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kmv火熱連載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ptt-第922章 大的要來了分享-cvrd9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没人能想到,一顿庆功的晚宴突然变成了战前动员大会。
学生们更是没想到,他们以为自己今晚只需要抽个奖、吃顿好、跳跳舞之后就能各回各宿舍,谁知还没开吃,就被大佬们告知有人打通了本空间与死灵界亚空间之间的空间通道。
死灵界只存在于图书馆里那些积满灰尘的历史书中,就连四舍五入七百岁的维多利亚也对它知道不多。
好在盾桥学院里有位寿命更长的教数学的巨龙教授,巴贝奇教授很快被请来了,大佬们向他咨询有关那个亚空间的事情。
然而巴贝奇教授也不太清楚那边的事情,这个亚空间和本空间的联系极少,偶尔有几个死灵法师过来搞事很快就被灭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那些死灵舍弃了一切欲望,以死后永生为自己的唯一与最高追求。
但他们具体怎么做,巴贝奇也说不上来。
最后大佬们还得请来辽克星敦,因为祂懂得很多的样子。
辽克星敦确实知道很多事情。
死灵们的做法,就是通过杀戮获取生者的生命力维持自身的生命,而被他们杀死的生者会被转化成新的死灵,两者之间是主人与奴隶的关系。
新的死灵奴隶会杀死生者,将其转化为最新的死灵奴隶,那么新的死灵就同时拥有奴隶与奴隶主两种身份。
而转化的法术里面,要求了死灵奴隶必须将获得的生命力上交死灵奴隶主一半。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死灵拥有足够多的奴隶、奴隶的奴隶和奴隶的奴隶的奴隶,那么他就可以躺着收取奴隶交来的生命力。
当他拥有的生命力数量多到某个程度,那么他就可以把生命力进贡给死灵神,将自己的组织关系与奴隶主切断,转而挂靠在死灵神那里,成为永生的死灵神仆。
这种组织形式就决定了死灵们必须入侵一个又一个地方,将那里的生命杀戮吸收殆尽,不断发展壮大自己。
他们可不懂什么叫可持续发展,也不会把猎物饲养起来慢慢宰杀。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以开门的速度推测,明天中午才会出现低级的死灵奴隶。
辽克星敦说完之后,大厅里一片死寂。
突然有个男生低声说道:“能永生不是很好吗?”
猹白菜斜了他一眼,说道:“成为死灵就会变成一副骷髅架子,没鸡鸡的永生你要不要?”
“算了算了!”那个男生连忙摆手,“我还想着永生后能邂逅无数的漂亮女孩呢。”
这时巴贝奇对那个男生说道:“孩子,当你活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发现美酒佳肴、少女少妇什么的,都没有探索未知无止境的数学有意思。”
“不不不!”那个男生急忙摆手摇头,“我觉得在一百岁时寿终正寝挺好的。”
这个小插曲统一了大家的思想,这里一堆贵族,每天的工作就是享受生活,让他们在无数年的岁月里无法享受各种乐趣,还要去研究让人头疼的数学,还不如自己抹脖子算了。
还有那些少女们,哪个少女不爱美,让她们变成骷髅的样子,同样还不如自己抹脖子好了。
大厅里宴会开始了,既然辽克星敦说了以现明天中午才开始有实体敌人过来,那么大家就可以吃饱了再从容面对。
而更多人打着今晚吃顿好,明天要么细软跑,要么以英雄的姿态战死的念头来吃这顿饭的。
同时大佬们在简单的商议之后发布了最新消息,雷德金老夫人以王后的身份保证雷德金王国禁卫军精锐将以最快速度赶到波黑机场,然后通过空运增援知识都市。
奥斯顿一世也保证,雷里克王国的精锐部队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增援。
万一知识都市失守,那么他们两个国家就是北边首当其冲的两个,把战斗放在岛上解决总比把自家的坛坛罐罐打破好。
巴奈特一世也宣布,菲林根王国地方远了点,所以增援会作为第二批生力军抵达。
教皇们更是在最短时间里达成一致,立即发布神战令,所有国家即刻无条件停止一切战争行为——包括且不限于精灵与鱼人之间的战争、比施贝格王国内地主阶级与资产阶级日益升级的冲突——发动所有力量增援知识都市。
在此之前,教皇们因为邪神问题就做好了发动全面战争的计划。
维多利亚、禾斗匕匕、阿诺德和西满等教皇带队来岛上阻击邪神,万一他们失败,大陆上还有其他神殿的教皇组织第二道防线。
只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他们的想象,封印在湖底的魔神最终被查尔斯、戴安娜和灵梦收拾了。
他们刚松了口气,占据了高文身体的辽克星敦又冒出来发狂,最后被查尔斯带走并回复正常。
现在又有人打开了死灵界的通道,看样子要打大规模战争了,得,此前的布置用得上了。
大佬们匆匆忙忙吃了点东西后就离开了,时间紧急,太多的事情要布置下去,必须争分夺秒。
这时又有个天大的好消息传来,猹白菜报告,海里的魔兽正在四散而逃,明天早上就能通航了。
虽然猹白菜不愿透露这个消息来自于俾斯喵,但祂保证明天一早跟船试航,让消息的可信度提高了不少。
大佬们自然不会让他冒险,主要是怕被人说他提前逃跑了。
岛上有不少强悍的鱼人,让他们去就好了。
但学院联合议会的老爷选择了相信猹白菜,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同时开始准备岛上居民撤退的工作。
丰盛的晚餐并没有让学生们感到多少愉悦,众人心事丛丛,不少人在只吃了副菜,没等主菜端上来就离开了,厨房将没了主人的菜全部端给了阿尔托莉雅。
恩里科快步走在比白昼还亮的街道上,双眼充满了坚定的神色。
作为上过战场的人,自然能猜到那些死灵比过人难对付,起码他们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自己是有机会可以逃出去的,他相信只要丢掉脸皮去求查尔斯,肯定可以在飞离岛屿的飞机上有个位置。
但他相信,自己真要这么做了,十几年来所养成的信念将会在那一刻轰然倒塌,迎接自己的只有在某个不知名村子的酒馆里潦倒醉死这一条路可以走。
避开那些或是好奇,或是惊慌失措的市民,他回到来自己租的小楼里面。
格蕾丝和涅提妮在这里等着他,他说好回来后会告诉她们典礼上发生的一切。
恩里科走进了客厅,发现涅提妮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那样蜷缩在沙发上发抖,格蕾丝在一旁安慰着她。
格蕾丝看到恩里科回来后急忙问道:“外面是什么回事?”
恩里科过去,张开双手抱住了两人,先是轻轻吻了一下她们的额头,说道:“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
大家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而在此刻,查尔斯正躺在宴会厅的沙发上昏迷不醒,一只灵梦脑袋模样的史莱姆正趴在他胸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