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njq超棒的小說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章 夜訪閲讀-yhtlw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昆仑计划,在硬件设施上,其实就是一个产业园区。
就在昆仑山下,地盘规划得很大。
要是搁在前几年,在这个地方办什么产业园区,那是钱多了烧的,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回报。
不过现在国家西部大开发,同时农村要深化改革,五通进村,也就是通路、通电、通水、通电话、通互联网。
所以至少在基建水平上,未来几年的昆仑山附近这原本相对偏僻的区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产业园区,是提前落子,出于两点考量。
一是产业园区的性质特殊,这是针对奇异生灵的,危险性较大,不能搁在人口稠密区域。
二是这儿的地,比起沿海经济发达区域,那还是便宜不少的。
像苏家老宅这样的自然村落,拆迁费用并不高。
也就是杨拓代表政府,跟苏念秋聊了一会儿,整个村子连房子带地皮,一千万搞定,那就是白菜价。
其他地方基本上是荒山,政府划个圈的事儿。
只不过苏家老宅拆迁这事儿,马上就成了苏念秋的一桩心事了。
因为合同签下来没多久,江南那边传来消息,林家老宅烧了。
苏念秋一听这消息,人就有点懵。
本来她想着这儿拆了就拆了,自己已经嫁人了嘛,以后跟丈夫林朔住,江南柳叶巷就是家。
结果这边地一征,那边又烧没了,林家大媳妇那是一阵六神无主。
丈夫还在外面干买卖呢,结果回来一看,两个家都没了。
那自己这个当家的媳妇,怎么跟老公交代呢?
当然,住还是有地方住的,因为园区里的住宅楼已经建好了,其中为了厚待高级人才,有一片别墅区。
林朔他们家,就分到了一幢五百多平米、三层楼的大别墅,后面还有花园和游泳池。
只是这个家苏念秋还没来得及搬,林贺春那边就来消息,让她去北欧。
因此搬家事宜是三夫人歌蒂娅主持的,林家三夫人性子憨直,想事儿向来不是很周到,苏念秋不太放心,到现在她人在北欧,心事儿还在,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而歌蒂娅这几天,那是真长能耐,总算学会怎么带孩子了。
白耳狌狌和七色麂子,这既是林家的两头宠物,也是林家的两位保姆。
孩子它们是能帮着照顾的,可时间段仅限于白天。
到了晚上,小孩儿要睡觉,然后孩子都太小,得两个小时喂一次。
白耳狌狌和七色麂子哪儿有这个耐心,所以这活儿就只能歌蒂娅来。
而昆仑计划,这是目前国家重点项目,是要抢进度的。
建设周期不允许太长,要尽快把基础设施建立起来。
所以是全国最好的施工队,在加班加点地干,轮班倒,晚上是不休息的。
施工的时候,噪音肯定小不了。
于是到了半夜的时候,歌蒂娅这边是孩子闹、外面吵,自己没法休息,人处在崩溃的边缘。
之前有林朔一通电话打过来,歌蒂娅一听到丈夫的声音,满肚子委屈全上来了,那是真崩溃了。
对着丈夫哭了一通,情绪宣泄出去了,人心情稳定了。
歌蒂娅毕竟只是性子憨,不是真笨。带孩子这点事儿,这两天也就慢慢上手了。
这三个孩子,最小的那个是她亲生的,另外两个稍大点儿的并不是,不过在歌蒂娅眼里,这都是自己的孩子,一视同仁。
女骑士其实心里也清楚,三个孩子虽然三个妈,可也有三份家业等着他们继承,不争不抢,而最落得实惠的,反而她歌蒂娅的孩子。
因为大毛二毛,不出意外的话,都会继承他们母亲那一支的家业。
大毛如今已经是北欧女公爵了,未来的北欧女王。
二毛看样子会姓苏,成为苏家下一任家主。
自己的孩子三毛,只要别太不争气,那就会接过丈夫林朔的衣钵,成为林家未来的家主。
这三个孩子应该是前程似锦,可这会儿那是真令人操心。
凌晨三点,歌蒂娅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掐掉了闹钟,打算起来给三个小家伙喂奶。
人刚到婴儿床前头,正要撩衣裳呢,就听到有男人咳嗽了一声。
前两天,歌蒂娅接到过夫家叔叔的电话,说是林家老宅被烧了,让她最近小心一点儿,家里可能会来外人。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歌蒂娅才搬的家,从苏家老宅搬到了园区,心想换个地儿多少安全一些。
半夜自己房间里居然有男人的声音,而且肯定不是自己的丈夫,女骑士一下就炸毛了。
歌蒂娅刚刚林朔认识的时候,一身修为已经不算低了,距离强九境领域也就差上那么一点儿,九寸五境的水准。
认识林朔之后受到猎门总魁首的点拨,然后在安澜号上闲着没事儿修行,在怀孕之前已经是六境水准了。
当然后来怀孕生孩子坐月子,那都是消耗,能耐暂时是不会涨,可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会儿眼前有三个孩子需要自己保护,屋里进外人了,歌蒂娅这一下出手,那是超水平发挥。
刚刚落成的五百平米精装大别墅,第三层刚刚散完甲醛味儿的外墙,那是半米厚的砖墙,愣是被她打出一个人形窟窿来。
屋里那人,看来也是冷不防,“咣”一下就被歌蒂娅给干下去了。
一招得势,歌蒂娅那是什么脾气,“轰隆”一下自己又给外墙撞出一个窟窿来,亲自杀到了楼下花园,要给来犯的敌人致命一击。
可轰向对方面门的这一拳打到半道儿,被那人给接住了。
那人手掌几乎瞬间出现,“啪”地一声盖住了歌蒂娅的拳头,稳如泰山。
歌蒂娅心里暗道不好,这人实力还在自己之上,再想抽拳头却已经抽不动了,赶紧飞起一脚踢这人的脑袋,同时嘴里喊道:“白兄救命啊!”
一看好像打不过,歌蒂娅终于想起来了。
晚上这个时候,七色麂子那是满山乱窜的,指望不上。
可是白耳狌狌那就在附近待着,有时候睡屋里,有时候睡院子的树上。
白耳狌狌战斗力可比自己强多了,按丈夫林朔的话说,白兄那是修力大圆满的水准,肯定能对付这个敌人。
而歌蒂娅飞起来的这一脚,也踢到钢板了,被对面这人用胳膊肘一挡,脚面那是生疼。
不过好在对方的手掌松了,自己拳头能抽回来了。
歌蒂娅赶紧调整了战斗策略,人往后退了一几步,心想我得跟这家伙游斗周旋一阵,拖时间,等白耳狌狌过来。
人一边退出去,歌蒂娅抱了个拳架防止对方追击,同时眼睛快速往四周看了看,找白耳狌狌所处的位置。
她心里是暗暗着急,心想平时这猴子一般都在家里的,今晚这是去哪儿野了?
结果眼睛这一找,还真找到了。
就在旁边的树上坐着呢。
这只大猴子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拿着梳子,在月下慢悠悠地梳着头,压根就不理会院子里的两个人。
然后歌蒂娅就听到对面那人说话:“哎呦我去,这是差点被你打死啊。”
一听这个人说话,歌蒂娅终于认出来了,拳架也放下来,一看前面这人,还真是他。
“苗先生,您怎么来了?”
“我就过来看看我外孙,不至于那么大罪过。”苗光启抹着自己嘴角的血沫子,埋怨道,“你这是要把我死里打啊?”
“这黑灯瞎火的,我没认出来嘛。”
“小姑娘能耐倒是见长,可你认人水平还不如一只猴儿呢,你看猴儿在树上多老实?”
“不是,您要看外孙白天来啊,哪有半夜三更蒙声不响往人家屋里闯的?”歌蒂娅埋怨道。
“我这不是人刚到嘛,心里挂念,想着看一眼就走,你也不会知道。”苗光启还真有些理屈词穷,讪讪说道,“结果你忽然就醒了,就把我堵在屋里了。”
“那怨谁嘛。”
“怨我。”苗光启晃了晃脑袋,“反正挨了你一拳头,也就抵过了。”
说完这句话,苗光启人就打算要走了。
他今晚确实是刚到,来这儿的目的是坐镇,防止美洲那边狗急跳墙,派高手来这儿捣乱。
看外孙,也确实是一时兴起,没想到被歌蒂娅逮这个正着。
这会儿外孙也看了,打也挨了,找地儿睡觉去吧。
结果人刚要走,怀里电话响了。
苗光启拿出来一看,对面前的歌蒂娅说道:“你说你老公半夜三更不打电话给你,打给我干嘛?”
“林朔的电话?”歌蒂娅一听很高兴,赶紧跑到苗光启身边,“那我来听?”
苗光启手上一递,歌蒂娅赶紧就接过去了,当然她知道林朔找苗光启肯定有正事儿,没有直接按接听键,而是按下了免提说道:
“哥,我把你老丈人给揍啦。”
“啊?”电话那头的林朔也是冷不防,“你现在能耐这么大了?”
“那可不。”歌蒂娅看了苗光启一眼,吐了吐舌头。
“既然这个电话是你接的,老丈人到昆仑山了是吧?”林朔问道。
“对。”苗光启心想这事儿得说明白,不然自己半夜三更跟歌蒂娅在一块儿,好像有点儿不合适,于是主动坦白道,“我刚到,想偷偷过来看外孙一眼,结果你这小媳妇倒是警觉,咣一拳就把我揍下楼了。”
“那是您让着她。”林朔说道。
苗光启笑了笑,神情很是受用,然后问道:“找我什么事儿啊?”
林朔说道:“我们刚刚在西王母的地下空间里,弄到一坨大家伙,很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