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pe3精品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48 “前夜祭”鑒賞-zew5l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这天夜里,已经有狗仔队赶到了北葛氏高中校园外。
和马趴在自己班教室的窗户上往外看,就看到学校对过那栋楼的楼顶有疑似记者的人在架摄像机。
“他们这么闲的吗?”和马不由得嘀咕。
南条笑道:“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啊,一般这种狗仔,最顶尖的每天都在寻思抢独家,剩下的都是闹哄哄的随大流。
“我嫂子你知道吧?她以前是新闻女主播,和我哥的绯闻传出来后,那阵仗可大了。连我出门都会被一堆狗仔堵。”
南条这时候一反常态的离和马三个身位,正好靠在同一个窗户的另一边边缘。
可能她想尽可能的保持距离不让记者们再抓到做文章的地方。不过这反而让两人之间的画面形成了非常鲜明、极具青春感的构图。
非常的日式校园剧。
说不定会有比较追求清新风格的杂志会喜欢这个构图。
“成为名人真辛苦。”和马真心实意的感叹道,“还好这次周刊方春把目光放在学校,所以没人去道场那边。”
“别傻了,去道场那边的肯定有啊,不过现在你有个好处,就是武名很盛,记者们大概不敢贸然进入道场搞事。”
“怎么,他们会怕踩到忍术机关死掉?”
南条又笑起来:“不可能啦,不过真有记者踩了忍术机关受伤,他的同行们一定会开心的把这个倒霉蛋的照片送上报纸和杂志。”
“现场吃人血馒头么!”和马咋舌。
“人血馒头……这是那个那个……”
“鲁迅。”和马说。
“啊对,你还真是知道很多中国的作家和文学作品呢。”
“我觉得能知道鲁迅你也很厉害。”和马回应道。
“因为我们家之前的家庭医生是仙台医学院毕业啦。”
“你们家不是有关联医院吗?还需要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主要是管平时的健康管理、营养平衡之类的东西啦,医院只负责治病,不会管这些的。那位仙台医科的老先生,会时不时跟我讲鲁迅,说那是他人生中见过的第一中国人。
“后来他到了东京,经常会帮没什么钱的中国留学生治病,就是因为对学长印象深刻。不过很快,东京的留学生就都走得差不多了,因为这里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敌国。”
和马看着夜空,轻声回应:“这样啊。”
说起来,虽然日本侵华留下了深重的伤痕,但是在那之前,日本也是中国年轻人寻找复兴道路的重镇。
自己再往前穿越个一百年,说不定可以有机会改变两个国家的命运。
和马想到这忽然自嘲的笑了,他发现自己膨胀了,在这第二人生赢了几场小战役,就开始觉得自己有能力和滚滚向前的历史洪流抗衡了。
但是,以一己之力扭转历史洪流的方向,这难道不是一种浪漫吗?
和名为时代的巨人掰手腕,试试自己的斤两,如果有机会的话,和马真的想试试看。
这时候南条忽然笑出声:“为什么我们要聊这些啊,现在这个场景,明明应该说点充满青春味道的话,结果却像老头子在聊天。”
和马也笑了:“那我们来聊点什么有青春味道的话题?东大的备考范围吗?”
“这哪里青春了?”
“不,对考生来说,这就是青春吧。要不我们开始背1800到1899年历史大事记吧,庆应义塾和东大都要考这部分的,我们来交替提问。”
南条:“和马,你看着我。”
和马扭头看着南条,女孩现在背靠窗户的竖边,半坐在窗台上,教室的灯光从她左手边射来,照亮了她左边身体,而她右边的身子沐浴在夜色与月光中。
这样一副画面,让和马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必然是“青春”了。
和马:“我看了,然后?”
“你现在,真的要和我背历史大事记吗?”南条问。
“不然呢?”和马反问。
南条抿着嘴,看着和马。
“我先来,拿破仑加冕的日期?”和马根据自己撩妹的经验,判断这时候应该装钢铁直男。
没错,装钢铁直男也是一种撩妹手段。
南条正要开口,门口传来美加子的声音:“终于回来了!”
两人一起往门口看。
美加子气喘吁吁的进了教室。
她几个小时前,被自己班的人抓回去跑腿了,据说是班上看她整天跑B班摸鱼,积累的不满他们的班的委员长压不住了,只能抓她回去。
“你买个炒面摊的材料,怎么去这么久?”和马疑惑的问。
“因为我负责断后了。”美加子一副决绝的表情,手还在胸前握拳,“我跟你们讲,现在外面埋伏了很多记者,看到穿我们学校校服的女生就会突然跳出来采访。”
和马刚才有一瞬间还以为美加子会说“突然跳出来喊德玛西亚”。
“我们被纠缠得实在不行了,眼看学校锁门的门禁就要到了,于是我大喊‘我是桐生和马的青梅竹马’,吸引了记者的火力,让陪我买东西跑腿的几个女生逃走了。”
和马:“……啊这,那,辛苦啦。”
“我什么都没说哦!”美加子强调道,“我嘴巴可是很严的!”
“那你怎么回来的呢?”南条问。
“翻墙啊。那些记者不熟周围的路,我走小路翻墙然后回来了。”美加子双手叉腰,“幸亏我身体倍儿棒,要是弱一点,就被记者们堵着回不来了。”
南条:“其实有我们家的SP跟着你的,你只要大喊救命,他们就会出现了。”
“你早说啊!”
美加子大喊。
“话说,你这个翻墙,会不会被记者们拍下来,然后说贴上标题‘桐生道场果然有在传授忍术’这样?”和马打趣道。
“我翻得没你那么帅气啦。真是的,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就会这种绝活了。以前没见你表现过啊。”
“应该是为了救千代子,激发了我的极限。”和马信口开河,其实他也没说错。
确实救千代子之后才有的词条。
“那你救我的时候怎么不激发一下极限啊,我当时,是你的唯一女友候选吧?”美加子不满的嚷嚷道。
这时候委员长拿着夹着厚厚一叠纸的记事板,手上挎着个篮子进了教室,一看和马就长叹一口气:“果然就像我预料的那样,半数以上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完成。今晚加班加点干,估计也够呛。”
和马看了看现在教室正前方挡住了黑板的巨大彩色看板,这看板到现在才制作到了一半,还有大半是空的,旁边放了一大堆完全没使用的彩纸。
委员长也回头看着看板:“这个倒是不用担心,我过一会儿就去话剧社,把田谷同学拎回来。他在话剧社就负责大道具,今晚嘛……”
委员长从手上挎着的篮子里拿出了能量饮料。
和马知道,今晚田谷同学凶多吉少。
“为什么田谷同学还要去话剧社帮忙准备啊?”美加子问,“三年级都退部了呀,我还有和马,就完全不用插手剑道部的事情,保奈美这个新来的反而有被拜托去做看板娘。”
南条:“我拒绝了。”
这时候正在位置上奋笔疾书的冈田抬起头:“田谷同学喜欢的学妹拜托他去做大道具啦,所以他就去了。”
“卧槽?”和马半张着嘴,“那你呢?”
“我怎么了?”冈田杏里扭头看了眼和马他们,“男生都喜欢那种闪闪发光,而且爱笑的女孩子吧?”
冈田杏里的话,就像瞬发了一个群体沉默术,让桐生集团完全沉默。
委员长清了清嗓子打破沉默:“剩下的包括招揽顾客的巡游看板,单独派发的小纪念品,龙套演员的服装……啧,铁定完不成了。算了,把看板搞定设置为第一要务好了。冈田同学,你在写什么?”
“呃……”
“剧本,已经完全完成了吧?”委员长来到冈田面前,看了眼她桌上的东西,“小说?要投新人赏?”
冈田红了脸。
委员长:“加油吧,我觉得你能行。”
她还拍了拍冈田的肩膀。
然后狠狠的瞪了想要奚落冈田的女生小团体一眼。
和马早就发现了,冈田杏里可能之前被班上的女生霸凌了,但是现在她和桐生和马这样的班上第一顺位的小集团搭上了关系,应该不用担心发生更过分的事情。
日本学校的“霸凌文化”,和马是真的欣赏不来。
中国学校也有霸凌,但比起日本这种差远了。
中国是校园暴力,和马上辈子也见过大家排着队去厕所抽某人耳光的盛况。
日本这种不是真的揍你,是冷暴力。
真实的暴力还可以奋起反击一波,发一下狠之后大家忌惮了,情况就好多了,日本这种冷暴力连反击的手段都没有。
和马看着冈田杏里的蘑菇头,心想果然剧作家的作品,会反应她过往的经历。
不过冈田应该还好,毕竟还有话剧社这个容身之地。
所以在她身上也感觉不到什么阴霾,是个很有精神的妹子。
委员长从冈田位置旁边经过,来到和马面前:“今晚看来会很闹腾,我应该没什么时间督着你学习了。”
“真的吗?”美加子惊讶的说,“我以为你会扔下班上的杂事,以和马这边为重呢。”
“怎么会,对我来说,两边都是重要的体验哦。
“毕竟,我的十七岁就要结束了。”
说这话的时候,委员长——不,神宫寺玉藻用温柔的目光看着班上的同学们,仿佛在说一件幸福的事情。
美加子:“啊咧,这种时候不应该感伤的吗?”
“时光如白驹过隙,用来感伤是一种浪费哟。”委员长笑道,“所以感伤这种事情,还是留给生命无比漫长的妖怪们去做吧,作为人类应该把珍贵的时间投入到拥抱生活中去。”
说完,委员长瞬间切换回本来的形态,然后从篮子里拿出能量饮料扔给和马。
“虽然我不在,但你不能松懈。加油。文化祭结束,我会考察你的复习状况的。”
南条伸出手:“也给我一瓶吧。”
委员长塞了一瓶给南条,然后丢给美加子一瓶。
“我也要?”美加子一脸苦闷,“我今天想美美的睡一觉的,毕竟明天就要连轴转了,炒面摊很忙的。”
“想开点,也许因为味道不好根本没人来呢?”和马调侃道。
“绝对不可能!本小姐亲手炒面,男生就算为了在炒面摊前看我炒面的样子,也会掏钱买一份的。”美加子自信满满的说。
**
这天晚上,连教师们都对学生们的行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学校甚至没有拉电闸,让各班级都能通宵开灯准备。
说实话,和马很喜欢这种氛围。
他上辈子就很喜欢学校里一些文体活动,比如红五月文化节什么的。
可惜这种活动太少了,而且还是区教育局不下指标就不办——毕竟学校的重头戏还是应试。
和马上辈子的学校,连学农这种硬性规定的活动,都只是走形式,白天在田里晃一晃,晚上就借用学农基地的大饭堂上晚自习。
到了大学,和马才有和现在类似的体验。
和马上辈子的大学时代可是非常活跃的,校广播站、学院学生会、动漫社等等等等,他活动参加了一大堆。
他主要是听前辈们说,多参加这种活动,容易有女朋友。
但是和马参加了一堆社团活动,毕业的时候还是只有四个大老爷们陪着他走完最后一段路。
女人这东西并非必要,现充们是不会懂的。
和马带着这样的想法,看了眼用手掩着嘴打呵欠的南条。
“你困了就睡会儿吧,睡眠不足可是美貌的天敌。”和马说。
南条看了眼已经躺地上摆大字的美加子,笑道:“看来能量饮料也不是很给力啊,还不如直接喝咖啡。”
说着她站起来,来到美加子身旁,把她往旁边推了推,然后在空出来的地铺上侧身躺下,盖上杯子:“那我就小睡一会儿,待会见。”
和马看着南条闭上眼睛,这才把目光移动到灯火通明的操场上。
学生会正在搭建明天表演用的舞台,会在校园里摆摊的班级也忙着整自己摊位。
看起来今晚整个学校都会一直热闹下去。
有的学校会在文化祭之前搞前夜祭在操场上跳舞什么的,估计就是因为知道学生们今晚肯定会折腾到天明,先整点活让学生们宣泄一下,别到时候真的给学校整个大活。
和马正看着操场摸鱼呢,美加子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坐到他面前。
和马不由得看了眼已经睡熟南条:“你居然演了南条一波?”
“不,我刚好醒来了而已。委员长呢?”
“应该在忙吧。”和马说。
“她会不会在治退妖怪啊?”美加子说,“她超喜欢灵异的不是吗?我们学校的七大不思议她应该都知道。现在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说不定是委员长暗中把不思议的存在都治退了。”
和马撇了撇嘴:“不会吧?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地藏的事情吗?”
“嗯,怎么了?”
“那其实是我晚上雨大加上脑子里只想着干翻敌人,所以走错了路。委员长找到了地藏正确的位置。”
“是这样吗?”
“是啊,然后委员长说,‘果然所有的灵异事件其实都会有科学的解释’,怪谈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美加子笑了:“这是灵异爱好者会说的话吗?这会激怒灵异爱好者吧?”
“我倒是觉得会激怒那些在综艺节目上吹牛吃饭的冒牌‘灵能者’。”
和马调侃归调侃,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上辈子自己很喜欢看的一个纪录片节目,叫《走进科学》。
那个节目与其说是个科普纪录片,不如说更像是SCP基金会这样的超自然埋葬机关拍的掩盖世界真相的片子。
和马看了眼窗外的夜色。
这个世界,有从直升机上掉下来腿都不会断的空手道高手,说不定……
和马不寒而栗,决定不想下去了。
不但不想下去,他还在心中默念: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就这样,文化祭的早上,渐渐的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