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w1d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能把你變成NPC》-第513章 六翅彌羧,空間位移!推薦-2fnk4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老王,你没事吧?”张瑧转过身来问。
王晓天手抻到后面捂着腰背,强笑了下,道:“还好,就是刚才挨的那一下有点深,伤到了腰脊骨。”
刚才那不知名生物出手实在太快,张瑧是按计划第一时间奔着抓那东西去的,并非第一时间保护王晓天,因此王晓天便挨了一下。
张瑧去看王晓天的腰背,发现伤口已经愈合,但看王晓天扭腰的样子,里面腰脊骨要想恢复,恐怕至少需要几个小时。
“咱们先歇一歇吧,等你伤好了再继续。”
“行。”
接着,两人便站在原地不动,牵着手,任由错乱空间转移他们。
而这段时间,那不知名生物果然没再来袭击。
张瑧估计,只要那生物脑子正常,经过那么一遭,就算伤好了,恐怕也会对他产生点畏惧心理,不会再轻易来袭。
在王晓天休息时,张瑧又拍了玄鸮一下,问:“黑鸟,你之前遇见过那东西吗?”
“我要遇见了那东西还能活?”玄鸮反问了一句。
张瑧想想也是,以玄鸮的本事,遇见那东西还真的有死无生。
半天后,王晓天的伤势基本恢复,两人便再次开始后奔跑。
这一次,两人直跑到三天后,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场地转换,仍没能跑出去。
但却又等来了那不知名生物的袭击。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张瑧这次出手更快、更准,也更狠。
在乌金大手抓住那东西的瞬间,便延伸出一条乌金绳锁,将其捆绑住。
接着张瑧猛地一拽,周围空间便出现肉眼可见的大片涟漪,隐约类似裂痕。
然后一个水晶色的奇怪生物便被从“空气”中拉了出来。
张瑧眯眼看去,只见这生物首尾虽然长达九尺,但有一半都是尾巴。
这条尾巴又细又长,被抓住时仍不住地四处抽打,将周围抽打出了一片片的空间涟漪。有时掠过地面,顿时地面便产生一道不知道有多深的细细刃痕。
其整体则好似蝌蚪,身躯主干呈椭圆形——准确说是橄榄球形,头部短而尖,周身覆盖着水晶或者说钻石一样的鳞片。
并且正如张瑧所推测的一样,这东西生着六只翅膀。
那翅膀也是水晶色、半透明的,每一只都轻薄得好像刀片,泛着森森幽光,看着就极其锋利。
被抓住后,其翅膀也扇动不休,让其在空间中稳定漂浮,肆意转动。
不过几息,用来捆绑它的乌金绳锁竟然就快要被割断了,让张瑧不得不集中精神,多延展出去几条,将其捆绑得更紧。
这时王晓天也放心的凑了过来,左右看了看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灵兽?”
张瑧却觉得这东西身上的水晶鳞片以及翅膀暗淡得古怪。
一般而言,类似水晶、钻石的东西都是能反射光芒,看起来很璀璨的。
因此,张瑧在细细打量后,不由道:“我怎么觉得像是煞尸呢?”
因为这奇怪的生物没有露在外面的肉,所以仅从外表很难分清其是否是煞尸。
‘看来得动用黄点探查了。’
想到这里,张瑧动了将其转化为就经验怪的念头。
结果只消耗1个黄点就成功了。
获得如下信息——
种族:煞尸(万族战场·碳基生命分域)
品级:灵级五品!
特性:挑嘴,非灵级血肉生命不食,非高速移动的生命不猎。
评价:它生本是极其稀罕的空间属性灵兽,六翅弥羧。却也因此,六翅弥羧在死前大多都会依靠自身禀赋,寻找到一处空煞,作为墓地,寄身其中,成为空间属性的灵级煞尸。
六翅弥羧世间罕见,能成为煞尸的就更罕见了。
一般而言,神级之下,遇到它必死无疑。若是能侥幸逃走,那便是极大的运气了。
看完这段“评价”,张瑧不由笑了。
“你笑什么?”王晓天问。
张瑧道:“我感觉到了,这玩意儿确实是煞尸。而且,它生前肯定是空间属性的灵兽。
另外,我们既然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就说明我们华夏的异兽资料中肯定还没收集这种灵兽。
如此我们完全可以给它取个名字,我看就叫六翅弥羧好了。”
“六翅弥羧?”王晓天疑惑地看向张瑧,“我怎么觉得你应该是认识这东西呢?”
张瑧笑了笑,没解释,左手却是用超凡兵刃变化出了一把乌金锯。
六翅弥羧的鳞甲太坚韧了,而且是覆盖全身,便是以四次提升的超凡兵刃之利,也难以一次将其鳞甲破开,因此张瑧只能用锯锯了。
他右手乌金软甲蔓延出去,完全将六翅弥羧的腰部缠裹起来,然后就向其颈部锯去。
谁知一锯就滑了下来。
因此张瑧只能在往身躯那边锯一些。
“昂!——”
六翅弥羧发出了叫声,有点像龙吼,却更加的尖锐刺耳,让一旁的王晓天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作为一只灵级五品的煞尸,六翅弥羧的叫声没那么简单。
在其尖叫开始后,张瑧和王晓天就发现他们周围的场地开始以比之前快了许多的速度转换着。
显然,这是六翅弥羧调动了空煞!
空间变换加快,虽然仍没有伤害,但因为变化太过剧烈,哪怕王晓天抓住了张瑧的一条腿,还是被变换的空间给分隔开了。
因为这过程实在太快,别说王晓天,便是张瑧都没来得及应对。
“老王?!”
张瑧喊了一嗓子,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让他不由皱起眉头。
“嘎嘎,又被分开了吧?这回你再想找到它就难喽。”仍安全挂在张瑧背后的玄鸮说起了风凉话。
张瑧听了冷哼一声,道:“小心我把你烤了吃掉!”
玄鸮原本还想再刺张瑧两句的,听见这话立马怂了,闭嘴变成了一个老老实实的毛肉球,头都不敢再露出来。
这时,周围空间变换又慢下来,却是因为张瑧停止了锯六翅弥羧,它不再尖叫了。
又等着变换了十好几个地形,张瑧连喊了十几嗓子,都没得到王晓天回应,也只好死心。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这处空煞中应该再没有其他灵级煞尸了,所以王晓天顶多遇到暗属真级煞尸,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至于说空煞、暗煞为什么搅在了一起,张瑧这就不清楚了,也没时间去研究。
看了眼六翅弥羧,他重新变幻出乌金锯,狠狠地锯起来。
“昂——”
六翅弥羧再次大叫。
周围空间不断变化,而其尾巴更是带出一道道疑似空间刃的东西,切割到张瑧身上,空间涟漪细细密密,一时间只让人如同置身于传说中的空间乱流中。
可惜这并非真正的空间乱流,且张瑧身上穿着乌金软甲,散乱的空间刃没能破开他的防御。
就这样,张瑧锯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将六翅弥羧的鳞甲锯开。
然后就变化为几条乌金丝探入其体内,分别往其头部和心脏部位搅去。
当然,因为张瑧不知道六翅弥羧心脏部位在哪儿,所以破坏的地方就比较多。
过了一会儿,六翅弥羧终于被张瑧破坏到了要害部位,瞬间消失掉!
张瑧还以为六翅弥羧又逃了,等看到一枚鸡蛋大小水晶版的煞核漂浮在半空中,又得到“击杀灵级五品煞尸获得2个黄点的提示”,这才知道六翅弥羧所化的空间属性灵级煞尸被灭了。
接着,张瑧就利用他所掌握的独特手法,将这枚空间属性煞核均分为50份碎片。
然后他就开始吞食碎片,加点提升对空间属性超凡能力的掌控度。
他的思路很清晰——只有对空间属性的超凡能力掌控度提升到足够高层次,他才能从空煞中破困而出,乃至进一步找到王晓天,一起脱困。
张瑧现在对空间属性超凡能力的掌控度是三重10%,每加一个黄点只需消耗七分之一的紫色能量。
另外,他所获得的这枚灵级五品空间属性煞核虽然不像血煞精一般每提升一品供给的能量就多一条(灵级五品对应五条能量),却也比以往张瑧得到的其他属性灵级煞核多一条,也即是一个碎片能供给两条紫色能量。
说起来,这还是张瑧第一次获得灵级五品的煞核,因此也不知道它能供给两条紫色能量是因为品级,还是独特的空间属性。
不论是什么原因,对张瑧来讲都是个好消息。
因为这样他就相当于有了100个普通灵级煞核碎片。
所以,最终张瑧消耗了138个黄点,45个灵级五品的空间属性煞核碎片,且剩余满条紫色能量,就将对空间属性超凡能力的掌控度提升到了九重100%!
此时,张瑧再放眼看向周围,眼前的世界便有了很大不同。
只见入目所见的一切景色,仿佛都由许多不规则的线条组成,并且形成一个个独特的单元,无数的单元层层叠叠。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好像张瑧梦中人生看过的那种利用电脑特技构建世界的最初场景。
满目的线条虽然看着杂乱无章,但却是有迹可循的。
同时,他也看到了一直明明知道却找不到踪迹的空煞!
一股股奇怪的空间乱流,所过之处,便将那些景色的线条扭曲、置换。
如果说原本的空间是一片缓缓流淌河流,那么空煞就是一个个不规则的漩涡,让去水复归。
因为这样的漩涡很多,又能移动,所以才让这片空间不断置换地形,且毫无规律。
不过,现在他既然能看见那些漩涡所在与运动的轨迹,就能避开它们了。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些漩涡多且密,运动起来毫无规律。
眼见一个空间漩涡靠近,张瑧忙向另一片较为平缓的空间线条处退去,果然,没有再被转换到另一个地方。
另外,当他动了之后,隐约有种奇特的感觉,那就是他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那些空间线条。
他尝试将两根空间线条拨弄到一起,结果赫然发现他凭空挪移了数丈!
这可跟他以前依靠绝对速度所施展的“闪现”不同——那种闪现其实是利用极快的速度,给人眼造成错觉,实际上还是从那条直线上一点点移动过去的。
而现在他却是真正的凭空挪移,是真正的闪烁、位移!
这也让张瑧明白先前那个六翅弥羧是怎么毫无声息地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了。
不过,向六翅弥羧一样施展空间刃的本领,张瑧却还不会施展。
也许是空间刃需要六翅弥羧本身的空间天赋加成才能施展,也许是他暂时还没领悟。
张瑧也不遗憾,因为他并不缺乏厉害的攻击手段,现阶段能获得位移技能,他就很满足了。
当即,张瑧开始借着对风雷的掌控力,以及位移技能,和对空间的敏锐性,在这片错乱空间中穿行。
在避开一个个“漩涡”后,他果然没再被转移到别处,同时他的目光也能穿透错乱空间的阻隔,看到更多、更远的地方。
如此,只用了半天时间,张瑧就知道了一脸沮丧的王晓天。
一见面,王晓天就抓紧了张瑧的胳膊不肯松开了,并夸张的叫道:“天辣,张瑧,终于让我再见到你了。你都不知道,一个人在这片错乱空间被任意转换的时候多么可怕,我都以为要永远困在这里了呢。”
“老王,你先放开我的胳膊。”
“不!我就不!”王晓天将张瑧胳膊抓得更紧了,“万一一放开,咱俩就又被分开可咋办?”
这话说得张瑧一阵肉麻,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老王,暗想:老王堂堂灵级强者,该不会是个gay吧?
无奈下,他只能道:“我已经灭了那个六翅弥羧,而且知道了如何在这片错乱空间走,你只要跟紧我,保证不会再被转换地方。
而且,我们被困在这处空煞这么多天,是该回去了。
不然高原冰川下那处地窟遗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我可承担不起。”
听了这话,王晓天才松开了些,却仍不肯彻底放开张瑧。
于是,张瑧也只好拉着王晓天一起走。
只要避开那些“漩涡”,所走之地便都有迹可循,也就能一直朝一个方向走。
这样,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张瑧就带着王晓天走出了空煞。
【二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