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2ep精品小說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展示-xpsdy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两道菜做好之后,李安决定做最后一道最简单的汤菜,清炖鹿肉丸子,这道菜只需要把肉丸子做出来就行,然后就可以放入开水中煮沸了,对火候的要求不是很高,算是最好学的一道菜了,要说这道菜的难点,那就是制作肉丸子的过程了,但这个难度真的很小,只要学一次就能学会,并不需要付出太大的精力。
李安让赵曳夫亲手把切段的鹿肉切成碎末,然后,把各种配料和调料放入鹿肉中,之后,两个人直接下手,将这些肉末团成肉丸子,之后就是最简单的下锅了,只需要轻轻的将这些肉丸子放入锅中即可,如此,这道美味就算做好大半了。
制作美味除了需要材料之外,还需要等待的时间,一边闻着香味一边等待,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并不会让人感觉到无聊。
直接品尝美味,得到的不过是果腹的食物罢了,而自己亲手制作美味,才能吃到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很特别的,带有一种浓厚的成就感和爱在里面。
饭菜做好之后,李安一行人正在品尝美味,不过,所有人都不清楚,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盯上李安一行人的,就是南诏的段楚,这货被阁罗凤拒绝之后,自己纠集了一批忠心的部下,准备在半路上刺杀李安,毕竟,他也听说了,李安麾下仅有几百人,而他所能聚集到的亡命之徒足有两三千人,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让他觉得只要出手,就一定能够成功,鉴于在南诏动手会给阁罗凤惹上麻烦,所以,段楚决定把刺杀的地点定在东女州境内,如此,就算李安不幸被刺身亡,也连累不到阁罗凤。
为了赶时间,段楚一行人几乎是以急行军的速度奔向东女州,仅仅用了三四天就抵达了边境,并分批悄悄的潜入了东女州,并分散隐藏了起来。
本来,段楚还担心时间太紧,来不及部署人手和准备妥善的计划,却不料李安一路上行进的极慢,沿途不是拜访村落就是带着几十人四处闲逛,而这让段楚非常的兴奋,如此一来,他就能够从容的进行部署了,而李安喜欢单独带领几十人外出,这就更是一大刺杀的便利条件了,只要埋伏数百精锐手下,突袭李安的几十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安排几千人偷袭动静太大,容易被当地的驻军发现端倪,而仅仅纠集几百精锐,这个规模就相对很小了,是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很容易隐藏自己的行踪,从而增加突袭的成功率。
“段兄,这人真是大胆啊!居然就带着这么点人马,还经常只带几十人出去探路,这不是找死吗?”
一名刀疤脸男子,看着段楚说道。
段楚盯着远处的营地,笑着说道:“他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走,咱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才如何刺杀。”
说完就带着几名心腹亡命之徒,离开了李安营地的附近,因为他们距离李安的营地足有五百步,而且,仅有几个人,所以,自然没有被发现,而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回去之后,段楚和麾下的几名心腹亡命之徒,都颇为兴奋,段楚兴奋在于他觉得可以轻松的灭杀李安,而几名心腹亡命之徒,则觉得自己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完成这次任务,他们甚至都觉得只要死几十名普通手下就能完成这次任务,这自然是一件非常值得兴奋的事情了。
“看来是老天让我们计划成功,如此,咱们还客气什么,咱们这样,精选三百人,分成三路悄悄的埋伏好,然后,只要他出现了,就绝对跑不掉了。”
段楚开口说道。
“段兄,可咱们不清楚此人会走那条路啊!我们埋伏在什么地方比较好呢?”
一名亡命之徒开口问道。
段楚开口说道:“虽然还不能十分肯定,但通过这几日的观察,咱们也能摸到一些规律了,此人明日肯定会去莫家谷,咱们就现在哪里埋伏好,只要他一出现,前后把路堵死,此人插翅也难逃了。”
“段兄,不如我们多做几手准备,先这样,然后再这样,如此,就更加有把我了。”
“段兄,我觉得应该这样,如此把握性更大一些。”
“还是这样吧!你们说的那些都不靠谱,还是我的方法最好,应该这样。”
一群亡命之徒展开了争论,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但通过一番讨论,计划变得越来越靠谱,对李安的威胁性也越来越大。
最终,在段楚的拍板之下,他们终于确定好了最终的行动方案,这个最终的行动方案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完美的方案了,反正,至少他们觉得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案。
对于段楚一行人的行动,李安并没有察觉,毕竟,段楚的主力人马都分散在几十里之外,靠近李安警戒范围的人不足二十,都是过来探路的,自然不容易被发现,他们穿着樵夫的衣服,很难看出是亡命之徒。
不过,就凭这些亡命之徒想刺杀李安,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基本上没有实现的可能。
进行一番精心的准备之后,段楚将挑选出来的三百人分成三组,每一组都是一百人,这个规模不大不小,不容易引人注意,而且,每组的三百人也是分散行动的,并不是一窝蜂的聚在一起行动,二十多人一起出去打猎,这个完全符合常理,没有人会怀疑什么。
这些人马虽然分散行进,但目标都是朝莫家谷去的,他们猜测李安可能会去那个山谷,所以,准备提前布下埋伏,等李安一行几十人进入山谷的时候,对李安一行人进行偷袭,以完成刺杀计划。
对于段楚一行人处心积虑的谋划,李安自然是不清楚的,所以,李安一大早就带着三十多人赶往了莫家谷,这个山谷是李安早就内定的探查地,在与莫家村的百姓交谈一番之后,李安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墨家村人很热情,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李安一行人,所以,李安自然要去这个传闻中有宝贝的山谷探查一番了。
尽管莫家谷有关于宝贝的传闻,但墨家村的百姓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村民们也没少去山谷里探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宝贝,所以,他们完全不相信莫家谷有宝贝这回事儿。
虽然墨家村的人不太相信莫家谷有宝贝,但李安却觉得传闻有那么一点道理,或许莫家谷真的有宝贝也说不定,不管哪里到底有没有宝贝,去看一看不就清楚了。
李安也是一个好奇之人,对于很多稀奇的事情很感兴趣,很想去探查一番,要不然会心里不自在的,毕竟,万一要是发现宝贝了呢?
李安一行三十多人,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沿着山路很快就进入了莫家谷,不过,刚刚进入谷口,李安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山谷里太静了,静的有些不正常。
“停。”
李安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
“李侍郎,有什么不对劲吗?”
陈龙问道。
李安开口说道:“你仔细听听,这山谷里是不是太静了,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之前一路上可不是这样的,似乎有埋伏啊!”
“有埋伏,不会吧!”
陈龙说完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周围的确安静的有点可怕,这安静的感觉极不正常,按照正常情况看,这荒山野岭的,不该这么安静才对。
“李侍郎,这山谷的地形颇为特殊,一旦进入了,万一遭到埋伏,后果不堪设想啊!还是赶紧回去吧!”
陈龙说道。
李安开口说道:“不着急,先稳住,赶紧派人去四周看看,先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埋伏,也许是意外也说不定。”
大老远来一趟,李安自然不愿意轻易的离开,周围静悄悄的,也并不能代表一定是有敌人埋伏,而且,究竟埋伏了多少人,也搞不清楚,万一是少量胆怯的百姓埋伏起来了,那岂不是要闹个大乌龙了。
几名护卫分头行动,他们手里都有望远镜,自然可以详细探查他们所怀疑的区域,发现哪里不对劲儿,直接用望远镜看一下就行了。
李安的谨慎让埋伏在莫家谷的段楚等人大为失望,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李安的警惕性居然如此之高,他们埋伏的那样的隐蔽,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段兄弟,咱们的兄弟都趴着一动不动,怎么就被发现了呢?这太邪门了。”
一名亡命之徒疑惑的说道。
“是啊!怎么兄弟都趴着没动啊!那人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
“是不是因为周边太安静了,既然是有能耐的人,自然与普通人不一样,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没错,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是我们的人太多了,把虫子都吓得不敢出声了,咱们要是埋伏的远一些就好了。”
“好什么,埋伏的太远,如何能够一击而中。”
“还好咱们有多套方案,在远处也埋伏了人马,撒了一个很大的大网,此处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咱们就动用第二套方案,直接追上去,与远处的兄弟里应外合,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段兄,咱们多半是被发现了,别犹豫了,赶紧出击吧!咱们的兄弟一多半都骑马,一定能追上。”
一群亡命之徒大声说道。
段楚眉头一皱,无奈的说道:“好吧!既然兄弟们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啥意见,大家一起冲出去,发信号给远处的兄弟,让他们把那人的退路给截了。”
很快,在段楚的命令下,一百名亡命之徒从埋伏的山谷两侧冲了出来,他们跨上马匹,举着手里的兵器便冲了过来。
这些山贼自然是刚一露头就被李安麾下的精锐人马发现了,并立即做出了示警。
“不好,果然是埋伏,足有一百多贼人,李侍郎,咱们赶紧撤吧!”
陈龙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就这么点人,咱们要不要打一下,他们看着人多而已,但肯定不会是我军的对手。”
对于自己麾下的精锐兵马,李安是非常熟悉的,这些兵马极为精锐,作战实力远远超过山贼之流,这些区区山贼,在李安的眼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留下来打一架,说不定可以将这些山贼全部歼灭,至少,李安是有这个信心的。
“李侍郎,这样太冒险了,眼前这些贼人虽然数量不多,但谁也不清楚别的地方是不是还有山贼,要是被一大群人围困,就咱们这点人,还真是有些麻烦。”
陈龙谨慎的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太过危险的事情,咱们不能做啊!好了,走吧!咱们回去。”
说完,调转马头返回大部队的方向。
“段兄,他们要跑,看来是害怕了,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原来也不过如此么?”
“就是,他们也不过如此吗?看来段兄的叔父是一不留神才败在此人手中的。”
“段兄,只要我们兄弟杀了此人,你答应我们的事情,一定要算数啊!”
一群亡命之徒开口说道。
段楚肯定的说道:“兄弟们还不相信我段楚的为人么,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兄弟们的事情了,只要兄弟们能为我叔父报仇,我答应兄弟们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绝对不会食言的。”
得到段楚肯定的回答,一群亡命之徒全都大为兴奋,毕竟,段楚给他们的承诺很大,足以打动他们的心,这也难怪,段家可不是普通的人家,段家所拥有的财富不是一般的多,拿出这些代价也是负担的起的。
李安一行人刚刚撤退不足五里,突然,前方又奔来一群人,这伙人同样有一百多人,似乎将李安的来路给堵住了,这种情况似乎有些棘手。
“李侍郎,旁边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我率大部队直接冲过去,李侍郎带少数人从小路回去,这样更安全一些。”
陈龙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