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gxh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深海丨翔龍-第三百八十章鑒賞-4qjsg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从企鹅物流的酒吧里面出来,白翊按着自己的脖子扭了扭,感觉自己好像有些落枕。在酒吧里面跟莫斯提马谈论了下他想要跟企鹅物流进行的合作,虽然并不算是罗德岛和企鹅物流那种官方的大型合作,但面对罗德岛的领导人,莫斯提马还是表现出了很大的重视。
其实也并不能说成是合作,更像是白翊单纯地希望能够得到企鹅物流的一些帮忙。莫斯提马将他们企鹅物流干员的联络号码给了白翊一套,如果白翊在泰拉世界的其他地区遭到什么需要支援的局面,他能够找到任何在他附近的企鹅物流人手。
走回了龙门市区中心,虽然整合运动对龙门的攻击刚刚过去不久,但已经有不少店铺重新开张。白翊顺着之前对龙门的印象,找到了他最开始在龙门内和蓝毒一起吃的茶楼,走了进去。
“哟~忙完了?”目光落在了茶楼的角落处,塔露拉和陈sir相对着坐着,桌子上摆满了龙门特色的菜点。白翊注意到陈sir似乎没怎么动筷子,基本都是塔露拉在吃。
“嗯,去企鹅物流那边问了点事情。”白翊很自然地在桌子边上坐下,一边问着话一边已经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筷子。“介意我凑合一下吗?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了。”
陈sir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虽然她也一样,昨天几乎什么都没有吃,但刚才稍微动了了几下筷子之后,陈sir及感觉自己已经吃不下了。
现在想要在龙门的茶楼坐下来,更多的是对龙门这座城市的念想。
“以后你们打算怎么办?”白翊夹起了桌子上的一块肠粉,这话是问塔露拉的。塔露拉的决定早在切尔诺伯格核心城的时候就已经说明,她要带着整合运动去往其他的地区寻找感染者能够生存的地方。
“带着整合运动,去往卡兹戴尔的方向,据说那里,是感染者最大的聚集地。”塔露拉说着,突然有些奇怪地看向了白翊:“你不是巴别塔的恶灵吗?那边的局势你会不清楚?”
“我哪里会有那种时期的记忆啊,本来就是被封在石棺之中期间穿过来的。”白翊哭笑不得地说着,“很多泰拉世界中的事情我都还要问你们的。”
“啧,还以为能够找到一个对那边局势比较了解的人问问。”塔露拉低头喝了一口茶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帮我跟凯尔希问问,她应该知道很多。”
“那你怎么不直接去问W啊。”白翊抓了抓头发,不过还是把这件事给接了下来。当然,他是不可能直接跟凯尔希说塔露拉想问一下卡兹戴尔地区的情况,你能跟我说一下吗这种话,这话估计还没说出来就会被凯尔希给轰出去。不过哪怕塔露拉不在这里让他帮忙,他也会去询问卡兹戴尔地区的情况,毕竟他在离开罗德岛之后,怎么也会要前往卡兹戴尔地区一趟。
感染者最大的聚集地,不知道自己能够在那里找到些什么呢。
接下来三人也没有再继续聊天下去,只不过塔露拉跟白翊交换了各自的通讯号码,嗯,塔露拉强行要跟白翊换的。而吃过饭之后塔露拉也没有再要和陈sir在龙门市区逛下去的想法,直接开始向着龙门外离开。
“不稍微挽留一下?”白翊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陈sir,问道。陈sir摇了摇头,看着塔露拉的背影道:“不必了,我和她……姐姐她就是这样,哪怕我再挽留,她始终也是要离开的。倒不如现在很干脆地道别,等到以后再见。”
还真是洒脱啊。白翊有些自叹不如,不过很快他也就伸了个懒腰,听着自己身上传来的劈里啪啦的声音,白翊很舒爽地长出了一口气,道:“我们先回罗德岛吗?还是说陈sir想要再在龙门多逛逛?”
“不必了,直接回罗德岛吧。”陈sir虽然话是这么说着,但白翊还是能够从陈sir的眼中看到一些伤感在其中。毕竟是从小生活着的龙门,之前和魏彦吾吵架然后一气之下离开了龙门,也是因为情绪激动。现在真的要离开龙门转到罗德岛,打心底来说,她是非常不舍的。
“其实,我本意是……”白翊还想要说什么,但是陈sir已经垂着头转身向着停在龙门港口的罗德岛走去。白翊转头看着陈sir的背影,感觉陈sir身上有些低气压。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白翊不经意转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星熊和诗怀雅,还有一个他没有见过的长着米老鼠耳朵的少女正在向着这边走过来。
考虑到自己应该已经被星熊等人看到了,白翊也没打算再逃避一样地躲开。而是等到三人走到了一个很近的距离后,挺自然地伸手打了个招呼:
“哟~好久不见。”
星熊还好好的伸手给白翊打了声招呼,而诗怀雅则是直接冲到了白翊的面前,就差揪着白翊的衣领喊道:“喂,罗德岛博士,阿陈呢?她明明回到龙门了,为什么又离开了!?”
白翊被诗怀雅的大嗓门差点送走,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才道:“这个……呃,解释起来有点复杂。”
“什么复杂不复杂的?”诗怀雅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站在她身后的星熊伸手搭在了诗怀雅的肩膀上,“诗小姐先别激动。我们先仔细问一下。”
“博士,老陈的事情,可以跟我们详细说说吗?”白翊的视线越过了星熊的肩膀,落在了她身后背着的般若上。在星熊的肩膀后面,能够看到很明显的缺了一角。
“啊,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说吧……嗯,是这样……”花费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给星熊等人解释陈sir的心路,诗怀雅的情绪才稍微平静了一些。“也就是说,肠粉龙那家伙是感染者?嘁,这种事情……明明都是共事很多年的同事了,肠粉龙对龙门做了那么多,我们怎么可能连这些事情都不能理解。”诗怀雅撇了撇嘴,对陈sir的这种行为表示非常不屑。
“老陈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且她才刚和魏长官产生了矛盾,会想要离开一段时间也很正常。”星熊倒是在帮着陈sir说话,然后有些歉意地对白翊说道:“老陈她……她在罗德岛期间就拜托博士了。”
“小事,倒不如说,能够有陈sir帮忙,对我们现在的罗德岛来说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白翊打着官腔,“我先回罗德岛了,还有陈sir、霜星她们的入岛手续需要办理。先行一步。”
目送白翊离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林雨霞走了上来,似乎是在问星熊,又像是在问自己:“哪怕是感染者,也不会放弃对美好的向往。在理想上,哪怕是感染者,和我们也不会有区别吗?”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都同意令尊的观点。感染者其实和我们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身上生长着源石结晶,会像天灾一般成为源石结晶的传染源。或许我们对感染者的态度,确实也应该有所改变,至少在龙门之中……在未来的龙门中,感染者也应该像普通人一样,能够有好的生活。”
“这不是你以前的理想吧?我记得你没有这么伟大。”林雨霞扫了星熊一眼。
“但是,这是她的理想啊。”星熊看向白翊离开的方向,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看白翊的背影还是在看已经看不见了的陈sir,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