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rnh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神級選擇系統討論-第八百七十六章 歸墟相伴-3a9d4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七十六章归墟
海滩边,几个渔民正在赶海。
叶晨站在海滩上,望着一望无际的辽阔海面。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赵吏从身后的公路,走到叶晨的身边。
“送你一样东西!”
“你送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赵吏调侃道。
“你会要的……”
脸上带着一抹玩味之色,叶晨幽幽道。
话音落下,手中便是多出了一把式样古朴的古琴。
赵吏看到古琴,突然愣住了。
一种非常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头!
早月!
赵吏接过琴,在一角看到了两个娟秀小字,是这把琴的名字。
这时候,海岸突然起了一阵浓雾。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覆盖了整个岸边,雾中还有着一股异常刺鼻的咸腥味。
这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几十秒不到的工夫就消散了。
“这雾?”
赵吏向叶晨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来自深海。”
叶晨简洁道,随后便径自离开了。
“来自深海?”
赵吏念叨着,揣摩着叶晨话中的深意。
…………
一个女人独自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手中拿着手机发着信息。
“你今晚想要吃点什么?”
“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今天不想做饭,我给你带点东西回去吧。”
“你知道的,我不吃也可以。”
“做人就要有个做人的样子。”
在女人身后一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人,穿得倒是人模人样,可是做的事情却不怎么样。
笔直着身子,抬头窥探着女人的手机。
做人就要有个做人的样子,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里,男人心中疑惑着。
这姑娘怕不是脑子有病……
“你说,我们合伙杀了你老婆的事情,会不会暴露啊!”
女人突然发了这样一句话。
看到女人屏幕上的这行字,男的吓得一激灵,心跳不由地加速,自己好像在无意之间,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不过男人眼神的关注点,却一点没有收回。
“放心,我们做的很干净,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很快,消息得到了回复。
男人看着这样的聊天内容,心中又是害怕又是兴奋,忍不住继续窥视着。
“好讨厌呀,公交车上有个男的总是偷看我的屏幕。”
看到这句话,男人吓得立刻缩回了身子,扭头望向窗外,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
可是没过几秒钟,男人又忍不住前倾着身子,望向手机屏幕。
“那不如就做掉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一定要死,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别让他跑了。”
男人吓得瞳孔放大,在这么寒冷的天气,脑门上都渗出了冷汗。
“青提站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注意。”
公交车响起了提示音,车速开始缓缓地降了下来。
女人忽然起身,转身一脸阴沉地看着男人。
“你想要做什么?”
男人吓得抓紧了手中的办公包。
“嘿嘿嘿。”
女人阴森地笑了三声,随后转身下车。
公交车缓缓发动,男人看着站在公路边,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女人,毛骨悚然。
等到公交车渐行渐远,消失在视线之中,翡翠放声大笑了起来。
周围的路人奇怪地看着她,这姑娘不会是犯病了吧。
“叶晨,我跟你说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
翡翠一边向咖啡店走去,一边和叶晨汇报着。
一个手机,一个平板。
开局两个号,内容随便编。
…………
大年初七已经过了,街面上渐渐地热闹了起来,各行各业也都步入了正轨。
咖啡店中,夏冬青哼着小曲,心情很是不错。
“过个年你这么高兴啊!”
收银员栀子看着夏冬青,有些好奇道。
“当然了,有新鞋子,新衣服穿。”
夏冬青回答着,又走到王小亚的面前显摆着。
“你这鞋也太难看了。”
王小亚打量着。
“啊?真的吗?”
“但你穿挺好看的,你穿什么都好看。”
王小亚大转弯地道,空气中满是爱情的酸臭味。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啊?”
夏冬青说着还在王小亚的脸上,亲昵地捏了一下。
栀子好奇地看着两个人,走上前古怪地道:“你们两个不会是搞在一起了吧。”
“对啊,他还亲了我。”
王小亚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你们两个可以在一起吗?你不是天女吗?九天玄女,你,你好像也不太正常,你们两个在一起会有幸福吗?能结婚吗?”
栀子瞅了瞅两人来自灵魂般的质疑:“你没有户口吧,怎么生育啊?”
“栀子,你是处女座吧。”
夏冬青面无表情地看着栀子。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啊?”
王小亚看着栀子,又望向夏冬青。
“是不是你说的?”
“我没事说这干嘛!”
夏冬青连忙撇清关系。
“他没说,只是你们两个一直当我不存在。”
栀子解释道,相当地无语。
…………
“赵吏啊!你在哪呢?”
“我跟你说,我又见到鬼了,在路边,他都死了两年了,生前是被车撞死的,他之前吧,有一笔钱存在银行里,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他媳妇。”
此时,栀子正在一旁擦着桌子。
“你是不是喜欢我呀!不用自卑,但是呢,你确实要认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九天玄女,你呢?”
此时,栀子正在一旁擦着桌子。
“让开!”
“我不让,他还是个孩子,你就放过他吧,赵吏。”
“他还是个孩子这句话好吗?他将坠入恶道,它会害死人的。”
“你别打他,你要打死他的话,就打死我好了。”
此时,栀子正在一旁擦着桌子。
…………
“真是愉快地接受了设定。”
王小亚瘪了瘪嘴感叹道。
“我们老板娘也不是普通人对吧,还有老板娘的老公,你们说他是修仙者,上晚班的小倩,是妖怪,那个赵吏是鬼差。”
栀子徐徐道来,脸色很是平静。
“你就不怕被杀人灭口嘛。”
夏冬青比了一下割脖子的手势,故作阴狠地道。
不过完全没有效果。
“不怕。”
栀子摇了摇头。
“冬青,小亚,告诉你们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
翡翠前脚刚跨进店门口,后脚就开始嚷嚷着。
“哦!”
听完翡翠一顿精彩的叙述之后,夏冬青,王小亚,栀子三人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
“不好笑吗?”
翡翠也是扫过三人一成不变的脸色,皱眉道。
“挺好笑的。”
王小亚附和着。
“那你们为什么不笑?”
翡翠眨眨眼问道,显得自己好像很弱智一般。
“嗯,好笑其实也并不一定非要笑出声来。”
夏冬青想了想,这样解释道。
“哼,你们和叶晨一样的无趣。”
翡翠不屑地挥了一下手。
“其实,我身边最近发生了一件,嗯……很奇怪的事情,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栀子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翡翠立刻来了兴趣,竖起了小耳朵。
栀子的姐姐玫瑰,两年前跟随着一艘科考船去了南太平洋。
但是那艘船突然在海中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直到今天都没有任何下落。
而栀子的姐夫林冲,深爱着她的姐姐。
自从玫瑰出事之后,整个人整天魂不守舍,什么事情也不做,就傻傻地在家里面等着她姐姐回来,活得浑浑噩噩。
然而就在昨天,她的姐姐回来了。
但是却十分的奇怪,身上湿漉漉的,还有着很重的海腥味,整个人也很是阴森。
给栀子的感觉就是不太像人!
栀子的姐夫完全不在乎这一切,只要她回来就好。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翡翠听了之后评论道:“肯定不是奇迹,那艘失踪的船再出现,否则早就上了各家报纸的头版头条了,是不是鬼?”
“我不知道,不过我姐夫能够碰得到她,她也有影子。”
栀子紧皱着眉头。
失踪两年的姐姐突然奇迹般的回来,这本该是一件无比高兴的事情。
但是姐姐这样的状态,不得不令她无比的担忧。
要是她伤及家人怎么办?
“能不能找赵吏帮帮忙?”
夏冬青想起了赵吏。
跟死人有关的事情,干嘛不直接找他。
“不行,死在海里面的灵魂是不归冥界管的,好像是归墟,死在海里的人都会去归墟之国。”
王小亚想起了这一点,解释道:“归墟为众水汇聚之处,雨水奔向河流,河流汇于大海,而归墟之国就藏在大海的无底之谷。”
“那去了归墟的人,他们会转世吗?”
夏冬青问。
“不知道,据我所知,归墟非常的古老,昆仑在的时候它就存在了,但是大海实在是太广阔了,具体的位置在哪里,恐怕只有神明才能够探查清楚了。”
王小亚解释道:“不过神明对大海一向没有太多的好奇心,它们对于遥远无垠的星空更感兴趣……”
…………
第二天十点钟,夏冬青向往常一样来到咖啡店内。
至于翡翠,基本上只有下午的时候,才会来到店里。
“栀子,今天这么早啊。”
夏冬青带着一脸阳光的微笑和栀子打着招呼。
“我来帮你。”
“谢谢。”
栀子看着夏冬青若有所思。
他好像是一个永远不会悲观的人,起码在自己认识他的这段时间里面,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总是笑容相对。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活着就好”。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活着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我们商量了一下,事情的确有些诡异,既然你不放心,我可以陪你去看看。”
夏冬青看着栀子道。
栀子扎着一个简单柔顺的马尾,脸蛋和她的名字十分的相配,清丽可爱。
听到这话,栀子拿着抹布愣了一下,她的眉头微蹙,显得有些神伤。
“冬青。”
栀子转过身,背对着冬青,眼眶有些微红。
“谢谢你。”
“姐姐她特别的优秀,而且她从小就特别疼我!”
“可是我再怎么努力,她玫瑰就是玫瑰,栀子永远也变不成玫瑰,我嫉妒她……”
栀子看着玻璃墙外的来来往往,很是痛恨自己。
“可是栀子也很好啊。”
夏冬青走到栀子的身边,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这样亲昵的动作,栀子竟然一点异样都没有,很是自然。
小倩在一边拿着扫帚磨着洋工,无意间瞥到这一幕,惊讶地睁大着眼睛。
“玫瑰很娇艳,栀子很清新,所以你不用羡慕别人,栀子就是栀子,世界上只有一个栀子。”
在栀子的面前,夏冬青这个直男竟然变得会撩了起来。
这要是让王小亚看到,肯定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原地爆炸!
栀子莞尔一笑,释然了一些。
这时候,栀子的姐夫突然打电话来说,让栀子中午回家吃饭,说是要庆祝一下。
“庆祝,庆祝什么?”
夏冬青不解地问道。
要是玫瑰真的像栀子说得那么古怪,她姐夫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察觉……
还庆祝?
“不知道,也许她正常了吧。”
栀子摇了摇头,苦着张小脸。
“没事,我陪你去。”
夏冬青伸出双手在栀子的脸上轻轻捏了捏,挤出一丝笑容。
栀子看着眼前的夏冬青,忽然觉得很是心安。
可能有些情感只有在危难中才更能体现的出来。
中午的时候,夏冬青陪着栀子回她姐夫和姐姐那里,在电梯里面遇到了同一栋楼里面的邻居。
一个经常抱着狗的少妇。
“你男朋友啊?”
邻居经常见栀子,顺嘴问道。
栀子不说话,脸上却微微地红了一些。
“闻到了吗?”
“这楼里的腥味啊,越来越重了!”
邻居少妇也不在男女朋友的问题上多追问,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嗯,味道是不小。”
夏冬青自然也闻到了,脸色有些难看。
“整座楼都是,我都找物业投诉好几回了,也没找到味道的来源!”
这时候电梯到了十楼。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呀,这十楼的味道最重。”
“走!”
栀子脸色有点难看地拉着夏冬青,走出了电梯。
一出电梯,海腥味似乎更重了。
夏冬青忍不住抽出一张餐巾纸,又递给栀子一张,捂在鼻子前面。
进门之后,只见门口横七竖八地摆着好些个大瓶矿泉水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