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ei火熱言情小說 《星辰之主》-第五百九十七章 那眼神(中)分享-84sqk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要么说,同一个对象由多人观照,总会出现一些角度上的差异。瑞雯的两段视频,在朋友群里引发热烈讨论,看的人多了,就挖出了更多的细节。
发言的人正是专业保镖,高德先生。这位退伍军人和群里其他人的年龄差距有点大,平常不怎么说话的,但却很有专业敏感性。稍后他还重新传上了经过智能剪辑的视频,里面用醒目的红圈,圈住了舞蹈室那个大镜子边角处,一个不那么清晰却又实实在在的人影。
人影隐藏在半开的房门之后,显然是莫雅在拍摄这段视频的时候,通过镜面反射,无意中把那个家伙摄录进去了。
罗南就皱眉头,反过来又把那段剪辑视频给莫雅发了过去:“能辨认出这家伙是谁吗?你们公司的?”
几秒钟后莫雅回复:“看不太出来,我查查看,走廊里应该有监控……公司里面确实有那么些人,把内部视频传出去,换点烟酒钱什么的。唔,也有可能是私生饭,要是能进来公司,就真的神通广大了。”
“私生饭啊。”据罗南有限的认知,在娱乐圈里,BHD这样的小众团,私生饭没有则已,一出现往往就是那种挺极端的人物。
当然,要说杀人放火也干不出来,若真有强烈恶意,瑞雯那边就第一个瞒不过。
“别大意,有了结果跟我说。”罗南重新开始加速,“我去给瑞雯补办手续。”
“什么手续?”
罗南简单解释了下,莫雅在那边呵呵一声,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又顺手给罗南发了一段录音棚里的实景视频。
从视频中能看出来,无论是瑞雯还是BHD团三人组,现在工作状态都还不错,一点儿看不出彻底未眠的疲倦感,说不定就是此前那段舞蹈交流,把她们给整兴奋了。
就这么延续下去吧……
罗南重新开启晨练模式,而且也正如他所预计的那样,穿过市中心拥堵路段之后,再搭乘“百节虫”,只花了不到半小时,就抵达林墙区,看到了隐藏在原商场楼体内的兰镇福利院。
进入由万院长和孩子们亲手设计打造的门厅,罗南就注意到,旁边颇具斑驳历史感的会客室里面,生面孔意外的多。
会客室里,万院长视线瞥过来一下。
罗南也不说话,就往楼上指了指,算是知会。
他也是有眼色的,客厅里面这些人,一个个面色严肃,但又不是上门要债的恶劣氛围,也就没必要打扰。唯一比较扎眼的,就是翟维武也在屋里面,端端正正坐着,但看得出来,忍得颇是辛苦。
见到这情形,再联想早上竹竿的通报,罗南就有一些猜测。
不想这波客人也挺识趣,见罗南过来,就主动提出告辞,万院长也不过多客套,起身送客。
翟维武却是头一个跑出来的,刚才实在把他憋坏了,有些兴奋过度,脚下刹不住车,直接撞到罗南怀里:“南哥,你一定逃课了。”
“是你要给抗拒一年级生活找理由吧。”
翟维武就哀嚎起来:“还有两个月,我的生活就要被扭曲了,瞧瞧治也吧……”
“我觉得那是个好榜样,事实上绝大多数人渴望那种教育机会而不可得。”
“是绝大部分家长才对。”
翟维武的胡搅蛮缠,逗笑不少人,包括即将离开的客人。万院长则只对罗南点点头:“你来得比预想的早一些。”
“我就过来看你签好了没有,好了我就直接拿着走人。”
“纸质版的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好像还需要网签验证,稍等。”
“OK,你忙你的,我先给维武这小子上上课。”
这对话没毛病,可是行将离开的几位客人,却比较敏感,有人就问:“网签?是要补办游民收养手续吗?”
有一个相对年轻的女性,停下来身来,对罗南露出笑容:“同学,你一人过来拿手续?这么厉害……也是咱们游民出身?”
好久没有人对罗南这样说过话了。
他下意识抽了抽眼角,嗯,肯定是变声期惹的祸。还有,虽然这几天他的下巴也开始冒一些短须什么的,脸盘看上去还是太嫩……
罗南脾气好,只是笑了笑,摇头道:“我不是。”
然后,便带着翟维武上楼。小家伙被拉走,还努力回头帮腔:“南哥不是游民,可他很照顾我……”
那位女性也没有拦着,只是回头就对万院长道:“院长先生,我们并不是强制要求院里做什么,只是希望大家伙儿能够协助我们,做一些周知性的工作,让维武这样的孩子,登上游联网,寻找到亲人,不至于人生存在遗憾,我们也会高度重视有关人员的隐私……”
“什么是游联网?”
罗南心里有疑惑,问翟维武又怕小家伙说不清楚,干脆就把这个问题扔到了朋友群里。
“现在朋友圈都快变成工作群了。”
竹竿的吐槽,在他转发的那些“营养品”面前毫无说服力。但这也不耽误他办正事。他仍是第一个提供有效信息的:
“正准备向老板你汇报,现在夏城游行群体的组织度明显在上升,而且出现了与其他城市进行串联的现象。游联网就是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这玩意儿听起来耳熟啊。”章鱼冒头插话,“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如果你见过,说明游民交易所你没少去,而且没少折腾过他们的内部网络。”
“喵?”章鱼的配音有点乱套。
罗南也皱眉头,他前段时间还认真研究了一下游民交易所……的那套题库,确实没见到相关的信息。
“这网站是做什么用的?”
“大概相当于寻人平台。”
竹竿开始往群里撒截图:“最早,‘游联’是放在游民交易所内网上一个人脉功能模块,大约是对其主流的秘密主义的反动吧,不过反响不大。毕竟接受了游民交易所独有的私密信用体系后,很少人会再多此一举。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借助这个模块的功能,发展出一个填空游戏。大概就是上传某人和其家人的基本信息,并不断拓展完善,形成相对完整的亲缘和社交网络……当然这是以暴露他人隐私为代价的。
“再然后,大概是填空游戏里面的‘空白’太多了,人填进去的越多,游戏难度反而越高,由此似乎能够证明,在回城的游民群体中,出现了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踪人口,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和怀疑,慢慢就开始出圈儿。”
“最近,在湖城那边有人发起一个活动:提倡所有游民上传自己以及亲属的有关信息,形成相对完善的关系网络,以全面呈现网络中的空白……显然,这股风吹到夏城来了。”
章鱼呵呵了一句:“传说中的‘失踪式移民’、‘消失性搬迁’。”
不知道此时的章鱼,有没有想起昨天在平台上的话题交流。罗南看了下手边的翟维武,决定今天暂时放过这小子。
把翟维武放走后,他也在群里回复并询问:“湖城?”
竹竿应道:“夏城这边应该还好,内陆地区有些城市,别怀疑我说的就是湖城,当年有些事情做的挺操蛋的,现在反弹也很厉害。”
“我印象里面,好像那个分会会长和总会走得挺近?”至于叫什么,罗南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想起来。
“高文福。”红狐冷不丁的冒出头,简单的回复,却像是嚼着冰渣子说出来的。
“你仇人?”剪纸紧跟着出声,顺口问一句。
“我还没资格和他结仇,否则也没法活着到夏城。”红狐说得坦然,“不过这位,是湖城确凿无疑的龙头大哥,门人弟子、徒子徒孙,可谓成千上万,影响力辐射极广,指不定那回就冲撞了也未可知。”
“懂了。”
罗南想了一下,还是对这个人没有太深印象,想来应该是参加了那天的高峰会议,却并没有坐在核心圈里。
章鱼却是突发奇想:“都是姓高,高天师还有高德大哥你们和那边有没有沾亲带故?”
“高攀不上。”高德回答得特别简单。
这时候万院长已经送走了客人,上来帮助罗南做完签字认证手续,虽然繁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罗南就顺势问起那些客人的来路,果然就是来自于三闸区那边的游民营地,还专门聘请了很有名望的社会活动家——也就是那位问话的女性。
“看上去这场游行,一时半会儿是消停不下去了。他们总不是要挨家挨户地清查进入收养程序的游民吧?”
万院长摇头:“目前是希望通过各福利院,与这条渠道上的游民建立联系。只能说是请求吧,态度还是可以的。也有可能是因为,未成年的游民子弟,并不是本次活动针对的重点。”
“是因为失踪者以成年人居多的缘故?”
万院长默默点头。
罗南吐了口气,没再多说。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讲,目前的游民游行等事件,等于是给罗南的“全球普查”工作添乱,但他也不在乎这个。
他又不是混乱的始作俑者,担心混乱的人,往往是对其发掘真相能力的自我怀疑——罗南则很有信心。
“谢谢万院长,我继续跑手续去了。”
“稍等。”
“嗯?”
万院长把罗南喊住,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球状物,递了过来。
这个小玩意儿,有点像古时候用来熏香的熏笼香球,通体浑圆,表层是镂空结构,极其细致,但可辨别的具体图案不多,纹路相对抽象。
罗南看不出材质,拿在手里捏了捏,颇有些硬度,但观其表面结构光泽,又好像是很容易破碎的样子。
“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