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tzq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ptt-第三百六十六章 : 夜談熱推-454ru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月色下的凉亭里,那风华绝代的倩影端坐于石凳上,大理石桌前,摆放着一个青玉瓶,两个白玉酒杯。
她玉手抬起玉瓶,动作优雅的给玉杯斟酒。
香醇浓郁的酒香弥漫整个庭院,曾易不禁深吸了一口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酒香,勾起了他的馋意,不禁想走上前去,好好品品其中的滋味。
不过,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身份,曾易有些不敢动弹。
不仅仅是身份和地位,就连其的实力,在这片大陆上,也是最顶尖的存在。说一句,她现在就是斗罗大陆最强女性魂师,并不过分。
本以为今天能够安全的度过,但曾易没有想到,一上来就给自己这么一记重击,让曾易心情有些难受。
说实话,比起面对这个恐怖的女人,曾易更愿意武魂殿的那些不知所谓的舔狗来找自己麻烦。
比比东轻抬眼眸,眸中流转着星辰般的光辉,看向那边愣站的曾易,轻声一句。
“过来坐下吧。”
那悦耳的声音传到曾易耳中,似乎有股莫名的魔力,抚平曾易紧张的情绪,让他镇定下来,不知不觉中,被她吸引住,甘愿听出其任何要求。
一时间,曾易的眼神有些迷惘起来。
不好!
很快,曾易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咬了一下舌尖,刺痛让自己精神恢复,眸光也恢复了澄清。
不愧是武魂殿的教皇冕下,当今最强女性,仅仅一句话,就让自己险些沦陷。
看着比比东,曾易心中暗叹一声,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小的冷汗。
“愣着干什么?难道本皇还请不动你?”见曾易没有动作,比比东又出声说道,语气还有些不满,不过眸光中,又有一份赞许。
能从她语言中的魅惑中如此快速的清醒过来,能过到这样的年轻人,世上可没有几个。
“呵呵,抱歉,教皇大人亲自过来,让小子太吃惊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曾易尴尬的笑说道,眼眸中闪过几分犹豫之色,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教皇比比东这么晚一人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不过早在前往武魂殿的路上,曾易心中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发生什么,曾易都不会太意外。
曾易走进凉亭,坐在比比东的对面,看着她斟酒,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高贵,优雅,气质出尘,卓越飘然。
曾易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已是中年之龄,但是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那近乎完美的容颜,宛若少女般白皙粉嫩的肌肤,顺滑的青丝束成发髻,身穿着白月衣裳,气质端庄优雅,娴静温婉。
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近乎完美。
曾易眸光在这张近乎完美的容颜上打量着,心中思索着,这个女人来找自己究竟是想干什么?
难不成,因为上次在教皇殿里,借着千仞雪的威风落了她的面子,所以来找自己的麻烦来了?
这样一想,曾易觉得还真可能是。不过,都是一个做教皇的人了,气量也不应该这么小吧?
比比东并不知道曾易在心中诽贬自己什么,纤纤玉手拿起了一个盛好酒的玉杯,放到曾易身前。
“看你也是一个爱酒之人,这是本皇收藏的好宝贝,冰天灵泉酿,尝尝?”比比东轻笑说着,眼眸还瞥了一眼曾易腰间挂着的酒葫芦。
看着当今武魂殿教皇冕下,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亲自为自己斟酒递到自己面前,曾易受宠若惊,感到非常的意外。
自己何能何德啊?难道长大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看这桌上的这杯酒,曾易又把目光抬起,落在比比东身上,故作惶恐的说道:“教皇大人,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您这样,我很慌啊。”
作为封号斗罗,比比东自然是有眼力,她看着曾易这副惶恐的模样,但很清楚,这个人是装的,他的眸光很平静。
面对自己一个封号斗罗,更是武魂殿教皇的身份,除了一开始有些紧张和意外,便没有其他的表现了,就像是对待一个普通人,甚至还有心思开玩笑。
又是换了一个人,甚至是魂圣,魂斗罗境界的魂师,在自己面前,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声。
之前只是听说这个少年的事迹,如今亲眼见到,这短暂时间的接触,比比东对这个少年的心境很是佩服,对他更加感兴趣了。
比比东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托腮,撑在石桌上,微笑看着眼前的少年,眸光瞥了一眼桌上的酒杯,意思明了简单。
曾易苦着脸,看着比比东为自己盛的酒,虽然其散发着诱人的香醇,诱引着他去品尝。
但是,这里面不会有毒吧?
自己都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要对付自己,也用不着下毒这种手段吧。
“好吧,那我谢过教皇大人赐酒了。”曾易无奈的说声,伸出手拿起这杯酒。
手掌接触到这玉杯,曾易就感觉到上面传来了冰凉的寒意。
那清澈如水般的液面上,凝着一层冰寒的冷雾,氤氲流转。
拿着酒杯,曾易又看了比比东一眼,然后一饮而下。
清凉的酒液流入口中,顺过喉咙,冷凉的感觉让曾易全身不由一震,不禁打了个激灵,犹如被一盆冰凉的冷水浇在头上。
那一瞬间,曾易仿佛置身于冰川之中,感受着寒风飞雪,一杯酒,就如喝下了一个冬天。
随后,冰凉的腹中,开始冒起一股温热的暖意,酒酿的香醇开始反馈在口腹之中,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舒爽。就像是冰雪融化,春意悄然来临,在暖阳的照耀下,鲜润的泥土下,翠绿的嫩芽破土而出,春意盎然,生生不息。
“这酒如何?”
温婉的声音唤醒了沉醉在意境中的曾易,回过神来,曾易已是面带红润,仅仅一杯酒,就让他有些许些醉意。
“好酒!”
曾易赞叹一声音,目光馋馋的盯着桌上的那个青玉酒瓶,又看了比比东一眼,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道。
“那个…….能不能在来一杯?”
见他这般小心翼翼,又担心冒犯自己的模样,比比东不由感到有些好笑。
“当然可以,你与娜儿有婚约在身,娜儿是我唯一的弟子,本皇待她如女儿一般,你也算是本皇未来的女婿了,你这点要求,我这么能不答应?”比比东笑说道。
听了这她这番话,曾易原本伸向酒瓶的手,不由一顿,收了回来。
看着这个教皇大人,曾易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说道:“教皇大人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难不成大晚上的,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请我和这一杯酒?”
比比东笑了笑,“本皇还真是就来请你喝酒的,顺便和你谈谈心。”
“谈心?”
闻言,曾易有些懵了。
这皎洁的月色,微凉的夜风,庭院里的小凉亭中,一男一女,饮着小酒,确实是一个谈风花雪月的好环境。
但是,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曾易有些不敢想啊。
比比东确实是来看看曾易的,看看这个,是自己弟子的未婚夫,同时又让自己女儿倾心的少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我武魂殿生活,感觉如何?”比比东随意的问道。
曾易想了想,道,“还不错,这个院子蛮大的,也没有人来打扰,很清静,我过得挺舒服的。”
“你一天都待在这院子里?”比比东眸光有些诧异。
闻言,曾易不由翻了一个白眼。这院子周围,布满了眼线全天监视,这事你会不知道?
“你应该多约约娜儿出来,你是她未婚夫,多培养一些情感,在武魂城中逛逛,武魂城很大,有着很多有趣的地方,走多了,你也许会喜欢上这个地方。”比比东看着曾易,建议道。
“额,嗯,会的。”曾易点头应了应,很是敷衍。
“本皇记得,你在史莱克学院带过一段时间是吧?”说着,比比东不经意的起了另一个话题。
“是啊,怎么了?”
比比东没有继续回答,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扭过视线,望着天上的那轮皎洁的圆月,沉默了许久。
那宛如琉璃般明净的眼眸中,闪烁着回忆之色,思绪涌动。
眼眸中倒映着明月,凉风吹拂而过,一缕青丝从眼眸前飘荡而过,比比东幽幽的叹息一声。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曾易也是被比比东着反应给整愣了,有些搞不清楚她,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始和自己抒情起来了。
皎洁的月光照亮着曾易身体的一侧,他也不禁抬头看去。
“确实啊,上一次看到这么圆的月亮,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遥望月亮,总是能让人思绪涌动,回想起曾经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