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zd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一百七十四章 靈枝可渡引展示-wyeg1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玉素道人言道:“方才有上宸天使者持金书到来,并向我递上了玉册,玉册之上提出了三个议请,其中最后一条,便是提出以其百年退守,换我废除训天道章,不过此议已被廷上驳斥了。”
张御眸光微闪,他略作思忖,道:“御有一问,上宸天敢于提出此议,其底气从何而来?”
只从如今的情势上看,天夏不去打上宸天已然不错了,其居然还敢提出这等条件,那想来不会没有缘故。
玉素道人道:“这便是我此来要与道友言说之事了。”
张御作势一请,道:“道友,我等坐下说话吧。”
玉素道人一点头,两人分别在殿中落座下来。他坐正身躯,道:“道友当知,上宸天本乃是从我天夏分离出去的。这上宸天实则当算是上宸派,其由是古夏之时维持至今的宗派。
其实在我天夏到来此世之前,我天夏主流已是不言宗派了,唯有少数传承不衰的宗门依旧还是存在,此辈便是其中之一,此主要也源于其实力不凡。”
张御点了点头,不难明白,在当时诸派瓦解之大势下,却还能保持自身独特性的宗派,要么就是传承高上,不易被人动摇,要么就是门中有大能支撑,上宸天显然是两者兼有的。
玉素道人继言道:“但这终究是一个隐患,后来发生之事内情我不便多言,但道友也是知道了,上宸天从我天夏分离了出去。
但道友不知道的是,在当初到来此世之时,除了上宸天之外,其实还另有一派实力不在上宸天之下,只是这一派当时想法尤为激进,故是被我早早驱逐了出去,在此过程中,上宸派也是出力不少的。”
说到这里,他神情凝肃了少许,“可虽是驱逐了此派,但此辈也是有可能归来的。当时为能不致碰撞死伤,我天夏用一法器,还有上宸天有一件名为青灵天枝镇道之宝,合力将之逐了出去的。
上宸天的青灵天枝妙用无穷,一枝为一天,一叶为一界,也是以此为凭,当初才能顺利做得那事,可是同样,上宸天是知晓那一派去到哪里的,也有能力将之找回,这也是他们当初故意留下的一手。
今回我驳斥了上宸天之议请,若最后两家不曾谈拢,最后势必掀起战端,此辈却是有一定可能做出那等事的。
要是如此,局面相对我天夏就有所不利了。
因为这两派若是合流,那么在上层力量之中,实力至少也能与我天夏持平,若再联合上幽城或是邪神,那就很是被动了。”
张御思索了一下,道:“这些年天夏不去主动侵攻上宸天,是否也有此等缘由在呢?”
玉素道人道:“这倒并非如此,要想寻回那一派,也是要做一些准备的,当初上宸天方才分离出去时,内层有着诸多实力不弱的神怪异神,着实牵绊了我等不少手脚,故我也无力把力量投向外层,反而很是被动,当初推广玄法,也为了应对这等窘境。
待得后来,我等逐渐占了优势,也是一度迫的上宸天不稳,此所以才有后面议谈之事,但是浊潮到来,幽城分离,却是又中断了此序。
可是大好时机已经错过了,百年前我天夏骤然势盛,上宸天根本未及反应,也来不及去做那些事,现在他们必然已是做好了准备。”
此时他看向张御道:“一旦他们当真做了此事,我天夏纵然不怕,可一场大战是免不了的,道友身为天夏守正,到时候便是冲在最前之人,自此刻起,就要做好生死搏战的准备了。”
张御微微点头,他心下一转念,道:“御还有一问,上宸天若真有那等举动,我天夏可能提前察知么?”
玉素道人言道:“道友可还记得那观世,问天二台么?”
张御道:“自是记得。”当初他和岑传论战,就去了观世之台上,那里有着清天星盘,而问天台却不知是作何用的。
玉素道人道:“观世台以清天星盘监察内外,而问天台中有一枚摩空悬针,就是用来探看虚空异动的,悬针不动,那就是上宸天说未曾做得此事,若其动,我们必需先发制人,试着看能否在此之前阻止此事。”
张御思量了一下,要是真到了这等时候,那先行涉及的,定然是更上层力量的角逐,倒不见得是他们上阵了。
玉素道人这时站了起来,道:“这次上宸天虽来议谈,可也需防备其借机侵袭,这次我到此,也是与道友打一声招呼,会调用两位新任守正前往外层护持,道友便先此安心修持,以应后面可能到来之战事。”
张御也是站起,点头道:“御知晓了。”
玉素道人打一个稽首,便就转身离去了。
张御站在远处想了想,其实这一次上宸天把着力点放在训天道章上,虽也算上得是一招妙棋,可从结果来看,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反而会促使天夏继续维持和推动训天道章。
他看了看外面,无论最后事情走向何方,做好斗战之准备总是没错的,自己也需要加快动作了。
他一转身,就往自家道场回返,准备继续祭炼那未能完成之法器。
而在此时,风道人已然带着玄廷玉册落到了外层翼宿之上,并与镇守此间的吴玄尊一道,沿着金虹又一次来到了那一座漂悬在虚空的法坛之上。
他对已是等在这里卢星介执有一礼,道:“卢使者,我天夏回言玉册在此,还请尊驾一观。”
卢星介见天夏这么快就有答复,心中略觉意外,回应越快,那就说明着争议越少,意见越是统一。
他将玉册拿了过来,翻开一看,眼神微眯,天夏对于上宸天所提之请的回书很简单,那就是一概不取,这番回言可说是毫不客气,恰是预期之中结果最差的那一种。
风道人看着他道:“还望贵使知悉,贵方若还想谈,可以换册来见。若是不愿,我天夏亦不勉强,只望贵方慎思之。”
卢星介将玉册收了起来,打一个稽首,微笑道:“卢某已是知晓贵方的意思,当递书回去,下来会是如何,总会再给贵方一个交代的。”
风道人点点头,道:“我天夏随时等着。”说完之后,他又是一礼,就与吴玄尊一同离去了。
卢星介在他之后,在原地想了想,叫过一名随行弟子,道:“你持此书回去,将此交由门中。”
那弟子收下之后,躬身一礼,片刻之后,一驾秘炼飞舟就冲入了虚空之中,一闪之后,便即不见。
卢星介这时又叫过一名修持的浑章的弟子,道:“你且以训天道章联络金玄尊。”
他很清楚如今上宸天的情况,这一次出来议谈,有许多人是激烈反对的,这个弟子未必见得就一定能把正确的消息传回去,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那弟子乃是金郅行教出的学生,今回是被特意带出来的,此刻得令,忙是唤出大道浑章,呼唤了一声。
金郅行那边很快就有回应,道:“何事?”
那弟子连忙将卢星介的关照转述给了他。
金郅行道:“告诉卢道友,我会将他所传之事告知灵都道友的。”而在这同一时刻,他又暗暗在训天道章之中向张御那里传递出了此事。
卢星介得了那弟子回禀,也是点头,金郅行毕竟是玄尊,又投在了灵都门下,由其转告,当能确保此回消息传递无失了。
这时他看向前方的翼宿,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就结束,他们上宸天做事,从来都不是只走一条道的,总是会留下诸多后手的,而这一次过来,他同样也不会只着力于单纯的递交玉册。
他向外一指,一道隐晦气息往虚空之中落去,隐隐约约可见那似是牌符一类的东西,但是很快化去不见。
做完此事后,他又是一弹指,一道云光在面前绽开,他也是往里走入了进去。
不过这一次,对面出现之人非是灵都道人,而是另一个模糊人影。
他看着此人道:“天夏那边对我很是提防,也回绝了我等递书,看来还是需得道友动手了。”他顿了一下,强调道:“不用留手。”
对面那人影没有说话,而是看他一眼,很快消隐不见。
而与此同时,翼宿地星天城之上,吴玄尊也是凝望着对面的法坛,自卢星介到来后,他就一直心存警惕,虽然对方是使者,可谁也不能保证上宸天是不是会采取一边来议谈,一边前来突袭的做法。
毕竟上宸天是有过不守信义的举动的,要是遇到特殊情况,那么他还可能正身降下迎战,不过他知道,玄廷一定也是同样关注着这里,现在盯着卢星介的人肯定不止自己一个。
此刻有弟子过来禀告道:“老师,我等已是在周围看过了,没有什么动静,周围也没有裂隙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