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oad精品言情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第八百九十四章 道阻且長分享-rolef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见此,艾罗微微一笑,轻轻说了一声:“去吧,这是应得的。”
“嗯!”
可可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将那把钢铁魔杖放在旁边的小凳子上,搓了搓双手,怀着万分紧张的气息,颤颤巍巍地向着这个盒子伸出手去。
手指在盒子的机栝上按下,稍稍用力,这个密闭完好的盒子开始稍稍漏出一条缝隙。
在旁边看着的艾罗微微一愣,不自觉地双手捂住胳膊,浑身哆嗦了一下。这种突然而来的寒冷感觉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也正是因为这和冬日完全不同的冰冷,他不由得向着那个穿得厚厚实实的菲特看了一眼,这才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和这个盒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掀开盒盖,伴随着那阴冷刺骨的冰冷气息从中蔓延出来,紧接着出现在可可眼前的,确实一根通体黝黑色,略微带着一点点小小的弧度的魔杖。
魔杖的顶部削尖,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裂开的骨刺一般。杖身的那种黑色宛如可以吸收所有的光芒,全都陷入黑暗!不过,当可可的手触碰到这根小小的魔杖的刹那,整个杖身上都开始泛起一层又一层的符文!
握手的地方被磨砂的非常合手,略微带着些许纹路的触感不会让这把魔杖显得难以把握。
当可可屏住呼吸,从盒子中把这把魔杖完完全全取出的那一刻,整个魔杖都开始产生一阵剧烈的颤抖!就像是某种可怕的力量现在正在寻求自己主人的召唤一般!
可可紧紧地捏着这把魔杖,它的颤抖并没有让这个小女孩的脸上浮现出任何的惊恐之色。
她笑着,双眼中透露出来的微笑仿佛发现了某种只有死灵法师才能看到的死亡之美一般!
这种笑容让远处的艾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再次揉了揉自己的胳膊。
伴随着力量的升腾,魔杖上赫然浮现出某种黑暗的气息,绕着可可不断地旋转!
在感受了许久之后,这股黑暗气息或许真的认同了这个小小的人类少女,就在刹那间猛地缩回魔杖之内!
也是在这一刻之后,魔杖的颤抖完全停止。而那种好像让人如同进入停尸房一般的冰冷感觉现在也是逐渐消散。自然的冬日寒冷再次占据了这个小小的大厅,继续履行着一年四季的责任。
艾罗搓了搓手,走过来看着可可。
现在,这个小女孩脸上已经没有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了。不过,她依然还像是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不断把玩着手中这把魔杖。在看到艾罗之后,她立刻兴致勃勃地拉住艾罗的手,笑道:“谢谢会长哥哥!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死歌,我的新魔杖,死歌!”
艾罗呼出一口气,笑着说道:“你要不试试?”
可可继续笑着说道:“不用试,刚才我已经和这把魔杖进行过灵魂交流了!它很愿意听从我的指挥,我也知道它其中究竟蕴含着多么巨大的力量了!嘻嘻嘻,会长哥哥你就等着瞧吧!下一次的公会冠军战,就算真的只有我和玛歌姐姐两个人上场,我们也不会输了!”
看到可可如此开心的模样,艾罗自然也是很高兴。他转过头看向旁边的菲特,说道:“菲特先生,真的很感谢你将这把武器送给我们。我们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啊。”
菲特哈哈大笑,双手叉腰,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作为一名铁匠,能够锻造出这样优秀的魔杖也是我的骄傲!哈哈,我反而要感谢艾罗会长,如果不是艾罗会长收集了那么齐全的材料给我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原来真的可以打造出那么好的东西。以后我的生意可就有一条额外的通道了!”
艾罗笑了笑,眼看旁边的可可现在继续在把玩那把魔杖,他说道:“谢谢菲特先生。现在时间还早,吃过早饭了吗?要不吃点再走?”
对此,菲特则是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这是早就应该交给你们的东西,我迟了那么久已经是拖延了。今天上午我还有一个牌局,那么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说着,菲特向着艾罗举起拳头:“艾罗会长,我期待你们能够在比赛中拿到一个好成绩!”
简单道别之后,这名铁匠也不再多留。现在那魔杖已经认主,那么他也可以脱掉身上这层厚厚的棉袄,转身离开了这偏远庭院。
他说的没错,那把魔杖·死歌的确是一份杰作。
一想到自己所制作的杰作将来能够登上公会冠军战的舞台,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广告宣传的吗?等到这个人鱼之歌取得好成绩之后,自己的生意恐怕就会接踵而来,钱赚的捧都捧不起来吧?到时候就可以好好地关门,带着钱和自己的卡牌游览全帝国,进行一场国战牌之旅,人生得意,也不过如此啊!
越想越是高兴,菲特的脚步甚至都已经开始打飘了。
可是,就在他现在乐呵呵地沿着这条小路前往大道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一群人迎面向自己走来。
那是一群身着铠甲的警备队成员,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十分的肃穆。
看到这样的阵仗,菲特不由得闪到一旁,让开道路。
而这些警备队成员压根就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略过他,继续向着这条小路的尽头跑去。
发生了什么?
菲特那刚刚还洋溢着美好幻想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些许不详的预感。
不过很快,在这条小路尽头的那个偏僻别墅内的人们,就会知道他们的命运远远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
“开门!”
在话音响起的同时,警备队的成员已经一脚踹开了别墅那完全形同虚设的铁栅栏门,冲了进来。
还在讨论这把新到手的魔杖的艾罗和可可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给吓了一跳,艾罗立刻护住身后的可可,而下一秒,可可也是立刻闪到艾罗的面前举起死歌对准了那些闯入者。
这个旁边端着水壶的酥塔看到警备队成员如此粗暴的进门之后,立刻扔掉水壶,从背后一把将那面塔盾拉到身前。
“你们就是人鱼之歌对不对?!”
警备队成员冲进来之后呈扇形排开,一个看起来像是队长的人从队伍中走出,大声呼喝。
“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我们的地方?!”
声音来自屋顶,忌廉此时穿着睡衣,但是双手都拿着飞刀站在屋檐上,大声反问。
看到忌廉站在房顶,这名队长立刻抬起手。顷刻间,警备队中就走出五名弓箭手,举起手中的弓箭对准屋顶。
看到这一幕,艾罗心中一慌,连忙喊道:“别紧张别紧张!我们就是人鱼之歌!忌廉!把武器收起来!警备队大人们做事,我们自然有配合的道理!”
听到艾罗喊话,那名队长抬起的手稳住,并没有下令放箭。而屋顶上的忌廉在看到下面那么多弓箭对准自己的同时,也是略微捏了一把汗,缓缓地收起飞刀,从窗户折回屋内。
见“威胁”消失,这名队长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威吓产生了效果,嘴角略微一撇,点点头,这才缓缓放下手。那些弓箭手自然也是收起弓弩,向后略微退了一步。
不用多久,忌廉、玛歌和布莱德就从楼上的休息区走了下来,纷纷来到艾罗的身旁。这名队长扫了一眼人鱼之歌的成员,说道:“你们人都在这里了吗?好像还缺一个。”
艾罗脸盲赔笑道:“还有一个昨天喝醉酒了,一直都还没睡醒,现在正在休息呢。”
这名队长哼了一声,大声道:“把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叫过来!现在是我们警备队向你们问话!哪里还有你们睡懒觉的时候?!”
艾罗知道,现在最好还是顺着这个队长的意思比较好。
并不是他软弱,而是再僵持下去的话,这个队长保不准就会让那些警备队成员去找起司。以起司那个脾气,说不定就会坏事。
当下,他连忙转过头对着旁边的布莱德说道:“去,把起司叫起来,很快就能够继续让他睡了。”
布莱德愣了一下,这才连忙应声,转身上楼去了。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之后,他背着早已经睡得像个死人一样的起司走了下来,将他放在旁边那张椅子上之后,这才呼出一口气。
看到起司睡得这么死,艾罗也是略微放松,转过头笑着冲那名队长说道:“我们人鱼之歌的成员都在这里了,请问这位队长,有什么吩咐吗?”
队长略微核对了一下人数,随后点了点头。当下,他大声喊道:“人鱼之歌!我们现在怀疑你们涉嫌打假赛,暗中操盘以赢取非法暴力!所以现在特地前来征询你们!你们都给我好好配合,绝对不能动任何的歪脑经!”
这一下,却是轮到艾罗懵了。他张着嘴想了想,立刻问道:“什么叫打假赛?我们哪里打假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