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iie優秀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笔趣-第0408集:不是山賊,也不是海盜,是騎士!雖然曾經也是山賊!看書-sjz25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书接上回,话说周周、胡侃和驴小雪在经历了高空坠落的一千钧一发之后,却因为一个奇怪的蹦床而幸免于难,没有落地成盒。这虽然不科学,也不柯学,但是却很魔法,所以并没有什么毛病。
随后,对于接下来的行动,胡侃提出了三个方案,却都被周周给一一否定了。并且,周周的否定顺序竟然是跟胡侃所说的三个方案是相反的,也就是先否定最后一个方案,然后是第二个,最后才否认了第一个方案。
既然全面否认了胡侃的方案,那么从逻辑上来说,周周就理应提出自己的方案,或者说提出对胡侃方案的改进建议之类的。事实上,周周也确实这么做了,只不过他提出的方案听起来有点荒谬——爬山,周周的建议就是爬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登山远足,而是字面意义上的在山上爬来爬去。
也许,这个行为叫作攀岩会更为合适一些?
这其实不重要!
毕竟,周周这话其实只是在吐槽某款名为开放世界游戏的爬山模拟器而已,这一点胡侃当然也是知道的,只是故意不说而已。
不过,周周的实际意思,胡侃当然也是明白的,那就是到处晃晃,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能不能触发什么事件之类的。
一切都比周周和胡侃所想的顺利,还不等他们开始四处乱晃,驴小雪就提醒附近有人走过来了。那是一个高大,魁梧,左眼戴着一个眼罩,神情十分的凶恶,走路一瘸一拐的,给人一种非常明显的既视感的人。
像是山贼,又像是海盗——但实际上,他也不是山贼,也不是海盗,而是骑士!是凌云帝国第二骑士团的副团长,外号二麻子。关于这个二麻子,有一个很神奇的地方,那便是在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左右脸上会显现出两个跟他自身的画风完全不搭调的小酒窝,并且还会闪闪的发出红色的光芒!非常的神奇!
随后,周周开始解释起了来龙去脉,虽然他还算清楚的解释了关于凌云帝国第二骑士团的名字由来,以及相比皇家骑士团,第二骑士团才是最早跟随苍冥的人马的这档子事,却因为篇幅问题,并没有把更详细的事情说明清楚。
『那么,我就继续说了!』周周继续开始解释来龙去脉,『你们可能听说过,其实以前在凌云帝国成立之前,苍冥大帝其实是一个山贼首领!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苍冥大帝的作为却就如同《海贼王》里的主角路飞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海盗一样,他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山贼首领。如果说要分类的话,那么《海贼王》里的主角路飞其实应该分类为「冒险家」一类的会比较合适!而苍冥大帝当山贼的时候,那就应该分类为「镖师」一类的会比较合理。如果要细分的话,那苍冥大帝就应该算是「价格更为低廉,护镖成功率更有保障的专业镖师团队首领」更为合理!不过,在最开始的时候,苍冥大帝可不是山贼首领,那个时候,那个山寨真正的山贼首领应该是你才对!我没说错吧?』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周看向了二麻子。
既然是山贼首领,那么自然得要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山寨。而最开始的时候,苍冥不禁不是凌云帝国的大帝,甚至连一个属于自己的山寨都没有。不,应该说,在那之前,他连个山贼都不是!
那么,细节补充一下——这是一段很久以前的故事,那时候,并没有凌云帝国,苍冥大帝也才刚刚从金坷垃魔法学院毕业不久。或许是由于眼光太高的关系,苍冥大帝在毕业以后并没有去金坷垃魔法学院分配的工作单位,也没有自己去找一份工作,而是选择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普通,但也确实让很多人向往的一个说普通也普通,说不普通也不普通的选项!
没错!这样算起来的话,当时的苍冥就是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别说山贼首领了,连个山贼小弟甲乙丙丁都不是!
有一天,苍冥吃着火锅唱着歌,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突然就碰到了以二麻子为首的一伙山贼劫道。其实二麻子他们也是盯着苍冥很久了,一直盯着,一直暗中观察,前前后后大概盯着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当然也可能是三个小时,反正挺久就是了。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那当然还是因为他们有顾虑!毕竟,苍冥当时并没有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他是一边走在路上,一边吃着火锅唱着歌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自然说明了苍冥是一个会魔法的人,要不然怎么一边走路,一边吃着火锅唱着歌呢?
无论是火锅漂浮在半空中,还是火锅里面的食材就像是永远吃不完一样,又或者是苍冥的食量,都让二麻子一伙山贼十分惊讶,所以会有所顾虑也是十分正常的!不过,二麻子他们作为职业山贼,自然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劫道的时候遇上魔法师之类的应该如何处理,他们当然也是很清楚,并且有一定的实战经验的。只是当时二麻子怕不稳妥,所以多叫了些人手,等人花费了一些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在看到二麻子为首的那些山贼之后,当时苍冥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起来,感觉就像是要释放什么大招一样,面对如此之大的人数差距,他竟然毫无畏惧之情!数秒后,苍冥突然就把火锅给甩到了地上,这一举动竟然震惊了所有在场的山贼!
那个火锅被甩在地上,泼了一地,素菜就那么一点点,主要是各种各样的肉类,那么多好东西都不能吃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要知道,以二麻子为首的这些山贼,基本上一年也就只能吃上那么三五次火锅而已,并且还是那种以素食为主的火锅,肉类根本就没办法弄太多!而现在,前言这么豪华的火锅竟然被随随便便甩在了地上,泼了一地,这些山贼们当然感觉十分震惊了!而苍冥,那时候正是趁着众山贼的注意力在火锅上的机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错!那时候,我才是山贼首领!说起来,那还真是一段让人不堪回首的往事啊!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又觉得很有意思!感觉很复杂,很纠结,又有点高兴……』二麻子回应了周周的话之后,突然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后,他一边继续回忆着,一边继续说道着,语气比先前要沉重了许多,『你们可能会以为,山贼首领很威风,带着一帮弟兄指哪打哪,想抢谁就抢谁,曰子过的自由自在的!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们这样的看法,纯粹就是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的片面观点!如果按分类来说的话,山贼首领确实也跟公司的领导一样,都是发号施令的存在!但是,公司领导需要管你吃喝么?只要每个月工资按时发了,大家就两不相欠了,不是么?可我们山贼首领,除了要管手下的几百号小弟的吃喝拉撒睡,还要无时无刻的去关心他们的身体状况!风寒感冒什么的,那就很麻烦,毕竟我们是山贼,不能大摇大摆的去城里看病。没办法,我们也只能本着如果堂食不给,就点外卖的态度,去花大价钱把大夫请到山寨来了!可是,就算花了大价钱请大夫到山寨来行医,他们多数的也是不肯的!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其中的牵扯很大,有关于他们自己名声的,也有关于他们对于自己安全的考量的,还有纯粹就是不想跟我们存在关联的。这些都很正常,这些我也都理解!反正,愿意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有原则的黑医什么的,技术水平完全不到家的江湖郎中什么的,又或者是纯粹想着骗一把就跑的骗子!而且你们肯定也知道,风寒感冒什么的很容易传染,保不准就一个小弟传染了全山寨的弟兄,最后大家都一起感冒了也说不定!结果到头来,一个小弟的一个小小的风寒感冒,我们却花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乃至于几千倍的大价钱,而且还来来回回的折腾,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最后才帮他医治好,简直不要太难受!』
『有点惨!』胡侃插嘴道,『不,是十分惨!一个大写的惨字!』
『但这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呢,那还得是心理方面的!』二麻子继续说道,『比起生理上的疾病,比起只要对症下药加上多休息就可以治疗好的这些疾病,心理上的疾病就显得更为麻烦一些!你们可能不知道,当初我们山寨里的弟兄们,几乎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患有一些心理疾病!最常见的就是抑郁、焦虑,还有精神衰弱。毕竟,我们山贼这一行,有些时候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会抑郁,会焦虑,甚至精神衰弱,那都不奇怪!毕竟俗话说的好——要恰饭的嘛!如果每天都在考虑下顿饭怎么办,下顿饭什么时候能吃到之类的事情,心里自然也都是一些抑郁、焦虑、恐慌、纠结、抓狂的情绪,那么精神衰弱这个结果,也只能说是早晚的事儿了!』
『居然连最基础的吃饭都很难满足,山贼还真是不容易啊!』胡侃不禁感慨了起来,而后看向了周周,对其说道:『周周,咱们当初在祖玛寺庙里打工的时候,不是也有一些家伙扛不住高强度的压力,崩溃了么?后来我们换了好多工作,在很多不同的游戏里当NPC,也看到了不少因为工作压力而患上精神疾病的人,对吧?看来适当用一些方法来解压,保持心理健康真的是很必要的呢!』
『可不就是么!一定要好好的调整好自己的心理状态,一定要定期减压才行!如果控制不当,那就会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周周道。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兄弟,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得了洁癖!』二麻子一边继续回忆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边继续说道,『你们能想像的到么?一个山贼,居然得了洁癖!这不要了亲命了么,这不是?他每天要洗多少次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反正一个小时十次肯定是有的!不止是洗手,而且还要彻彻底底的洗干净,花很长时间,花很多水去洗!然后,洗完之后还没多久,就又跑去洗了!简直要命!要知道,山寨里面的水源可是很紧缺的,我们那里没有井水,都是要弟兄们自己拿着木桶去河里挑水的!他这么个洗法,我们其他弟兄的正常饮水和用水还怎么办?』
『这是跟水杠上了么?水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总要跟水过不去啊?为什么啊?』胡侃并不是很理解这样的心态,因此只是简单的吐槽了一下。
『哦?会这样?如果他不洗手,他看东西的效果就会像哈哈镜一样么?对精神的损伤这么严重?这其实应该算是物理层面加精神层面的混合伤害吧?』听胡侃这么一番话,他好像是理解了的样子。
『不用解释的那么复杂吧?反正就是某种行为,如果他们不去做的话,就会觉得浑身难受!这样应该就好理解多了吧?』二麻子道,『如果不做,就会浑身难受。如果做了,就会暂时觉得好受一些,但是过了一会儿又会觉得难受,又得这样!这样一来二去的,都是在把时间花在了治标不治本的重复行为上了!那些精神疾病,就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虽说无论是谁,得这一类的精神疾病都是不幸,但作为一个山贼,如果也患上的话,那自然就是不幸中的大不幸了!真就一个大写的惨字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