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35y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311 人才啊鑒賞-8f1l1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国外的人怎么交流不太了解,但华国人与人的交流都能算一门学问。
体制内的就不说了,太高端了,有时候一句话,让人躺在床上想三天都想不明白什么意思。
最简单的,比如一个电焊工,给车间主任敬酒,主任啊,我年轻历练的少,您一定要支持我的工作啊。
其实意思就是,老头,焊条别扣那么紧,放开一点不行吗!
很多职场上都比较流行这种话,但在医疗上,特别是外科领域,这种话语的市场比较少。
为什么呢?
其实这就是医疗行业的残酷性,人家能压你一头,这几乎就是压你一辈子的事情。特别是在华国的三级医疗体制下。
就如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一样,等你熬到主任的职称,人家早退休了。
所以,华国的外科医生过的很谦卑,这也是为什么当了主任后,一个比一个骄横的缘故。大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架势。
然后什么回扣,什么女药贩子,女器械上,这事情不要太少了!
弹簧压久了,反弹太厉害了。
但领导不同,今日这个医院混不下去了,他能调到另外一个医院,甚至能进卫生局,了不起当个巡视员。
可医生不行啊,一个医生进入一个三甲医院,几乎跳出去的可能性很小。
有人说,去私人医院医院啊,其实也不行,私人医院朝钱看的,人家不是非营利性单位,有时候老板让你昧着良心看病,你到底是看呢,还是不看,也很难的。
所以,在华国的医疗体系里面,未到主任的医生还是相对老实的。
陈生敢这么口茬子硬的讲话,因为他懂,他懂医生,他更懂这个医疗环境。
比如他给院长这么说,如果没有上级领导的支持,你还真把人家没奈何。
当一群医生急匆匆的跑进手术室的时候,陈生也拿着花名册在研究。
这玩意是个技术活,真的,能从人命再从面相,然后从着装,从态度,从眼神看出一个医生的水平,人品,太鸡儿难了。
但陈生是谁,他的这个位置放上去个普通人,历练三年,也是高人。
他抬头看了一圈,主任副主任先剔除,因为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手术必须保证没有万一,不管你怎么样,今天是不能让他们上的。
太年轻的剔除,这里不是茶素,病号都不多,年轻人会弄个啥。
然后就剩下一群中年老男人了。
侵略性的目光一个一个瞅了过去,用一种瞧不起人的眼神一个一个的瞅了过去。
没水平,没技术混日子的绝对不会桀骜不驯的反瞅过来,就连对视都不会超过三秒,毕竟是特殊时期,深怕被人拉过去填坑,这个医院的这个混日子的节奏不好找的。
工资高,事情少,上哪找去。
看了一圈,只有一个胡子拉碴,站在人群边缘的一个中年人,当陈生瞅过去的时候,他直接不落下风的瞅了过来!
“行了,就是他了!”陈生心里嘀咕了一下,直接询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学校毕业,现在什么职称!”
“王成,西湖医科大毕业,副高!”
王成医生也悲催,他们当年是最后一批毕业包分配的学生,当年大学生们上街闹事,毕业的时候,快刀斩乱麻就把人给分了。
也不知道这人当年是怎么想的,反正是保研的名额没了。
幸亏爹娘老子在煤城奉献了一辈子,让他来到了煤城这个大城市!因为当年好多同学都被下放到常熟苏的县级小城市去了。
当年那个年代,南方的县城,还是县城,不是现在的巨无霸,拉出来一个经济体量娘的都比西北的一个省凶。
所以人这个玩意,有时候运气使然,福祸所依,坏事变好事,好事变坏事的事情多的很。
他们当年被下放到南方县城的同学们,现在都混成了专家,而他因为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又因为脾气不好,舔不来,就被科室边缘化。
有活他去干,有功他靠边。
他也想过去南方,虽然他的技术在煤城骨科算一号,可别说南方了,就连鸟市,他的技术都不够看。
所以,当年的学霸混到现在就是胡子拉碴骄傲不逊牢骚话多的让人厌烦的老男人。
“手术室需要骨科医生,你敢不敢上,能不能上,有没有本事上!”
激将,陈生看看激的动不。要是激不动,陈生估计又要换人了。
“四肢骨折有什么不敢上的。你们没来的时候,我照样也在给患者固定骨折!”
“嘿!”陈生心里一笑。
“脊柱骨折,能上吗!”
原本气焰比较凶的王成说不出来话了。
脊柱!这都是转院的。
“现在需要一个助手,你行不行,一句话!”
都不给别人思考的机会。
“行!不是主刀,当个助手有什么不行的!”又开始牛逼了!
“进手术室!”
其他医生默然的看着王成,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主任和副主任脸色不是很好。
但,这个时候让他们主刀,他们也干不下来啊,真的是敢怒不敢言。
张凡头上的汗成股的往下流,积木都塌了三次了,都不敢骂了,吕淑颜手都开始出现颤抖了!
“吕医生,你别着急,慢慢来,哎,就这样,就想你接生的时候,当孩子进入产道的时候,有一个痉挛,对,就这样!”
张凡压着嗓子如同哄小孩子一样,让吕淑颜把骨头给拼过来,其实吕淑颜现在就算张凡骂,她也感受不来,因为太紧张了。
拼起来的骨头都散了三次了,又不是傻子,怎么不会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呢。
张凡还没说完话,就这样三个字都没说完,吕淑颜用力稍微一猛,不出意外的积木又塌了。
吕淑颜把嘴唇都快咬破了。
陈生这时候说话了,“张院,我给您找了个助手,您看……”
张凡趁着机会转头一看,对方眼睛很清澈,没有如同陈琦一样的哪种狐疑。
“骨科?”
“骨科!”
“脊柱?”
“不,创伤!”
“做过脊柱手术吗?”
“进修的时候给老师当过助手!”王成语气很稳。
“洗手上手术。”张凡轻轻的点了点头。
多了一个人,虽然不是脊柱的,但人家好歹也是骨科的。
果然手术相当的顺利,一块一块的脊椎慢慢的被固定了起来。
张凡心里夸了一句老陈,“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