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6c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討論-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富翁乞丐展示-r1z7t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190!
忽然下跌的股市,让人措不及防。
短短的两三分钟时间内,丰汇股票便暴跌了9元!
调整,调整!
无数的人都在那里互相安慰着。
调整,调整!
张玉宝也很确定如此。
就和昨天一样。
很快便会反弹的。
而此时,有人开始察觉不对,大批大批的出货。
187!
下跌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涨幅。
“182,我出十万股,有没有人要!”
猛的,一个大户大声叫了起来,语速急促而慌张。
人在兴奋狂热的时候,永远不会想到曾有的痛苦伤疤。
可是当危机已经出现,过去的那些噩梦瞬间便会浮现在脑海中。
橡胶股灾!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
曾经经历过这次股灾的人,立刻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尽快抛货!
越早抛,损失的就越小!
“185,我出五万股!”
“183,两万股,两万,有没有人要!”
恐慌,也是会传染的。
而那些平均购买价太高,吃进了大量丰汇股票的人,则开始陆续吃进,企图拉高股价,让自己的损失最小化。
有几个大户在经过了短暂的商议后,开始联手吃进。
“快,再问银行贷款一百万!要快!”
“给徐老板打电话,问他借一百万的头寸,快!”
每个人都在急促的叫嚷着。
钱!
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才能把股价给重新拉起来。
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在几个大户的联手强拉之下,汇丰股重新被拉回到了188元!
可这只是暂时的。
不到半个小时,丰汇股票再度跌到了182元。
一场殊死而惨烈的较量开始了。
179!
180大关在持续的拉锯战中,终于失守。
其实,此时如果张玉宝能够及时抛掉,还不至于会亏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可人总是这样的,赚钱的时候,希望赚得更多。亏的时候,希望还能够再拉上来。
就在这么犹豫中,丰汇股票已经到了173元!
电话就没有挂断过。
那头的张啸林也彻底的慌了神。
现在抛掉?
不,自己的损失太大了。
问银行贷的款,私下借的高利贷!
这些,怎么办?
会涨上去的,一定会涨上去的。
张啸林不断安慰着自己。
不断有资金进入股市,企图救市。
但这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一般,疯狂的吞噬着所有进入的资金。
丰汇股票如同断崖似的下跌。
170……165……160……
加入抛售大军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就如同一个战场,原本两军虽然一方处于劣势,但还可以勉强支撑,可是忽然本方出现了大量的叛军,那么局势便会无可收拾。
“永安纱厂跌破150点了!”
当有人叫出了这句话,一切便都变得无法收拾。
丰汇股票开始狂跌。
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已经到达了145元的价位。
可这远远不是结束。
张玉宝已经懵了,傻了。
电话那头的张啸林,一样懵了,傻了。
现在抛?
不,现在抛真的会完蛋的。
“三爷,140了,140了啊,怎么办?”
“再等等,再等等!”
“三爷,134了,再不抛,就完了啊。”
“我……我再想想……”
再想想?
125!
“抛,抛啊!”
“哎,抛!”
张玉宝才放下电话,“叮”!
收盘的钟声响了。
117元!
丰汇股票从今天的开盘价150元,到最高峰199元,狂跌82元!
张玉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几个小时前,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可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沮丧、绝望。
“或许,明天会涨上去的?”
有人小声的,带着幻想的问出了这句话。
“也许……大概……可能吧……”
明天?
永远都是明天。
谁又会知道明天会是什么呢?
……
4点30。
股市快要收盘了吧?
贺雨站了起来:“工友们,下班了。”
在厂里,喝了一天酒,每人都拿到一大笔款子的二十四个工人,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
“贺总经理,明天,我们还要来上班吗?”
梁根山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不用了。”
贺雨淡淡的笑着:“工友们,永远都记得这家工厂,永远都记得它曾经给你们带来什么。”
……
轿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是孟绍原亲自来接的贺雨。
“绍原哥,都搞定了?”
贺雨问了一声。
“都结束了。”
孟绍原笑了笑:“你的任务也结束了,我会连夜把你送出上海。这是你的银行户头和密码,有了这笔钱,不管将来你要去香港或者全世界的任何一座城市,都足够让你过完一生了。”
贺雨的神色一下便黯淡了。
她知道,既然绍原哥决定让她在这个计划完成后离开上海,那就一定不会变的。
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她却还是有些舍不得。
“我,我不能留在这里帮你?”
贺雨低声说道。
“不能。”孟绍原却断然说道:“你必须要走,一分钟都不能多留。”
“那我,还有机会回来吗?”
孟绍原沉默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这一瞬间,贺雨的眼眶红了……
……
“117,117!”
张啸林几乎在那咆哮了:“117!怎么办,怎么办!”
张玉宝站在那里一句话都吧不敢说。
这个价位抛掉,他们的损失将会极其惨重。
银行的短期贷款、民间借的高利贷,他们根本就还不上。
尤其是那些放高利贷的,他们的确是怕张啸林,可现在的张啸林,已经不再是过去上海滩三大亨最风光的时候了。
尤其是牵扯到了五百万的巨款,他们绝对有胆量和张啸林拼命。
还有银行呢?
银行可不是闹着玩的。
金城、通商,哪个没有日本人的影子?
还有正金银行,那根本就是日本人开的。
“说话啊!”张啸林又怒吼起来。
“三爷,有几个大户正在想方设法拉高股价。”张玉宝小心翼翼地说道:“也许,明天还会涨上来的……”
“张玉宝。”张啸林的两眼通红:“我告诉你,我的全部身家都在这上面了,一旦股价拉不上来,我就全完了。我完了,你也一样没好的。明天,如果能够涨到150,全抛了,全抛了。损失咱自己的那点钱不算什么,可是其它的钱……”
“我知道,我知道……”
张玉宝面色灰败,喃喃说道。
……
1939年8月9日的上午,被上海的股民们称为“奇迹之日”。
可是这样的奇迹,仅仅只有维持了半天的时间。
此后,这一天便被称为“灾难之日”。
大崩盘,就是从这天的下午开始的。
丰汇、德丰、永安……
这些之前表现得让人欣喜若狂的股票,一个个忽然翻脸,以可怕的速度堕落。
所有之前还沉浸在美梦里的人,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每个人心里都有了一种预感,只是没人愿意承认:
明天一开盘,股票还是会继续暴跌!
奇迹?
不会再有奇迹发生了……
……
“我发财了,你们也都发财了。”
还是在那个院子里,还是捧着一杯红酒,孟绍原还是仰望星空:“我手里握着可怕的资金,现在,我可以更加的放开手去做我想做的事了。”
“钱,真的对你这么重要?”
吴静怡忍不住问道。
“很重要,重要的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孟绍原接口说道:“我和你这么说吧,英美法这些大国,和轴心国开战在即,英国,国民收入235亿美元,还不算英属殖民地,美国,728亿美元,苏联,530亿美元。
德国呢?420亿,日本71亿,意大利才68亿。黄金外汇储备呢?英语国家187亿,可轴心国加在一起才只有4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真正的战争爆发了,这是富翁和乞丐的战争。轴心国一定会输掉这场战争,而钱,将在其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差距怎么那么大?”
吴静怡都有些被震撼了。
“是啊,差距太巨大了。”孟绍原淡淡说道:“现在,我也有资格打一场富翁和乞丐的战争了。我就是那个大富翁,我有着用不完的资金,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购买我任何想要的东西。武器装备、药品器械、精英人才。
我还可以大量的收买对方的人员,一万不行,那就十万、一百万。我一直都是个贪婪的吸血鬼,我吸到的钱,终究还是会用到上海这片战场。可是我的对手?他们没钱,起码他们的资本,和我无法相提并论,我能够用金钱办到的事他们只能看着我这么做!”
此时的孟绍原,意气风发:
“我已经提前订购了价值五千万的药品,半年之内就会送达,这些药品,会迅速送往前线,而且,我还会建立稳固而长期的药品供给线、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早晚会爆发世界大战?这一天已经很近了,大战一旦爆发,药品的价格会继续疯涨,我不提前储备下大量的金钱,到时候,我就没有资格说这些话了!”
吴静怡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我一直认为你就是单纯的守财奴,看看起来似乎是我错了……我好像没夸过你吧?你,真的很了不起。”
你,真的很了不起。
这一句话,让孟绍原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全部都是值得的了。
至于后人如何评价自己?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在乎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