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dy引人入胜的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427章 留裏克的加勒比式處刑相伴-houz0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箭矢划破空气,嗖嗖声不绝于耳。
哥特兰人区区两条船,其中的一条已经在罗斯人的不停射击下,彻底失去了航行能力。
见状,那位置靠后的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们紧急调转方向意欲夺路而逃。
有抛射的箭矢从天而降,亦是有扭力弹弓打出的弹丸,在船只周边激起可怕的水花。
“他们要逃跑!水手,操纵船帆,我们追上他们!”留里克下达指令的同时,也双手抓稳侧舷栏杆。
阿芙洛拉号的三角形猛然调整受风面,整艘船侧着身子,猛然低半径旋转,比起哥特兰人的划桨长船,她的转弯更为优雅且快速。
阿芙洛拉号表现出了她应有的超强机动性,只此一个转弯激动,她就蹭过被打击得奄奄一息的敌船,以球鼻艏撞断一堆木桨,就冲到第二艘船的侧舷。
双方的距离愣是逼近得不足十米,如此可怖的近距离,罗斯人毫不犹豫展开居高临下的新一轮射击。
看啊!那是来自侧舷的扭力弹弓,佣兵将其后端用力扛起来,弹弓来了一轮结结实实的醍醐灌顶!
随着两声沉闷的响声,三发弹丸中的两颗,成功的击中长船的内部船肋骨,并直接将其打穿!
哪怕是橡木造的船壳,它的薄弱之处永远在于侧舷。
顷刻间,哥特兰人的船只涌起两股水柱,很强的水压可是不好堵住,这艘船正在快速漏水。
然罗斯人的打击还在持续着。
箭矢的攻击使得哥特兰人无处躲藏,他们有心反击,奈何手里的家伙就好似那秋季的柴火棍,可谓毫无用处。他们举起盾牌徒劳的抵抗,只因盾牌也被钢臂十字弓凿开。
战斗完全是一边倒,随着扭力弹弓接连发射,来自友邻船只的弹弓的支援,最后的哥特兰长船已经被凿得千疮百孔,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
不久,船彻底沉了下去,死者立刻沉底喂鱼,伤者的血水染红了一片海域,此刻尚有十多个活着的哥特兰人,他们争先恐后抱着漂浮的木条在海波中上下起伏,不时还要潜水躲避罗斯人射出的箭矢。
他们成了最完美的猎物,船上的罗斯人伸着手指放肆嬉笑,嘴上说着不干不净的话语,鄙夷与蔑视表现得淋漓尽致。
战斗就这样结束了?!俯身看着海上漂着的一小撮活人,战斗之前奥托知道自己会赢,想不到赢得这么简单轻松。
他依旧保持沉着,对留里克说:“到此为止吧,我们不用管他们,让这些敌人漂在海上自然去死。”
承认,哪怕波罗的海咸度再低,那也是咸水,这些敌人漂在海上,不久还是会脱水而死。
罗斯人可以不理睬他们,或者施展仁慈,现在就赐死。
留里克亦是俯身看着,虽说是敌人,这些抱着残木的家伙眼神里可是在求饶。
求饶?笑话!谁会饶恕海盗?
不错,留里克现在就把这些人定义为海盗。对待海盗,留里克可是没有一丝的怜悯,处理手段凶残一些,除了自己回避一下外,族人们可是巴不得看到海盗被折磨到死呢。
不过这些敌人到底是战败了,他们一定是哥特兰人,那么哥特兰岛当下的情况如何了?
“我觉得这些人还有用。”留里克郑重其事的回答。
“嗯?你……你竟要对这些秽物仁慈?!”
“怎么可能!至少我们在询问他们情况之后,再将他们一并杀死也不迟。我们太需要哥特兰岛的情报了。”
奥托点点头,示意手下抛下绳梯。
阿芙洛拉号暂且收拢风帆,绳梯放下,那些惊慌失措的漂浮者们自感抓到了活命的机会,哪怕是做奴隶,那也比做了鱼饲料要好呀!
他们陆续攀爬绳梯,在震惊中登上他们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的大船,亦是首次登上可恨又可怕的罗斯人的船只。
他们刚刚登岸,就被准备好的五大三粗的罗斯勇士以一记拳击来一个下马威,接着用准备好的麻绳捆扎好扔到角落了,再有剑盾手严密看管着。
有八个人成功登船,也成功被擒拿,而第九也是最后一人,仅仅因为捆人的绳子用完了,此人在攀爬之际就被钢臂十字弓近距离打穿了脖子,哼了一声掉进大海……
他们以为可以活命,结果等待的是罗斯人残酷的审讯。
为避免他们不老实,奥托勒令手下对之拳打脚踢。虽说这种行径太暴力了,留里克就站在船艏甲板作壁上观,只因他们必然被处死,也该想想一个处决他们的手法,至少不要太暴力。
被俘的八人被木棍夯打,被麻绳抽打,他们头破血流求饶声都是支支吾吾的。
奥托趾高气昂,审讯这些家伙还犯不着自己动手。
耶夫洛承担了审讯的工作,为了活命,这些俘虏争先恐后的自述所知的一切。
他们述说的情报,不得不令坐着的留里克站起身,快速走到俘虏面前。
“你们说什么?你们的渔港维斯比已经行动起来了?你们已经猜到了我们要打你!”在当下的语境下,留里克确定哥特兰人担心斯韦阿兰同盟大举登岛讨伐,罗斯人因为同盟的关系,自然被他们高度警惕。
俘虏们大吃一惊,争先恐后自称所言都是真的,他们更是谈起条件。
谈条件?一些快被揍死的海盗也配谈条件?
奥托已经拔出了剑,就当着留里克的面,刺杀了一个要求讲条件的家伙,惊得其他人不敢再提要求。
有敌人的血珠溅在留里克的脸上,他擦掉血,瞪着双眼质问:“告诉我你们的兵力。你们集结了多少男人?有什么武器?!”
被吓傻的人色色发抖,他们争先恐后泄露秘密,只求活命的可能。
有人提出维斯比兵力至少一千人,一有人声称两千,更有甚至扬言,倘若整个岛屿的势力聚集到维斯比,哥特兰岛就能组织起一支兵力达到五千人的“庞然大物”。至少在他们的认知里,一千人的军队已经所向披靡,五千人的队伍就更为强劲,是任何敌手都忌惮的存在。
只可惜,所谓“五千大军”不过是哥特兰人的幻想,他们不经意间透露出岛屿上除了维斯比这一巨大的定居点,大量的渔民是分散居住在各个的近海村庄。或者说哥特兰岛本有三个大定居点,岛南海湾的那个曾被罗斯人毁灭,剩下的两个都在北方,它们可不是五百个罗斯精锐勇士能快速打下来的。
维斯比港,此地很可能集结了两千名武装者,倘若再把一些少年、老人组织起来,亦或再从周边渔村招来佣兵,维斯比港的居民集结起一支三千人的大军,留里克估计这是可行的。
他们人多,质量一定差,武器装备也糟糕。
对!他们的武器一定糟糕,瞧瞧这些被俘的哥特兰人拿着的都是什么废铜烂铁,面对罗斯军的箭矢,毫无还手之力。
“看起来敌人至少有两千人。”留里克看着父亲,“我们发起进攻,也得集结两千人。爸爸,我不想打以少胜多的仗,这一次我们务必多多集结。”
“那就三千人。”奥托呲着牙,拎着滴血的剑又当众刺杀一名海盗,引得在场的罗斯战士接连叫好。
因为事态已经非常明朗,因为这些哥特兰人一位罗斯船队都是货运船,皆是好欺负的对象。试想,倘若阿芙洛拉号的确是纯粹的没有防御力的货运船,这些海盗岂不是直接得手,那么船上的人还不是尽数被杀?
胆敢劫掠就该有被杀的绝悟,奥托不想留情,大有挨个将之刺杀之举动。
敌人的血染红了船只甲板,留里克只觉得明显不妥,就拉住了父亲。
“嗯?你胆敢阻止我处决海盗?”
“不!我有更好的办法。”
“是什么?!”
“让他们滚回海里喂鱼!”
这里固然是波罗的海,然海盗风气可一点都不必那个位面的加勒比海轻松。
要说这片海域从来也不太平,即便不是这样的时代,在那个汉萨同盟争夺海洋权势的时代,丹麦、荷兰与汉萨同盟,彼此的商船同时也是战船,敌对的双方碰头便是激战,正片海域各路海盗频繁活跃。
海盗风气本就是自古以来,这方面留里克和奥托称呼眼前的敌人是肮脏的海盗,不过罗斯的阿里克,已经靠着海盗劫掠之手段,以先进的十字弓狂袭哥特兰渔民,至今岛屿北方的海域已然成了哥特兰人的禁区。
既然是对付海盗,那就用“更具观赏性”的刑法让他们喂鱼吧!
至少对付海盗,留里克没有哪怕半分的心理不适,他只希望某种不见血的方法。
一只放在船舱内部,备用以修缮船只破损的木板被搬到甲板,它的一段伸出侧舷栏杆,被捆着的人挨个被逼着走跷跷板。
如此好戏竟出自留里克之手?!罗斯战士与佣兵哈哈大笑,甚至在场的科文人也惊叹于这群瓦良格人的手段之怪异。
被俘者双臂被捆着,他们明知跳下去就是淹死,奈何身后还有一只只亮闪闪的剑在威逼。
一个不愿死的家伙紧张地站在木板最末端,下方便是大海。
突然船只一个震颤,此人就掉了下去,顷刻间被海波吞噬。
随后,另一人被硬生生拽过来,被不断驱赶着掉进大海。
罗斯人狂笑不已,被俘者临死前惊恐成了最佳笑料,也在快速的缓解罗斯战士的戾气。
奥托伸着脖子,看到最后一个被处决者沉入海里,便又转过身,轻轻给了留里克胸口一拳。
“你是一个无情的战士,我很喜欢,以后再抓到敌人,就按照这种方法处决。对了,这叫做什么刑罚,你给它取个名字。”
“就叫做加勒比处刑。”
“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好吧……”
奥托说话之际面带笑意,留里克丝毫笑不出来:“爸爸,还是想想现实的问题吧。那些家伙说清了敌人可能的兵力,我们必须趁早回去开始相应准备。”
“哦,这件事我丝毫不担心。”
“嗯?为何?”
“因为。”奥托再度带着笑意,给了留里克轻轻一拳:“你是军事指挥者,想怎么打仗全看你的态度。”
“好吧,这是我的战争。”
留里克轻轻勾下头,这一刻他终于面露喜色。
与哥特兰巡逻船只的遭遇是意料之中,快速打赢更在意料中。
阿芙洛拉号调转船头逼近最后一艘半死不活的长船,绳梯放下罗斯战士,基于奄奄一息者补刀,罢了尸体直接抛入海中。
一艘长船连带着一小批斧头、剑之类的武器,谁也不能说南下的作战罗斯人一无所获。
阿芙洛拉号依靠缆绳牵引着战利品,整个船队恢复了纵队,未来的航迹再不见任何敌人,甚至大海之上竟看不到别的船只。
船队尽量贴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海岸线前进,终于在被终日航行折磨的迷迷糊糊之际,远方终于出现了一系列的喇叭状港湾,而此地的水域几乎没了咸味。
此必是梅拉伦湖的入海口,船队已经进入己方的控制区了。
船队要进入大湖吗?
不!船队没有任何休息的意思,再经过一次夜间航行,所有人终于在清晨淡淡的海雾中发现了北方世界的模模糊糊,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亮点。
睡眼惺忪的留里克被慌张的部下唤醒,同样起身的还有睡不解甲的奥托。
“耶夫洛,你就不能沉稳一点?”
“可是公爵大人,前方发现了火焰!看起来是渔船。”
“怕是盟友的渔船,传我命令,他们不攻,我们也不攻。”
“公爵!恐怕那是我们的船!我们已经到墓碑岛的群岛了。”
“真的?”
这下再无人酣睡,留里克虽感觉一丝寒冷,他爬上船艏甲板,确实看到了那些灯火,以及北方的郁郁葱葱。
此刻船上已经站满了人,他们的手中也扛着十字弓做好了战斗准备。
“哈哈!不用再紧张了。”站在高处的奥托振臂高呼,“兄弟们,待在船上这么多天你们痛苦万分!我们即将登陆墓碑岛,我们要好好休息啦!”
战士们欢呼雀跃,奥托更是开怀大笑。
接下来的航线已无悬念,点着油灯整夜垂钓的罗斯渔民,他们钓到了多条鳕鱼,正欲等到天完全亮了,带着鱼获赶回墓碑岛供给岛上的庞大驻军。
想不到奇迹发生了!渔民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首领还有那巨大的船只,再一次进抵墓碑岛。
渔民也有幸成了领航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