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ner精华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六章 特別的裝置分享-vtwof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才把从家中带来的东西架好没多久,大魔法师卡班拜一路小跑,来到生命楼的小教室。看着一位老人家擦着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的模样,林只觉得一阵过意不去,说道:“学院长,怎么劳烦您这样跑过来。”
“两位,可安好。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一见面就是这句问话,把两人问得有些莫名其妙。对看一眼,互相问道:“有遇到什么麻烦吗?”“没有啊。难得优闲的散步。”
大魔法师卡班拜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幸好两位没有出事情。我前不久才收到消息,说有人找了一位有迷宫大师之称的魔法师,要活捉两位。我不光给两位的私人邮件地址留了讯息,也有派出学徒前去通知。你们都没有遇到吗?”
邮件地址当然指的就是迷地版的E_Mail了。服务器虽然是某人架的,可惜对这两人来说依旧是个摆设。这位老人家没提起,搞不好他们都会忘了有这个东西。至于被派出去的那位,还真没遇到。不过提到迷宫,某人这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说:
“原来那是迷宫魔法呀。我就想说虽然是第一次走那条路,之前是坐马车,但走着走着,总感觉有些奇怪。妳有发现到吗,芬?”
“有啊。或者说,像你一样没发现到,还比较特别吧。”
被吐槽了一句,林没敢直接找回场子,而是转移目标,说道:“总之,在过来的时候,的确遇到奇怪的地方。不过假如那个是迷宫魔法的话,不会是那位什么什么大师所布置的吧。那么容易就被我迷迷糊糊地走出来,布置那迷宫的人,顶多就是学徒的水平吧。”
大魔法师卡班拜,下意识的直觉是,某人讲的是正确的。怎么可能是那位号称迷宫大师的魔法师,那位可是从没失手过的。毕竟关于那人的消息,对自己而言也是听闻来的。也许是想找麻烦的,故意放出这种骇人听闻的假消息,实际上只派出了个学徒。
对于自己被盯上这件事,林不感到意外。不过既然大魔法师卡班拜都收到消息了,就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更多情报。所以林问道:“阁下,您清楚来找我们麻烦的,是哪一方的势力吗?不会是其他学院的吧。”
“不,不会是跟圣城内的学院有关,学术之争是有规矩的。就算说服不了对方,想要动手也都是正面挑战,不会用这种方式。而且我收到的消息,是打算活捉阁下,想来应该是跟格下所掌握的技术有关。”
“帝国吗?”林试探的问道。
大魔法师卡班拜却是摇摇头,说:“尚无法确定。事实上,站在一个领主或国王的立场,只要脑子没坏的,都会想要你吧。”
“该说荣幸吗。真不想要这种关注呀。”林当然听得出来言外之意,就是卡班拜也没有更详细的情报。不过从对方愿意为自己着想,就得承这个情。
“对了,阁下,您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放下心来的老魔法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而问道。
“我是来当助手的。”
“助手?”老魔法师困惑地看向另外一人。
感受到那疑问的视线,芬解释道:“不用担心他的资格问题。我打算要讲的东西,他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所以不论他有没有得到学院方面或协会的认可,他早就知道我所会的知识。再说今天要来装这个大玩意儿,我可不想自己弄到满头汗的。”拍了拍某人刚架好的器材。
其实对于要来上巫妖的生命课程,需要得到双认可的事情,多少有点形式的成分在。对于不熟悉的人,当然需要这样的调查与核准。但对于知根知底的人,倒也不用那么费事。所以只要有一个理由,卡班拜便不再作声。
因为他也是这堂课的学生,所以老魔法师没有离开,而是聊起了某人刚架好的器材。
可以预期,接下来林会不断解释这套器材的用途。要是对其他人,还能卖个关子。反正老子就是不说,到时候你们不就知道了。
但问话的人可是这所学院的学院长,即便不出于尊重,也得顾虑对方对于安全性的考虑。要是来一句这玩意儿不安全,课堂上不准使用。就算身旁那只巫妖不翻脸,也肯定是甩头走人。
这个迷地不曾有过的设备,其实就是一套迷地版本的显微镜。共分上下两层,上层装置庞大而臃肿,主要是目镜与物镜,底层则是载物台。主体当然是奥术之眼这个已经被某人玩到快烂的魔法装置,所以它不像地球的光学显微镜一样,需要光源;但又跟迷地常规的奥术之眼不同。
不考虑程序所附加的额外功能,最原始的奥术之眼其实只有看远方景象的一个功能而已。尽管这个魔法装置所收集的信息远不止如此,但要影像清晰地呈现出来,还是需要一些调整,显微功能就是其中的一项变体。
银须矮人所开发的,关于和平武装的微雕技术,也是基于奥术之眼的影像放大能力。但还没到达芬所观察的病毒等级放大倍率。虽然某人有种继续深掘下去的话,奥术之眼是不是会把量子态给照出来的想法。但眼前在程序辅助之下的奥术之眼成像能力,也只到病毒等级而已。
不过最初的展示,林也只是粗略地展示一下放大的能力而已。光是把随手拔下来的头发放大给人看,就让卡班拜大魔法师惊呼连连。虽然看起来老人家还有点不明白,要这么一个放大影像的设备,是要如何在课堂上使用。但既然没有危险性,他也不想干涉教师讲课的内容与方法。
接下来的时间,陆续有上课的学生抵达。因为人数不多,又都是有名望的魔法师,甚至有不少人跟大魔法师卡班拜是好友。即使需要双认证才能来上课,但课堂前倒没有人特别去确认每个人的身分。
也跟某人的预料一样,在正式上课之前,所有人都对那具显微镜很感兴趣。不过林观察众人的态度,比起好奇,他们看起来更多是顾虑安全的问题。生怕这是什么未知的献祭装置,是巫妖拿来把在场所有人一口气送到冥界用的魔法道具。
不过在简单的解释,和学院长卡班拜的认可下,大伙儿才稍微降低戒心。不过看得出来,所有人拢在衣袖中的手,都扣住了某种魔法道具,随时准备发动。
可见迷地众人再怎么不情愿承认,芬就是昔日的魔王这件事情。但在面对面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们还是做好了一百二十分的准备。
某人的意外列席,并没有给这些沉稳的老魔法师们带来什么插曲
。他们只是简单点头问候;几位有上数学课的人,还会上前来施礼。在学问的领域,圣城的魔法师们彻底地体现了‘达者为师’的概念,而不是仗着一把白胡子,就鄙视一切嘴上无毛的年轻人。
很快的,在代表上课的钟声敲响同时,所有人都已经坐定位。芬也准备妥当,靠在那张小学徒搬来的高脚椅上。半屈起一只脚,露出那双大长腿,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开讲。
用上那依旧使人惊艳的白板笔术,芬在半空画出了一个立体的人体模型,这是把白板笔术玩成像是首棺才能呈现的三维立体成像术。坐在一旁的某人不由得赞叹,她的计算能力又更强了。观想2D图片,并将之呈现,跟把3D影像呈现出来,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以一个人体模型为开端,做起了说明。芬第一个动作就是剥掉那层皮,露出肌肉束的模样。接着剥除肌肉,露出骨骼和内脏;接着移除内脏,只保留骨骼。前后花了不到两分钟说明后,她做了一个小结:“以上这些,就是无数岁月以来,亡灵法师们所研究的内容。至于一些密而不宣的知识,不外乎用更强健的魔兽肢体,来替换原有的身体。或是转化强者的灵魂与尸身,得到只知听从命令的奴仆而已。但,人,或者说生命,仅只于此而已吗?”
散去空中的白板笔术,芬又提出了一个疑问:“生命的基本型态是什么?我这里问的,可不是什么哲学意义,或是宗教意义上的问题。而是你、我、他,任何会动、会生长、会繁延后代的生物,最基本的模样会是什么?”
芬的提问,当然不指望底下的人回答。她只是从林搬来的东西中,拿出一根拭子,走近某人说道:“来,张嘴,啊。”
“做什么!”林紧张地说道。
将看似没有黏上什么怪东西,只沾满了口水的拭子擦在载玻片上。芬一边说明,一边熟练地滴上几滴染色剂,再放上盖玻片后,就将做好的观察样本,放进大家都很好奇的那部装置底下。
传统的显微镜,想观察样本就只能通过目镜。但既然迷地版本的显微镜,从一开始就没有走普通路线,所以林早就设计好将观察到的影像,直接透过水镜术屏幕呈现出来的方法。所以某人的口腔黏膜细胞,就这样很羞耻地被展示在大庭广众之下。
“各位,这就是我在之后所要讲授的生命基本型态,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