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ll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第2226章 早早開門迎女皇,女皇來了就還錢相伴-ii472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兴武天皇和大明宁王都带兵在前线打仗,是不可能到上海和大坂的“十人两替”商量怎么赖账,哦,怎么还债的。所以代表兴武天皇和大明宁王而来的,就是那个从前被“十人两替”当笑话看,现在却让“十人两替”高攀不起的越后宰相上杉纲胜。
十间堂外的陆家嘴码头(这是朱慈烺的私人专用码头)上,一座紧靠着黄浦江和吴淞江的楼阁之上,远道而来的越后宰相那真是大摇大摆的就来了——他本来不必亲自来上海的,但是听说要和大坂“十人两替”会谈,那他就必须亲自来了。
他想当年可是日本第一穷藩,连借债都借不到的米泽上杉,现在却是越后百万石的上杉太政大臣纲胜,天皇陛下的笔头重臣!而大坂“十人两替”却都跑路躲债到了上海,要想回国还债,就得看他这位上杉百万石的心情了。
“纲胜,”上杉百万石的感觉正好的时候,就有人直呼其名了,“兴子天皇的日本天下,还是用得着这十位来上海躲债的诚信商人的。”
“哈伊!”上杉纲胜听见这位一张嘴,他的百万石牛逼相马上就没了踪影,换上了一副乖巧无比的表情。甚至都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不懂汉语)就一口一个“哈伊”了。
而能让上杉百万石秒怂的这位,当然就是大明皇太侄朱慈烺了。
郑宗明在边上当翻译官,将朱慈烺的话翻译成了日本话。
“太侄殿下,不知道这十个欠债跑路的奸商要如何帮助天皇陛下夺取日本国的天下呢?”
“他们手里有萨摩藩和土佐藩的借据……萨摩藩总共在他们那里借了12万枚一两小判,土佐藩借了8万6千枚一两判。”
萨摩藩和土佐藩也是日本国内有名的穷藩,因为这两个藩在战国时代都阔过——在战国时代都阔绰过的藩,在江户时代大多都会债台高筑,因为战国时代的风光是建立在家臣众多的基础上的。人多地盘大嘛!譬如上杉家光是武士家臣就有6000家,出兵的时候再拉上一些足轻,随随便便就好几万了!如果没有这些人,怎么和武田信玄和北条氏康同时开战?
至于曾经一统九州的萨摩岛津家,麾下武士的数量也是出了名的多。在江户时代,萨摩藩内70多万人口中,有20多万是武士出身!
那么多的武士出身虽然不可能都领取萨州的俸禄,但是萨摩藩也不能向他们征税,所以萨州的藩财政自然不会宽裕。再加上萨州在德川家开放五口通商后就失去了琉球走私贸易的大部分收益,所以财政也就入不敷出了。
而土佐藩的武士众多则是藩主山内家替土佐原来的国主长宗我部家背锅,长宗我部家在战国后期也曾经一统四国,当然也是人多势众的一家。在长宗我部国元亲和长宗我部元亲当家的时候,还在土佐国搞了个一领具足制,规定拥有三町土地(大约45亩)的地主富农,都必须准备一副盔甲,平时务农维生,战时就必须穿上盔甲投入战斗。
而这些拥有“一领具足”的富农虽然没有武士的俸禄,但他们也不是普通的农民了。他们是家家有枪(长枪)、户户有甲的准武士了,所以他们不交年贡,也拥有苗字和佩刀权。到了关原之战后,这种拥有土地,不交年贡(或很交很少的年贡),还有苗字和佩刀,但是没有俸禄的准武士就被称为乡士,成了让藩主们头疼的存在。因为他们既不交税也不听话,如果藩主是个外来户,他们还会抱团取暖,和藩主及藩主的亲信家臣们对着干。
而土佐藩主山内家,就是关原之战后从外地迁来的外来户,根本摆不平这群老爷乡士。其中的许多人还思念在大坂夏之阵后就已经断绝家名的故主长宗我部家……因为这群乡士占有了大量的土地,时不时的还会抱团替农民出头要求减免税赋,所以土佐藩的日子非常难过,也是个债台高筑的穷藩。
“可是这些借据有什么用?”上杉纲胜不解道,“难道萨摩藩和土佐藩还会还钱?”
“除非兴子天皇免除他们的债务,或者萨摩、土佐二藩灭亡,否则他们就无法逃脱偿债的义务!”朱慈烺笑着解释道,“而且兴子天皇得到了萨摩、土佐二藩的借据,也说明‘十人两替’已经在兴子天皇的掌控当中……‘十人两替’不仅有债权,亦有债务,而且掌控着日本中西部的商业命脉!所以只有兴子天皇所到之处,正常的商业经营才能恢复!
因为兴子天皇将会用银本钱币取代实际上已经无法正常使用的金、银、铜三本钱……以后不会再有大判和一两判,只会有一两银币!而大坂两替行的债务和债权,也会先以一个协商价转换成一两银币,然后再分期进行偿还。兴子天皇的日本银行,将会为十人两替的债务进行担保。而孤的盐业银行则会向十人两替所有的十个两替屋注资入股。
至于各藩的债务,有些会由兴子天皇下德政令加以免除,而免除之债务则由日本银行分期进行偿还。有些则须酌情偿付。还有一些家名断绝者,当然就不必偿债了。”
朱慈烺的“獠牙”原来已经露出来了……他要让盐业银行入股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十家两替屋,而且所占股份都会达到百分之五十!
有了盐业银行入股,同时还得到兴子天皇背书的十家两替屋当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而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那里,在新大陆西海岸开发的大背景下,日本经济一定是向好的。
而十人两替作为日本金融的掌控者,完全可以从高速增长的经济中吸取养分,弥补所有的损失,重回正轨。
另外,掌握了十人两替的朱慈烺还可以很容易的在战后的大坂、江户大肆购买地产……今后大坂、江户的地产,一定也是节节攀升的。
只要掌握了十人两替,并且拥有了大量位于大坂、江户的地产(包括码头、仓储),日本经济的命脉,就已经在朱慈烺手中了——别以为金融地产不是核心竞争力,现在又不是工业革命的时代,而且日本在今后至少百年的定位,就是东亚大陆和美洲大陆之间的中转之地。
所以大坂、江户两座商业城市和金融业,就是日本这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贸易中转而发展起来的地区不都是这样吗?
当然了,日本的手工业,比如木器、成衣、食品加工等行业,也会因为美洲而繁荣(早期去美洲的都是淘金客、农场主或猎手,是不会干手工的)起来,不过这些散碎的行业很难投资和掌握,不如直接控制金融、地产比较好。
朱慈烺接着说:“纲胜,你不要小看这些商人……兴子天皇有了他们的支持,夺取北九州和入主畿内,是没有太大困难的。因为他们和西日本各藩之间的关系太紧密了!知道该往哪里使劲儿,也能替兴子劝降顽抗的大名,而且还能为兴子的大军提供补给和民伕。有了他们的支持,兴子天皇只需要数年时间,就能夺下半个日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