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yjg熱門都市异能 諸天福運 愛下-第四百三十六章 奪權展示-meo3f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败了败了,白沟一战怂军一败涂地……
什么狗屁的精锐西军,还有垃圾到了极点的汴梁禁军,加起来差不多二十万人马,被镇守燕云十六州的辽军杀得大败,横尸数十里惨到了极点。
若非梁山大军拼死顶住,数位星光淬体的非人强者杀得浑身一片血红,十几位梁山头领战死,还有上万梁山将士死伤为代价,勉强将辽军逼退的话,怕是真的要伏尸百里了。
经此一役,朝廷损失惨重,威信差不多要跌落谷底。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晓梁山大军不是朝廷的‘自己人’。
也就是此时大宋境内大的绿林军事集团已经完全覆灭,不然的话有他们好受的。
若是方腊能够忍到现在发动,指不定能够一口气拿下江南半壁江山,以后就不会有赵构什么事了。
不说朝廷一片哀鸿遍野,梁山本寨这边也是忙碌异常。
大批大批的伤员,通过布置有符文的马车,迅速被运抵本寨修养,整个本寨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伤号营。
好在本寨这里的卫生医疗条件相当不错,通过医学堂培养的郎中在治疗外伤的手段上,还是相当不错的。
起码,在神医安道全的指挥下,本寨一口气接收了差不多两万伤员,依旧能够做到井井有条秩序不乱。
只不过,一些回来养伤的头领,对柴大官人发出质问:“为何弟兄们都进入了星辰观想法的入门状态,结果还是在乱战之中战死?”
就是宋江,在写给柴大官人的信中,都隐隐有所提及。
“哪那么多为何?”
“星辰观想法,乃是一门修炼功法,只是简单入门的效果,怎么可能就叫修炼者在战场上刀枪不入不怕战死?”
“起码也得达到星光淬体阶段,才有可能勉强在战场上拥有极强生命力,不惧千军围攻!”
“某想问问,战死的头领中,有哪一个是已经达到星光淬体的非人强者?”
一番话,叫前来本寨养伤的头领无话可说,修炼起来更加卖力和勤奋。
宋江那头也熄了声音,寻常书信往来都是对于眼下局势的讨论,再也没有说过质疑的话。
眼下的河北局势,可以用崩乱形容。
童贯所部残兵败将一路后撤,差点一口气撤到东京汴梁一带,就跟被打断了脊梁骨一样。
就柴大官人收集到的信息,那帮子汴梁禁军抽调的将士,凡是能够活着回来的,几乎每天都有人私下里跑路回家。
本来童贯收拾收拾,可能还能收拢差不多三到五万的兵马。
就算战斗力都是纸糊的,也能唬唬人不是?
可惜,童贯自身也是失魂落魄,像是被吓破了胆一般,根本就没有理会摇摇欲坠的败军,而是直接跑回汴梁讨好道君皇帝去了。
这次征辽惨败,自然要推出替罪羊,很明显童贯就是最好的选择。
童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懒得收拢被吓破了胆的手下败俊,而是一门心思讨好道君皇帝,不至于被当了替罪羊。
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操作的,反正最后道君皇帝放了他一马,最后还要童贯继续征召兵马,打算继续收复燕云十六州。
这时候,能够顶住燕云十六州辽军攻势,还能维持基本战斗力,此时数量已经不足两万的梁山大军,就格外显眼。
最起码,梁山大军能够顶得住辽军的兵锋,这是精锐西军也做不到的事情。
然后,剩下的不足两万梁山大军,就入了道君皇帝,还有童贯等权臣的法眼。
说句不好听的,此时顿兵河北不足两万的梁山大军,可以算的上大宋境内最靠谱的机动兵力了。
西军是顾不上了,主力都崩散了,剩余西军则要防备西夏党项人,其余兵马不值一提。
说起来真是好笑,大宋号称禁军百万,结果仔细一扒拉,百万禁军基本上都是纸糊的,真的到了关键时刻根本就指望不上,还得依靠梁山大军这样贼寇转变过来的人马。
与此同时,梁山大军的一些秘密,再也隐藏不住了。
入云龙公孙胜会呼风唤雨,摆阵法布置奇门遁甲之能,绝对是拥有货真价实本事的得道高人。
另有经过星光淬体,实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非人强者。
这样的强者,在战场上完全可以以一人敌一军,实力恐怖强悍之极。
朝廷也只看到这些,单是如此已经相当震惊了。
道君皇帝一时竟顾不得征讨辽国之事,急忙招来童贯询问入云龙公孙胜之事,大有将其征召到汴梁皇宫作为道门供奉的意思。
之前在征讨方腊叛军的时候,因为方腊叛军拥有控火异术,童贯向朝廷请求过征召道门和佛门高士应对的举措。
只是朝廷征召的高士确实身怀修为,可惜在对上方腊部拥有异火之术的对手时表现不佳。
道君皇帝自然也是清楚的,于是对于这些真正有修为在身的高士,并没有太过重视。
只是这次,梁山大军的底细太过惊世骇俗了。
入云龙公孙胜乃是经历过战火磨练的道门高士,对于一心想要寻道求长生的道君皇帝吸引极大。
童贯一听,道君皇帝想要邀请公孙胜成为宫廷供奉,这怎么能行?
公孙胜可是全程参与征讨方腊叛军的战事,对于童贯的拙劣表现门儿清,要是到了皇帝身边‘胡言乱语’几句,童贯还想不想继续混了?
好说歹说,终于将道君皇帝‘不靠谱’的想法压制下去,童贯对于梁山大军开启了夺权的攻势。
整个大宋朝,对于武人的防备,已经深刻到了骨髓里。
凡是冒头的武将,基本上都难有好下场。
仁宗朝的狄青,可以说得到了仁宗的全力支持和维护,结果还不是被势力庞大的文官集团逼得郁郁而终?
也就是种家和折家这等西北将门世家,因为边境战争的缘故,手里一直都掌握了不弱的兵马,为了维持将门的独特地位,自宋建国百余年,不知道战死多少族人才得到的地位。
就是如此,也是活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哪一天朝廷突然翻脸灭门。
大宋乃是士大夫的天堂,可绝对是有抱负武人的炼狱!
眼下,梁山大军表现极为惊人,竟然能够以同等数量的兵力,和辽国军队大打出手还不落下风。
这样的强军,一定得掌握在朝廷手中!
不要以为这是童贯的想法,还是上至道君皇帝,下至朝堂一干士大夫的集体意思。
朝廷不仅要彻底掌控不足两万的梁山大军,等利用过后还要将梁山大军彻底分拆,再也形不成大规模的武装力量为止。
至于如何掌握梁山大军,其实手段相当简单!
不过就是封官,将梁山大军的首领调离罢了。
于是很快,身在河北前线的宋江,就接到了朝廷的调令。
直接升任为武德大夫,延州安抚使!
这样的官职,可比之前的所谓先锋官这样的虚衔,可要靠谱得多,也正式得多。
卢俊义,也得了一个庐州安抚使的职位!
梁山两位正副统领,这时候全都得到了朝廷的正式官职任命,算是一举踏入了地方军事高官行列。
至于下面一干头领,也基本都是指挥使,以及副将和正将的官职。
一时间,整个梁山大军营地欢声雷动,宋江和卢俊义更是喜不自禁,有一种得偿所愿的人生满足感。
只是,当前来传召的朝廷使者,催促宋江和卢俊义尽快上任的时候,两人傻眼了。
尤其是宋江,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顿时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毕竟在郓城县衙混迹多年,哪里不知道朝廷的手段?
这是要夺梁山大军军权啊……
只是,朝廷用的是阳谋,给了他难以舍弃的好处,换取朝廷对梁山大军的控制。
宋江倒是没有旁的心思,可他知晓梁山大军乃是他立足朝廷的根本,若是失去了梁山大军的支持,怕是以后的官场路不好走。
当然,要他拒绝朝廷的‘好意’,那也是不可能的。
之前力排众议接受招安,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
其余头领闻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朝廷给了足够的好处,延州安抚使可不是说着玩的,乃是面对西夏的前线军事重镇,可以说军政一把抓,乃是绝对的重要职位。
用延州安抚使的官职,换取梁山大军的指挥权,朝廷这次的诚意还是很足的。
起码,一干降将出身的头领就是这么想的。
就是其余草莽出身头领感觉不妥,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看宋江究竟是什么想法和选择。
可不等宋江和一干梁山头领心中纠结,另一边的玉麒麟卢俊义,则是乐呵呵打点行装,招呼浪子燕青就准备离开前往泸州赴任,对于梁山大军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要说卢俊义对梁山有什么好感,那是在自欺欺人。
只不过当初既然上了山,他也就没什么后路可言了。
眼下,能够得到庐州安抚使的职位,绝对是天降惊喜,要不立即上任才叫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