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kuf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501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求訂閱)熱推-4jlyz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果然啊……”
三界内,不少大能者都叹息一声。
江缺果然又突破了。
这就成为大罗金仙中期的大能者了,修行的速度真够快的。
此子,妖孽也。
谁能与之相比呢?
似乎也没有人可以这样子做。
果然。
在大劫即将要来临前,各种妖孽之辈也是横空出世,打乱世界原本的节奏。
让无数大能者竞相呆滞,目瞪口呆之余后,也难以评说其他。
技不如人。
太阳星上,已经修炼完毕状态的江缺,此刻正缓缓收功而起。
而邪剑的吞噬之旅也缓缓结束,但最终它还是没能突破到先天至宝的行列。
或许是因为某些限制的缘故,导致邪剑只是一件顶尖的先天灵宝。
算不上至宝。
但威力一点也不输至宝。
这是让人没有的事情,也是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挥手一招,邪剑瞬间就出现在眼前,江缺这才缓缓将其收起。
看着眼前的种种神异,他满意地点点头,“这一趟太阳星之行,算是来对了。”
修为突破不说,肉身已经达到准圣的层次,就连邪剑也破入到顶尖灵宝的层级。
收获很丰厚。
这种丰厚的背后,让他对未来充满信心,“哪怕是劫数降临,以我江缺现如今的实力,也绝对能抗衡一二。”
收拾一番心情后,江缺纵身一跃,周身抖擞着法力,便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
却是他要离开太阳星了。
天庭。
玉帝神识早已覆盖住太阳星,江缺出来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了。
“出来的真快啊。”
玉帝暗道着,“此子非同凡响,绝非一般的存在,看来应劫之人多半是他了。”
从眼下的种种迹象和神奇来看,江缺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应劫之人。
他妖孽着,非同凡响。
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啊。
于是。
玉帝给江缺传音入耳,邀请他来天庭一趟,以商讨要事。
自持有着大罗中期修为,江缺自然也不怕玉帝耍心眼。
略一思索后,便答应了。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兴许是因为自己多时未曾出现在天庭,故而召见一会之。
他今乃大罗金仙中期,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之尊,无上尊辈之流。
谁能抗衡?
无人能抵抗这一切。
纵然玉帝与王母是准圣修士,高高在上,活了不知几百万亿年之久。
然则面对如今的三界,他们也不敢冒然而行动,若是被有心人趁机占了便宜,玉帝、王母的脸面怕是都丢光了。
玉帝不敢赌。
一位大罗神仙带来的影响和好处,远远大过镇压他所带来的影响。
故江缺有恃无恐。
丝毫不曾畏惧准圣存在,即便是在这准圣也多起来的年代里,他觉得自己的手段足以让准圣去拉拢。
“臣司法天神江缺,参见陛下,参见娘娘。”
凌霄宝殿上。
江缺微微一怔,然后朝玉帝和王母都拱手起来,能够成为三界至尊的人。
他也并非泛泛之辈。
如今玉帝和王母都在此处,只怕会有大事要发生了。
他幽幽思索着,“也不知这玉帝和王母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着?”
他暗暗自思自查,也难查出什么,“我可没有得罪他们啊。”
自己乃司法天神,但也只是司法天神。
大罗中期并不算弱者,但这些与玉帝、王母他们并无多大关系吧。
其中的因果纠缠也是各自的。
“陛下……”
见玉帝和王母都久久没有说话,他有些尴尬起来,你们二位邀请我江某人过来,就是为了消遣我的吗?
他一脸郁闷之色。
实在是有些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不过。
被他这么一叫,玉帝和王母也缓缓回过神来,“江爱卿不必多礼,你乃天庭司法天神,自然也是三界的司法天神,又有大罗尊位在身,也能称大能者。
自然不必多礼,也无需多礼。
朕此番叫你过来,实乃有一事要与你说说,或者说商议。”
江缺:“……”
嗯?
玉帝的话实在让他难以置信,和自己有什么好商议的事情啊。
难道说……
隐隐间,江缺觉得有点不好看。
气氛有点不对。
这绝对不是错觉,而是真实的事情。
但具体是怎样的事情,他又不好说,神色平静淡雅,未曾开口询问。
不过……
也不等江缺开口,玉帝就主动开口说道:“想必江爱卿也感觉到了,如今的三界很不太平,劫数横生,天数使然下,有大劫要来临了。”
“大劫?”
“没错,一场波及到三界的一场大劫。”
“你天生就不凡,自有血脉和机缘,故此,朕料定你便是那位应劫之人。”
“我……?”
江缺忽然间觉得玉帝在开玩笑,而且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他怎么可能是应劫之人呢。
即使有大劫来临,他一个外来者又怎么可能成为救世主。
不存在的。
想到这里,江缺连忙说道:“陛下,大劫来临,自当好生应对劫数就是,即使找到应劫之人也无用吧。”
“应劫之人是天选之子,是主角。”
玉帝淡淡地说道:“除此外,其余人都只能很侥幸地活着,很苟且地活着。
这就是天道,这就是天数!”
容不得任何一个人反抗,也容不得任何一个人违逆什么。这就是命运。
“陛下,可以说说这劫数是什么吗?”
江缺问道:“以陛下你的神通和法力,想必早就知道劫数的事情吧?”
玉帝不可能不知道。
他肯定明白些什么,但因为要顺应天意而不能应劫,或者说劫数来临时锋芒毕露,所以他们不能有其他做为。
才会有应劫之人的出现?
这样解释就合理了。
“知道一些。”
玉帝并未隐瞒,而是大方地解释起来,“据朕所知,这一次的劫数起源于佛门,波及三界众生,哪怕是朕这天庭也会波及到。
劫数来临时自有应劫之人去解除大劫,而你便是朕眼中的应劫之人。”
“我?”
江缺哭笑不得,“陛下,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一点都不像啊。”
不过。
在江缺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按照刚刚玉帝的表述,这一次的劫难来自于西方佛门,很有可能与我此前所想的一样。
如此看来的话,劫数应该就是那场劫数了。
以我如今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依旧有点不够看啊。
准圣才是主战场,所以我必须得尽快突破到准圣才行。
本以为成为大罗金仙就已经很不错了,谁知道依旧不够看,还要准圣才行。”
速度得加快了。
搅乱三界的那位可是准圣大圆满级的高手,并且携天数而来,他断然是锋芒毕露之辈。
自己是应劫之人?
开什么玩笑。
从来都不是,以前不曾是,现在和以前同样不曾是。
不过玉帝好像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江缺的实力非同凡响,并且也极为妖孽。
是一个应劫之人应有的感觉。
“江爱卿,你以后可要好好准备一下,据朕所了解,大劫不日应该就要来临。”
玉帝继续说道:“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这也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三界劫数降临,某些魑魅魍魉怕是都要出来。
所以你要小心一些,待劫数来临后,朕会和三界的众仙家们暂避锋芒,想来如来也是这么想的。”
“……”
江缺突然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敢情你们都去暂避锋芒了,就留我江某人去应劫吗?
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但他又不好拒绝。
现在就显得格外郁闷,格外的无奈,“陛下,其实我真的不是什么应劫之人,我只是喜欢修炼而已,故而被大多数的人误会。
想来陛下你也误会了吧。”
闻言。
玉帝却是摇头,“如来认为孙悟空那只猴子就是下一个应劫之人,但朕却认为那应劫之人应该是你。”
风雨欲来花满楼,最是飘摇无所依。
玉帝的话让江缺哭笑不得。
他真不是什么应劫之人,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修行这种事……
劫数要来临这种事,他挡不了,也挡不住,更不能去挡。
君不见连玉帝都不去阻挡什么吗。
又何况是其他人呢。
三界要乱了。
这是玉帝释放给江缺的信号,他也确实收到了。
只是现如今神色难平复。
自然断言。
然应劫之人这种说法,终究是错的,终究是要不得的。
“我江缺顶多是修炼的速度快一点罢了。”
江缺暗道:“但别人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如果没有金刚镯,我不可能有世界本源力,也不可能有九品道功,更不可能有强行修行和突破的本事。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可不是什么应劫之人,倒是那如来佛祖猜对了,孙悟空还真就是下一个应劫之人。”
对于江缺来说,劫数来临也好。
正好他可以去会一会那位佛祖,传说一念成佛,一年也成魔。
他倒是想见识一下。
但绝对不是以应劫之人的身份,那身份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江缺目光一转,便转移话题,“陛下,三界大劫要来临了,那臣也得下去准备一番才行。”
“嗯?”
玉帝一愣神,“你想怎么准备呢?”
江缺的表现倒是让他诧异几分。
“下凡去,准备突破。”
江缺很肯定,也很淡定地说道:“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是应对一切的根本。”
这才是底气的来源。
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