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z4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AR女神 線上看-第892章相伴-elpyw

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892
这小子一看上去就知道是那种超级不来,是超级智慧人家分付一句他都一句的人,这样的人呆在身边有什么好的,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一对,觉得这小子小厮估计在家的人身边待不过10天,就会被打发回来,可偏偏的这一个月都过去了,两人好像相安无事,尤其是贾大人还表现出来对小四姨父很是满意的样子,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再次思考起来,难道加大人的口味变了,全部人的眼光也变了。
这不能怪大家感到稀奇,毕竟以前贾大人上学的时候,那身边跟着的小孙子绝对是人精极的,不聪明不伶俐的小子,贾大人是根本就不要的,一般人待在贾大人身边待不了半天就会被贾大人赶走,这都是得选家里的最聪明伶俐的小四才能待在贾大人身边,这时间长短还不一定呢。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时候的男人当然是要挑一些聪明伶俐的家伙,最好还是能够识一些字的人待在自己身边那最主要的原因呢,不过是因为贾大人需要他们的聪明脑瓜子,汪汪家的人总是一开始就表现出一副与那小四非常亲近的模样,恨不得两个人就像是哥俩好的亲兄弟一样,家的人渐渐的才会说出自己在学业上的一些问题,而要听一听小思的态度,而这个时候的小思早已经被贾大人的好态度哄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在心里已经认定了家,但是就是他一辈子需要真诚需要他照顾的主子啊,所以在加拿大人表示自己在学业上有些困难的时候,那小四可不是费尽心机的努力的给他打听着各个其他同学的这道题上的见解,努力的帮助他解决眼前的难题,所以讲到人的错意往往都要比别人更出色,几分,最主要的原因,他是他身边有那么精明的小师,而这小斯在即使不能够给其他人提供更新颖的思路的同时,还能够帮他去其他的竞争对手那里打探消息。
但等现在这个情况,假的人却已经早就不需要这样精心干的,小事去他去为他效力了,他现在反而需要的就是老实巴交的家伙最好是那种怎么打听也不可能从他嘴巴里敲出有关他主子的但凡一件事11句话的那种中心的仆人,所以自然而然的,这个牡丹的少年就进入了贾大人的眼神眼界,一下子就被挑中了,而且更是让所有人失望的一直待在贾大人身边,其他的人还是很满意这小子的,像个木头一样的大脑的。
这一点小事在难为了,毛毛当着他的面儿恰教授着他怎样教育孩子的,照顾孩子的时候,他本身还是想说的,他现在即使娶了媳妇,但还没当爹学这些好像还早了点,再说了假的人也不一定会让他去伺候,小邵也不是,毕竟他这样的,一个少年伺候小孩子,那简直就是大手大脚,搞不好一个力气没忍住啊,就得把少爷弄哭。而且家男人是一直都知道他是笨手笨脚大好,脑子还不太灵光。
他这个样子假男人人是一清二楚的,有的时候假男人只要只要给他的差事,他都能够办砸,也多亏了假的人对他还是很宽容的,以至于还能一直允许他这样笨手笨脚的人伺候在身边,反正身边那些亲戚活现在家的人已经很清楚,绝对不会交在他手里,知道他上手的话,即使是再努力再小心也会办砸,以及让自己不舒服啊,小四孩从那儿努力了半天白做工反而帮倒忙,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只让他身在身边跑,跑腿儿传承话这些事情他还是可以做的。
但是像如此娇嫩的小少爷出门这小子却不觉得贾大人能够放心的把这样小的年纪的孩子叫到自己手里,更何况这可是家里最尊贵的小少爷,是假大人,现在唯一的儿子,那简直就是差不多应该是贾大人眼睛珠子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心头宝放在他这样笨手笨脚的家伙手里呢?
小四可没忍住,还是把自己心里所想的,直接跟老蒙没说了,毕竟这个老嬷嬷跟自己娘亲的关系可是好的不得了,即使两人的身份,那是在溥任之中也算是天差地别的,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两人的关系确实一直都不是非常不错,私交很好,所以说自己良心从来不会劳烦特别的某某让他帮助自己做些什么,但是老嬷嬷对他家却是一直照顾有加。
倒不至于说是求替自家的父母奔走走关系,然后改变他家父母的差事,而是说老母亲长的会把主子赏赐的一些东西送到自家家里有不少人也是看着老嬷嬷的这层关系,在有些时候父母犯了错误的时候也会高抬贵手,毕竟他们也知道这样老实巴交的家伙,也不是故意的,做错事情,那绝对是他们能力不够,或者说是嗯意外造成的。
所以在这位老魔面前,这小厮就觉得好像是在自家长辈面前一样难免的犯老毛病,就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所以在老魔我刚交了她一阵子之后,这小厮就已经开口抗疫了,嬷嬷您别费心了,我觉得我学不会这些,就我这手脚,上去一下还不把小少爷的胳膊给拧青了,我还敢抱他开什么玩笑,我觉得上老爷也不会让我报少爷的,毕竟那可是咱家最重重最重要的小少爷老爷,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忍心把他交到我这样粗手粗脚的人的手里呢?你还是多嘱咐嘱咐你交代老人或者说是看看姥爷会不会再带一个其他人伺候少爷的吧,反正我觉得让我伺候少爷这件事情不靠谱,姥爷不会这么吩咐的。
看他这嗡声嗡气的,把自己肚子里的话全说出来了,毛毛恨不得一巴掌拍在这个大脑瓜子上,就说这人直吧,这三口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心里有什么说什么。可是他们就不想想,自己这么精明的人还看不出眼前的这个形势,还不比他们能够更能分析出利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