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c6c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390.大藥服食(起點支持彈殼啊親)展示-xmw40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大年三十,王七麟就是在鞭炮声中醒来的。
九六前爪摁在阳台上往外看,呲牙咧嘴发出无声的咆哮。
听到王七麟起床声音它愉快的摇晃尾巴回头看,王七麟将爬在额头上的十咦摘下来随手塞进怀里,八喵激动的从他怀里冒出头来,嘴里叼着十咦:爹,这个给崽吃?
王七麟赶紧将十咦捞出来,他闭上眼睛看了看造化炉,看到四颗石髓已经全数炼化结束。
四块玉石出现在造化炉上,玉石通体洁白,却拥有人一样的血管脉络。
这些血脉清晰的分布其中,王七麟拿出一块玉石看去,发现原本有他拳头大小的石髓浓缩成了只有婴孩拳头大小,并且还注意到玉石上的血脉有光芒隐隐流淌。
就像是其中流淌鲜血。
很古怪。
正在惆怅于不能吃掉十咦的八喵猛的跳了起来,抱着王七麟胳膊将自己挂在上面,瞪大眼睛盯着血脉玉石看。
九六也跑了回来使劲摇尾巴,十咦从王七麟怀里费劲的爬出来,治理身躯‘咦咦咦’的叫个不停……
好东西!
王七麟当机立断明白这玉石的价值。
正好造化炉四块玉石,他给八喵、九六和十咦各分了一块,剩下一块是他的。
八喵抱着玉石钻进被窝里啃了起来,九六直接往肚子里吞,可这玉石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一下子卡在了它嗓子眼里,把它给噎的直翻白眼。
王七麟赶忙给它往外掏,恼怒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没人抢你的,你慢慢吃就是!”
九六用爪子摁住他手臂,翻愣着白眼使劲往下吞,眼珠子都要噎的鼓出来,最终竟然真把玉石给硬生生吞了下去!
见此王七麟忍不住惊叹:“草了,你可真是一条要强的狗子。”
九六吞掉它的玉石,将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十咦。
十咦小嘴很锋利,它啃自己的蛋壳是咔嚓咔嚓吃饼干,啃这玉石同样如此,很快就啃出个洞来,将自己脑袋钻了进去。
王七麟将它连玉石塞进怀里,九六一个劲舔嘴巴:“嘤嘤嘤。”
“吃一块就行了,吃多了你的肉就会变得好吃,会被人杀掉吃狗肉的,就像被人吃猪肉那样。”王七麟语重心长的说道。
九六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又窜了上来,意志坚定:“六六六!”
被吃就被吃吧!
那让我做个饱死鬼!
美玉撑死狗,做鬼也享受。
王七麟打开窗户将它扔出去,自己收拾衣服穿好,这时候门外响起王陆氏的声音:“小七,你起来了?”
“起来了,娘,有啥事吗?”
王陆氏推门进来,将一摞衣服袍子搁在床头,笑道:“咱家以前穷,你从小只能捡你姐姐衣裳穿,今年爹娘攒了点钱,给你扯了一套新衣裳,你看你要不要今天换上?”
王七麟看了看衣裳惊讶的说道:“这么多件?”
听到这话王陆氏突然抹起了眼泪。
王七麟赶忙给她擦泪,道:“娘,你怎么了?”
王陆氏哽咽道:“小七,爹娘没用,让你到了今天才能穿上一套新衣,爹娘对不住你呀。”
王七麟轻松的笑道:“娘你说什么话呢,你和爹娘把我们姐弟七个都拉扯大已经是很厉害很有用了,你们没把孩子送人也没有饿死孩子,这可是很了不起的。”
王家一连生了六个闺女,王六五因此在村里村外受尽嘲笑,后来生了个儿子,可这儿子却神神道道、疯疯癫癫——别的孩子刚会说话不是叫爹就是喊娘,这儿子却高呼一声‘雷欧’……
可是无论如何,王六五夫妇没想着把任何一个孩子送给别人家养活,更别说把孩子丢了让她们自生自灭。
所以王七麟一直很尊重父母。
王陆氏想帮王七麟换上衣服,但王七麟着急去找谢蛤蟆问问这玉石身份,便说今天是年三十,白天要去看傩戏难免人挤人,所以等到守岁的时候再换新衣裳。
他急匆匆出门去找谢蛤蟆,将玉石的样子形容了一下,问他是什么东西。
谢蛤蟆听到他说‘玉石中有血脉且好像有血液流通’后便果断问道:“你在哪里看到的?”
王七麟说道:“昨天在年集上看到的,我感觉那玉石很玄妙,当时想找你问问来着,结果一时没找到你,把这事给忘记了。”
谢蛤蟆扼腕叹息:“无量天尊,七爷你错过一桩机缘,你的感觉没错,这玉石确实很玄妙,这是血玉啊。”
王七麟悚然一惊:“血玉?人落葬时候嘴里所衔的玉?”
他看过血玉传闻,说是人死后有一口气横在咽喉中,叫做殃气。
这口气很邪门,能保尸体千年不腐化为僵尸,为了避免死尸化僵,人们会在刚死者嘴里塞入一块上好玉石以吸取殃气。
于是当死者最后一口气咽下的时候,温润的玉石会随气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之中,久置千年,死血透渍,殃气带着血丝直达玉心,便会形成玄奇的血玉。
想想造化炉练出来的这玩意儿被死人含过千年,王七麟真想回去给八喵和九六刷牙。
还好谢蛤蟆笑了起来,解释道:“这是民间关于血玉的传闻而已,老道士所说的血玉乃是神山奇峰的血脉之石。”
“你已经见过石髓了,血玉与石髓同出一脉,都是神山奇峰所孕育的宝贝。”
“其中血玉比石髓更要珍贵、更要玄奇瑰丽,它是山峰的精华所在,乃是一种灵石,相传若有上古神山表皮是青石,内里却是血玉和石髓,所以能孕育出神性。”
谢蛤蟆摇头道:“但这应当只是传闻,老道士所见过的最大血玉还没有一头牛犊大小,这固然已经很惊人,可要比起上古山峰那么大的血玉个头却远远不够瞧。”
王七麟惊呆了:“还没有,一头,牛犊,大?”
“这已经很大了好不好!”
谢蛤蟆笑道:“确实已经很大了,那血玉已经有了灵性,老道士只是凑巧见到它一面,并未能捕获它。”
王七麟问道:“捕获它做什么?血玉有什么用处吗?”
谢蛤蟆点头道:“灵气充盈,最能滋养血气,对于你这样的武修之道裨益甚大。”
王七麟沮丧:“唉,我还是吃了没文化、没见识的亏。”
谢蛤蟆安慰他道:“机缘这个东西总是如此,正所谓天材地宝唯有缘者得之,是你的它跑不了,不是你的也强求不得,所以七爷别想太多,放宽心好了。”
王七麟掩面而去,谢蛤蟆以为他是难过,其实他是已经演不下去了,马上要笑出声来。
血玉硬度惊人,他钻回屋子里啃了两口把牙啃的发酸,结果只在上面留下两道牙印。
九六自告奋勇,用前爪摁着他膝盖冲他坚定的点点头。
王七麟问道:“你要帮我咬碎它?”
九六又点点头。
王七麟笑了,搓着狗头道:“六真乖,但爹要是信你的话那岂不是个棒槌?等等,你能听懂我的话了?”
九六叹了口气,失望的点点头离开。
王七麟举起血玉眨眨眼,换成一把锉刀开始挫石粉:这玩意儿起效神速,当真是宝贝!
一些石粉落下,他小心收集起来送入嘴里。
道家有采大药服食过大关大周天的修炼之术,王七麟一直走的就是这条路,又是天官赐福丹又是八景神童丹,吃下去后修为一路呼呼的涨,不到一年冲入六品境。
所以谢蛤蟆说他修为进展虽然快,可是根基不够稳。
如今王七麟吃下了血玉粉,他才意识到以前自己过于乡巴佬了,他吃个天官赐福丹和八景神童丹算什么采大药服食?
吃血玉进修才算!
血玉粉被他吞下,迅猛的化作一团团暖流在他身躯中横冲直撞,直接灌入丹田开干!
王七麟行坐照境内观经脉,看到缓缓涌动的真气跟被涡轮增压了似的,轰轰轰的往前窜!
真气运行速度陡增,修为自然也有所精进!
这让他大为欣喜,睁开眼睛举起血玉大叫一声:“血玉,额永远滴神!”
一点血玉粉就让自己修为精进一截,这整个血玉吃下去,自己修为不得冲破第六境进入第七境?
可惜另外三颗血玉被他分出去了,否则三颗血玉下肚,不得从第七境冲进第八境?
熊熊野心化作澎湃欲念,他以邪恶眼神看向九六:“六啊,肚子里的血玉没有消化掉吧?”
九六眨眨眼睛,咕咚一下子躺下露出肚皮。
它故意把两条后腿使劲撑开,这样显得肚皮更扁更瘪一些。
王七麟看到后皱眉,语重心长的说道:“六啊,姑娘家家要自重,没听过一句话吗?男不趴女不仰,还有把腿并起来,夹紧了。”
九六乖巧懂事的坐起来,王七麟在它小肚子上摸了摸,嘀咕一句狗肚子消化真快,然后跑去床上掀开了被子找八喵。
八喵正在翻白眼。
最后关头,它学九六将剩下的一块血玉硬吞了进去。
于是当王七麟掀开被子,它拍拍爪子告诉他:你,来晚了。
本来到了这个日子,王六五得准备着带儿子上坟了。
今年王七麟要镇守上原府不能回老家,王陆氏等人也不想跟儿子分开过年,于是王六五腊月里自己回去一趟提前上了坟,今天只要冲祖坟方向跪拜祭奠一番即可。
午饭之前,王六五把黑豆叫过来一起对着祖坟方向磕头,黑豆很乖巧,指东就往东磕、指西就往西磕,绝不废话。
只是眼睛总盯着一串鞭炮。
八喵摇晃着尾巴好奇的走过来,它向左歪歪头、向右歪歪头,胖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这是给谁磕头?
它没有草率的参与,而是站在一旁仔细观摩。
但是当王七麟也开始磕头的时候,它就赶紧跟上了……
大地方过年很热闹,乡村地区顶多烧篝火玩鞭炮,上原府的年三十下午有傩戏:驱傩过年。
这里的年是年兽,过年的意思就是过掉年兽。
驱傩活动是郡城衙门组织的,规模浩大,要从文曲街和武略街穿插走过,到时候会有半个城的人出来看戏。
王家人哪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早就准备好了去看戏。
听天监驿所就在文曲街上,这占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午后刚过他们便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黑豆换上新衣裳、戴上兔皮帽子,摇晃着俩兔耳朵兴高采烈的跟着一家人出行。
王六五还是很宠这外孙的,他见看戏的人多,便将他给扛在了肩膀上挤进人群。
驱傩队伍不等人,锣鼓声响起便开拔。
来看傩戏的孩子尤其多,因为不光能看热闹,还有许多人前前后后放鞭炮,他们跟在后面争抢哑炮。
王七麟也没有看过傩戏,他跳起来站在一面墙壁上往里看,看到队伍最前头有两人分别戴着老翁、老婆婆的面具领舞。
面具宽大,一色蓝一色红,面貌狰狞。
谢蛤蟆给他讲解道:“这是傩翁、傩母,七爷知道它们的传说吗?”
王七麟摇头,傩翁和傩母跳起舞来,身边有人送上许多小鬼面具,许多家长便把孩子送进去抢小鬼面具。
“这些孩子要做护僮侲子,老道士曾经在神都洛阳过年的时候见过一次规模浩大的傩戏,当时护僮侲子足足有两千名之多,浩浩荡荡,意气所向甚至引发了天之异象。”谢蛤蟆感慨道。
护僮侲子是驱傩主体,能得老天垂爱,有保平安、开心智的说法,所以老百姓还是很喜欢让自家孩子去当护僮侲子的——最不济也可以得到一个不要钱的面具。
傩翁傩母四处招徕孩子,恰好王六五扛着黑豆被挤到了人群前面,于是便冲他们招手。
黑豆看到一群小伙伴在分面具,难免童心难耐,便蹬达着小短腿要下去跟着凑热闹。
王六五却是知道王七麟作为听天监官员在外结仇多,他赶紧安抚外孙想带他挤出去,免得在里面遭受诱惑。
王七麟跳下墙头几个起跃飞进人群中,伸手将黑豆拎了下来道:“爹,衙门和听天监的人都在这里,没什么事,让黑豆去玩吧。”
黑豆落地,很高兴的接过一张面具挂在了脸上,回头冲王七麟张牙舞爪。
王七麟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将怀里八喵拉出来低声道:“给我小尾巴。”
八喵将尾巴渗出来,在他手掌上放了两个毛茸茸圆滚滚的小尾巴。
玄猫第二尾炼成!
这自然是血玉功劳,王七麟便将两个一起带走塞进了黑豆怀里,低声道:“不准拿出来!”
黑豆挺挺胸膛,然后胸口鼓鼓囊囊。
围观百姓看不到他面具后的脸,还以为他是个女娃,于是看后纷纷吃惊:童身**?
黑豆钻进护僮侲子群中,和其他孩子一起胡乱蹦跶。
王七麟躲回人群给谢蛤蟆使了个眼色,谢蛤蟆点点头表示会盯上。
刚才王六五是在人群外头的,围观傩戏人多,大家伙都想去前头看于是都往前挤,这样的情况下王六五一个老翁怎么能挤到人前?
所以他出现在人前是有人做推手!
而当他出现在围观人群前面的时候,傩翁和傩母恰好又走到了他跟前,将黑豆给引诱了下去:
王七麟猜测这次傩戏不会太平,有人想要对付他!
但这里人太多,要查出这人来太难,那怎么办?
自然是下钩钓鱼。
钓鱼需要鱼饵。
还有比黑豆更合适的鱼饵?
正所谓舍不得外甥套不着狼,王七麟为了捉狼决定让黑豆牺牲一下,舍小家为大家,他要帮助黑豆给老百姓立个功!
除了护僮侲子还有许多鬼怪,这自然也是许多人戴各种鬼怪面具,他们属于反面角色,待会就是要驱逐他们。
锣鼓声越加紧密,傩翁傩母开路,一行人边走边跳边吹拉弹唱,老百姓跟随在后喝彩起哄。
傩翁傩母走着走着开始高声唱了起来:
“适从远来至宫门,正见鬼子一群群,就中有个黑论敦,条身直上舍头蹲。耽气袋,戴火盆。眼赫赤,着绯裈。青云烈,碧温存……”
“适从远来至宫宅,正见鬼子笑嚇嚇。偎墙下,傍篱棚。头鬅鬙,眼隔搦。骑野狐,绕巷陌。捉却他,项底揢。塞却口,面上掴……”
唱着唱着傩翁突然一张嘴,一条火焰从他口中喷出如怪蟒出洞,横扫前方。
傩母指挥护僮侲子去驱赶妖魔鬼怪,围观百姓也可以参与进来一起驱赶他们,祈求沾上驱傩天威,赶走缠身秽气以免来年招惹妖魔鬼怪。
赶来的百姓越来越多,驱傩活动越来越热闹,然后天上飘来阴云。
王七麟警惕的抬头看去,一只冥鸦如利箭般飞向阴云。
见此他便飞身回去找谢蛤蟆,指着阴云道:“这云彩有问题?”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天尊,七爷可知道这傩戏最早是怎么驱逐妖魔鬼怪的吗?”
“要驱逐妖魔鬼怪,首先得有妖魔鬼怪到来,嘿嘿,所以傩戏开始之前先有个请鬼的过程。”
“妖魔鬼怪到来,傩翁傩母发威,他们会当真斩杀被引来的妖魔鬼怪,以此来震慑八方邪魔,让它们不敢作祟。”
王七麟惊叹:“这么猛吗?”
谢蛤蟆点头道:“神都今日的驱傩便依然采用古法,所以届时天师殿要精锐齐出,守护百姓并与妖魔们斗法作战。”
说着他抬头看向天空飘来的云彩,道:“这片云彩有没有问题不好说,但它若是挡住了太阳,那肯定就要有问题了,到时候你猜傩戏里头那些妖魔鬼怪是人装扮的还是非人装扮的?”
冥鸦冲霄,云彩涌动。
谢蛤蟆抚须道:“应当没事,太霸派遣出的这个冥鸦应当能驱散这阴云。”
不光人喜欢看热闹,鬼也喜欢看热闹。
此时是下午时分阳光和煦,聚集在一起的百姓多、人气足,鬼怪不敢到来。
如果阳光被遮住,天地间阳气衰减,那到时候队伍前头的妖魔鬼怪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就不好说了。
王七麟扣剑而立,双眼仔细盯着人群防止有妖魔鬼怪作祟。
但正如谢蛤蟆所说,太霸并没有闲着,他也在关注这场傩戏,所以阴云飘来还没有稳住便被先后飞起的冥鸦给冲散了。
人群沿着街道奔行,敲锣打鼓、鞭炮齐鸣,猫嚎狗叫,热闹却乱腾。
王六五奋力追随人群,越跑越是慌张。
王七麟冷静的扫视人群,孩子太多、人太杂,黑豆的身影没入人群中后就像一碗水倒进河流中,很快被人浪给淹没了。
八喵揣着小手趴在王七麟肩膀上眯眼睛念佛,然后突然之间站起来张开嘴喵呜叫了一声。
王七麟放出它去又放出九六,道:“道爷,该办正事了。”
八喵迅速的钻入人群消失的无影无踪,九六接力在后,将王七麟和谢蛤蟆给引向一条巷子。
王七麟途中挥手,辰微月如大鸟一般掠空而过。
巷子外的大街上人声鼎沸。
巷子里的小路里冷冷清清。
有汉子夹带着个鼓鼓囊囊的长袍子低头狂奔,八喵在墙头追逐,猛的跳下去拦住了他。
汉子一怔,在阴冷的巷子里突然碰到一只黑猫还是很吓人的,他心虚的看向左右准备赶走黑猫,结果往后一看发现又有一只白狗悄无声息的堵住了退路。
脚步声响起,有人追着狗到来了。
汉子吞了口口水准备逞凶卖狠,却看到出现的人穿着玄色劲装。
听天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