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lt8优美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第四百九十二章 狗兒是條狗相伴-zd9tk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徐皇后回宫。
在回宫途中,牵扯较深的两个宫女和内侍,被徐皇后喊到一边,叮嘱了许久,威逼利诱双管齐下,这无辜的内侍和宫女一惊一喜之间,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今后不可与人说此事。
守口如瓶。
否则便只有一个地方等待他俩:棺材。
两人甚至很庆幸,在黄府之中,两人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不论这事最终结果怎么样,他俩很大概率都会被灭口。
现在却听得可以活命,岂能不喜。
而南镇抚司那边,所有缇骑都只负责外围,根本无人知道黄府内发生了什么,至于太常寺卿正,他拧得清轻重,就算是和汉王、赵王走得近,也该知道他的位置是朱棣给的。
绝对不敢乱说。
而徐妙锦和绯春两人,更不会害黄昏。
乾清殿,朱棣已经在看书,准备睡下,徐皇后回来后,朱棣说了句你先去洗漱,今夜就在这边住下吧,明晨再回坤宁宫。
洗漱之后,两口子坐在床上,各拿了卷书意思意思。
老夫老妻的,没那么多激情。
也许徐皇后有,毕竟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和夫君同时在床上,说没点那方面的想法是骗人,不过徐皇后端庄贤淑,不会主动勾引朱棣。
而朱棣也没有性趣,毕竟后宫佳丽不止皇后一人,得雨露均沾,要不然摆不平。
体力得节省着用。
朱棣问道:“怎么着?”
徐皇后笑道:“虚惊一场,床单上有梅红,也检查了黄昏和娑秋娜的肌肤身体,没有丝毫破损,意味着不可能作假。”
绝对不可能作假。
朱棣嗯了声,“那就好。”
徐皇后问道:“要怎么收场?”
朱棣早已有了定夺,“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放心,今夜这事过去了,朕会当做它没有发生,老大和老二两个人也该懂得起,其他臣子更是心知肚明。”
明日起,再无人说此事。
因为如果娑秋娜不是清白的,朱棣肯定会处罚黄昏,但如果没有,那就能说明问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拿此事作文章。
可惜便宜了黄昏这小子。
徐皇后笑道:“但愿罢。”
朱棣微微侧身,抚摩着妻子的小手,轻声道:“这件事我知道你最操心,毕竟是你亲生的三妹,而黄昏这人自入仕以后,又救活了徐家,你是感恩于他,再者,没了黄昏,徐辉祖又会被满堂的靖难功臣针对,刚有一点起色的徐家又将遭受灾厄,而这些东西,哪怕夫君这个当天子的,其实都很不好解决,所以才由着你任性胡来,不过妙心,你真的不用想太多,只要辉祖真心为了大明,我会忘记靖难之间的事情,而真正的重用他。”
徐皇后有些忸怩,小心思被夫君发现了。
朱棣呵呵一乐,就喜欢妻子这种,本已中年犹若少女,笑道:“不过这件事得保密,若是流传到后世,咱俩都得被骂个狗血淋头。”
笑意之中有淡淡杀意。
徐皇后愣住。
朱棣却笑着说起了其他事,“再过几日,和老大、老二、老三团聚过了中秋,我打算回顺天,应天这边让老大兼国理政罢,我顺便想把黄昏也带过去,就是徐妙锦现在怀孕了,我担心黄昏不想走,要不,你去给三妹说说,让她也一并去顺天罢?”
徐皇后有些黯然。
朱棣一看就知道妻子误会了,急忙道:“你看看你,怎的还像个小姑娘一样呢,我又不是一个人跑顺天去逍遥,这一次我打算把你也带过去,等明年或者后年出征漠北的时候,我再把你送回应天,你身体一直不好,也该出去走动走动,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徐皇后这才不好意思的笑,“那我明天召三妹进宫,就说让御医帮她看看胎儿?”
朱棣笑道:“这是你们姐妹的事。”
徐皇后幽幽叹了口气,“我就怕三妹怪我这事办得不厚道,毕竟这事之后,她纯真的爱情就走了样,我也担心黄昏会沉沦到娑秋娜的温柔乡里。”
练过媚术的女子,其实很可怕。
朱棣乐了,“一家不平,何以平天下,黄昏若是连这事都摆不平,他凭什么辅佐我仰望率土之滨?”说完起身吹灯,“歇了罢。”
天子皇后安寝宫,灯火不及之处见血腥。
今日在黄府负责检查黄昏身体的内侍,忙完了事,却见一位内侍匆匆而来,说狗儿太监找他,那位内侍急忙去了。
到得狗儿的住宿处一看,这位内侍心就凉了。
有大内护卫。
按剑而立。
狗儿站在院子里,“小顺子,我查过你档案,你家中尚有一老父亲和一刚及笄的妹妹,在安庆,有些话我也不多说了,说了无益,怪只怪你命不好,遇上了这件事,娘娘仁慈,愿意相信你们,但是我作为陛下的内侍,得为君王分忧,你若有怨,等我到了泉下,你就找我报仇罢。”
小顺子脸色煞白。
狗儿又道:“你家中老父亲,我会亲自去求被陛下,请他赏赐你之家人,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余生无虞,至于你家中小妹,如果愿意进宫,我明日便着人去带她来,送到坤宁宫去,若是你不愿意,我也会着人去替她说媒,嫁给本地读书人或者富贵人家。”
小顺子颤抖如筛糠。
护卫端出了一杯酒。
狗儿神情神情黯然,这些事情没办法,陛下虽然没有交代,但作为陛下的贴身内侍,狗儿知道陛下肯定有这个想法。
狗儿此举,揣摩圣意而行事。
小顺子颤抖着接过酒杯,哆哆嗦嗦而绝望的说,“请狗儿公公给我妹妹找户好人家罢,这后宫,来不得啊!”
小半个时辰后,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坤宁宫那边,那位和小顺子一样参与了这件事的宫女,比小顺子怕死,想逃。
然后被狗儿身畔护卫一剑穿心。
狗儿必须为陛下分忧,帮助徐皇后擦干净最后的尾巴。
也是为了陛下。
这种事哪可能让它流传到后世,就是野史中都不可能出现,至于那位无辜的内侍和宫女,狗儿也没办法。
唯有请求陛下厚待其家人。
狗儿相信,这件事明晨告诉陛下后,他绝对会答应,而且也绝对不会责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