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ps6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txt-第612章 年輕氣盛!(萬更求訂閱)讀書-jtx8a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苏宇没在乎大夏王怎么想。
此刻,也没几个人在乎大夏王怎么想。
……
大夏府,更远处的一处庭院中。
龙无忧身边,几位龙族眼神异样,此刻,这些龙族化为人形,而白龙也在,这些龙族,传音道:“苏宇什么意思?”
“什么?”
有龙族不解,有龙族却是传音道:“愚蠢!浮土灵的一番话,他居然收起了九叶天莲,白痴,还不懂吗?”
“什么意思?”
有的龙族都被气到了,传音骂道:“蠢货!代表苏宇被浮土灵的话,说的心动了!他在想,要不要浪费九叶天莲,还是去换点他需要的东西?他不缺宝物,但是他缺一些特定的,没法换的宝物!”
“有吗?”
有的龙族还是不太相信,苏宇会卖?
“他就算卖,也不会卖给我们!”
“白痴!他不卖给我们,卖给谁?他卖给人族,人族有宝物给他?有永恒精血?有承载物?有,人族也不会买!买一两瓣,倒是可以强大一些,可是人族稀缺那些东西,怎么可能会愿意去换!”
“可我们是仇人……”
“蠢货!我们去买,他未必卖,但是……别忘了身边这白龙,他可是人族的盟友!他去买呢?而且苏宇不卖给我们,中立种族呢?比如命族、灵族、太古巨人族……”
这下子,所有巨龙都明白了!
“他还有7瓣九叶天莲!”
一群龙族,眼神异样。
7瓣,不算少了。
“一位永恒九段服用了,也许……也许可以跨入合道呢?成了合道,那一族就能出两位皇者了!”
“龙族上次损失惨重,可一旦再出一位龙皇……任何损失都能承受!”
“大长老,很有希望的!”
大长老,龙无忧的爷爷,金龙族最强者,比金龙族族长还要强,龙族的血火魔王,算是这个等级的存在。
此刻,龙无忧附近的龙族,大部分都是金龙一族的。
一下子,所有龙族都激动了!
而龙无忧,也听到了他们的话,微微凝眉,传音道:“小心点,别上了当!上次浮土灵就上了当,被人族坑了。”
“什么?”
他们不知道这事,浮土灵没多外说过,而龙无忧,也被下了封口令,大家都是天才,还是有点道德的。
此刻,听到大家问话,龙无忧想了想道:“浮土灵被苏宇骗过,坑过,大家小心点,苏宇此人……奸诈无比,小心他骗人!”
骗人?
一群龙族若有所思,也是,但是……这也不好骗吧?
有龙族传音道:“无妨,真要卖,当面交易,当年结清!验货,也是当面验!九叶天莲无法造假的,形状、气息、时光道纹……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龙无忧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道:“他是铸兵大师!”
“殿下是担心他铸假的骗人?也是……这个倒是要小心,真要买的话……得带着一位铸兵大师去验货,甚至是天兵师!”
此话一出,龙无忧倒是不说什么了。
这倒也是!
若是能瞒住天兵师,那都是顶级天兵甚至神兵了。
苏宇会拿这个去骗人?
那苏宇是白痴了!
一瓣的价值,还未必比得上一柄天兵高等的兵器,又不是完整的,完整的,换神兵都行。
此刻,苏宇的一些小举动,小动作,倒是迅速引起了一批人的注意。
机会!
是的,大家看到了机会。
浮土灵的一番话,苏宇虽然拒绝了,可他没再继续喂了,这是好消息,说明苏宇心中在思考这个可行性了。
……
同一时间。
浮土灵心脏都在跳。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而且,我还给苏宇当了托。
他也是刚刚苏宇看他,眼神不对,他才意识到了什么,此刻,心脏砰砰跳,完了,麻烦大了!
苏宇好像想骗人!
艹!
人族都不是好东西,上次刘洪就用五行神诀骗他,这一次苏宇这混蛋,更黑,他居然想用假的九叶天莲骗人,就苏宇现在这万族为敌的状态,真不好骗。
否则,要是以前,就苏宇这性格,能把万族骗的团团转。
假的!
那九叶天莲,一定是假的。
他完全没看出来,哪里假了!
虽然没近距离看,可是,从外形,气息,波动,种种特征来看,那玩意就是真的,到底真的假的?
还是说,这一片是真的,但是苏宇准备卖假的?
浮土灵心中想着,也不敢多说,身边,一位土灵族强者,却是传音道:“浮土灵,你看苏宇是不是想卖九叶天莲?他大概有些迟疑,神魔仙龙他不敢卖……可是……我们和人族不算大仇!浮土灵,要不你回头去试试,他还有7瓣,虽然不是完整的,但是我族族长服用了,也许……可以跨入合道,成为这个时代的五行之皇!”
浮土灵心累!
卧槽!
你们为何都相信苏宇会卖?
他怎么可能会卖?
连自己身边这位都这么觉得,可想而知,其他人,大概也是这心思。
苏宇心动了!
他有卖的欲望,但是他在迟疑,他在考虑,在衡量,甚至在想着卖给谁!
浮土灵心中暗骂,却是传音道:“长老,不要冲动!7瓣,价值太高了,我们很难拿出这么多宝物……”
“那也可以少买几瓣!”
浮土灵再次暗骂一声,买个屁啊!
他正想着,耳边,忽然传来苏宇的声音:“你带头买!买了,后续我会私底下补给你,不然……大家都买了,你们没买,你可是牵头人,想把五行族置于死地吗?另外,限购,放心,只卖给你们一瓣!”
浮土灵心中一震!
而身边那长老,好像感应到了一些意志力传音,迅速传音道:“浮土灵,苏宇联系你了?”
浮土灵心中暗骂,仔细一想,也有道理,我他么第一个开口的,我不买,后续大家上当了,我没上当……我不是麻烦大了?
关键是,苏宇这孙子,真能还我?
这要是被骗了……麻烦很大的。
他想着这些,传音道:“长老,他是联系我了,问我,三块承载物一瓣,卖我一瓣,问我要不要!而且还限购,只卖一瓣,防止我们买的多了,有人进入合道!”
“限购?”
这长老心中一动,“聪明!苏宇的确是个聪明人,限购,一族只能买一瓣,哪怕永恒九段,也不可能凭借一瓣九叶天莲进入合道!如此一来,功效就大打折扣了!”
浮土灵心累!
是的,苏宇很聪明。
聪明到,都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他限购!
他卖假货,他还限购,进行饥饿营销!
一次卖七瓣,苏宇不卖,他只卖一瓣!
如此一来……完犊子了,搞不好真能被他骗成,浮土灵心中暗骂,迅速道:“一瓣的话,买了意义不大……”
而那长老,迅速传音:“愚蠢!他卖一瓣,我们就买一瓣!再找其他种族的人帮忙买不就行了?暗中收购,苏宇大概也不会闹的动静很大!最后汇总,谁知道都会被我们买走?”
说着,这长老有些激动,传音道:“得赶快上报上去,三块承载物一瓣太贵了,单独的一瓣……值不了这个价!还有,附近有龙族、食铁族、天马族、太古巨人族,指不定还有各族的探子,浮土灵,得马上上报!让族中强者发力,让其他各族也迅速来人境,为苏宇父亲道贺,50岁大寿之贺!”
这长老兴奋道:“对,祝寿!伸手不打笑脸人!小族也行,借口买一瓣,晋级永恒!承载物多了,未必就能证道,来一片九叶天莲,也许就能证道了!”
他激动了!
来给苏宇父亲祝寿,又不是什么强族,只是一些中小族,来讨好苏宇,这很正常,这也是霸主嘛。
浮土灵心累!
完了!
这消息传出去,大概大家都这么想。
哪怕仙魔神强者来不了,没关系,找代理人啊!
当然,苏宇骗人不是第一次,所以,就算买,大家一定也会多加小心,甚至找强者来验货。
关键就在于……能验出来是假的吗?
苏宇自信满满,老早就放风了,他想到了那个传闻,这么说来,也许苏宇很早之前,就想卖假货了啊!
可怕的家伙!
浮土灵心中升起一个个念头,却是不敢多说,艹!
苏宇,混蛋。
这次成功了,又得大赚一笔。
……
苏宇这边,好像遗忘了刚刚的事。
一切都好像没发生过!
而研究所内,锻造声传出,苏宇也不和大周王多聊什么,迅速钻入研究所。
此刻,天铸王正在敲打一件兵器,那是用缠龙木打造神鞭类武器。
没有太多的花哨!
天铸王铸兵,中规中矩,而铸兵师,这种中规中矩,后人来学,显得平庸,天铸王亲自铸兵,却是有种艺术的感觉。
这是在铸地兵,并非天兵。
用的缠龙木,也不是太好。
苏宇皱眉,“天铸王前辈,用好的缠龙木铸兵!铸天兵!这种垃圾地兵,完全没意义,也没什么太多的借鉴意义!打废了就打废了,缠龙木我多,不差这一点!”
天铸王心中暗骂!
狗大户!
行!
你说的是吧?
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迅速取出一根粗大无比的缠龙木,呵呵笑道:“那我就拿这个来铸兵了!”
苏宇平静道:“可以,一次用三五根也行!”
那边,赵立忍不住骂道:“败家子不是这么败的!”
苏宇笑道:“没事,不差钱!”
“……”
去你的!
赵立哼了一声,过了几天富裕日子,忘了自己当初的穷苦了。
想当初,几十点功勋,都急巴巴地讨要,现在……呵!
果然,这人富裕了,就是不一样,暴发户!
他心中骂了一阵又一阵!
骂着骂着,又有些爽,算了,看天铸王穷苦的样子,大概没这么奢侈过,算了,反正苏宇给的多,还有许多,铸就铸吧!
很快,天铸王用那粗大的缠龙木开始打造了。
神文不断浮现,火炼虚空。
提取,淬炼,锻造……
没多久,天铸王浑身都是汗液,苏宇看不出来,有没有什么血脉之力,这玩意,能看出来的,大概也没几个,除了本人大概有些体会。
你不露出血脉标志……其实是可以不露出来的,一般的合道,没见识的话,也未必能看出来。
不是任何一位合道,都是从上古来的。
苏宇脑海中传音道:“炊前辈,能看出什么吗?”
“没感觉。”
没感觉!
苏宇微微凝眉,是天铸王没用全力,还是真的没什么血脉之力。
……
苏宇没再久留,很快退出,悬浮在空。
看向时光长河纵横的几人,正在全力布阵!
苏宇继续传音:“前辈,现在呢?”
“也没感觉……大明王我知道,其他的几个,都没出全力。”
苏宇暗骂!
都不出全力?
行,看样子是都没到极限,我再等等,不行的话,再看。
想着这些,苏宇陡然加大了元气输入,无数的天元气,迅速输入虚空中,正在锻造大阵的几位强者,忍不住道:“暂时不用输入了,元气太强也不是好事,容易引起大阵暴动!”
苏宇凝眉道:“我感觉太弱了!”
正在主持大阵的大明王,忍不住骂道:“弱?这才是开始!一开始就强,那不是天阶大阵了,那是神阶大阵!苏宇,别觉得你什么都懂,你会布阵吗?”
说弱,你就是看不起我!
苏宇笑了笑,“那行吧,我再看看!”
……
苏宇继续等待,而此刻,越来越多的强者到来。
明日大会,今日,很多大府的强者都赶到了。
苏宇甚至看到了朱天道这些人,都在远处隔空观望。
没有靠近此地!
不过,多位强者,为苏宇铸强大的天阵,大家还是看出来了,苏宇这面子……这财力,是真的雄厚!
……
苏宇也没管他们。
他继续默默地看着,默默地等着。
先期不用全力可以理解!
后期……不用全力,铸兵废了,铸阵废了,那就不能理解了。
他也让母球一直盯着!
盯着这几个家伙。
这些人,都是他怀疑目标最大的,而且,苏宇也在不断缩小目标,包括纪鸿的资料,他都看过。
纪鸿当初圈定的一些人,有焚海王、灭蚕王、天铸王、禁天王这几位。
苏宇怀疑的目标,都在其中!
不,小周王不在,因为当时传闻他死了,纪鸿没调查他。
“这些人,都坐镇过诸天战场,有足够的时间,去收买那些将领!”
“朱天方,嫌疑倒是不大,他消失太久了,人族就没有他的存在,他很难收买一些将领。”
除非大明王配合!
若是大明王……不对,炊饼感应过大明王的血脉,苏宇想起这事,迅速传音问道:“炊前辈,忘了问了,大明王的血脉,是谁的血脉?”
“应该是明王的血脉,上古时期,也是一位强大的人王。”
明王?
大明王?
苏宇心中微动,这倒是有趣了!
大夏王是战王血脉,大明王是明王血脉……
苏宇迅速传音道:“能看出,大周王和大秦王,有人王血脉吗?”
大秦王之前全力出手,杀过无敌的,那时候,毛球一家也在战斗。
苏宇不知道,炊饼有没有感知到。
“大秦王大概没有,只是单纯的人族血脉之力……”
“嗯?”
苏宇意外,大秦王没有吗?
想了想,也没在意,这么说,只能说明,大秦王天赋还是很强的,大半的无敌,其实都没人王血脉的,有人王血脉的,也是少数。
“大周王呢?”
“不知道,没感应到,他好像没全力出手吧?”
母球也不知道,这玩意,你不全力出手,特意隐藏,很难感知的。
都是顶级强者!
你又不能深入探查他。
何况,大周王还是那种气息不外露的那种,更难判断。
苏宇不说什么。
大周王……大周王嫌疑不算太大,真要是他,有些事,也很难解决。
又过了一阵,虚空中,一座大阵,渐渐呈现出了体系,苏宇都能看出一二了,那是一套很特殊的阵法,如同高塔。
高塔四周,是一个个小门。
无数的门户,组成了这个高塔。
苏宇也不是弱者,眼力也还算可以,仔细看了一下,微微点头,这些小门组成的高塔,有镇压之效,而小门的作用,更像是一个个封印符咒。
每一个小门上,都附着了一些时光之力,时光之力浓郁,大阵四周,一道道黑色裂缝呈现,那是阵法强大,有切割虚空之效。
甚至可以切割时光长河!
而此刻,大明王低喝一声,“到关键时候了,万门塔,一门一阵,灭蚕,充能!禁天,加固封印!天元,附加时光加速之力!”
他喝道:“万门塔,万阵合一!一个个去巩固,一个个去加固封印,最终合一,形成完整大阵,错了一个,可能会导致大阵崩塌!几位,全力以赴,别出岔子!”
“好!”
“放心!”
“……”
几位强者,纷纷低喝。
下一刻,万门塔散开,真的是万个小门,悬浮在空,整个虚空都是那一个个门户,有序排列,格外壮观。
此刻,一些外族强者,都看的眼花缭乱!
人族还是有强者的!
别看这一次潮汐之变开启的晚,崛起的晚,这些无敌,都有几分拿手本钱!
而大明王,主要负责巩固整个大阵,其他三人,迅速聚集,一个个开始完善那些小阵,挥汗如雨,气血冲天!
每一道小门户被完善,都会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大明王此刻还有余力,骂道:“苏宇,你给的东西不够!听起来多,还没我付出的多,这可不行……”
苏宇笑道:“都是小事!大明王陛下多出点力,别的东西不说,十块八块的承载物,我还是拿的出来的!虽然我也缺,不缺这些小钱!”
大明王眼睛一亮!
低喝一声,气血爆发,意志力巩固四方,喝道:“你说的!老夫不多要,我朱家五代以内,证道者,所有承载物,你提供就行!”
苏宇笑道:“前提是我活到那个时候,活到那时候,自然没问题!死了……就打水漂了!”
“这都不是事!”
大明王大喜过望!
这下子,更卖力了!
几位强者,气息越来越强,随着一个个门户被锻造成功,被改造成功,几人当中,禁天王实力算是最弱的,灭蚕王是永恒五段,小周王有永恒六段之力,禁天王只有永恒四段之力。
此刻,有些气喘吁吁,喝道:“稍微慢点,给我一点休息时间!”
他全力以赴,气血强悍,意志力也极其强悍!
此刻,苏宇再次询问,母球传音道:“没看出有人王血脉之力……主要是不知道有没有隐藏实力,除非你让我深入探查!”
那不行!
深入探查,这是挑衅,强行探查,更是不可取。
这时候人家帮你干活,若是叛徒,那好说,若是不是……那就不好说了!
传出去了,名声不好听。
难怪大周王说,未必可以成功。
一旦有顶级强者,隐藏实力,的确不好办。
苏宇微微眯了眯眼,不过按照夏辰的说法,他活着的时候,对方应该没证道,人族证道的,他都知道。
他死了300多年!
对方证道应该不会超过300年,实力强,能强到哪去?
何况,对方不知道苏宇有能力探查血脉之力,稍微溢散出一些……那就不好说了。
他没再看这边,这边还有的等。
他迅速钻入研究所内,此刻,天铸王也是挥汗如雨,锻造声巨大无比,他不是用锤子锻造,而是用一股特殊火焰,不断焚烧兵器胚子。
那股火焰,很强悍!
苏宇微微凝眉,忽然,他一个闪烁,瞬间出现在天铸王身边,天铸王吓了一跳,差点锻造失败,忍不住怒道:“你干嘛?”
忽然冒出来,吓谁呢?
铸兵铸的好好的,这家伙忽然冒出来干嘛?
苏宇凝眉道:“铸的不好!”
“什么?”
天铸王大怒!
你可以嫌弃我的实力,你可以说我铸的太慢,铸的太温和,绝对不能在我的领域,说我铸的不好!
附近,赵立和赵天兵都皱眉!
飘了!
哪怕他们不服气天铸王,也不会说他铸的不好,这是人境唯一一位天兵师,苏宇真的飘了。
而苏宇,沉声道:“我看过上古铸兵术,学过赵家铸兵术,也学过天铸王前辈的铸兵术……你铸的不用心,有些保留!”
苏宇冷哼一声,“我请前辈铸兵,是为了给我老师学习的,不是单纯看前辈铸兵的!”
说罢,苏宇手中出现一柄大锤!
“我要合铸!前辈,你若是真用心,跟上我的节奏,否则……我只能请前辈离开了,前辈真以为我苏宇好欺骗?”
“你……”
天铸王愤怒无比,“好,你来,我看你苏宇,铸兵多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羞辱我铸兵不行!”
争吵声很大!
此刻,外面大周王大夏王几人也听到了,但是没进来,因为这是铸兵师之间的争锋。
苏宇冷笑一声,“那就让天铸王看看,什么叫真的全力以赴铸兵!”
轰!
一锤子朝兵器胚子打下,这一锤子,足足270震!
震荡之力,在整个胚子上传荡开!
虚空裂开!
一瞬间,那鞭子上多了一道金纹,天铸王怒道:“你这是蛮力震荡……你以为……”
苏宇不理,五行之火爆发,传承之火洗涤,再次一锤子震荡下去,水火交融,“前辈,跟上来再说!”
天铸王冷哼一声,也是火焰爆发,沸腾无比!
轰隆隆!
震荡力震荡火焰,震的天铸王火焰颤动,他不得不加大力量输出,咬着牙,很愤怒,迅速淬火,鞭子上,一道道金纹呈现。
天铸王怒道:“你这么做,太危险,一旦失手,兵器必毁!”
苏宇淡淡道:“我不差钱!我这样铸,铸兵更强!我要的就是强!而不是省!同样的材料,我能铸出120道金纹,失败率可能有七成,而天铸王前辈,失败率三成,但是,铸造出来,可能只有118道金纹!”
天铸王怒道:“铸兵,自然是稳妥为主!”
“错,兵器追求的就是强大!材料废了可以重找,但是,明明能铸出120道金纹的东西,非要铸成118道,太过保守,这才是真的浪费!”
这是理念,以及身家不同造成的分歧!
天铸王虽然愤怒,但是也没反驳,冷笑道:“行,苏宇,我就陪你一起铸,我倒想看看,你铸造失败多次,浪费那么多材料之后,还有没有底气说你铸兵很强!”
“那就试试!”
轰隆隆!
巨大的铸造声,在整个大夏府传荡,震荡余波,甚至让整个天地都在颤动,苏宇实力之强,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家伙,真的越来越强大了!
而巨大的震荡力,震的天铸王浑身都在颤动,手臂上青筋毕露,但是却是咬着牙,跟着苏宇的节奏,迅速淬火锻造。
老子不服!
你有钱很了不起吗?
老子就要看看,你他么铸兵十次,全部失败,浪费无数材料之后,你还有什么可狂的!
而苏宇,干脆收了衣服,露出精悍的臂膀,穿着裤衩,一锤子重重砸下,那震荡力,越来越强大,震的整个研究所都在颤抖!
金纹,一道道在增加!
天铸王忍不住喘息骂道:“蛮力小点,这么下去,老子跟不上,这兵器就毁了!”
苏宇冷淡道:“专业的铸兵师,若是天兵师跟不上地兵师,那就是欺世盗名之辈!”
“我……”
天铸王气的想杀人!
我不是跟不上,是你他么的蛮力真的太大了,他好气!
这是专业的问题吗?
这是实力的问题!
该死的混蛋!
他气炸了!
轰隆隆,天铸王继续跟着,此刻,手臂上,忽然血管爆裂,那边,赵立喝道:“苏宇,慢点!”
而天铸王,此刻也真怒了,“快点,苏宇,今天谁先失手,谁他么就是废物,垃圾!老子天兵师,还斗不过你一个地兵师?”
这是在专业上,否定他天铸王!
人族唯一一位天兵师!
今日若是先苏宇失手,他没脸活了!
该死的混蛋,他要疯狂打脸苏宇,你蛮力再大,你也只是个地兵师,你以为你很厉害?
老子一辈子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
苏宇也是较上劲了,冷笑道:“前辈待会别哭,放心,受点伤,大不了我多送前辈一些宝药,看谁先失手!”
两位顶级铸兵大师……是的,苏宇也是。
他亲手锻造出了文明志,他就算是顶级的!
也许铸天兵还欠缺了点,可此刻,不是有天铸王托底吗?
轰隆隆!
金纹越来越多了,外界,也有不少强者,急的满头大汗,恨不得进去看看,我去,里面啥情况了?
好像苏宇和天铸王在斗兵炫技啊!
这对铸兵师而言,简直……简直就是无数美女脱光了在等你,可你他么还靠近不了,那种愤怒、焦急、迫切、期待……各种感觉冲击,会让人发狂的!
虚空中,兵器虚影都呈现出来了!
而此刻,那鞭子上,99道金纹都呈现出来了!
金纹出现的速度极快!
两位都有无敌实力的强者,都在全力以赴,不惜代价,在铸兵,铸地兵太轻松了!
而此刻,苏宇继续炫技,加大难度。
轰!
第100道金纹,瞬间呈现,不但如此,上面还出现一个“苏”字,是的,金纹化字!
天铸王愤怒无比,小看谁呢?
没多久,101道金纹出现,比苏宇更强,技高一筹,上面呈现出天铸两字!
“呼!”
不少人吸气,顶级铸兵师啊!
金纹化字!
这真的难得一见,主要是,平时没必要,哪怕天铸王,都不会这么干,闲得慌,浪费力气不说,金纹又不会强大一些,何必呢?
可是,苏宇炫技,他天铸王不跟着,岂不是显得自己弱?
哼!
……
此刻,苏宇不断铸造,也是全力以赴,青筋毕露。
附近,赵立和赵天兵都在仔细观摩,而赵天兵,忍不住传音道:“你这便宜学生,有点狂了,单纯从手艺来看,他不如天铸王的,现在我看他的意思,想用肉身压过天铸王,震荡力太强,这么下去,把天铸王震成重伤,他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咱们比铸兵,不是比武力的!
苏宇……有点没品了!
专业的事,你用不专业的手段赢了,这就是没品!
赵立也是微微皱眉,传音道:“他太年轻了,有点浮躁,回头我骂他!他没吃过什么大亏,这家伙……是有点狂!”
他也有点不开心,这样的手段就算赢了,他也觉得不妥!
铸兵师,不比技术比实力了,大爷的,丢人!
丢了铸兵师的人!
而天铸王,却是咬着牙,怒气冲冲,比实力,我也不怕你苏宇!
轰!
他气血再次爆发,愈加强大起来,非但如此,一枚枚神文浮现,巩固空间,神文也是强悍无比,水火兼容!
苏宇的震荡力,震的他肉身不断颤动。
等到了最后,天铸王一咬牙,三身陡然分离,一条时光长河浮现,过去未来之力,迅速涌现,他冷笑道:“来啊!”
今天不把你苏宇弄服帖了,我都不是天铸王!
108道金纹!
此刻,虚空中,都有云朵快呈现了,不知道铸成了天兵,是否会有奖励!
而就在109道金纹,即将呈现的刹那,苏宇咬着牙,一锤子砸出,接着,接连砸出数百锤……
天铸王忍不住怒道:“会毁了这兵器的……”
“不会,我有把握!”
“把握你祖宗!”
轰!
就在这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席卷整个研究所,那长鞭,陡然爆发出剧烈而又不稳定的元气暴动。
天铸王气急败坏!
被苏宇砸的出问题了!
要爆!
可是,这可是天兵材料,马上要成天兵了,他哪舍得被爆了。
“混账东西!”
天铸王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眼看着苏宇不服,还要再敲打,他一脚踢飞了苏宇,暴吼一声,气血冲霄,意志力沸腾,身上血管纷纷爆裂,轰隆一声,一朵滔天火焰升腾,强行将那暴动元气摧毁!
瞬间镇压整个兵器暴动!
“镇!”
“平!”
“灭!”
“……”
天铸王一声声厉喝,轰隆隆,空中有云朵降临,而天铸王,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长长吐了口气,脸色煞白,看向苏宇,冷哼一声,“谁赢了?”
我赢了!
你差点铸的兵器爆炸,我说了,不能这么刚猛!
是我,力挽狂澜,保住了兵器,我赢了!
你这狂妄的小子,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可以在专业上赢我?
笑话!
而苏宇,微微凝眉,腾空而起,一手抓在鞭子上,文明志在鞭子上拂过,镇压暴动,而不经意地沾染了一点点血液。
很快,脑袋中传来声音:“不是他,他血脉普通!”
苏宇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无奈,放下了鞭子,抱拳道:“是我输了,前辈见谅,我太急功近利了,果然,我铸兵术还不到家……前辈,抱歉,接下来一切铸兵安排,全部按照前辈说的来办!至于铸兵成果,前辈分三成……”
原本天铸王还还愤怒,此刻,闻言愤怒倒是少了八成,哼道:“还算输得起!你还年轻,年轻热血冲动,我可以理解,但是记住了,人族,铸兵术,老夫第一!”
苏宇点头,叹息道:“晚辈知道了。”
说罢,朝赵立他们拱手,叹道:“老师,我给赵家铸兵术丢人了!此次之后,我不到天兵师,再也不会人前铸兵了!”
赵立欲言又止,半晌,低沉道:“失败不可怕,胜不骄败不馁!铸兵一道,并非一定就是稳妥为主!”
“你刚猛铸法,我觉得很好!”
之前,他还要骂苏宇,此刻见苏宇被打击了,看向天铸王,心中轻哼一声,忽然看向赵天兵,咬牙道:“师兄,你也去,铸刚猛之法,领教一下天铸王前辈的大道,我赵家铸兵术,不比任何铸兵术差!”
赵天兵也点点头,看向天铸王,笑道:“前辈,苏宇小辈,不懂我赵氏铸兵术精髓,这兵器还没铸造完成,不如我也来和前辈配合一下?”
天铸王也是蔑笑一声,“你来便是!苏宇不行,你赵天兵,照样不行!”
话落,赵天兵腾空而起,迅速呈现大锤,他要继续和天铸王铸兵,比拼一下,到底哪种铸兵术更强!
我家的娃,我来打!
但是,你天铸王大言不惭,说你一道铸兵术最强,赵家不服!
轰隆!
铸兵继续!
而苏宇……懒得管了。
我又不是为了铸兵而铸兵,真是的,这是杠上了?
好吧,你们杠,我不玩了。
拜拜,我出去试探其他人去!
天铸王,没狱王血脉。
那嫌疑最大的,就是禁天王了,第二是灭蚕王。
苏宇很快退走。
……
外界,大夏王笑道:“吃亏了?年轻人,还是吃点亏好!”
被社会毒打了吧!
这家伙,太猖狂了,和天铸王较劲,这次吃亏了吧!
苏宇平静道:“我还年轻,才20岁,等过些年,我铸神兵,一切胜负,自然明了!”
大夏王心中叹息,毒打不够,还是狂!
而大周王,见他盯着大明王他们,心中微动,天铸没问题?
苏宇这家伙,小手段倒是不少。
也好,天铸若是被确定没问题……对大周王而言,那是很大的喜事,人族无敌,用兵器的,几乎都是天铸王铸造出来的。
天铸王出问题……那麻烦就大了!
至于其他人,问题不算太大。
这倒是今日最好的消息了!
大周王此刻露出笑容,笑的有些灿烂,耳边,传来大夏王的声音:“幸灾乐祸,也别太明显了,这小子,年轻,心眼不大!我看他心情不好,你笑的这么开怀,我看他会记仇!”
大周王笑的更开怀了!
而一旁,苏宇见状,也微微露出笑容,朝大周王笑了笑,一副还算开心的样子。
心照不宣!
而大夏王看了一会,心中叹息,果然,记仇了,这家伙……还是不够沉稳,就算记仇,也别太明显,大会还没开呢!
你现在笑,傻子也知道你记仇了!
“呵呵呵!”
苏宇继续笑着,旁边,大周王也笑着点头,一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样子。
大夏王暗吸一口气,两个家伙都在笑,有点渗人了!
这不会斗起来吧?
“咳咳!”
大夏王轻咳一声,站在了他们中间,笑道:“看,铸阵挺顺利,老朱还是手段厉害!”
我就当个和事佬吧!
消停一下!
苏宇微微一愣,接着真笑了!
大夏王……干嘛呢?
而大周王,也是笑了笑,露出了笑容,老夏……哎,战者啊!
可惜了!
战者就是战者,总是喜欢自以为是。
大周王也懒得多说,你继续,我们就看着你表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