那个‘璀璨钻石’的冒险者段位?毕竟,哪怕是精钢级的冒险者,他们也没有听说过谁谁谁能随便抓一头龙就当坐骑的,那就更别提打赢一群巨龙了。
他们可是听清楚了的,对方刚刚用了‘它们’那个词,那么,很显然,对方就肯定不止打赢了一头霜龙!
“诶?”
∑(′△`)?!
“莫莫大哥哥,你骑的这头大老鼠哪里抓来的?”
()
终于,在跟漆黑之剑的那些前伙伴们扯了两句之后,安妮总算是便发现了某个骑在一头可爱(看起来好好吃)的大号仓鼠背上的战士,并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先走了!’
‘再见各位!!’
然而,安妮不问还好,她一问,那个战士莫莫还以为她是故意羞辱他?所以,已经没脸待下去,也不想继续那个羞耻PLAY的安兹乌尔恭,或者说是战士莫莫,便直接带着自己的下属娜贝和新宠物‘仓助’逃一般地仓惶离开,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
!(;o)o
“真是的,他跑什么跑啊,人家刚刚还想问他家的仓鼠到底卖不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