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y0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吃雞奶爸修仙傳 ptt-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顯露看書-pbym0

吃雞奶爸修仙傳
小說推薦吃雞奶爸修仙傳
“大胆!”界主道廷中一名面容冷峻的紫袍男子指着曹凡愤怒地呵斥道。
几乎与此同时,这名紫袍男子强大的威压已经向着曹凡猛烈冲击而去。
这界主道廷因为曹凡悍然杀死九寰道廷正使而勃然大怒的人可不在少数,一些人甚至已经准备出手先将曹凡拿下。
不过在这紫袍男子出手之后,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便全都收了手,盖因对方乃是界主道廷七大庭柱中的三庭柱傅重焌,一身修为已然达到了惊人的天道境大圆满的层级。
傅重焌亲自出手,这胆大包天的古魔族使者肯定是在劫难逃了。悬念只在于他是要直接击毙对方维护界主道廷的权威,还是要将其制住交由九寰道廷方面发落。
不管怎么样,这个名叫遒黎的古魔族使者胆敢在堂堂界主道廷动手杀人,哪怕他是被动还击,他都死定了。
不能不说,傅重焌的威压确实非常恐怖,哪怕针对的只是曹凡一个,四周逸散出来的劲爆冲击力依旧使得道廷内其他那些天道境修士神情大变地紧急避让。
这种态势,眼见傅重焌是不打算留活口了。
曹凡的身体各处不断响起气爆之音,所受到的冲击力可想而知。然而他却像个没事人一般,居然微笑着向傅重焌一抱拳道:“承让,承让!”
全场骇然,一时间竟然变得静寂无声。
包括界主洛晫在内,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深深地震撼到了。
熟悉傅重焌的人都知道他绝对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就算他对付一个刚刚晋级天道境的蝼蚁不愿意使出全力,但以其刚才催发的威势看,也至少用了七八成力道。对手即便是天道境中期的修为,也得当场身受重伤,绝无可能如这遒黎一般一副毫发无伤的模样。
曹凡今日是来谈判的,但他深知自己如果不显露出强大的实力,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给他说话的机会。傅重焌的出手正好作为验证他实力的试金石,别说对方只使出了七八成力道,就是用尽全力又如何?想要撼动他,对方还不够格。
傅重焌的表情变化不定,先是一片愕然,随即又是羞愧无比,进而愈发地恼怒起来。
他堂堂的界主道廷第三庭柱,居然被古魔族区区一个天道境一层的蝼蚁如此羞辱,若不立即找回这场子,他今后哪里还有脸站在这道廷上?
“你找死!”傅重焌猛地暴喝了一声,身后凝聚起了威势惊人的道元大手,向着曹凡便是一把抓去。
“洛界主说来者是客,难道这就是鲲仲界的其他道友们的待客之道吗?”曹凡既没有出手格挡,也没有进行任何闪避,而是任由那道元大手向自己狠狠抓落,自顾地淡然说道。
傅重焌这一抓,是存了将曹凡一把捏成一蓬血雾的心思。一开始,他还担心曹凡会使出什么厉害的手段来进行反抗,结果对方居然完全无视他的攻势,这让他简直要气炸了。
“死!”傅重焌咬牙切齿地厉喝,罩住曹凡的道元大手猛地一收。
界主道廷的一些侍女纷纷将头转向一边,不愿看到接下来惨烈的一幕。
洛晫原本想要出声劝阻傅重焌,毕竟是他放这古魔族使者进来的,腾茂的死他也脱不了干系。在已经得罪了九寰道廷的情况下,再将古魔族拒之门外并非明智之举。只是傅重焌盛怒之下未必能够听劝,而且这古魔族使者既然号称比全熜还厉害,他也想见识一下其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若是这古魔族使者实力不济,就这么死了的话他鲲仲界也算是给了九寰道廷一个交代。若是这古魔族使者能够抗下傅重焌的猛攻,证明自身的实力,那就说明古魔族派这么一个重要的天骄前来,确实诚意满满,到时候鲲仲界未尝不会考虑与古魔族进行谈判。
只见那道元大手死死地抓着曹凡,但任凭傅重焌如何发力催动,就是奈何不他。
“我早说过,我在古圣族的地位和实力要高于全熜,乃是亚圣王之尊。由我出使贵界,是对贵界最高的尊重。我观道友只是区区天道境的修为,你我身份和实力根本就不对等。道友又何必把大事抛在一边,偏在小处与我纠缠不清呢?”曹凡依旧神色平静地说着,身体一发力,加持在他身上的道元大手如同泡沫一般骤然溃散开来,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重焌身形晃了数晃,这才从道元大手被击溃的反噬冲击下勉强恢复了过来。他呆呆地看着曹凡,终于没有再继续出手。
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一下手,就让他吃了大亏,他傅重焌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的确不是这其貌不扬的古魔族使者之敌。
场内的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
原本大家还以为这只是一场小风波,只要把这个古魔族使者宰了,就能给九寰道廷方面一个交代。想不到对方竟是个硬茬,就是界主道廷第三庭柱都奈何不了对方。
如此说来,古魔族虽然只派出这遒黎一个使者,但分量的确是要比腾茂那两百多排场甚大的使者团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九寰道廷和古魔族谁更有诚意便一目了然了。
“大胆遒黎,你可知罪?”一直沉默不语的界主洛晫突然间对着曹凡厉声喝问道。
曹凡不慌不忙地回应道:“不知在下何罪之有?”
洛晫冷笑一声道:“九寰道廷的使团,乃是我鲲仲界的贵客,你在我的道廷里公然杀戮他们,破坏鲲仲界与九寰道廷的关系,罪在不赦,你还说你无罪?”
九寰道廷使团的剩余两百多人一开始还担心曹凡显露出如此逆天的实力,鲲仲界的高层会受到影响改变主意,那样的话他们的性命可就危矣。
没想到洛晫根本就不为所动,直接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如此一来,那魔族使者即便是身手再逆天,此番怕也是难逃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