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mq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御炎-一千二百一十六 獨夫之心分享-d4z5y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这件事情被曝光之后,朝廷上上下下的官员都被这件事情给震撼到了。
其余三个家族不说,那一看就是添头,但是袁氏那是货真价实的五世三公皇亲国戚。
放在前汉,那是了不得的豪门大户,就是魏国,那也是少有的几个顶级家族之一。
司隶校尉程昱刚刚上任就把矛头对准了和皇家有姻亲关系的袁氏,把袁氏主导兼并土地的两名族人杀掉了,家主袁嗣也遭到了严厉的处罚,袁氏遭到了打击,伤筋动骨。
程昱居然完全无视了袁氏特殊的身份地位,把袁氏拉下了马狠狠地凌辱,更关键的是貌似皇帝也站在程昱这边。
自家二儿子的老丈人,说降职就降职,族人说杀就杀……
不过,也是正常,皇帝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妻族李氏都快给杀光了,想来根本也不会在意区区一个袁氏。
不少官员对此感到心惊胆战,可是面对恐怖的皇权,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所有敌对的政权被一扫而空之后,士人集团被扫灭,科举制度确立,现在豪强庄园几乎完全覆灭,一体纳粮的税收政策得以确立。
皇帝成就了不败金身,现在他是为所欲为的状态。
就郭某人自己感觉,他明确感觉到自己手上如今拥有的权势已经可以和秦始皇汉武帝还要朱元璋相提并论了,其他的皇帝,还真的不好和他相比较。
要么在军权上蹩脚,要么在政权上蹩脚,亦或在财权上蹩脚。
郭某人刚刚【答应了】曹仁的退休,在军队里正是军权空前稳固的时候。
朝廷方面,也把群臣驯服,铲除反对派的经济基础,让最后一支成建制的反对派——庄园主集团覆灭,政权空前稳固。
新的税收政策得以确立,财权也是空前的强大。
军政财三权全部掌握在手,说一不二,乾纲独断,正是权力的巅峰,成就完全体皇帝,或者叫做超级帝王。
身为这样一个超级帝王,郭某人甚至摆脱了舆论的限制,舆论根本不敢对郭某人进行任何的限制,否则舆论都要死掉。
在这样皇权几乎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情况下,郭某人想要杀一两个人,早已不需要群臣的赞同和舆论的理解了。
也不需要让陈琳连夜输出高质量的文章为他抢占舆论高地并且死死地守住舆论高地了。
这个时候,郭某人大手一挥,就能让舆论战场整个消失。
独夫之心,日益骄固。
独夫之权,无可撼动。
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程昱,司隶校尉,皇权的爪牙,皇帝的鹰犬,他在这个时候兴风作浪,实在是太容易理解了。
而且皇帝下手的理由也非常充足。
你们老实交代,我就放过你们,既往不咎,但是你们不老实交代,欺君罔上,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欺君之罪,难道不足以处以死刑吗?
这种罪名,就算几年前郭某人的权力还没有如此恐怖的情况下,他一样能要了对方的命,更何况是现在。
那是名正言顺。
于是群臣震怖,无人敢言,眼睁睁看着三名尚书台侍郎级别的高官被杀,袁氏被打击。
程昱则借由这一战的胜利,一战重回巅峰,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拥有皇帝信任的超级鹰犬又回来了。
虽然不再掌握着尚书台的权力,再也不是魏国的宰相,无法继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作为司隶校尉,他手中握有的权力更加能置人于死地。
程昱一扫失去尚书台实权以来的阴霾,重装上阵,再次屹立在魏帝国朝堂的风口浪尖之上,任凭风吹雨打,巍然不动。
郭鹏对此很满意,他很想看看这个主动为他分担火力的老臣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趁着程昱在外为他惩治贪官污吏集火的时候,郭鹏着手继续优化朝廷部门,分配权力。
说起来,尚书令和尚书仆射双双去职之后,皇帝就再也没有设立新的尚书令和尚书仆射了,尚书台没了首脑。
程昱成为了司隶校尉,田丰被赶去了彩云之南做云州刺史,两人都已经不在尚书台,而尚书台领导机构也已经名存实亡。
但是作为下辖部门,尚书台的办事部门却依然完整的存在。
吏部,礼部,民政部,财政部,兵部,刑部,工部,外交部,学部,一共九部,完好无损。
但是现在九部尚书已经不是对尚书令和尚书仆射负责了,而是直接对皇帝负责了。
挺早以前,就已经有不少部门直接对皇帝负责。
后来是实际上对皇帝负责。
现在,是干干脆脆的实实在在的直接对皇帝负责。
没有尚书令,没有尚书仆射,尚书台名存实亡,只有九部完好无损的听候皇帝的差遣。
皇权空前的集中在郭鹏一个人的手上。
不过九部尚书直接对皇帝负责也并非没有问题存在。
那就是国家政务太多,去掉了尚书台这一环节的存在,所有政务直接指向皇帝本人,这对皇帝来说是极大的负担。
或者说,是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完全办理完毕的无解的负担。
皇权庞大,但是要做的事情也随之产生了指数爆炸级别的影响,数量之多,完全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
程昱和田丰还掌握权力的时候,办理这些事情的不是仅仅他们两个,他们两人也有各自的属官数十人一同办理。
办事部门和官员递上来的表奏会经由尚书台的处理和筛选,只有少部分必须要皇帝亲自决定的事情才会送到郭鹏面前,其他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被处理掉了。
这是秦汉以来的惯例。
郭鹏不喜欢这样的事情,所以在纸张大规模普及、奏本这种东西出现以后,便直接拿走了尚书台的全部权力。
他规定群臣需要办事的时候就用奏本写正规的文章,直接把奏本递到皇帝面前,由皇帝亲自处理。
他给与了相当一部分官员直接写奏本递给皇帝的资格,告诉他们,他们可以通过奏本直接和皇帝本人联系。
不管哪个部门要办什么事情,或者地方官员有什么要汇报的要处理的,都可以用奏本写明白,直接递到皇帝面前,省去中间环节,由皇帝亲自处理,如此大大扩张皇权。
皇权遂被郭某人一路推着直奔巅峰。
但是这样一来,直接对皇帝负责的部门越来越多,郭鹏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中央的地方的奏本多如秋日落叶,根本不可能是皇帝一个人能处理的。
这个时候,原先作为争权夺利好帮手的内阁就顺势上位。
在郭鹏掌控尚书台实权之前,内阁只是作为皇权拱卫,拥有审计账目的权力,作为对尚书台的威慑。
且当时的内阁并非是国家正式部门,首辅都没有品秩,王粲和早先的曹操都等于是在白打工,并没有实际地位。
后来随着郭鹏的权力不断增大,也为了和尚书台跟好的对接,郭鹏才把内阁设置为国家正式权力机关。
于是内阁就成为了真正的实权部门,曹操也因此有了品秩,不再是个白打工的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