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wmp优美都市异能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429-有什麼誤會不能解釋的呢熱推-41rux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数百九黎族人,只剩下一两百,赶上主将巨相也是中了毒箭脸色青紫模样,这些凶悍的九黎部众士气大跌。
乌斯玛这边虽说没有什么高手,可胜在人多,冲上去,基本都没怎么动手,就把这一二百人给生擒了大半。
巨相被发现了,伤了半边身子并且中毒的他大喊了一声,拿着武器做困兽斗。
到底是蚩尤的兄弟,作为顶尖战力中的一员,在乌斯玛手底下没有大将的情况下,巨相还是非常猛的。
他左右冲阵,都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他的。
乌斯玛见状急了,提着七星剑自己要上。
关键时刻还是白牙稳得住,一把就抱住了乌斯玛:“乌斯玛大人,您千万别激动啊,您这个本事上去就是送死呢。”
乌斯玛:“···”
“用弓箭,用弓箭射死巨相!”
白牙指挥着,族人再一次拿过来毒箭来,瞄准了巨相射。
三四百张弓一块射击,饶是巨相,也不好躲避。
漫说他现在没有受伤中毒,就是全盛状态下,也躲不过所有的箭,你以为他是蚩尤呢。
又中了几次毒箭,巨相愤怒的咆哮,毒素入体,从内心深处传来的无力虚弱感让巨响脑壳都要炸开了。
他捡起来地面上一具尸体举起来在身前,用同伴的尸体当盾牌遮拦毒箭,伤臂拿着武器去威胁从另一侧逼上来的联盟战士。
忌惮于毒箭和巨相的武力,联盟战士都是举着盾牌步步推进,这一来,倒是让巨相有了发挥的空间。
他看联盟战士走的近了,丢了尸体,一把抓过来了一面巨大盾牌背在背上,然后双手持武器冲入盾阵之中,大开杀戒。
逼退了联盟战士,巨相脸色越发的青紫,身子摇晃,同时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也越发的减弱了。
白牙有些着急,这巨相虽然中了毒箭,可眼巴前还是有些凶悍的,这怎么跟他打?
想要上去解决巨相,势必要靠着盾阵近身抓他,关键是,近身格斗之下,联盟战士都打不过中毒的巨相。
白牙抓耳挠腮。
乌斯玛旁边哼了一声:“还挺有本事的,去,让大家换上加长了之后的铁矛,盾阵掩护,不跟他近身,直接刺就是了,我看他还有什么本事。另外,弓弩撤下,一块围上去,长矛阵我扎不死他我。”
乌斯玛不愧阴逼之名,话出口,立刻就有二百多族人手持巨盾而出,围成了一个圆,整整三层望前逼近。
而后,两百手持加长了铁矛的族人站在盾阵之后,抓着武器,一步步的逼近。
巨相看到这一幕直接傻了。
这,这自己还怎么玩?
那加长的铁矛四面八方而来,每一杆铁矛,都两米长度,自己就算能防得住前面的也防不住后面的了。
这不是,巨相尝试着突围了几波,可终究是状态大跌,让他没有了以往那般的勇猛。
一步一步的,巨相被长矛阵逼得退无可退。
一声喊,族人们齐齐动手,扑哧扑哧声中,巨相身上多出来了许多的伤口。
噗通一声,巨相单膝跪在地上。
长矛手后退,调整好了动作之后,又一次进逼上来。
再有一次,巨相保证死在当场。
他抬头看着周围这一切,忍不住悲从心来,仰天一声大喊:“三哥!快来救我!”
巨相话音刚落,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呼啸。
乌斯玛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机灵,忙回头往声音的来源处去瞧。
目光所及之处,就看到一人持双刀杀来。
所过之处,无人可挡。
乌斯玛已经认出来这些人是谁,巨相三哥争奴。
他连忙喊人冲上去阻挡争奴。
可争奴不是一般人,阿晃和刑天两个人一起上才能拦住的争奴,又何如是这些普通族人拦得住的?
争奴如一道风似的杀到了乌斯玛跟前,吓得乌斯玛喊叫了一声,掉头就跑。
靠着十数名族人阻挡,乌斯玛勉强逃了一命。
也是争奴没想着追杀乌斯玛,不然的话,乌斯玛也跑不掉。
争奴杀退了乌斯玛,转头去看被围在盾阵之中的八弟巨相,眼珠子都红了,愤怒一声咆哮,开了无双。
就好像是沸水泼雪一般,争奴过处,所有人纷纷后退。
毫无任何困难的,就给争奴杀到了盾阵之中。
他逼退了长矛队,一把将地上巨相抱在怀中。
只是这会儿,巨相彻底毒发,已经没了生机,临死前那一张脸,都是乌青乌青的。
争奴抱着弟弟尸体,喉咙中悲凉的一声喊叫。
这可是亲兄弟啊,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被争奴吓退的乌斯玛这会儿回来了,在族人保护之下看争奴怀抱巨相的场景,回想起来争奴刚才的无双表现,都忍不住后背发寒。
这特么的,怪不得的和九兄弟交过手的列山他们都说除了蚩尤之外,最强的就是这个争奴了。
也是,己方这边,打死也挑不出来一个和争奴这样的人啊。
单人独骑冲进千人阵无人可挡,这份勇武,要是在联邦干活的话,有陛下指挥,怕是早就干死了蚩尤。
这不是,乌斯玛还啧啧摇头:“这家伙还是挺猛的哈。”
白牙脸色多少也有一些不好看,就轻轻的嗯了一声。
俩人在这对争奴品头论足。
另一边,抱着弟弟尸体的争奴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乌斯玛。
正对争奴评论的乌斯玛被吓了一跳,夜空下,火光中,乌斯玛还不住的眨眼睛:“你想干嘛?”
争奴没说话,只是用动作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他放下巨相的尸体,手持双刀,狂奔而来,直奔乌斯玛。
乌斯玛被吓得一哆嗦,左右联邦战士纷纷一声呐喊,主动截杀争奴。
然而,这会儿的争奴已经是怒火攻心,就是阿晃刑天两人联手,也敌不过这会暴怒的争奴。
争奴手中刀横扫,联邦战士好似风中落叶一般倒飞而出。
那争奴都杀到了乌斯玛眼前三十多步的距离时,乌斯玛这才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就跑。
争奴一边劈砍联邦战士,一边用刀指着乌斯玛逃跑的放心:“混蛋!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言讫,争奴还真就谁都不管,就撵着乌斯玛杀。
乌斯玛哭的心都有了,被这么个强人盯上,那自己算是栽了。
白牙着急中带着人去救乌斯玛,也给暴怒的争奴杀退。
这才应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句话呢。
乌斯玛为了活命,到处乱钻。
他仗着年轻时逃跑的经验,倒也是一时半会的没让争奴追上。
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乌斯玛疏于锻炼,身体素质比不上只比蚩尤弱的争奴,接着往下跑的话,早晚会被追上。
而那些联邦战士又阻挡不住争奴,唉,早知道这样,就不杀死巨相了。
这不是,乌斯玛一边跑还一边给争奴解释:“那个你先别冲动啊,我真不是要杀死巨相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你弟弟,这是误会,有什么误会不能坐下来慢慢解释的呢。”
当下里,乌斯玛立刻就调转方向,也不往前跑了,转身直奔着那枯黄杂草而去。
争奴后面追的紧,似一头发狂的公牛相似:“混蛋,有本事你就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