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ric人氣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切皆我相伴-xqcc4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好像这些都是我经历过的。”
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突然在陈安耳边响起,是那样的悠远,又是那样的清晰,竟一下将他从那种被吸引,不可控的状态中唤醒,又仿佛是点燃了一个**桶,在爆炸前一刻的短暂寂静。
“啊……”
终于,似乎是到了某种极限,一声歇斯底里的爆发后,陈安彻底陷入无思无想的绝对空冥之中。
当他的意识再次回归时发现,周围还是一片永恒的黑暗,只是黑暗中多了无数面镜子。
每一面镜子中都有一个低头思考者,或男、或女、或少年、或老年、或是人、或非人……
痛苦、哀伤、懊丧、悔恨、愤怒……等等要将他撑炸裂的情绪,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剥离,使得他可以以绝对冷静的态度去审视镜子中映照的所有人。
离他最近的一面镜子上是一个略显忧郁的少年,眼含眷恋,又带着少许的愤世嫉俗,仿佛刚刚被所爱之人抛弃。
陈安走上前去,笑着轻唤一声:“程煜!”
少年愕然抬头,隔着镜面也看向陈安,疑惑的想要问些什么,却被陈安突然连着镜面打碎。
陈按依旧笑着收回拳头道:“你不是我。”
随即他又走向下一个镜面,那里面是一个两鬓苍苍的和蔼中年人,似是常年经营着书店的生意,有着一丝小商人的市侩,却又夹杂着读书人的清高。
“蒋建国?”
陈安依旧轻唤一声,看着中年人愕然抬头,他毫不犹豫的又是一拳将这面镜子连带着镜中人一起砸碎。
就这样,他一面镜子一面镜子的砸下去,直到最后一个变换不定的镜面上出现了一个复杂的人影。
他时而是无助的孩童,时而是冷酷的杀手,时而是潇洒的浪子,时而是身肩责任之重,却又不堪其负的帝王……
在这张镜面前,陈安驻足良久,却终究洒然一笑,一拳将之狠狠击碎,口中似告诫似自语地道:“你终究不是我。”
只是当这张镜面破碎后,背后竟然又显现出一张镜面,陈安前行的动作一滞,有些不明白刚刚明明是最后一面镜子,为什么这里会又出现一面。
他下意识的向镜中看去。
里面诡异的站着一道黑影,背景同样不甚清晰,只有一双猩红的眸子冷漠地与他对视。
少顷黑影直接移开目光,就这么消失在镜子之中,只留陈安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镜面沉思。
好在他并没有沉思太久,眉心的褶皱在下一刻铺展开来,毫不犹豫的一拳打出,将这面明显坚固很多的镜面同样一拳打碎。
语调中带着十足坚定的意味,道:“你也不是我,从来就不是。”
或是击碎镜面的举动引起了某种变化,或是他宣誓加自语的举动改变了命运的轨迹,周围漂浮的镜子碎片,如洪流一般倒卷,纷纷涌入他的身体。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身体前所未有的完整。
一切非我,又一切皆我,这才是我独为我的真正含义。
一时间,诸天万界他所走过的路,所留下的痕迹,乃至在周围人心中固有的影响,都化作一股清晰的信息洪流,汇聚到他的体内。
只是因为这片特殊空间的镇压,才没有激起任何的异象,否则诸天万界都会有钟鸣相庆,庆祝又一位乾元仙帝的诞生。
是的,那诡异镜子的映照并非是对陈安不利,而是在辅助他登临乾元,完成生命本质的跃迁。
在练气九窍之时,武者还保留着人的概念,锻炼也不过是达到当前生命层次的极限。
而到了天象宗师之境,人的概念就有些模糊,准确来说,应该是非人的层次,他们沟通天地,与元气共鸣,可呼风唤雨,属于半人半能量的生命体。
当再进一步证就天仙位业,生命形态将会彻底改变,成为纯粹的能量生命,一如金身、法身、元神……
但这也只是视野高度的变化,思维方式还是近似于人,于是这个阶段也仅仅只是被称为仙人,意为强大的人。
只是当其一步一步的从空间从时间上去明悟本我,达到唯我唯一,生命形态将再次发生变化,从某种程度上超越了生死的概念,成为了一段拥有唯一密码的信息流。
他的前世今生一切过往都会自我解析为一段永恒存在于诸天万界之中的信息流。
至于广法天是信息流的壮大,大罗天是信息流于物质世界的表达,清净天则是凌驾于信息流之上的一段完整概念,那又是另一重生命的跃迁了。
所以由宙光天晋升广法天,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自然是明悟我独为我,唯我唯一;第二则是完成生命本质的跃迁。
而金身解体,向信息洪流转化,完成生命本质的跃迁,其本质还是需要留下唯一的真我作为重拾意识的坐标。
坐标越清晰,完全醒来,成功晋升的概率越大。
陈安自十分弱小时就遍走诸天万界,留下了无数的印痕,可谓是积累深厚,差的只是一个认清自我的契机。
这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人生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时不时的自我怀疑,觉得曾经的自己不是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初心难寻,使命不负,是人都免不了。
但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镜子最能照见自我,看清真灵。
由是经那镜子一照,陈安终是明白一切非我,又一切皆我的道理,找到了我独为我的路径,放下了该放下的,顺理成章的踏出了那一步。
从此诸天万界,唯我唯一。
许久,当他消化了涌入体内的信息洪流完全转化了生命形态,稳固了境界,便再次睁开了眼睛。
在他面前,轮回天盘安静悬浮,却再也没有了那种让一切归于静止源点的感觉。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境界提升使得自身抗性增加。
只有彻底达到这个境界才会明白,就算是成为乾元仙帝,面对清净天尊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他之所以能没有任何防护的站在轮回天盘的面前,完全是因为轮回天盘自身收敛的缘故,至此他可以肯定,轮回天盘目前对他的确是抱有善意。
至于因由,或许就在镜中世界里,那最后一面镜子上猩红双眼的黑影身上。
想到那个黑影,陈安没有贸然收取轮回天盘,而是转向旁边的另一件造化圣器,也就是那面帮他突破的镜子——琼华圣域七件造化圣器之一——照彻阴阳镜。
他在其上轻轻在其上一点,镜面如水波荡开,显现出了三段影像。
第一段影像是从他使用那枚原版轮回符开始。
这枚轮回符十分正常,几乎没有任何的异样,唯一的一点就是因果变化使得他的本体被摄入轮回之中,进行了末世世界的一切游历,对此他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却不知道他在顶着程煜身份四处收集负能量的时候,他自己就已经被掉包了。
所以在进入这片空间时,他下意识的反抗能召唤来血月刀,所以他能直接被镜光照耀,晋升为乾元仙帝,因为那根本就是他的本体。
对于清净天的手段他真是叹为观止,但却没有过于纠结,转而想起,既然他的本体在此,那他那具思感化身在哪?
循着这个疑惑,他又看向第二个影像。
那是一处仙气盎然的世界,两道身影站在界膜之外,互相商量着对策。
其中一人是阔别一个世界苏晗,另一个人赫然竟是陈安,或者说是陈安的思感化身。
通过两人的对话,站在镜面之外的陈安了解到,因为他们特制的轮回符出了问题,原本两人想要靠着轮回天盘进行世界历练的想法宣告破产,只能通过手中掌握的坐标继续进行探索,才找到了这方世界。
陈安不由回忆起初到末日世界时,用烛光照影术接收到的苏晗的那句话,原来情境应在这里。
镜中影像里,可能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苏晗还是进不去,两人在结膜外商量一阵,依然还是让陈安深入,苏晗趴在结膜上策应。
两人重复之前的操作,成功的扑获了一位轮回者,将之献祭,确定了轮回天盘的第三个坐标。
影像到这里结束,然后衔接起第三个影像。
那是一个类似君诺大陆的魔幻世界,这一次苏晗似乎经过了一场本质的变化,终于突破了宙光天的境界。
看到这,陈安面色一阵变换,既有些感慨清净天的神通广大,竟然可以骗的他本体连带思感化身都茫然不知,一味的轮回世界;又确定了苏晗背后的确有势力支持。
否则,他这一路到乾元又是各方引导,又是摸爬滚打,可苏晗却是目的明确的先感悟世界法则,后留下诸多痕迹道路清晰的追寻唯我唯一的途径,明显是有人言传身教的指点。
陈安将古镜拿下,往脑后一丢,顿时形成一轮灵光。然后他的目光不由再次转回轮回天盘上,眯着眼有些犹豫的想:前有苏晗背后的势力,后有琼华圣域,现在轮回天盘就在眼前,自己该如何处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