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dli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諸天敗類 黑山青狐-750、我們生來偉大推薦-bao8m

諸天敗類
小說推薦諸天敗類
新晋国士府。
桌案之上,香炉生烟,文房四宝,错落有致。
叶太一身古装,坐在桌案内的的木椅上,嘴角违和的叼着一支香烟。
二手烟和龙涎香的味道混杂,让室内的烟味有点儿怪异。
虽然尼古丁已经完全影响不到叶太,但是这已经是习惯了,动脑的时候,需要叼上一支烟。
此刻,桌案上,摆着一本手写稿,书皮上写着七个大字:《世界基础构成录》。
大抵是将很多基础的认知,都编纂进去了,譬如人体的简略解剖图,譬如植物和动物的大致区别等等。
这种基础程度的科普课本,还配上图画,在后世那是给幼儿园孩子看的,也就少数几处科学认知,是达到了小学三四年级的。
但是叶太准备借助文曲院阁主的身份,将课本传播出去。
再借助国士的身份,动用玄士,力求在一年之内,在整个大梁国普及开来。
然后在向皇上进谏,将这份课本的内容,加入三年后的会试、殿试。
其实课本当中,完全还可以加入一些,较为精深,又比较有趣的科学知识,譬如教普通人,如何制造打火机、喷火器,如何利用风能、水能等等。
如果直接写入课本,让随便一个有手有脚的凡人,都能够体验“手搓火球”的快感,想必很快就能在民间传播开来,不参加科举考试的平民,都愿意研究一下。
但是叶太不敢。
圣人在上,有了科技的前鉴在那里,仙佛决计不可能,让凡人体验到名为“科技”的邪魔外道,从而失去对他们的信仰。
所以叶太只能徐徐图之,在规则范围内,形成渐变,先让普罗大众,将十分基础的科学知识消化了,再做其他打算。
此外,他还写了几张《利民妙用配方》。
上面大概记载着,水泥、混凝土、火药等事物,该怎么调配出来。
这些东西,要在《世界基础构成录》普及之后,才能够推广出去。
单单只是让加工、混合一些,本来就存在于世上的基础物质,说白了,在某些人眼里,就是将石头按比例混合,然后石头就会变得有高可塑性,和高强度性。
这也不算是上升到了科技的层面。
这一点,应该还是在仙佛们的可接受范围内。
最具破坏性的火药,其实这个世界的这个时间点,也有狗屁不通的炼丹玄士,以硝石为主材料,给提炼了出来,运用在了烟花爆竹上。
叶太的配方,也只是改良了火药的爆炸性和可控性,也不算触犯逆鳞。
不过再往上的科学知识,叶太也不敢发布出去了。
一切,还要等龙真君那头,建立了新天庭之后,自己再从长计议。
自己。
龙真君。
两边相辅相成,确实缺一不可。
而且从某种角度看,叶太身上肩负的,或许还比龙真君还重要。
不仅仅是引导普通人的认知和信仰,更是自己是“神佛惊惧计划”的最后防线。
在此期间,不仅要衡量仙佛的底线,徐徐推动,还要继续绽放自己的气运莲花,占据天道规则下的大义。
因为只要龙真君那头儿有了动静儿,仙佛势必会发现自己这个始作俑者,也就会对自己动手了。
叶太可不是漫天仙佛圣人的对手,他能够做出的应对,就只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完全占据大义,并且洗脑赵宣和众生,让他们质疑既定的神圣,反过来支持自己。
不然的话,赵宣这怂怂的尿性,满天神佛降临,连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都来了,让他交出自己。
那么不管叶太的气运多么隆盛,只要皇帝,这个真命天子开口,认为自己是叛逆,并且交出了自己。
那么,气运莲花凋零不说,仙佛得到人皇的同意,那也是名正言顺的对自己动手了!
可是洗脑皇帝和众生,哪有这么容易啊,天地主角气运加身,又不能动用法术神通,完全不可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完全支持自己。
太难了。
第二种方式,就是自己当皇帝,成为天地主角的代言人。
可是和第一点一样,不能动用法术,更难。
首先,你要占据大义,要有一个天大的由头,才能够强势改朝换代。
如今天朝上国承平数百年,这个由头,怎么看都没有。
而且,当上皇帝了还不作数,还必须是天下半数以上人认可和支持的皇帝才行。
不然那些仙佛的狂信徒们,听自己跪拜了一生的神圣,口含真言,将自己斥责为昏庸无度,邪魔外道,德不配位的皇帝。
信徒们群情激踊,揭竿而起,那也就将自己掀翻了。
要成为天地主角的代言人,可不只是“皇帝”这一个称谓而已。
得到天下多数人的真心支持,那才能成为名正言顺的人族代言人!
届时,理论上的地位,和玉皇大帝一样,乃至还能掣肘圣人,自然天不怕地不怕,坐在那里伸出脖子,都没仙佛敢砍上一刀的。
不过,难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还不如让自己,给赵宣一个人洗脑,让他死都离不开自己。
然后等到仙佛杀来的时候,人皇不开口,谁也动不了自己。
再然后,在仙佛们煽动信徒起义之前,龙真君率领新天庭,势如破竹,将旧神打的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让凡人看到,他们信仰的神,不过如此,自然就会自我怀疑,然后本次成就,就顺利完成了。
这些事情,还得走一步看一步,不到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一切的首要,还是要一步步推行科普知识,逐渐建立古代科技树。
当基础科学,得到了广泛认可之后,新天庭和旧天庭之争,人族自然就会自我怀疑,衡量,而不会凭借昔日信仰,盲目站队了。
试想一下,现代社会,给一个大学生说,我们未来能够造出宇宙飞船,殖民外星球。
大学生接受过全方面科学熏陶,虽然觉得这辈子,都无法看到那一天,但大多数人,应该还是对这句话,抱有认同感的。
人类社会方方面面的现代化,就是明证,就代表着,我们未来可期。
可你要是给古代人说,我们能登上月球,去星星上造房子。
他们不呸你一脸才怪!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科学基础知识的前提上。
大意便是,叶太不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航空母舰怎么造,只需要给他们一个概念,且被完全接受,那便足够了。
就像将发电机、喷火器、马达等“基础”科技产物,普及到人民群众当中之后。
新天庭画出大饼,说我们可以造航空母舰,可以登月,可以人与神互利互惠,不再是神高高在上。
然后旧天庭站出来说,他们是邪魔外道,普通人怎么可能登上月亮,控制雷电,他们邪神,是虚妄的。
这个时候,人类自然就会自我衡量了。
发电机,喷火器种种事物,不就是我们逐渐在掌控火焰、雷电的前奏吗?
为什么未来,我们不能造出飞船,飞上天空,去向月亮呢?
所以说,不是非要造出宇宙飞船,才对人类自己可以拥有神力这件事,有说服力。
还是重在普及科学常识!
有常识了,自然会相信所谓的大饼,不是虚无缥缈的空话,而是真切有角度实现的了!
这就是叶太要顶住仙佛,和人类自己固有思想、体系,必须要逆大势而为的事情了。
“李断风,你给我进来!在外面儿偷看什么呢!”叶太向门外吼道。
“老大,来了!”
李断风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一副狗腿子模样。
不再是穿着基纽特战队服装了,这家伙直接换了一身银灰色的作战服,有些像科幻电影中的星际船员的穿着。
光凭衣品这一点,就足以他被视作异类了。
如今,李断风,厉工,童战星,都被封赐了三品或四品不等的官职了。
但是他们最重要的身份,还是叶太的助手,工作就是帮叶太打下手,也算是叶太的第一批心腹了。
李断风看着叶太嘴角叼着的香烟,还有桌上被叶太当做烟灰缸的砚台,道:
“老大,我李断风天生不羁,但是就服你,我俩都是追求真理的怪胎,但是你能够完全无缝衔接,融入朝野,我就不行,要不是你,我在这朝中,还不知道该做什么呢。
四品官职,还被人家异眼相看,这下我才知道,要向皇上推行科技真理,有多么困难了。
我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
叶太瞥了他一眼,道:“注意言辞,你是怪胎,我可不是,不要胡说八道,你过来,将这个本手抄稿送去文曲院,路上再叫上厉工和童战星,让他们再叫上一批玄士。
加班加点,将手抄稿印刷成书,先印个三十万本吧。”
“三,三十万本?!”
李断风懵了,接过手抄稿,翻开一看,双眼放光!
“老大,不会吧,难怪我觉得跟你异常亲近,你,咱俩是同门吧!这些基础常识,要是普及出去,那是要改变人类认知观的啊!
不过……
老大,这是不是太简陋和太过于基础了一点儿?
你的传承不完整?我帮你再完善一下吧,你看这啊,人体的基础构造,其实还可以把丹田画出来,区分普通人和修士,让大家都知道,强大的修士,也不过是利用了灵气的凡人,由此推出,仙佛,实则就是控制了自身激素分泌,能够运用基础天地规则的生物!
然后再剖析一下各种元素……”
“闭嘴!”
叶太一个烟头,轻轻一扔,就砸在了李断风脑门儿上,道:“不要说,只管做,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再这样,你就回家种田去,科学种田,转基因大白菜,亩产千斤,都够你发家致富了!
嘴碎个什么玩意儿,咱俩现在是上下级,不想混你就跟别人混去!”
李断风连忙谄媚的捡起地上的烟头,灭在了桌案上的砚台里,道:“那怎么能啊,好不容易碰上个同门老大,你赶我走我都不走呢!”
叶太看着他,蹙眉道:“你不要乱说啊,我觉得你算个可用之才,才招为麾下,你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同门,谁和邪神一系是同门呢?”
李断风不以为意,道:“老大,放心吧,我李断风办事儿,绝无纰漏!要是出了事儿,有上面儿的人下凡追查,那肯定是我邪神一系李断风,蛊惑人心,妖言惑众,嗾使老大,推出的这些东西,我该死!但是和你没有丝毫关系。”
叶太有些诧异,你还有这觉悟?
而且,咱俩的关系,也没有这么铁吧?
这才认识几天,你就一副甘为君死的态度了,老实说,你是不是玻璃啊?
叶太打量着他,道:“我跟你,不是特别熟吧?”
李断风哼哼道:“不用特别熟,也不要特别熟!我李断风,只是偶遇了老大,蛊惑了老大而已,要那么熟干什么啊?
老大你也别惊讶,我李断风看着不着调,但是心里清楚着呢,我科技一道,好不容易,有个愿意为真理现身,有能力为万民谋万世福的人了,自然不能这般轻易被那些恶神抹灭。
我不行,我钻营不行,文、武、手段,都差老大太远了。
既然如此,都是愿意真正为人类追求真理现身的人,那不如我先献身,老大留待有用之身,总有一天,真理的光芒,将普照大地!
人人都有饭吃,人人皆平等,人人都不用再卑躬屈膝,乞求恶神,赏一口饭吃!”
哟呵~
叶太看着突然真情流露的李断风,来了点儿兴趣,道:“你想为人类献身?”
李断风摇摇头,道:“不是我想老大,是必须要有人,这一系这么少,那只能是我了。”
叶太啧啧道:“但是你想要惠泽的人,不是人人将你视作异类,巴不得你早死早投胎吗?”
这是实话,凡人就不说了,那些同一届的考生,看李断风的眼神,真就是厌恶至极,张口闭口就是咒杀。
这种环境一路走来,李断风还能笑而面对,也属实难得了。
李断风冷笑道:“他们,代表不了整个人类,哪怕我一路走来,看到的全是这样的面孔,但是我也认为,他们,代表不了整个人类!
人类,不是上面那些人或事的玩物!
我们生来伟大!
我们有资格追求自由!
我们是天地主角,谁应高高在上?
我不愿意接受,被蒙蔽了双眼的人,是我的同胞,但是我愿意相信,在我死后,在千千万万个李断风献身之后,
终见黎明!
那时候的人类,拥有了真正自我意识的人类,才是我李断风承认的同胞!”
啪啪啪!
叶太鼓掌。
看到李断风声情并茂,还想再说,立马道:“住嘴,憋回去!”
李断风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道:“你让我说完,好难受啊老大。”
叶太摆摆手,道:“多说无益,说再多,你也就是个傻缺,滚吧,按我说的做就行。”
“哦,好吧……”
李断风耸耸肩,翻阅着《世界基础构成录》,走出了房间。
等他走后,叶太从他身上收回目光,摇摇头,自语道:“没想到还是一个圣人……不,比圣人要伟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