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3cq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御獸進化商 線上看-第1081章 盡數擊殺(十更求月票惹!)閲讀-1302k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
“现在我的身份除了各大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知道外没怎么传到外面去。”
“但不少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背后本身都扶持着一些乙级俱乐部公会。”
“这些乙级俱乐部公会接二连三的邀请我,其中有几家都是之前明确拒绝过我的俱乐部公会。”
“我加入俱乐部公会是想打S赛的,这些人看中的不是我的实力而是我的身份,我加过去干什么?”
说到这,高风还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以后是加不成俱乐部公会了!”
高风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实际上却是一个大明白。
对任何和自己有关的事情看得都十分透彻。
不过林远觉得那些乙级俱乐部公会找高风并不仅仅是因为高风冕下弟子的身份,也同样是看中了高风的实力。
有高风的黄泉百合在,就是甲级俱乐部公会的主力队也会去考虑高风。
林远笑着开口说道。
“怎么样?来我组建的俱乐部公会如何?到时候我们作为新人一起去打S赛!”
高风闻言脸上立刻乐开了花,双手一拍说道。
“兄弟,你组建俱乐部公会了!成啊!”
“我这就去投奔你!不过你可得给我一个主力队员的位置,我还想上场对战呢!”
林远闻言点头说道。
“主力队肯定有你的位置,加入俱乐部公会的事等你有时间了来我这。”
“也让你认识认识其他主力队和预备队的队员。”
林远话刚说完,刘杰出声说道。
“我也是主力队的队员之一。”
高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经过武擂比试的事高风和刘杰的关系处的极好。
对于自己能和好朋友加入同一个俱乐部公会高风自然十分高兴。
一旁的龙涛和黎轩目瞪口呆的看向抱团组成一个战队的林远,刘杰和高风三人。
林远,刘杰和高风的实力龙涛和黎轩可都是亲眼见过的。
三位冕下的弟子抱团参加S赛让别的队伍还怎么打?
看来明年的S赛要出大问题了。
众人聊了一会之后,宗泽盯着林远看了半晌,轻咳一声说道。
“我一会把地址发在群聊里,明天中午十一点左右你们过来就行。”
“三百碟的材料我都准备好了,明天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刘杰听到宗泽的话轻哼一声,说到做饭自己可没有怕过谁。
明天刘杰去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品一品到底是宗泽做的饭好吃还是自己做的饭好吃!
这时,众人都已经准备结束群聊了。
结果高风看向宗泽突然出声。
“宗泽,你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海鲜?明天我去看你的时候打算带些珍奇的海物给你。”
“告诉我你有什么不吃的我好提前准备。”
听到高风的话,宗泽摇了摇头说道。
“作为一名厨师我没什么忌口的,唯一不爱吃的就只有肥肉。“
高风闻言嘿嘿一笑说道。
“好嘞!既然这样那我刚才刚装好的海物就不用再动了。”
辉耀联邦有一个传统,就是在有人请客的时候来客一般都会为主人带一些小礼物。
林远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这些事,不过林远也不需要多想。
像这种可以拿的出手的小礼物林远有着不少。
刚刚挂断群视频聊天,宗泽的消息就在群聊中弹了出来。
宗泽:王都北宾街,铜鹤胡同十八号。
见到宗泽发来的地址,林远挑了挑眉。
没想到宗泽选地方的时候和自己有些极为相近的想法。
就是都不去买那种价高打造的特别繁华的富人区,而是买一些风景优美安静雅致的居所。
王都北宾街是王都内历史最为悠久的几条老街之一,铜鹤胡同是北宾街上唯一有百年老宅的胡同。
林远当时就十分相中铜鹤胡同中的那些百年老宅。
不过这些百年老宅就算面积不小,却也远达不到林远的要求。
也多亏林远当时在北宾街铜鹤胡同百年老宅和王都郊区琴湖旁边的庄园中选择了庄园。
不然现在归远庄园内这么多人住在铜鹤胡同的百年老宅中是绝对住不下的。
没过一会,林远房间的门就被敲响。
打开门刘杰正端着一杯轻乳茶牛奶站在门口。
在林远喝完轻乳茶牛奶后,刘杰问道。
“林远,明天早上你准备吃什么?是蜂蜜薄饼配苹果派还是猪肉松仁烧麦配蟹黄饺?”
林远闻言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随即林远又说道。
“刘哥,我明天一早就去倾月山。”
“你帮我多做一点蟹黄饺吧!我带一些到倾月山上去。”
之前林远去倾月山的时候就带过一些刘杰做的吃食,其中自己的师傅月后格外喜欢刘杰做的蟹黄饺。
和刘杰道过晚安关上门的林远,就听到锁灵空间内的聪明和音音在精神中与自己沟通了起来。
聪明和音音这段时间一只变成了小忙猫,一只变成了小忙鸟。
聪明忙着教导那些百问兽,音音则是忙着直播为暖阳基金赚更多的钱。
现在这两个小家伙总算想到了自己,要和自己一起休息了。
林远将聪明和音音召唤了出来,随即搂着音音和聪明先音音和聪明一步进入了梦乡。
实在太困的林远睡觉前都忘了盖被子。
见林远没有盖被子,聪明和音音一起扯过被子轻轻的帮林远盖上。
随后一左一右握在林远怀里踏实的睡去。
亦如当年在夏郡灵物小店中的瘦弱少年,一只瘦小通体杂毛的灰猫,以及一只只会唱一首歌的音鸟。
在林远沉沉睡去的时候,苗家缔兽苑老宅外的客宅中却灯火通明。
郑开元的嘴巴已经被治好了,但打掉的牙却没有办法再长回去。
没有百合莉莉专属特性断续这种能力,郑开元以后就只能带着一嘴假牙了。
郑开元身旁一个老者正在屋内踱着步子。
郑开元身旁一个打扮艳丽,饰品戴了满身有些过于妖艳的妇人心疼的摸了摸郑开元没有牙齿的牙床,愤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