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lf0火熱都市言情 抽卡停不下來討論-第965章 兩位虛空神明鑒賞-4up5j

抽卡停不下來
小說推薦抽卡停不下來
杀掉吞星虫不代表问题结束,相反,它是另一个大麻烦的开始。
击杀的瞬间,林克感觉到某种力量顺着压碎吞星虫的系统之力,蔓延到自己身上,将自己拉入某种意识空间。
往常想这么做的家伙都会被系统之力教做人,会被系统之力直接反弹震慑,不仅无法将林克拉入意识空间,还会受到系统之力的重创。
可这一次,对方成功将林克拉入意识空间。
周遭的星光消失,陷入一片无边的纯粹黑暗,在这样的黑暗中唯一有光亮有颜色的事物只有林克自己。
强大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想以绝对的力量镇压林克,让林克屈服。
同时,某种带有精神感染能力的绝望悄悄攀上林克的心神,试图将绝望植入林克的意识,让林克主动投降,放弃自己的生命。
林克感觉到不舒服,似乎有大只爬虫落到自己后脖颈上。
啪。
伸手一拍,实质化的绝望被林克拍散,没能影响到林克一丝一毫。
强大的威压也在距离林克一米远的地方停步,无法再继续恐吓林克。
虽然无法完全对抗吞星虫背后的家伙,无法抗拒对方将自己扯入意识空间,可林克好歹也是和对方同级的存在,系统之力用来自保绰绰有余。
于是,情况就这么僵持住了。
一秒,两秒,三秒……
林克能够保护自己的意识,能够避免被对方影响到,却无力挣脱困境,只能和对方僵持。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林克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在无垠的黑暗中盘腿坐下,具现化一台游戏机,自顾自地打起游戏。
吼——!
伴随着一声极为不耐烦的愤怒咆哮,将林克拉入意识空间的正主现身。
黑暗的空间里,一只泛着不祥红光的巨瞳睁开,凝视着林克。
红色巨瞳十分庞大,足有月球大小,而林克依然只有正常人类的体型,在它面前宛如尘埃。
【杀——了——你——】
化为实质的话语在林克心底浮现,对方的精神可以跨过系统构筑起来的防线,直接与林克进行沟通。
但也仅此而已,纯粹的精神没有污染的能力,自然无法影响林克的意识。
微微一笑,林克抬起右手,五指张开,对准那颗巨大的红瞳。
突然,无垠黑暗中出现大量的光粒。
这些光粒刚一出现,就飞速向林克身边聚集,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华丽长剑。
至锋至锐,无坚不摧。
“荣耀之剑。”
右手闪电般握紧。
咻——!
巨大的荣耀之剑亦如闪电般划破黑暗,留下一道长长的虹色轨迹,刺入红色巨瞳。
【咦呀——!】
动物的悲鸣声响彻天地,引发无垠黑暗的震动,那些镇压林克的威压也泛起波动,给了林克逃走的时机。
理论上来说,林克已经摆脱困境,可以逃离这个意识空间了。
不过林克没有选择逃走,而是全力全开,调动所有意识,消耗所有红石进行增幅,瞬间又凝聚出数柄荣耀之剑,对这个无垠的黑暗意识空间进行切割,企图撕裂对方的意识空间,从中切割下来一块。
想要以意识空间中的对抗击杀对方根本不可能,对面好歹也是虚空神明,和林克同级别的存在。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的思维比较单一,基本没有什么技巧和手段,全靠本能行事,宛如一头野兽。
况且虚空神明之间真能互相击杀吗?不抱着一命换一命的思想,恐怕真没办法杀死另一位虚空神明。
再说对面也不是本体过来,仅仅是利用吞星虫最后的灵能残响投射了一段意识和能量过来,颇有点像林克的X细胞外置思考回路,甚至还不如。
成功割裂对方的意识,如此巨大的伤害也让对方回过神来,下定决心投射更多的力量,压垮这个可恶的家伙。
只是下一秒,林克做出了一个让红色巨瞳震惊的事情。
张嘴,林克一口咬上被荣耀之剑切割下来的精神,以自己为媒介,将这部分精神吞入体内,或者说放入系统空间。
能够吞食敌人的精神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很多敌人都能做到,红色巨瞳也被类似的敌人吞噬过。
甚至它自己也有类似的能力。
但那些吞噬自己精神的敌人都无法消化自己的精神,被它的精神里应外合突破,成为红色巨瞳的食物。
而它尝试吞噬其他人的精神,绝大部分生物的精神都会被它消化,唯有一生之敌的那个家伙无法消化。
不仅无法将那些精神化为自己的力量,还要消耗大量精力镇压它们。
费时费力没有效益,红色巨瞳自然将自己切割下来的精神还给敌人。
它需要更有效消灭一生之敌的方法。
可是,现在它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精神被林克吞下去之后,直接被消化了,无法感觉,无法联系,无法从内部伤害林克。
自己成为了食物。
这让红色巨瞳回忆起了久远过去的可怕记忆,那是它还是一只甲虫时,数以百次差点被捕食者吞食的恐怖记忆。
它害怕了。
林克在它心中从食物,变成了高高在上的捕食者。
逃!
必须赶快逃!!
这么想着,在林克做出再切下一块红色巨瞳精神的样子时,红色巨瞳将林克踢出意识空间,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宇宙星空。
林克回过神来,睁开双眼,苦笑着揉了揉肚子,不住地摇头。
“这仇更大了。”
由于过去和真团长互相厮杀,并且长时间占据真团长的力量,林克的系统获得了消化其他虚空神明的能力。
可这份能力要说达到瞬间消化肯定不可能,只是为了更好消化,会抹掉对方的精神,完全镇压对方的力量,屏蔽感应和联系,慢慢消化。
而在消化的过程中,对方的力量还能时不时跳出来影响林克。
如果战斗不是发生在意识空间,如果红色巨瞳的精神结构不是如此单一的话,林克切割下来的力量就不是那么好消化的,也做不到瞬间消化的假象,吓退红色巨瞳。
现在对方残留的精神和力量被系统镇压,躺在系统空间,严重影响系统的力量。
林克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找个地方,好好研究消化这份夺来的力量。
顺带一提,真团长的力量难以消化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真团长假死状态的意识距离林克很近,都在同一颗地球上。
另一个原因则是当初林克和真团长的生死之战,让两者的力量出现一定程度上的融合,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况,真团长的力量其实也具备消化其他虚空神明的能力。
所以林克的系统和真团长的力量对抗在事实上形成消耗战,不可能快速决出胜负。
抬头看了看远处局促的白月道袍仙人,林克叹了一口气,现在还不能找个地方努力消化这份力量,还有另一个麻烦在等着他。
朝那位仙人招招手,林克示意他过来。
得到圣人允许,仙人罗修立刻赶到林克面前,十分恭敬地行大礼。
“无量天尊,金仙罗修拜见圣人!”
“行了行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有事就说无事就滚吧。”林克翻了翻白眼,并不是很想搭理罗修,毕竟因为他而得罪了一个大敌。
尽管没有罗修的话,林克遇到吞星虫,在知道吞星虫的食物来源和行动模式后,也会选择干掉这只吞星虫。
可,能甩锅为什么不甩锅让自己心理好受一点呢?
“圣人,我家圣人想和您对话,请您将手搭在罗修肩上。”金仙罗修保持着弯腰的姿态,恭敬地说道。
眼眉一跳,林克啧了一声,还是将手按在罗修肩上。
果不其然,在碰到罗修的瞬间,某个强大的意识就将林克拉入意识空间,不容林克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只是这一次林克进入的意识空间并不是无垠黑暗,而是一座缥缈仙宫。
抬头看了看匾额上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紫○阁,林克嘴角一抽,感觉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为什么如此气势恢弘的天庭正殿会有一个饭店的名字,还是如此正能量的饭店名字。
不过,既然对方都邀请自己来这里,那就只能进去了。
踏入大殿的一刹那,林克就注意到大殿的主人。
想不注意到都不行,因为对方的穿着和仙宫完全是两个画风。
只见在一众古色古香,飘浮着邈邈仙灵气息的房间中,坐着一位穿着迷彩军装,抽着雪茄的黑发青年。
看到林克走进来,他抬手打了一个招呼。
“哟,你好啊,朋友。”
“……”林克木然地打量着他,顺着对方的指示,坐到他对面。
“本来我是想去你的意识空间的,可没想到你居然没有构建自己的意识空间,那就只能请你来我这里了。”军装青年笑着解释道。
“意识空间?”
军装青年露出惊异之色,问:“朋友,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我知道意识空间,但……为什么要构建一个自己的意识空间?听你的意思,应该是一个长驻的意识空间……”
哑然失笑,军装青年摇头道:“你刚刚被天星虫拉到它的意识空间去了,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被动?”
摆出两个酒盅,召来一瓶仙灵佳酿,给两人满上。
拿起酒盅晃了晃,军装青年继续道:“如果你给自己构建一个长驻的意识空间,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是两个意识空间的对撞,而不是你直接被拉到它的意识空间去了。”
扫了一眼酒盅,又抬眼看了一眼军装青年,林克将酒盅往前一推,说:“对不起,我还要开车回去。”
噗——。
军装青年一口喷了出来,干咳两声,夸张道:“你在逗我吧朋友!我可是看到你是坐飞船来的,难道你们那喝酒了不能开飞船?以你的实力地位还真有人能管得着你?况且咱们是在意识空间中喝,又不是真喝。”
“哦,那就是媳妇不让喝酒。”
“你——”军装青年吃惊地看了一眼林克,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叹道,“媳妇啊,希望你对自己的女人好一点吧,她们跟了你,以自己有限的寿命陪你这个无限之人……未来生离死别的时候,希望你能看开一点。”
看来这位军装青年也是有故事的人。
林克皱眉问:“你不能给自己的媳妇延寿续命吗?身为虚空神明,应该能做到这种事情吧?”
“呵呵,虚空神明啊,原来你是这么认识自己的啊。”军装青年喝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上一杯,眼神有些迷离,“延寿续命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如果要尊重她们的选择的话,那可就……”
“她们不愿意陪你?”林克问道。
“我的身份给她们的压力太大了,我所看到的风景也是她们无法亲眼所见之物,她们也都是高傲之人,永远地无法追上我,无法成为我的助力,让她们选择了……唉——。”
林克点头,说:“原来如此。”
伸手拍拍林克肩膀,军装青年感叹道:“所以,在她们还没有被自己的内心压垮的时候,好好陪陪她们吧。”
“不用,我媳妇也是虚空神明。”林克淡淡地回答。
军装青年的手停了下来,抬头十分诡异地看了林克一眼。
接着他跃过桌子掐住林克的脖子,愤怒地吼道:“把我刚刚的伤感还回来!”
“你又没问。”林克十分淡定地掰开军装青年的双手。
和无上威严、没得商量的吞星虫之主比起来,军装青年的力量就要弱上不少,又或者说他好说话,对林克也没有多少恶意,以至于林克能够从他手里挣脱出来。
“好了好了,不做一下自我介绍吗?我们聊到现在似乎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吧?”
“哼,你这个现充!”
军装青年双手抱怀,收起嫉妒的表情,正色道:“我叫王胜,是一位大道圣人,嗯,也就是你所说的虚空神明,反正就是同一种存在,不同的叫法就是了。目前正在带领天庭对抗天星虫的虫群,保护我们天庭庇护下的诸多宇宙。”
“我叫林克,如你所见,一位新生的虚空神明。目前的话,正带领人类对抗银河系天灾。”
“没了?”王胜好奇地问道。
“哎——算了算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王胜坐直,正经地看着林克,“既然你已经和天星虫打过一场,它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迟早会顺着你的踪迹找过来。
“那我就和你好好说一说天星虫的事情,以及它的虫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