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e8q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愛下-第八三八章 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展示-i8gq5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破坏】”
黑紫色的光芒破开空气的阻隔,可怕的力量与空气摩擦仿佛要燎燃起来了一般,空气急剧升温,周围的大地也正在发生剧烈的震颤。
这一次,别西卜仿佛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般已经不准备做出任何的抵抗,就这样子站在这个地方不做任何防御的任由对方攻击一般,直到那黑紫色的光芒淹没了他的身体,仿佛要将他也如同周围的那些事物一般毁灭抹除掉一般的时候。
“砰!”
那是恍若有什么东西撞击在屏障之上的声音。
在这道声音之下,那声势浩大,威势无匹的黑紫色代表着破坏的光束就宛如水流击打在了一块坚硬的岩石上一般,在别西卜所处的位置处被生生抵挡住,那一束黑紫色的光芒在别西卜的面前分散,仿佛前面有着什么就连【破坏】权能也没有办法能够破坏的存在一般,从别西卜周围的区域朝着前方扩散而去。
直到黑紫色的光芒渐渐的消散,露出了在其中被一道由许多六边形棱镜构成的护盾之中那毫发无伤的别西卜的时候……
“果然,果然是那个东西吗?”
阿巴登看着别西卜手中的那一个白金色的事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
“难怪你刚才会这样子来挑衅我,如果是有着这个东西在的话,那也就难怪你有这样子的胆量了。”
只是……
“你确定你手里的这个东西还能抵挡我的第二次权能攻击吗?”
虽然说一开始她所担心的就是别西卜拥有这样子的一个东西护身,但是以她对这个东西的认知,一眼便是看出了这个物体现在已经是没有了第二次抵挡他攻击的能力。
“你倒是猜得没错。”
别西卜笑了笑,不过就像是目的已经达成了似的,根本就没有因为对方刚才的那一番话而有什么畏惧害怕的情绪产生。
他看了看刚才自己临时从圣剑表面拿出来的圣剑的剑鞘。
旋即继续道。
“这剑鞘现在的力量能够帮助我一次也就差不多了,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剑鞘倒是不至于被摧毁,不过这能量至少是没有办法构成什么有效的防御了。”
“果然。”
阿巴登听了这话露出了一副早已经是猜到了的表情。
“这把剑鞘就和你的魔眼一样,都还远远没有达到它们原本所应该达到的地步。”
是的。
如若不然,那圣剑又怎么可能在吸收的来自于自然的馈赠之后,直到现在都还在进阶之中呢?
“你的圣剑呢?”
阿巴登询问着,在这一刻她已经是认出了别西卜的真实身份,毫无疑问的就是教廷的这一任的勇者无疑。
“为什么从一开始到现在你都从来没有使用过你的圣剑?”
毕竟如果是勇者的话,他们最大的能力可不是什么在实力晋升之后能够得到比寻常人更加强大的提升,也不是什么天生学习东西就很快之类的能力。
对于勇者来说,拔出圣剑和没拔出圣剑几乎就是两个不在同一阶级之上的战斗力。
若是说别西卜一开始就使用圣剑的话,哪里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情发生。
但是同样的,如果别西卜能够使用圣剑的话,他之间在和她战斗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看见他将圣剑拔出来,而是一直在用随手凝聚的冰剑和她战斗?
今天出现的那把剑,也和圣剑根本就搭不上边,最多也就只能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剑仅此而已罢了。
没有让这个家伙继续猜下去,别西卜也是满不在乎的直接就告诉给了对方,自己之所以没有拿出圣剑的缘故。
“圣剑正在进阶,能够拿出剑鞘来挡住你一下权能攻击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说着,他还摊了摊手,就像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对方之后,对方会不会立即就对自己做出些什么危险的事情来似的。
事实证明,他的这个猜想的确是没有错的。
“你这个家伙,你以为你随便说说我就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吗?”
阿巴登直视着别西卜,如果说可以看到她那面具之下的面容的话,想必肯定是皱起眉头一副疑惑中带着丝丝警惕的那种。
她不是那种敌人说什么话都会相信的笨蛋,好歹也是作为半神的存在,肯定是能够察觉得到别西卜这样子一副有恃无恐的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自己肯定是有着对方自己的原因。
“至于究竟是你在装腔作势,还是在故意引我上钩,这一点我就有些想象不到了。”
阿巴登看着那边的别西卜,皱起眉头,很是直接的这样子说道。
“那你可以随便猜一个嘛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就算是猜到错的,难不成你觉得我现在的情况就能够和你正面交锋了吗?”
是啊。
“没有了节点,圣剑的剑鞘也没有了保护我的能量,魔法?亦或者说是我体内的特殊力量?”
他笑了笑,就像是在嘲讽对方没有胆量似的。
“好歹也是一个神明,虽然只是一个堕落的半神,但是作为神明居然连我这个现在啥手段都没有的人都会产生害怕的情绪,这要是传出去,我看你干脆点儿以后也别叫什么阿巴登。”
“干脆点儿改名叫做怂巴登算了。”
毕竟她又不会什么读心术,而且别西卜还有那一对号称什么都能抹杀的魔眼,如果她中了计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变成改变以来第一个栽在这些下界人手中的神明了。
姑且不论什么传到其他神明的耳中自己会被怎么说,就说自己如果战败了的话,她可不觉得别西卜这个家伙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