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6r5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靈器復甦》-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六個人熱推-3jtim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秦树看着辰风,觉得古怪,这家伙怎么老是问同样的问题。
不过他还是出声说道:“六个人。”
苏小柔坐直了身体,语气不善地出声道:“你们又忘记了一人!”
郑才不耐烦地说道:“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一直说得都是六个人!什么忘记一人?”
“现在可以证明你们到底有多荒缪了,许风,把刚才他们签下的地图给他们看!”
苏小柔迫不及待想要指出秦树他们是错误的。
可是辰风盯着手里的地图,却迟迟没有说话。
“怎么了?告诉他们,就是他们把同伴给忘了!”
苏小柔凑过来,去拿辰风的地图。
可是她刚把地图拿到手,忽然就愣住了。
因为地图上面,赫然写着:
——我们来了六个人,秦树。
不仅是秦树,还包括白鹃和郑才两人的笔迹,竟然都变成了“六个人”!
“怎么会这样!”苏小柔失声道。
“你鬼叫什么?”
郑才不耐烦地凑过来,随即瞥到地图上自己的笔迹,说道:“这不是没错吗?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可能的!许风兄弟,你没有——没有修改这个笔迹吧?”苏小柔匪夷所思地问道。
“没有。”
辰风说道。
地图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他这里,秦树他们是做不了手脚的,这点他可以肯定。
秦树从一开始就写的“七个人”这也绝对没有错。
但不知为何,地图上面写着的“七个人”竟然变成了“六个人”!
而辰风和苏小柔两人写的笔迹仍然没有变化。
“这个遗忘,居然能把笔迹都给修改掉吗?”
辰风颇为意外。
他身上拥有“绝灵无仙”,可以屏蔽掉灵器的能力,方才他就用“绝灵无仙”保护着这张地图,避免地图被灵器影响。
但诡异的是,地图还是被修改了!
那就进一步可以确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并不是来自灵器。
难道真的是某件神器吗?
但为何也没有察觉到神器的波动?
他百思不得其解。
“你确定没改?”
苏小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我没那么无聊。”
辰风站起来,走到草庐外面,盯着四面八方的黑暗,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附近的黑暗里似乎就有一双诡异的眼睛在盯着这边。
只是他找不到盯梢的源头。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苏小柔拿着地图,不甘心地问道。
“意味着你们又失去了一位同伴。”辰风说道。
苏小柔的心凉了下去。
但秦树和白鹃三人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并没有把辰风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们甚至在这个时候,还开始怀疑其辰风来了。
“你总是说我们遗忘了什么,但实际上我们什么都没有忘记,我现在反而怀疑是你们两个有鬼!”郑才警惕地看着辰风。
对他们三个人来说,事情到目前为止,除了被野人追赶外,一切都正常。
他们的记忆里,自己只来了六个人,在被遭遇野人的过程中,因为分开跑,导致失散了三人而已。
相反,所谓的他们遗忘了自己同伴这件事,在他们看来没有任何证据,全部都只是辰风和苏小柔一面之词,很难有说服力的。
“愚蠢!”
苏小柔握紧了拳头,怒气冲冲地朝郑才喝道:“你们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吗?那野人有一种非常诡异的能力,能够让你们忘记自己的同伴!”
秦树从草庐的另一边站了起来,冷冷地对苏小柔说道:“从刚才到现在我已经尽量对你客气了,但你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们有意见,那我们就需要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好!你说!秦树,你想谈什么!我倒想知道要是你恢复记忆,记起自己面对最亲近的好友死在面前都无动于衷是什么样的感受!”
苏小柔被秦树给气得不轻。
她还在担心目前又是哪个同伴被野人给杀了,可秦树这三人倒好,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即便苏小柔明白这件事有蹊跷,但也被秦树他们的态度给惹火了。
秦树简单地说道:“如果你对我们有意见,大可以直接离开。你与我们走一起,却总是对我们指手画脚,冷嘲热讽,要知道人的忍耐性是有限的。”
秦树身为队伍里的老大,脾气已经相当不错了。
“那叫指手画脚吗?”
苏小柔非常愤怒,“我对你说那些话,都是为了证明我和你认识,是你们队伍的一员,证明你们遗忘了我,但凡你们花点脑子想想,都知道这件事不正常,许风兄弟已经尽量把真相告诉你们了,可你们仍然不信!”
“如果你坚持这样认为,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秦树盯着苏小柔,缓缓地说道,“我只能请你离开了。”
“你要赶我走?”
苏小柔愣了一下!
她对出事的萧鹏和另一个不知名的同伴出事,还感到一阵悲哀,偏偏身为他们老大的秦树,却反过来指责她,还要把她赶走?
“我本该杀了你的,因为你一个陌生人知道我们太多的秘密,我甚至怀疑你是我对手的镇灵师事务所派来准备混入我们队伍的卧底。”
秦树冷冷地对苏小柔说道。
“卧底?”
苏小柔都被气笑了。
秦树缓缓地说道:“如果随便一个人靠着打探来的秘密,跑来告诉我,你和我们是一伙的,我们是因为灵器忘记了你——如果我真信了,那我这里成了什么了?卧底收容所吗?你未免把我想得太单纯了。”
“你不是单纯,你是真蠢!”
苏小柔握紧了拳头,“到现在你们还不清楚吗?也许你们不止是打算把我驱逐,在早先的时候说不定还驱逐了别人,但是你们根本不记得!你们就没有想过这是野人的手段吗?他故意让我们内讧!”
“也可能是你臆想。”秦树说道。
“那许风呢?他也可以为我作证——”
“他至少没像你那样讨人嫌。”
郑才说道,他看了眼草庐外面正盯着黑暗里四处寻找什么的辰风,又说道:“而且他也来路不明,我们并不怎么相信他。”
“你们是嫌自己的同伴死得不够快吧……”苏小柔气道。
辰风从草庐外面走进来,扫视了一眼剑拔弩张的几个人,然后看向苏小柔:“把嘴巴闭上,别多嘴。”
“可是——”
辰风身上涌起一股强大的气诀。
这股气诀就像是一股巨浪,把秦树等人都给拍了一下,每个人脸色都狂变!
秦树惊骇地看着辰风,倒吸了一口气,道:“您……您是炼神期的高手?”
苏小柔也惊呆了!
这个年纪在队伍里最小的青年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炼神期高手?
“想死,现在你们可以打一架,我不拦着。但想活命,就闭嘴。”辰风简单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