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l1n优美小說 影視世界當神探 txt-番外:金妮董事長的宇宙宏圖讀書-8avt7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感谢盟主蓝禀对本书的大力支持)
纽约州拿骚县,昔日的手机公司总部大楼已经没了那块属于钛金公司的巨大银色招牌。
以往每日在楼内熙熙攘攘的公司职员、相关公司的访客和客户也不见了踪影。
除了安保和部分勤杂人员,如今这里面都是一进房间就很少挪窝的研究人员。
在这十多层的大楼被金妮买下时,就是已建成二十多年的旧楼。
如今又过了十多年,外表越发老旧。
但大楼园区内,各处绿植碧萝错落有致,繁疏相间。
比起往昔的热闹嘈杂,多了一种浮华褪尽,岁月沉淀的静美之感。
大楼顶层依然是金妮在纽约的日常住所。
除了楼顶上多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植物园外,其它几乎与她当初来纽约时没什么区别。
大小姐是一个念旧的人。
如这层顶楼起居室类似待遇的,还有洛杉矶比弗利山脚的那套小“豪宅”——当初就是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路克。
虽然那次见面与什么一见钟情无关,不过时不时还被路克拿出来逗过董事长大人。
比如某过期小警探反剪某女性嫌疑人双手,搜身查找违禁物品,这种“案件模拟.JPG”就不止发生过一次。
这十多年下来,金妮一路从商场萌新→新贵→大佬→巨鳄的路上走来。
从最初踌躇满志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吹牛比,到现在脱离大部分具体事务,以隐蔽持股的方式,悠闲地在幕后控制着数百家中小型公司,她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此刻,董事长大人披着一层薄毯,慵懒侧躺在阳台落地窗前的宽大软榻上。
面前小几上放着的平板投影正在播放经济新闻,主持人正在盘点最近全美多家科技股暴涨的细节。
金妮的注意力却早已不在上面。
夏日午后,阳台外一片晴空白云,红花绿树间若有似无的蝉鸣鸟叫,夹杂着新闻里熟悉的专业名词。
董事长大人渐渐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嗅到一股咖啡的香气徘徊鼻尖,心中一动,这才感觉自己被人搂在怀中。
不用睁眼,只凭那只手所放的位置和姿态,金妮就明白是谁来了。
当然,别的人也不可能通过安吉尔那一关。
她没有睁眼,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懒洋洋地将身躯往后,与某人靠得更紧密一点,鼻腔中发出一丝细若蚊萤的“嗯”声。
午睡乍醒,董事长大人浑身软绵绵的,一点都不想动弹。
所幸某人听力敏锐,心理学精通,行动力强,她不担心他会错意。
路克看着眼前这个如同芭比娃娃般精致纤细的大小姐,忍不住有点好笑。
想当初这位别说睡午觉了,晚上睡觉都要凑空在他耳边念叨几句公司发展,未来规划啥的,现在居然也开始偷懒午睡了。
不过现在已是2019年5月初,距离灭霸来袭差不多快一年。
前两个月路克先是和赛琳娜登上宇宙飞船,一路旅游到混乱星球,再把大战前用二号空间转运到那里的家人接回地球。
之后他又与赛琳娜双双在沙克福德牧场别墅休假大半年,一直到最近才重新开始活动。
这段时间内,他为了研究全属性本尊的身体,一直没有再次激活分身。
没有分身的多线程操作,抽不开身的他时间远远不够用。
因此,金妮这快一年也就和他短暂见过几次面,以前答应的每年的长假都积累的。
好在这次重回纽约后,对完全体本尊的研究已经结束,分身再次激活。
有了三个分身负责科研与杂务,虽然这些还是他自己在做,路克本尊至少表面上能清闲下来。
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是常人200倍体质的他有依次打服整个盘丝洞女妖精的战斗力,但却不能同时打里两个洞的女妖精。
好在董事长这么些年忙碌事业,一年不度假,然后再补上的情况也有几次,倒没有找他闹的意思。
但今天已到下午,她身上穿得还是丝绸睡衣,连家居装都懒得换上。
显然两人已经有三个多月没见面,董事长大人这里的公事严重堆积,需大力处理掉,才能让她找回工作状态。
贴心的路克只是放轻手中的力道,用最柔和的按摩手法,配合微弱的生命之光补充,让金妮的身体慢慢恢复巅峰状态。
董事长大人显然很满意他的按摩手艺,顺势就从侧卧变成俯卧,让身体能更快放松。
其间两人没有说话,金妮甚至连眼都没睁开过,任由路克松弛她因久坐而疲劳的腰豚腿部的肌肉。
直到她真正陷入深沉的睡眠,路克才停手。
念力一扫,将董事长浑身的汗水“刷”进远处的垃圾桶,他这才揽住浑身绵软的她,拉过薄毯盖上。
有了分身,本尊陪睡这事完全不耽搁工作。
不过是一号机暂时休眠,处理器的计算量分配给二三四号机而已,却能满足女朋友“们”的心理需求。
难怪有人说分身是很多小说主角的必备技能。
虽然他这分身没有单独意识,只能算一种另类的“肢体”,但这也避免被分身送草原的危险,实在很适合他这没安全感的人。
一顿深入灵魂的路式按摩,让金妮睡了一个香甜无比的下午觉。
直到落日西斜,橙红色的余晖照射下,在天空中制造出大片绚烂的火烧云,她才悠悠醒来。
熟悉的手放在熟悉的位置,将她的重点牢牢掌握其中,背后强壮肌肉带来满满的充实感,让她舒服地叹息一声:从头到尾都这么贴心,这让我怎么舍得甩掉他?
安吉尔那个肌肉脑子,根本就没懂这其中的美妙之处啊!金妮在心中小小鄙视了下自己的安保兼半个闺蜜,略微侧身,扭头看向身后。
不出意料之外,路克灰蓝色(好听点叫冰蓝色)的双眼正静静注视着她。
金妮微笑起来:“hi,好久不见。”
路克同样回以微笑:“嗯,好久不见。”
说话间,两人的头又凑到了一块。
良久,金妮才含糊地说到:“路克,我……有点……饿了。”
路克嗯了一声:“对啊,我的快递午餐你睡着太快都没吃。”
金妮:“滚,我才不要吃你的快餐,我要吃鸡。”
路克:“好吧,叉烧鸡行么?”
金妮:“我要你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