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yno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笔趣-第一百三十九章 極樂鄉,大耳人分享-tescs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据说这是白袍和尚这些年来,每次趁着放风的时间,一点点挖出来的地道。
为了能够挖出这条地道,他甚至与镇仙塔的塔灵成为了好朋友。
“等等……这塔,还有塔灵?”
孙小圣不禁一惊,目光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四周——这里依然还是镇仙塔的第六层,一个一片祥和,彩云万里的奇异空间。
如果镇仙塔真得存在塔灵的话,为何他这一路上都没有察觉……尽管孙小圣自问距离妖的极限的大妖王还有少许的距离,但也不可能渣到这种程度。
“有啊,还是我的好朋友。”白袍和尚此时认真地点头说道:“悟……哦,石兄弟,你要见见它吗?我喊它出来让你见见?”
这…这又是什么路数?
孙小圣狐疑地打量了这白袍和尚一眼,摇摇头道:“不必了,抓紧我……我们先离开这个镇仙塔再说。”
既然一路走来,都没有出现塔灵阻止他的情况,想来就算离开也没有什么问题……苏子君还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坑他才对。
看了看手中的罗盘,这就是他能够在镇仙塔內自由穿行的通行证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白袍和尚忽然就走到了孙小圣的身后,二话不说就爬了上去。
“你……你做什么?”孙小圣顿时是浑身一僵。
“石兄,从前不都是这样的么,每次跑路的时候,都是你背着为师……背着我跑的啊。”白袍和尚此时在孙小圣的耳边飞快地说道:“石兄弟,你的云呢?快快喊出来!这云每次都不待见我,说我心灵不纯洁不让我上。可我的心灵怎么会不纯洁呢?不纯洁观音姐姐能让我西行吗?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是真的传说中的三藏法师,不过是臆想这个神话,代入太深而无法抽离的一个傻和尚?
孙小圣暂时不得而知,但他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云……只不过不能在这镇仙塔中多呆是真的,想着,他便索性妖力震荡,在脚下生出了一片两米见长的七色彩云,一下子就冲天而起。
“噫!石兄弟,多年未见,为何你的云便得如此妖艳?”
“……趴稳了!”
说话的瞬间,孙小圣手中罗盘华光大作,瞬间化作了一团光,罩着了二人,一下子就从这祥和的空间消失离开。
与此同时,白袍和尚所呆着的那间目无,猛一下就收缩着……如同抽搐般,在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后,木屋彻底地坍缩到了一块,化作了一个黑球。
一只小小的手掌此时从黑球之中伸出,随后撕开黑球,只见一名十岁大半的童子此时从黑球之中缓缓爬出,满脸的欣慰之色。
“终于走了……这家伙终于走了!我自由了!终于不用再听他念经了……我自由了!!”
童子此时泪流两行,感动宛如要升天般……随后童子的身体竟是一点点地融入了第六层祥和世界的大地之中。
最后,这祥和的世界,归于平静。
它本来就很平静。
……
……
光华一闪,孙小圣便背着白袍和尚出现在了镇仙塔的第五层……想起这第五层存在的一道可怕的目光,孙小圣也不愿意多留,连忙就操控者罗盘,准备再上一层。
“石兄等等,在下既然要走了,理应和邻居打声招呼。”
孙小圣不管,罗盘瞬间发动,可就在此时罗盘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被白袍和尚夺了过去……与此同时,白袍和尚一把抓住了小圣哥脑后的猴毛,说了一声:“驾!”
孙小圣浑身毫毛瞬间炸起,妖性被彻底激怒,正要不管打不打得过也要暴起伤人,却见此时镇仙塔地下第五层空间竟是突然疯狂的震荡了起来。
一道剑光此时竟是自那阴暗的天空之中插落大地,与此同时一道神圣光辉也破开了阴暗,公孙无臧那宛如神人的身躯,此时已经出现在天空之上。
“这两家伙,居然这么快就打到这里?”
孙小圣不禁暗自一惊……那射落大地的剑光,赫然是强闯镇仙塔的白衫青年所发!
孙小圣眉头一皱,不多想,直接便驾着云落在了地上,寻了一块巨石,躲到了巨石之后,“和尚别说话,来了两个麻烦的家伙,被发现了就不好走……和尚?!”
却见白袍和尚不知何时已经提起了袈裟,3.0倍速似的,头也不回就已经跑得远远,“悟空,妖怪要来抓为师了,你顶着,为师先躲躲!老地方见!”
又一下子,这和尚似跳入了一个大坑之中,转眼就已经看不见踪影……孙小圣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神特么的老地方?!
孙小圣眼珠子转动了几圈,嘴巴吧嗒了一声,身体一下子竟是蹲下,随后化作了一块石头,然后在大地上静悄悄地滚动了起来……却是朝着和尚跑路的方向滚去了。
……
……
“真是浪费啊,轩辕剑的剑气居然用来破塔……不知道你寒潭里面的老爹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气得高血压爆血管哦?”
天上战场。
白衫青年手掌往前一压,身后空间晃动,一道道金光剑气展开,纷纷对准了那沐浴在神光之下的公孙无臧,“无臧叔叔不是说,没有什么地下第五层吗,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我跟着你进来的。”公孙无臧却耸耸肩,旋即目光一瞪,“速速离开!我们还是好叔侄!”
白衫青年手中一台,上百道的金光剑瞬间爆射而出,齐齐射向了公孙无臧。
与此同时,白衫青年也高声喊道:“长耳定光仙人可在!今日便是你脱困之时!现身吧!”
公孙无臧听得这震天之声,神色微变,“呔!真是个败家仔啊!公孙氏给你这一手好牌你不打……看来今日真得要让我好好毒打你!”
白衫青年却是不理,依然高声呼唤着【长耳定光仙人】的名讳。
只是这第五层的空间依然昏暗阴沉……白衫青年的声音嘹亮,可却无甚变化。
但公孙无臧此时已经奋起挥掌拍出,声音蕴含雷煞般,声势吓人,“镇仙塔內与神州大地断绝,我看你这败家玩意存储的轩辕剑剑气能有多少!”
白衫青年旋即挥动剑光迎去。
这镇仙塔的第五层天也再次激烈地震荡了起来。
……
地上,孙小圣所化的顽石依然还在静悄悄地滚动,心中虽然不算是骇然,但也相当的凝重了……轩辕宫展现在世人眼中的力量很少,不过名头向来巨大。
这个自从轩辕大帝时期就传承下来的传承之地,要说里面没有一些老怪物的话,打死孙小圣也不相信。
只不过是神州真龙的光芒太强,所以才将轩辕宫给掩盖了下去。
不说这白衫青年吧,就算是公孙无臧这位,要是从轩辕宫拉出,放入神州大地,恐怕也会让道妖两门狠狠地震荡一番。
“那死和尚,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顽石此时已经滚到了白袍和尚跳下的大坑之前……可这深坑竟是深不见底,孙小圣不禁迟疑着,到底要不要滚下这大坑之中。
不管了……罗盘被这光头和尚给拿走了,没有了罗盘他最终也只会被困在这个地方……一咬牙,顽石最终还是滚下大坑之中,一路上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
……
与此同时,大坑的深处,一名白袍和尚此时双手提着一层不染的枷锁,气喘喘地跑在了一道狭长的石桥之上!
这深坑的底部,竟是一条黑色的大河,河水之中时有白骨漂浮,黑气缠绕,唯有这条石头连结两边。
也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白袍和尚才跑完了这条黑桥,黑暗之中,顿时出现了一座沙散发着金光的宝塔。
这宝塔的金光却是奇异,释放不过十尺的距离,超过十尺之外便被黑暗所吞噬,半点没有照亮别的地方。
白袍和尚一下子就跑到了宝塔的门前,叩开了门,大步走了进去。
却见宝塔之内温暖醉人,一入宝塔就如同走入了酒池肉林似般,酒香四溢,酒池之中仙女,神女嬉戏玩水,肉帛相见,媚眼如丝。
前方拿台子楼梯处,一具具玉体更是横陈,搔首弄姿。
白袍和尚扫了一眼之后,低头嘀咕了声,“三千个。”
却在此时,台上却传来了一道慵懒之色,赫然是一名在仙女缠绕,肥头大耳,眼睛胖的就像是月牙儿似的,浑身宝光透亮的家伙。
“你这家伙,怎么来了?”宝座之上的大耳男子睁开了一丝月牙儿,好奇问道。
只见白袍和尚再次提着袈裟,一路小跑,避开了台阶上那些横陈的肉体,一边叫道:“欢喜,我要走啦,走路之前我想要来见见你!”
闻言,却见这大耳男子似相当头痛似的捏了捏额头,他挥了挥手,身边的美艳仙女瞬间如云烟似的消散不见。
“别介啊!欢喜哥,这些仙女姐姐多好看啊!”白袍和尚连连叹息。
大耳男子目光一瞪,“你这货,莫来挨我!”
旋即,这大耳男子眉头一皱,“你刚说什么,你要走了……你能走?”
“是啊,欢喜哥,我马上就要走了,所以过来和你打声招呼!”白袍和尚依依不舍地道:“这么多年了,也就你偶尔和我说说话,给我讲讲你的欢喜经,让我不至于无聊啊……欢喜哥,我这就要走了,可是你的欢喜经四十八手的最后一手你还没有教我,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相聚,要不你就教会我呗?你也知道,这西行路上的女妖精多是虎狼之辈,我不存点压箱底的招数,扛不住的呀!”
“你这……”大耳男子闻言苦笑,旋即轻吐了口气,端正了身子,竟是宝相庄严,“西行之路早就已经断绝,三藏为何还要困在路中,勿要自误了。”
“欢喜哥,你说啥子呢?西行路怎么断了呢?”白袍和尚此时笑嘻嘻道:“菩萨姐姐还在等着我呢!你可不知道,菩萨姐姐说等她长发及腰的时候,就让我敲她木鱼呢!”
大耳男子双目瞬间射出一道神光,直接照落白袍和尚身上。
只是这道神光却如同泥牛入海似的,没入了白袍和尚身上之后,瞬间便不见了踪影……大耳男子眉头一皱,沉吟不语。
白袍和尚此时却已经从背后抽出了一张卷起来的蒲团,在大耳男子的面前铺开,盘坐了下去,目光发亮道:“来吧,欢喜哥,我准备好了!让我听最后一次的欢喜经!”
“你也真是个异数。”大耳男子摇摇头,却是笑道:“三藏这么多,唯独你跳了出来,疯不疯,癫不癫,却又灵台清明。”
“欢喜哥,别说有的没得,赶紧的呀!”白袍和尚连忙催促道。
大耳男子此时一沉吟,旋即目光一眯,便微笑道:“你既然想要,本座给你便是。”
说着,大耳男子伸手一点,直接隔空一道金光点入了白袍和尚的眉心之中,“收好了,这不是欢喜禅法,这是我从接引那取来的【过去未来经】……能不能修成,就看你的缘法了。”
一点金光入眉头,白袍和尚双眼骤然混沌,不止迷失与何方之地,整个人傻傻地盘坐在了高台之上。
此时,只听见宝塔之外传来呼喊【长耳定光仙】的声音。
大耳男子恍然未闻似的,又挥手呼来了四名美艳天仙,沉沦在这温柔梦乡之中,呢喃着道:“极乐之乡客,西方玅术神。莲花为父母,九品……立吾身。本座也都被骗了这么多年了,回不去喽……何须回去。”
大手一挥。
“回去。”
瞬间,台上的白袍和尚似被一道柔和金光扫过,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这宝塔之中……金光不停,扫过了深坑悬崖,扫到了那滚落的顽石之上。
顽石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然而金光却未停止,竟是射出了深坑,在那第五层天的阴暗之中,一瞬间就透过了万千剑光,罩落在了白衫青年与公孙无臧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