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o5m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三十三章 你白嫖,我白嫖,世界什麼時候才能好 (1w1大更)展示-okk49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罗斯128,是一颗位于室女座中的红矮星,光芒非常黯淡,人类无法用肉眼看见。
这颗恒星距离地球只有不到十一光年,是距离太阳系最近的十几颗恒星之一。
这一恒星系在地球非常知名,因为它的星系内部中,有着一颗被命名为罗斯128B的类地宜居行星——那是除却比邻星B之外的第二颗类地宜居星。
而现在,根据塔因·先知所言,黄昏眷族,噬星者克洛亚特,就正藏身于这颗名为罗斯128的恒星系统内!
这是什么概念?
十一光年,虽然非常漫长,但是对于具备超空间航行技术,跃迁技术的星际文明而言,这个距离,和从家门口走到隔壁邻居楼门口没有任何区别!
故而这句话一被道出,就立刻引发了全场的惊愕,甚至就连苏昼都吐出一口气,面色凝重:“大使先生,你能确定这点吗?对方就在罗斯128中?”
【没有错。】
瑟诺斯提亚的大使肃然点头,他显然也对这个信息非常惊讶,塔因·先知揉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缓缓说道:【看样子,祂似乎是在降临地球,完成虚无教团教友的任务后,便打算离开——可是因为灵气断绝,即便是Ω级的尊主,也难以强行跨越时空。】
【凭借这个宇宙中残存的最后一点灵气,噬星者强行跃迁到了这颗红矮星中……我们猜测,克洛亚特之所以选择罗斯128,正是因为它作为恒星非常黯淡,反应也很慢,故而非常稳定,寿命悠长,所以就被选择作为沉睡的巢穴。】
“居然是这样吗……倒也不奇怪。”
苏昼微微沉吟。
如今,自己也成为不朽天仙后,他对天尊一级的了解,也比之前更加深入。
天尊并不畏惧灵气断绝,祂们体内储存的灵气足以填充一整个小世界,并且可以内部循环,生生不息。
但是,这也仅限于祂们自己,庇护越多的人,消耗也就越大,如若是一个文明,哪怕是复数大天尊也难以维持。
而噬星者这等宇宙超级生命不一样,祂们的功体本身,就基于充裕的灵气……
怎么说?就好比如说苏昼自己。
他的人类形态耗能最少,但是攻击能力也不弱,是性价比最高的形态。
但是倘若要对付大型猛兽,同等级的强者,那么就要动用真身去攻伐,不然的话,就难以用平等的姿态去战斗。
目标是世界的话,就更是要换成神木战舰形态,就算是宇宙战形态也只是破坏力有余,却并不能改造世界,这是性能上的需求不同。
总而言之,苏昼的真身,战斗力是凌驾于他的人类本体的,持续时间可以很长,但是消耗自然也非常恐怖…。
如若是在完全无灵的情况下,哪怕是苏昼也不可能强行维持自己的真身超过几年。
就算是大天尊花费漫长的时间积累灵气,这个数字也不会超过几百上千年。
噬星者克洛亚特正是如此,祂是天生的超级生命,本质就属于灵气宇宙,不像是人类没有灵气还能活——祂的躯体没有灵气,早就因为重量自我崩溃了,怎么可能活下来?
就像是没有水的鱼,没有空气的鸟,再怎么强大,也能以存活。
所以,为了在可能长达数千数万年的灵气断绝中幸存下来,祂只能自我剥离部分力量,自斩一刀,然后寻找一个稳定的地方休眠。
红矮星,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起来,我们似乎也侦测到过罗斯128星系中,出现过异常的灵能波动。”
此刻,苏昼忽然心中一动,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在戈壁和邵启明聊天时,正好在戈壁观星所时遇到的那次异常星体波动……那个时候,所有人都颇为不以为意,毕竟但凡是什么恒星稍微有点异动,都会在灵界宇宙中搅起滔天巨浪。
但是现在看来,那或许就是十几年前,灵气初步复苏时,噬星者逐渐苏醒时产生的波动?
毕竟是十一光年外的星辰,波动传来时,恰好也就是十一年后了。
【居然有观测到过吗?】
而听见苏昼的话,得到一旁汤缘递出的情报后,塔因·先知微微点头,他肯定道:【对,这种异常的波动,虽然大几率可能仅仅只是恒星波动,但和现有情报相结合的话,就可以肯定了。】
【克洛亚特就沉睡在那星系!】
不过,说完后,这位大使忽然迟疑了一会,然后便抬头看向苏昼:【但是……苏部长。】
【根据你们的情报显示,那颗名为罗斯128B的行星上,似乎有着很明显的生命灵能迹象——在恒星异常的同时,那颗生命星球也释放出了相当明显的灵气波动!】
【这证明,在那颗星球上,应该有着相对比较发达的文明才对!】
“毕竟是近地宜居行星……要知道,当初科技发展的时候,我们都是把那些行星看成未来殖民地的。现在来看,那些心情上有原生的智慧生命并不奇怪。”
对此,苏昼倒是没太多感想。
危地旁的文明虽然的确很无奈,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没必要强行去感慨。
更何况,已经知晓敌人所在位置的青年,想做的本来就是把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噬星者给扬了。
对方破坏了不少天尊的传承,虽然那些传承未必不能通过行宫中的残骸复原,但最解气,最中央神庭的方法,那自然是把对方变成传承的一部分(物理)。
如此一来,那个文明可能遭遇的危险,也必然会被他解决掉。
倒是比较奇怪,当初噬星者入驻罗斯128的时候,那个文明的生命没有感觉吗?还是说几千年前他们并没有发展出足够的智慧?
“大致情况就这样,塔因·先知大使,请你稍后联系瑟诺斯提亚长老团,询问一下你们可以派出的强者数量和战舰数量。”
侧过头,苏昼看向一旁的道圣,在和对方对视一眼,眼神交流后,青年微微点头。
他转过头对大使笑道:“在知道你们的时间表前,我还会去九玄界看看情况。”
“归根结底,真正承受黄昏眷族侵袭的受害者,正是他们——即便如今两界还处于交战状态,但最少最少,他们有知情权。”
2019年,5月6日,下午。
九玄界,始动领。
九玄界三十三领,除却后续衍生出的二十四封王领,玄帝直属七领外,还有两个极其特殊的领地。
其中之一,便是玄帝召集诸位封王共举会议,并汇聚全民愿力的‘仪天领’,那或许可以算是整个九玄界的政治中心,那里的居民也大多都是各个王领封王的家属。
而始动领正如其名,乃是九玄界的初始之地。
数千年前,九玄界陷入瞢闇无光之境,初代玄帝带领残存的民众进入地底深处,昔日赤地留下调整地壳的星极炎融始动大阵中,使用这一天帝阵法残余的力量,在地幔深处开辟出了一片可以生存的空间,建造了最初的地底要塞都市‘始动’,并通过地底熔岩获取能源。
但是始动领毕竟是阵法改造而成,并不特别适宜生存,所以随后,凭借大阵的力量,还有恢复过来的九玄界人力,他们又建造了第二个领地,‘钧天领’,也即是如今玄帝的居所。
时间推移,数千年的时间,在地幔深处,九玄界开辟出了庞大的地底世界,沉浸在灼热火光中的地底都市是如此巨大,足以养育十几亿的人口。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那是天帝阵法的力量,它正是昔日天尊为了调整世界生态而留下的后手。
始动领中赤金色一片,那是熔岩的颜色,因为这里并没有普通人居住,只有少部分负责维护大阵的工作人员会在这里驻扎,所以大略看去,始动领的就是荒芜,空旷,除却中心处有极其庞大的‘建筑’亦或是说‘山脉’耸立外,整个领地根本就是美洲西部荒漠一样荒凉。
但是,它的中心,却是一片庞大到难以想象,错综复杂的立体巨阵,它足有数百里宽,近乎四十公里高,无数黑金色的不知名物质交错纠缠在一起,上面有着众多闪动明灭的耀眼灵纹,它构成的虚幻阵纹延伸至遥远彼端,似乎贯穿了整个星球,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震撼感。
至于为何会震撼,因为只要靠近看,便能察觉到这个大阵的实体形状,似乎就是一枚扁平的……植物种子。
虽然它比山脉还要庞大,但是那的确是种子。
九玄帝君——当代玄帝行走在这荒芜的领地中,祂一路默默无言地环视周围。
‘炎融能量提炼模块’,‘地脉金属分离大阵’,‘元磁神光稳定装置’,‘辟火遁法’,‘掠能冷却模块’……
大阵中的每一个模块,都是九玄人民赖以为生,获取资源的关键。每一个领地,都有这些法阵的复制品。
它们为九玄界的居民提供了能量,金属,稳定的重力,安全的环境,以及令熔岩冷却后获得的岩石,矿物资源……九玄界的一切都由它们缔造。
行走在这光辉灿烂的始动大阵中,即便玄帝乃是地仙之境,祂也觉得自己好似一只蚂蚁。
昔日的天尊使用这些惊天动地的阵法,乃是为了改变世界,驯服天地,令蛮荒的万物服从祂们的统领,成为祂们养育后代和子民的花园工具。
而在祂手中,不过是勉强维持文明的救命稻草。
渺小,自己还是太过渺小。
祂继续行走着,然后,便在这大阵的中央,看见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不,最多是青年吧,从外表看不出年纪,但却能知晓,他在肉体年龄极小时就已经突破了超凡境界,以至于容貌迄今为止都没有出现过太大的变化。
在正常人的世界,年龄越大就越有威严,但是在超凡者的世界中却并非如此。
在修者的世界,威严来自实力,权威来自力量,敬畏来自破坏,崇敬来自创造。
而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正是集合了境界,力量,破坏和创造的个体。
苏昼。
天仙。
持有移世之力,一位足以破坏整个九玄界,又创造一个新世界的新生仙神。
沉默地凝视对方,玄帝曾经远远地看见过许多次苏昼,在两界潮汐大阵上,在时空门旁的战场周边。但是远远地眺望是一回事,自己单对单地主动靠近对方优势另外一回事。
当苏昼的背影真的出现在祂面前时,当眼前的这天仙所代表的力量和威严真正通过祂自己的视觉器官,进入自己的思维时,那种以往隐隐约约的压力,便化作一只无形巨手,紧紧地握住了祂的心脏和大脑。
站在距离苏昼还有二十米距离的大阵甬道处,玄帝停下了步伐。
“你来了。”
祂听见了一个平和的声音,没有想象中的高高在上,也没有古籍记载中,仙神的那种‘爱’,苏昼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邻居那般:“怎么样,我发给你的信息都看过了吗?”
“知道九玄界一切现况的缘由后,感觉如何?”
【……没有任何感觉。】
面对仍然背对着自己,没有回头的青年,玄帝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我的职责是带领九玄人生存下去,旧日的仇恨和缘起,都早已过去了,除非祂们再一次归来,不然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心思去愤怒。】
“真的吗?我不信。”
被如此询问,玄帝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然后,祂才低头叹气道:【那起码得是下一个阶段的事情了——现在我想做的,无非就是终结如今九玄混乱内卷的情况,令它重获新生。遥远星辰彼端,摧毁了我们世界幸福根基的敌人,虽然我的确憎恨,可最重要的应该是让民众幸福,复仇是次要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已经被彻底改变,我不知道未来的走向会如何,所以我才有些茫然,不知道如今要做些什么。】
又沉默了一会后,玄帝抬起头,祂认真说道:【谢谢。】
【你的到来,虽然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但是却的确……让一切变得更好。】
“不用谢,应该做的。”
此刻,苏昼转过身:“归根结底,我们都是同一个文明的传承者,应该的。”
如此说道,他看向玄帝,青紫色的龙瞳凝视着对方。
虽然并无恶意,仅仅只是凝视,可是玄帝却感觉到有一堵墙,一堵如同天幕般的大墙从天而至,朝着大地压来。
太庞大,太巍峨了。
始动领的光辉无处不在,四面八方传来的光令半点阴影都难以存在,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此刻玄帝心中骤然出现的大片阴云——那就像是天地化作两只巨掌,仿佛要将一切都碾碎般的威压,如此的压迫感随着那双眼瞳的直视而变得愈发严重。
祂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而苏昼真的在朝着祂走来。
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感想,全部都被面前的青年所占据——直至最后,祂仿佛感觉到整个世界都被苏昼所占据。
这就是……威压。
【昔日天尊们离开仙天的神木,就是这样的吗?就像是昔日在我们九玄界生根发芽,最终缔造了整个世界的神木那样。】
【如此庞大……】
心中不自觉的涌出这样的想法,然后,还以为苏昼的本体就是神木的玄帝,便听见了苏昼仿佛能聆听人心一般的回答。
已经走到玄帝身前的青年哑然失笑:“不,建木神舟经过众多仙神改造后,起码有一个世界那么大,我还差得远呢。”
“而我不是神木,是烛昼。”
站在玄帝的身前,苏昼颇为好奇地打量着这位比自己矮一点的九玄帝君,整个九玄界的统治者。
他的目光能穿透层层叠叠的愿力,直视对方真实的面容——一位疲惫,面容颇具威严的女性,似乎是因为常年被笼罩愿力光辉下,没有人可以看见祂的面容,所以玄帝根本就没有整理过自己的仪表,显得很是杂乱。
超凡者没有男女区别,女天帝数量一样不少,苏昼不是奇怪这个,他只是有些奇怪,玄帝身上的‘终结’气息似乎有些变淡了。
这又是为何?难不成成了眷族还能退款不成?
那该怎么办?发TD吗?
而雅拉A梦听见了苏昼的疑惑,便在灵魂空间中懒洋洋地回答:“因为对于终结眷族而言,‘眷族’的身份,也是需要被终结的一个过程——万事万物,无论什么状态都不可能永远存续,终结旧的,才能令新的诞生,这就是正确。”
“反正,既然是正确,那便是应该是‘生命’去追逐正确,而并非是‘正确’去追逐人——终结相信,万物都是祂的潜在眷族,不过是还没到时候罢了。”
如此道,雅拉摇头晃脑,颇为悠然道:“求道者,乃是人求道。”
“人若不求,道是不会走过来,飞到你脚下的啊。”
“这么说来,玄帝现在,暂时不是很希望‘终结’了?”
“是因为我的举动吗?”
苏昼随口一问,然后无所谓道:“算了,反正都一样。”
他这次过来,和玄帝单独见面,主要是为了直接了当地和对方交流有关于黄昏眷族,以及九玄界域地球相关的事情。
现如今,地球一方已经稳固了时空门方向,不过却也没有继续在正在生态剧变的九玄界中继续扩展。
反过来,九玄界如今也因为生态环境的剧变,突然出现的雨水和狂风而感到震撼,暂时没有时间和精力再一次集结兵力驱逐地球方。
所以,双方现在陷入了微妙的平衡期。
两界潮汐大阵此刻还在运转,并且因为苏昼造成的改变,功率变得更加庞大。
这一次苏昼过来,便是带着生主大树的讯息,准备让玄帝和生主大树合作,令对方以两界潮汐大阵作为肥料,帮助生主大树和苏昼,在九玄界催生出一颗全新的‘九玄神木’,进而彻底将九玄界的生态稳定下来。
这样一来,最多五六年后,九玄界的地表就可以重新居住了……而那个时候,两界的矛盾估计也能完全散去吧。
“当然,在这期间,你也可以通过和我们进行‘演习战争’,来维持你在文明内部的凝聚力和统率力度,并且转移文明内部的矛盾。”
一开始就将这些事情都合盘告知,苏昼半点也不害怕对方不合作,亦或是暗中有什么小心思——玄帝并不是那么愚蠢的人,就算真的愚蠢,他也能靠拳头把对方修理聪明。
自然,玄帝不会拒绝。
战争虽然惨烈,但是对于一个濒临极限的文明而言,的确是一剂强心剂——同理,对于地球这种承平已久,的文明来说,也需要战争来进行磨刀石。
而且,惨烈的可能只是相关资源和心力的消耗。
至于伤亡……可以参考数日前的时空门争夺战。
【这样,伤亡该怎么办?】
但很显然,玄帝没有转过弯来,祂眉头紧皱:【最紧迫时,我可以将那些不听从号令的超凡者送上战场送死,可是事到如今,既然已经可以依靠和地球的暗中贸易来维持领地秩序,那么也没必要强行将文明中的‘菁华’平白无故地消耗。】
“有电子冥府啊——更何况为什么不尝试使用傀儡作为替代身体,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远程战争呢?”
苏昼笑着回答道:“这样的话,死伤会降低到最低,还能磨炼战斗经验,一举双得。”
“当然,最重要的,其实还不是这些——你们九玄界如今最需要关注的问题,其实还是黄昏眷族。”
这点是大实话。
虽然说,作为九玄界黄昏眷族领袖的宸王已经被玄帝手刃了,但是他手下的宸王卫,还有在诸多王领中流窜的眷族,全部都是危险源,每一个都必须坚决铲除。
【看来,只能发布猎杀令了。】
略微思索了一会,玄帝微微摇头,然后平静地吐出了危险的词汇:【将所有黄昏眷族,都视作必杀目标,对整个九玄界宣告。】
【在数日前,云王柏云天就曾经对我提过这个建议,希望我发布相关的猎杀令,不过那个时候暂时没有心力思考这方面。】
【而现在,只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鉴定方法,我们九玄界可以自己处理相关的问题。】
九玄界的社会形态,与其说是分封贵族,倒不如说是集体佣兵。
诸多王领之间的纷争,前去危险融熔地带完成任务,都是需要委托才会有人去办。
猎杀令一半是针对叛乱者,亦或是意图破坏地底都市的危险分子所下达的最严重的举措,对付黄昏眷族倒是相得映彰。
“侦测这个很简单,我有一批眷族,厄木和祈灵,正好可以鉴别伟大存在眷族的气息,对于黄昏眷族这种充满恶意的存在尤其敏感。”
这对苏昼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简直可以说是专业对口,不过听到后面,青年反倒是有点惊讶:“云王……居然是他提的意见?”
但很快,想到对方先驱眷族的身份后,苏昼不禁了然:“倒也不奇怪。”
先驱空间冒险者这种存在,本来就需要自己在各个任务世界,去主动触发‘任务’。
地球那边的九玄义军,已经在青州军部磨了至少两个星期了,不就是为了找点任务做吗?
对于这些主动举义,又充满热情和善意的‘千金马骨’,地球一方既不能怠慢,也不好让他们真的加入军队作战,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干脆发布了‘重塑九玄界’这个任务让他们去做。
听上去好听,无非就是让这些义军去就九玄界各地,那些无人机难以抵达的地方散布相关的特殊灵植种子。
说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就是有许多情况充满未知,有着不可测度的危险。
结果谁知道,对于这个任务,那些九玄义军人人踊跃向前,互相争夺的面红耳赤,半点都不怕死,甚至有人为了抢任务在军部打了起来,逼的武神刘理亲自出手镇压教育了一番,这才稳定了局势。
而玄帝的举措,反而给了苏昼灵感。
“对啊!”如此想到,青年站在始动领的中央,也即是九玄神木昔日的中心,祂的‘种子’所在之地,他目光微动:“地球上也可以对那些天知道有多少个的先驱眷族下达类似的任务!”
“毕竟地球中的黄昏眷族肯定也不少,只是不像是九玄界那么多而已,想要在人群中把他们找出来,费时又费力,倒不如直接发布任务,随便设下点什么奖励,自然会有冒险者自己过来接任务。”
反正,任务的主体又不是地球人给的,而是先驱者空间给的,苏昼觉得,他甚至不用给奖励都行,只需要表示‘我这里有任务!’,就自然会有强迫着冒险者自己过来消感叹号。
先驱空间将多元宇宙所有的东西都当成自己的,随意白嫖各个世界强者的血脉和技术。
那作为发布任务的NPC,他们白嫖先驱空间的奖励点又怎么啦?
都是白嫖对白嫖,不仅不丢人,还很行!
佛系任务发布者,不给奖励,不给任务线索,缘分到了,自然会有人过来自己完成任务。
“回地球就试试。”
苏昼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掌握了某种无偿利用先驱空间冒险者的好办法……不过可惜,这个办法,起码也要是实力和地位到了一定程度才行,一般人估计是没办法影响世界,产生任务效力的。
后续的事情,也无需多谈。
对于苏昼来说,玄帝显得平和友善,很好交流。
但是等苏昼离开九玄界后,这位帝君便直接一转面目,开始以‘战争失利,乃是诸多封王来援不及’为借口,铁血整合整个九玄界的力量,准备继续在时空门所在的平原,继续和地球一方‘战争到底’。
明面上,玄帝就是这样一位冷面独裁的暴君。
可实际上,在暗中,直属于玄帝的七天卫表示,如果地球一方有需要修者的地方的话,可以随时雇佣他们出手,七天卫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各式道法技法都技艺娴熟,业务能力非常熟练,且听从指挥,实乃雇佣兵和临时卫队的不二选择。
而苏昼也没有浪费时间,他在回到地球后,便立刻找到了自家小妹和九溟,以这两位最近直播直播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为中介,在整个先驱者平台上,发布了狩猎黄昏眷族的任务。
原本苏昼还以为,这个任务还需要自己多找几个托才能将气氛炒热,但谁知道,就和九玄界义军那样,整个地球的先驱探索者全部都踊跃无比,几乎在第一时间,所有冒险者都接下了这个任务。
“昼哥,这个,这个任务的奖励好高啊!”
天都,烛照酒店,邵启明特意分给自家老妹的总统套房中,已经将这里当成直播基地的黑长直美少女兴奋地拍着肚皮,两眼放光的对一脸困惑地苏昼道:“觉醒阶的黄昏眷族,就有一个C级的开辟权限和若干探索点,而超凡,统领依次向上,到了霸主阶,甚至直接就是S级开辟权限!”
“虽然说也很正常,但是比起正常的团队任务,这个奖励幅度不仅不限额度,还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左右!”
“好耶!”
九溟在一旁也是双目一闪一闪,激动地甩着尾巴,这位龙人美少年已经躺在了宾馆的床上,开始畅想未来:“找黄昏眷族还不简单?直接找先驱空间兑换一个‘黄昏眷族鉴定仪’完事!”
“到时候我和霜月姐姐直接扫地图,遇到的全都灭了,起码能刷个十万分!”
“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闻言,苏昼不禁一惊——黄昏眷族鉴定仪?这玩意听上去怎么和‘炸地球炸弹’一样简单粗暴?先驱空间什么时候还提供了这种服务了?
“别忘记,黄昏可是所有伟大存在的敌人。”
对此,雅拉提醒了一句:“你想想看,先驱是以探索未知为己任,鼓励所有冒险的存在……这样的人,在探索未知正高兴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冒出来来一句。”
【——探索未知,有意义吗?】
【——无穷尽的探索,归根结底都是虚无。】
“仔细想想,是不是当场就血压升高了?”
苏昼想了想,拳头登时就硬了。
他顿时释然:“理解理解,我完全懂了。”
一时间,整个地球,连带九玄界范围内,都出现了短时间的混乱。
有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超反射,和另外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超凡者,唐突地在各种天知道什么的地方打了起来,这场混乱的波及范围乃是全地球,无数先驱空间冒险者,带着他们侦测范围高达二十五平方公里的黄昏眷族鉴定仪,以及少部分正国安全局提供的厄木和祈灵,到处找黄昏眷族的麻烦。
在这过程中,涌现出了不少原本没有被各大榜单统计到的强者,短短数日内,整个地球中的统领阶强者唐突出现了超过两百位,而超凡阶修者不计其数。
榜单大改,地球修行者界风起云涌。
而这一切,都不过是改变世界后的余波。
时间流逝。
2019年,5月11日,黎明。
九玄界,昔日九玄冰海,如今混沌一片,充满泥沙的黑赤色海洋。
散发着硫磺和铁锈味的海水仍然波涛汹涌,苏昼一个多星期前轰击的炮火余热令整片海洋仍在源源不断地冒出高热蒸汽,升腾成云,而海底火山的规律爆发更是活跃了整个星球的地质情况。
不过今日的要点,并非是这片大海。
此刻,天际,一颗赤色的大星亮起,赤帝行宫代表的太阳率先跃出海面,以赤金色的灼灼光华照亮了九玄界的黑夜。
然后,天空之上,一个巨大的阴影缓缓从海面彼端行驶而来,并逐渐降落,变大。
早已在九玄还等候多时的玄帝仰起头,祂凝视着那云层顶端你的阴影,地仙的目光可以清晰看见那宛如山峰一般的阴影究竟是什么:那是一座巍峨庞大的战舰。
以及,一大堆草。
是的,草。
天空之上,有漫天翠绿的草叶飞舞,这些草叶互相之间以无形的灵力脉络相联,虽然看上去互相独立,但实际上却是一体的生命,
这些草木生机勃勃,而且看上去似乎经过了自我改造,有着明显的水生植物特征。
而如今,这些看似松散的草叶在神木战舰的领导下,便全数凝聚为一体,成为了一座巨大的草叶山峰——远比神木战舰还要庞大,它简直就像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翠绿大陆,足足有数万米长宽,高也以千米计算。
此刻,这巍峨的草木山岳带着溢散满天的青绿色灵光,划过云端,朝着身下的大海坠落。
深吸一口气,玄帝凝视着这一幕,他看见,这由草木构成的山峰携裹着令半个海洋震荡的生命气息,慢慢地降落在九玄界海面上,而山峰虽然看上去由轻盈的草木组成,但实际上,它的质量超乎所有人想象,即便有反重力的符文加持,它触碰到海面的时候依然掀起了数百米高的超级海啸,朝着不远处的沿海飞驰而去。
倒悬山脉一般的巨浪,倘若拍打在小岛上,恐怕能将其直接刷平,而这灾难性的天象甚至不是攻击,仅仅是草木山岳收敛了大半力量的‘降落’——可想而知,倘若这草木山岳全力施为,加速撞向世界,整个九玄界将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玄帝此刻都忍不住要出手,挡住这等天灾。
不过很显然,这一次作为雇主,玄帝并不需要出手——神木战舰悬浮在天空并非是摆设,能看见,战舰底部的金色结晶中迸射出一道道光剑一般的光束,它精准地刺入了每一个巨浪的节点中,以最微小的力量溃散了所有的海浪,将它们全数击破蒸发,化作朝着世界四周扩散的雨云。
知道九玄神木的种子其实是星极炎融始动大阵的核心后,生主大树便放弃了让苏昼带着种子过来找祂的打算,这位神木干脆就自己过来,尝试接受那位被黄昏眷族干掉的倒霉蛋同族传承的同时,也顺手帮九玄界搞定生态问题。
不得不说,这位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昔日兽神界情况比九玄界糟糕起码一万倍,满个世界都是混沌的泥沙和高热海水,充斥着各种有毒物质,但是生主大树硬是凝结了大陆和海洋,让它变成了诸多灵兽神兽的乐园。
海天之间,有清新的风刮起。
旧的时代终结了,而新的时代还未到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你们九玄人自己要做的了。”
俯视着正伸出手,接过因为生主大树降落时溅起的海水的玄帝,神木战舰形态的苏昼平静地说道:“而现在,我就应该去解决更加根本的问题。”
没有等玄帝回答,苏昼便直接调转喷口,战舰转身,直接朝着时空彼端飞驰而去。
今日,便是苏昼出发,前往罗斯128B的时候。
十一光年外的噬星者,就像是藏匿于坐卧之处猛兽,就算不谈复仇保护,不将对方剿灭,地球人能睡个好觉吗?
有人说,办到自己能办到,应该办到的事情,这足以被称之为英雄。
但是在苏昼看来,这不过是强者的标准罢了。
轰,时空门剧烈地波动着,苏昼穿过了青州的时空门。
然后就这样,在众多青州军区军人的注视下,带着长长的灵能焰尾,继续爬升高度,朝着天际之上的宇宙空间飞驰而去。
而在地月系之间,由联合国际统筹的地球联合舰队沉默地布阵在蓝色的星球之上,它们安静地悬浮,等待着正在近地轨道上等待着苏昼,也即是这一支舰队的‘旗舰’。
“该出发了,地球舰队的手持出航。”
而就在苏昼爬升至近地轨道之时,青年的声音开始在舰队频道中响起,带着隆隆震鸣:“不得不说,这一次航行十分危险,我们要面对的是超越不朽天尊的强者,天尊神王一级的吞噬星辰之兽。”
“虽然我们也并不孤单,有着众多文明的援军将会与我们一同作战……但是这一次航行,绝对要面对迎接死亡的风险。”
“有人想要退出吗?”
并没有。
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只有战舰AI系统的‘引擎运转良好,随时可以启航’,为这一回应作为注脚。
于是,便启动。
地月轨道处,突然亮起了一团团耀眼的光圈。
在瑟洛斯提亚人的技术支持,以及苏昼的多次试验测试下,地球人的灵能引擎已经相对比较成熟,至少在百光年内的航行不会有问题。
此刻,灵能曲翘时空,银蓝色的灵光链接成一片,就像是在漆黑天幕处点亮的一颗颗耀眼星辰,然后打通了通向辽远彼端星空的道路。
“出发!”
哈哈大笑着,神木战舰背后的灵力喷口登时光芒大盛,他率先一步,跃入了时空彼端。
而在最后一刻,位于战舰后撤的传感器,对准了地球。
蓝色的星辰是如此美丽,这正是他的故乡。
这颗星球上的人,就是他的力量源泉,也是他变强,战斗的意义所在……正如完美世界的众生,对于明正德的意义那样。
不知道为什么,苏昼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预感。
“下次再看见地球……该是多久之后了呢?”
如此想到,跃迁通道封闭了,而其他诸多地球战舰,也同样穿过时空,跃迁至遥远彼端。
……
“还有多长时间?”
赤红色的天火自昏暗的天穹上划过,如同无数胡乱涂抹的线条那样互相交错,它们带着灼热的高温,以及不安的味道,点亮了本应该漆黑一片的夜幕。
嘈杂的暴乱声和恐慌的气氛在整个星球上蔓延。
不知名星球,地底,隐秘的办公室中,有疲惫的对话声响起。
“还有多长时间,就是最后期限?”
“没多长时间了,领袖。最短半年,最多十二年后,我们的母星就将爆发一次前所未有的氦闪,彻底摧毁我们文明的一切。”
“……计划进行的如何?”
“很糟糕,现在全球民众都知道了我们的‘流浪方舟计划’,大部分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上方舟的民众都开始进行暴动”
“我就不过是去方舟基地视察了几天,情况就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吗……”
这是一个疲惫低沉的声音:“秘书长,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还有更多更坏的坏消息。”
而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声音响起,带着深沉地无奈:“……是的,领袖,还有更多更糟糕的消息。”
“观星所的那些占仆师表示,他们通过观察我们的太阳,有了一个极其惊人的发现……我已经将这个消息压下,紧闭了那几位占卜师,就是打算等到您回来再来进行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