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is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第493章 山頭初見相伴-apt0q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老头儿错愕不已,他想不明白这样高深道行的人为何不“替天行道,斩妖除魔”反而为他除去身上的佛门印记。犹豫片刻,他行了个大礼道:“万谢仙长救命之恩,小妖无以为报,只有此残躯能多少做点回报……”
青年正是肖止,他的眼睛融合了《多罗罗》世界的心眼,能看见对方灵魂的颜色,红色越多,说明杀戮越多,沾染业力越深。这一老一女一少三位,灵魂翠绿,只有老头带有一丝腥红,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存在。
绿色的灵魂,只有妖怪才有,人类是白色灵魂,修炼之路多有坎坷。
作为人类,肖止自己都没法保证不错杀,搞不好灵魂已经腥红一片,再看老头这灵魂的红色,简直不值一提……
再说,他不是替天行道赏善罚恶的使者。
只是个行走在诸天万界普通穿越者罢了。
做事,心里舒服就行。肖止看着他们:“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变得这样狼狈,不妨事的话,说给我听听?”
老头轻叹一口气,说起了缘由。
原来他们是黄鼠狼误食一个山洞里的奇果开启灵智成精,本能开始吞吐日月精华进行修炼,偶遇一道人,得其指点,下定决心修成正果。老黄鼠狼一窝终日在山里面修炼基本不出,有一日猎人上山寻到黄鼠狼洞,为了保全一家大小,老黄鼠狼出手将其重伤,猎人逃跑时跌落山崖毙命。
老黄鼠狼唯一伤人就是这次。
日月如梭。
老黄鼠狼虽然在窝里面道行最深,但也很快修到了瓶颈,没有进阶修炼法门的他,加上其他黄鼠狼的修为也缓慢无比,他胡思乱想,怀疑是自己多年前重伤猎人致其身死,导致因果缠身,连累家人无法提升境界……
思考再三,把窝迁移到山的更深处,然后出来四个道行最强的到人世间寻找机缘。
这四个分别是老头、女人、女婿和小孩。
他们一路行善惟恐沾染血煞气息,虽然途中遇到过几个能人异士,但究其原因后顶多告诫一番,并没有做出赶尽杀绝的举动。老黄鼠狼们心安,善事做的更勤,直到走到杭州附近的山林遇到一和尚。
很年轻的和尚,二十多岁,面容阳刚也英俊,佛法超然,眉心竟修出一颗半没皮肤的金刚珠,手持一个盆钵追一个拥有二百多年道行的老蜘蛛。那老蜘蛛虽然拥有妖身,但令人诧异是它没有散发出任何凶煞气息,甚至还有一丝佛性……
但年轻和尚面色冷峻,没有理会老蜘蛛的求饶,施展强横佛法将其收入盆钵里,不过几个呼吸便炼成原型。这样霸道的和尚,老黄鼠狼们意识到跟先前见到所有能人异士不同,眼前这位是真下得去手!
当即黄鼠狼们架起黄黑烟奋力逃遁。
但年轻和尚早发现它们行踪,取了老蜘蛛落下的物品佛珠,稍作犹豫就转身追来。隔着两里多远路,口念佛号,凌空就是一掌拍过来……
佛法罡风夹杂,形成若有若无的手掌,生死之际,女婿挺身而出把道行提到巅峰硬抗手掌!两百年的老蜘蛛在青年和尚手里只有逃遁的份,更何况是黄鼠狼女婿这区区八十多年的道行,抗了半个呼吸,当场魂飞魄散,躯体打回原形落到森林里去。
这短短的刹那,为其他三黄鼠狼夺得机会。
老黄鼠狼拼命护着家人,强行挪移位置,和尚打出的手掌掠过身旁,法力四溢,蕴含的佛法如同火红烙铁,在老黄鼠狼和女人身上造成重伤。和尚不知为何没有追过来,是站在那皱眉看向另外一个方向,思索片刻,便飞身而起离开了,只是离开前望一眼这边,似要记住老黄鼠狼三者的模样。
就这样,老黄鼠狼三人躲过一劫。
他们不知道和尚会什么时候过来追杀,只能拼命日夜赶路,等飞到肖止所在山头时,全都身心疲惫,法力见底……
肖止沉吟:“这么说,那和尚已经在杭州附近了?”
根据老黄鼠狼的描述,年轻和尚很可能就是法海,但还在不在那里很难说,他的佛法修为去哪里都是腾云驾雾,速度非常快,在杭州还是镇江都有可能。伤脑筋,自己的飞行速度是短板,得想办法研究出更有效的飞行速度。
线索用处不大,但聊胜于无。
肖止摆手道:“罢了,既然你们能活着和我相遇,那就是有缘,走吧,往后多行善事,未得正果之前少跟修道之人打交道。。”说着念动咒语,打出两道治愈魔术落在老黄鼠狼和女人身上……
老黄鼠狼见肖止态度明确,再说投奔只会高人不悦,只得弯腰鞠躬抱拳:“仙长慈悲,小妖法力不足,再凝聚片刻就离去……”
看着他们盘腿坐下吸收灵气。
肖止转身要进小棚,他的脚步一顿,抬头望向北方,夜色黑云里有一道白影,风驰电掣,飞掠而来,快的惊人!老黄鼠狼危机感如针芒在背,抬头望去,瞳孔剧烈收缩有些失声道:“是那个和尚追来了!”
来人气势汹汹。
正是法海,他的面色阴沉,看见山头黄鼠狼和肖止。
人没到,声音先到:“大胆妖孽,迷惑世人,准备受法!”声如洪钟,响亮非凡。
他搭在胳膊上的拂尘猛的抽出,在空中晃动:“大威天龙,金刚火焰,捉妖!”拂尘末端窜出一道赤红火焰,凌空而来,到近前竟然涨了十几米长,灼热温度连地面青草都点燃……
黄鼠狼们吓得亡魂大冒,老黄鼠狼乞求的看向肖止:“仙长!”
感受灼热的温度,肖止默念魔咒,以源源不断的魔力生成低温将其缓缓熄灭,消耗魔力庞大,但恢复的也快。他抬头看向法海:“这位道友,月黑风高,天干物燥,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四个字四个字说话,还挺押韵,怪不得法海这么喜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