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8yz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獨步成仙 txt-2961章 陸地讀書-fty06

獨步成仙
小說推薦獨步成仙
“此人好生厉害,只要不中途夭折,日后在仙界必有一番不小的作为。”
浓眉老者看着陆小天离开的方向在眼中满是羡慕之色,纵然对方才踏足仙界,可表现出来的潜力,却已经远非他这个自幼在仙界成长起来的仙人难以望其项背了。
“此人之所以厉害,在于其天赋,悟性,更在于其性情坚韧。心有所执者,只要坚持到最后,必有回馈。对于两个跟他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的同伴,他也从未抛弃过,一直从下界带过牧野,抵达安全地域。连至亲家人都可以抛弃的,跟他比起来,你就算天赋再好,差了那一点执念,这辈子能达到的高度也会极其有限。”清冷女子扫了一眼浓眉老者。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必再提。此番牧野那边的仙寒尽数毁于虫潮,那边太过凶险,跟我一起回守界司吧。”浓眉老者脸上出现几分羞恼的神色。
“担任守界使仙的这些年,我在牧野也呆得厌倦了,后面得空了,我自己会去守界司请退,今后你自行其便吧。”清冷女子摇头。
“你疯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进入守界司,已经熬了近两千载,眼看着就要熬出头,到时候调离牧野,正式位列仙班,你也可以算是一名仙吏,现在放弃,以往的所有付出都付之一炬,成为一个毫无身份的散仙,今后再想回来也是难上加难!”浓眉老者闻言更是震怒。
“位列仙班,成为仙吏又能如何,还不是生活在天庭的条条框框之下。成为散仙又如何,虽然没有天庭仙吏那等风光,却也有难得的自在。再说此事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只是通知你一声,告辞!”清冷女子摇了摇头,背后双翼伸出,微微一动,便已经扶摇直破云巅,畅游于云霄之上。
此时陆小天亦是与清冷女子一般,御风而起,破云霄而遨游清虚。虚空之上,一片深遂的湛蓝。各种仙禽,灵鹊在远空中滑过。白鹤起舞,亦有绿藤不知从何处的地面延伸而来,又不至要攀往何处,只是虚空中一道道看上去纤细的枝藤一路往上,似乎要直接通往此界的边际,而不会坠落一般。
远远的一片陆地飘浮于虚空之中,那陆地如空中飞岛,神识难以漫延至尽头,那飘浮的陆地上,亦是生活着各种仙灵之物,亦或是人族修士,从低阶的化神,到大乘境,甚至仙人以上的境界不等。
陆小天与浓眉老者,清冷女子分开之后,一连御空飞行了数月之久,最终抵临一块仙灵之气相对浓郁的陆地,远远的,那造型奇特的塔尖直入云层,塔身上带着各色灵纹,在陆小天之前,亦有数名仙人或御风,或驾灵禽而来。对方扫了陆小天一眼后,便化作道道灵光没入远处那参天古木之间。
陆小天没有紧跟着对方,隔了一段距离,降落在一古树上面。至于莲花分身距离本尊更远,只不过一旦本尊,或者是莲花分身发微什么意外,赶过来倒也无须多长的时间。
“小子,给我离远一些,碍了我们的事,小心挨收拾。”其中一个袒露双臂的矮壮汉子警惕地瞪了陆小天一眼。
“你忙你们的,我不会打扰到你们便是。”陆小天点头,又退出了一段距离。对方一行四人,携带两只灵禽消失在远处。
眼前不过一道小插曲,陆小天极目远眺,那高耸入云的塔尖依然还在,此前尚未抵临此陆地,觉得离自己不算远,此时降临地面,才发现那塔身似乎又在遥不可及的地方。之前看到的,竟然只是错觉。
陆小天也不禁为之稍稍一怔。附近忽然一阵异动,陆小天眼神扫去,却是方才那四人去而复返,与之同行的,又多了一个浑身浴身,身上带着几个明显爪印的高瘦男子。
“这位道友可是初临此地?觉得那宝塔原本看着挺近,待抵临此地后,又似乎极远?”为首那白衫男子笑问道。
“确有此感,看来道友几个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陆小天一眼瞧破对方的心思。之前路过的时候对他爱搭不理,尤其那矮壮仙人还警告他离得远一些,现在却又折返回来,态度与之前相比截然相反。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为首的白衫男子,与另外一对孪生姐妹都是仙人中期,矮壮男子则是仙人初期。至于被几人救回的高瘦男子气息极度不稳,一时间倒也看不出具体修为,不过凭借眼前这几人,多半是威胁不到自己,是以陆小天说话倒也没有那许多顾忌。
“道友真是慧眼如炬,确实有些麻烦,既然道友心里清楚,我也便直言了,我们有一物失陷在此地须得取回。眼下我这兄长受伤颇重,已经无力再战,单凭我们四人之力,还略有不足,想要请道友与我们一同前去萦溪沼泽前去取萦仙芝,我们几兄妹愿意用十块仙晶相送,不知道友意下如何?”白衫男子问道。
“没兴趣,道友另请高明吧。”陆小天摇头,难得眼下所处之地仙灵之气较其他地方更为浓郁,先后击杀了几个守界仙人之后,仙晶陆小天手里也有七八块。里面蕴藏的仙灵之气极其逼人,不过却不能直接吸收用来修炼之用,不过很多疗伤丹药都要用到此物,而且炼制仙器也应用广泛,算是仙界中比较流通的价值之物。
“那就不劳你们费心了。”陆小天摇头一笑,白衫男子还待再说两句,陆小天已经起身腾空飘然而去。
“不知死活!”矮壮男子眼神一眯,不过也就图个嘴上痛快。陆小天倒也听了个分明,回头扫了矮壮男子一眼,现在不过初抵仙界,不是跟人闹纷争的时候,些许口头之争,陆小天也不至于就跟对方大打出手,浑当作是没听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