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hfc优美玄幻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第一零七六章 人臉蟲相伴-pgagg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无限的黑暗之中,何邪的力量在飞速流逝着。
他的境界从天阶开始下滑,神皇巅峰、神皇中阶……神王……直到七阶、六阶!
他尝试了各种方法,但都不能阻止这种趋势,他的气血、真气、精神,都在飞速削弱,更可怕的是,他能清晰感觉到,他的生命也在飞速流逝,他已经能感应到久违的衰老。
若是有人能看到何邪此刻的样貌,定会吓一跳,因为此刻的何邪已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分明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朽。
“不对,这不对!”何邪在脑子里飞快思索着对策。
十方绝域的力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天阶强者,但却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混沌王虽然是逆天强者,但他怎么可能掌握如此让人绝望的力量?
一定是哪里不对!
原剧情中,十方绝域并非是无解,人王挥动洪荒大旗崩碎了它,辰南从中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还把十方绝域融合到了自己身上,实力获得了质的飞跃。
何邪如今的实力,绝对不比原剧情中辰南的实力差,而且还有道剑这种超越逆天的宝物,竟然也只能坐视自己走向衰落,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此时他已跌落到了四阶修为!
何邪已前所未有的虚弱,此时若是来一个天阶高手,一个眼神都能杀死他。
“让我想想……辰南和我的区别,他是一个墓,一个储存众生之力的墓。众生……”
何邪陡然眼睛一亮,有了思路。
“人王能崩碎十方绝域,是因为洪荒大旗,而洪荒大旗,也是曾经数个神话时代前的众生之宝,象征着人道的本源……”
“以我如今的修为,能让我都难以理解并且无法抗衡的力量,再加上只有人道和众生才能破解的力量,只有一个……”
“那就是——因果!”
清楚了!
一切都清楚了。
何邪立刻展开行动,他颤巍巍从须弥戒中取出一罐觞能,不顾一切吸收起来。
此时他的修为已跌落至二阶,如此纯粹的觞能,直接让他意识模糊,肉身瞬间爬满恐怖的裂纹,黑红色的血液从裂纹中汩汩涌出,眨眼他就成了一个血人。
前所未有的凄惨!
他用尽最后的力量勉强使觞能在经脉中运行一周天,觞能所过之处,经脉、血肉寸寸崩碎!
然而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嗡!
运行了一周天的觞能瞬间涌遍何邪全身,立刻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衰弱被阻止了!
不但如此,他浑身透发出惊人血光,血光所过之处,浓密的黑暗像是遇到天敌一样迅速退散,使得何邪周边撑起一个一丈方圆的血色光罩。
而血光中,何邪也再一次清晰看到了如今自己的本质。
因果缠身的自我!
一根根赤色锁链从虚空深处延伸进他的血肉里,扎根在他的灵魂之中。
锁链密密麻麻,多不胜数,而每一根锁链都在轻轻颤动着,那看不见的虚空深处,传来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仿佛是每一根锁链之上,都有未知的生物,在沿着锁链,向他爬了过来。
这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曾让何邪发自灵魂般难以遏制地恐惧,曾一度让他不得不刻意屏蔽这段记忆,以待日后有实力时再去面对。
可如今,他不得不提前再次面对了。
比起上一次,这一次他甚至能听到那每一根因果枷锁上都传来如同密集的、尖锐的指甲刮动着金属的声音,又像是数不清的虫子发出此起彼伏的“吱吱”叫声。
这声音让何邪毛骨悚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最让何邪惊骇欲绝的是,血色光芒的照耀下,他骇然发现自己被一种脸盆大小的黑色虫子彻底淹没了!
这是一种长着黄色人脸,浑身绿毛的虫子,它长着四只尖锐的獠牙,眼珠泛着赤色的幽光,长长的黑色触须,如镰刀般的节肢上长满了毛茸茸的倒钩。
它们密密麻麻,用节肢上的倒钩钩在何邪的身上,用尖锐的獠牙刺破何邪的皮肤,贪婪地吸噬着何邪的气血、真气、精神、意志、灵魂乃至生命!
它们堆积如山,争先恐后向何邪涌来,已经将何邪彻底淹没在其中,那血色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不知有多少这种人脸虫隐藏在黑暗中。
最恐怖的是,若非何邪以觞能刺激自身,竟根本察觉不到这种人脸虫的存在!
明明身上挂着密密麻麻的虫子,偏偏一无所觉,任其将自己吸噬至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种人脸虫随着因果锁链一起显化,绝对和因果有关,这一点母庸置疑。
联想到此界即使是逆天强者也察觉不到因果的存在,这十方绝域所谓“封天锁地”的说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时何邪已根本顾不上去想这些虫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他想也不想挥舞着道剑便向一头趴在他脸上的虫子挥砍而去。
刷!
即使何邪不能动用规则、气血和真气,但道剑本身的材质也足以镇杀神王了。
可偏偏,道剑如同虚幻之物般,从这些虫子身上穿过,却伤不了这些虫子分毫!
不,虚幻的不是道剑,而是人脸虫!
何邪果断扔掉道剑,一把抓向一头人脸虫,这次他以觞能包裹手掌,果然一把攥住这人脸虫的脖子。
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当何邪碰触到虫子的那一刹那,虫子突然发出惊恐的“吱吱”尖叫,这叫声竟和因果锁链上传来的那些恐怖声音,十分相似。
人脸虫被何邪手掌触碰到的部位冒出滋滋的青烟,青烟如受到牵引般,立刻飘向何邪,融入何邪的肉身。
然后,何邪敏锐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回来了那么一丝丝。
何邪顿时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