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us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最後的三國2興魏 風之清揚-第1603章 堵決口閲讀-8tj1w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与移民洛阳并重的,还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办,那就是黄泛区的问题。
司马师在白马撤退之时,为了阻挡并州军的追兵,悍然地扒开了酸枣附近的黄河大堤,让黄河水一泄千里,淹没了兖州和豫州的万顷良田,夺淮入海。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黄河决堤,造成了上万下游百姓丧生,更有数十万的百姓沦为了难民,被迫背井离乡外出逃难,流离失所饥寒交迫苦不堪言。
这是司马氏犯下的又一桩滔天罪行,斑斑劣迹,简直就是罄竹难书,黄河虽然每隔几年就要泛滥一次,但这次司马师为了起到以水代兵的效果,在扒开黄河大堤的时候,是下了狠手的,他派出去的人马,直接将堤坝全部挖穿,导致黄河水疯狂下泄,决口处越冲越宽,最后决口竟然长达数里之宽,整个黄河全线改道,不复东流,一路向南淹没兖州和豫州大片的良田,造成了宽达几十里的黄泛区。
黄泛区的存在,不光是造成了几十万的难民,更是隔阻了东西两边的交通,由于黄泛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道,所以黄河水所淹之处,浅则数尺,深可达数丈,许多高一些的丘陵和土山,则被河水割裂为孤岛。
由于黄泛区的水情复杂,只有一些小船可以往来于河面之上,而大一些的船只,比较容易搁浅,由于黄泛区的平均宽度都达了数十里,无论是架设普通的桥梁还是浮桥,都不太可能,所以从洛阳想到兖州青州的话,要不绕道荆州淮南,要不绕道河内冀州,给原本近在咫尺的民众带了诸多的不便。
洛阳现在百废待兴,除了需要大量地迁入人口之外,其他物资的调派也是迫在眉睫的,仅仅从并州和冀州调运的话,显然很难满足洛阳的需求,所以恢复兖州青州交通也成为曹亮的一个当务之急。
只不过想要堵住黄河决口绝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在秋季汛期结束之前,是完全没有指望的,此刻正值黄河的秋汛,由于黄河中上游降雨比较多,导致黄河水泛滥成灾,黄泛区的流域还有加大的趋势。
曹亮调集了几十万的军民,在黄泛区的两头,进行筑坝拦截,以阻挡黄河水的进一步泛滥,导致洪水淹没更多的良田。
秋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汛期来临,洪水肆虐,为了避免兖州和豫州的百姓继续地蒙难,曹亮暂停了一切的军事行动,调动军队,征发徭役,集中全力也要把洪水给控制住。
当然,这仅仅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想要根除黄河水患,还需得将决口堵上,恢复黄河故道。
但是这黄河决口扒开容易,堵上便万难了,由于黄河多泥沙的缘故,河床逐年抬高,人们为了防止黄河水患,只能是逐年加高河堤,造成了黄河高悬于平原之上的奇观,黄河也成为了悬在下游百姓头上的一把刀。
正因为如此,黄河一旦决口,巨大的落差就会使得黄河水疯狂下泻,咆哮而出,势不可挡。
想要堵住这个缺口,就必须要驯服这条狂野而暴躁的黄色巨龙,如今这个缺口,早已不是当初被掘开的几十丈宽了,在汹涌的激流冲刷下,这个缺口已经宽达数里,成了一片汪洋,黄河水流经这里之后,不复东流,而是从这个缺口疯狂下泄,犹如脱缰的野马,掉头向南奔流。
尽管难度极大,但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曹亮下定决心也要根除这个黄河水患。
当然现在正值黄河秋汛,水量最为充沛之时,想要这个时候堵住决口,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堵决口的时机,必须要在黄河的冬季枯水期进行,那时黄河水位最低,水量最少,最容易将其堵上。
当然,堵决口的时机在冬天,可并不代表现在就无事可做,修补缺口需要大量的泥土、木桩和石块,这些都需要事先做好准备,于是从九月起,曹亮就征调数十万人的军队和壮丁,赶赴兖州,进行堵决口前的准备工作。
黄河在酸枣决口之后,全部的河水由此向南奔流,东面的黄河故道完全断流,河床之上野草疯长,甚至有的地方还被老百姓开垦出来种上了庄稼,毕竟黄河河底积存多年的淤泥十分的肥沃,没有了河水覆盖之后,杂草便开始疯长,一年便可以窜长到比人还要高的高度。
趁着这个断流的机会,曹亮决心将黄河故道好好地疏浚一下,由于泥沙淤塞的缘故,黄河在数千年的时间里面都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害河,改道频繁,决口无数,历朝历代都为治理黄河而头疼不已,此次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清理一下黄河所淤积的泥沙,也算是一件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好事。
黄河河道内的泥沙,每平均下挖一尺,至少可以保证十年黄河不会泛滥,如果下挖一丈的话,差不多可以解决百年水患的问题,再长的时间曹亮不敢保证,但能做到百年大计,就已经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所以曹亮极为地重视清理河道这件事,他特意地命邓艾为临时的河道都督,全权负责清理河道以及堵决口的事。
邓艾在展露其军事才华之前,确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屯田水利方面的人才,他和曹亮初次相识,就是以屯田官员的身份去洛阳晋见司马懿的,当时他还随身附带了一份淮河水利图,只不过被司马昭一顿喝斥,驱赶了出去,被曹亮所招揽,从此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
如今曹亮将治理黄河的重任交给他,邓艾自然是不敢怠慢,率领左军团直奔兖州,放下了刀枪弓弩,拿起了锄镐锹棒,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了清淤复堤事务之中,按照曹亮的要求,严格施工,不辞辛苦,赶在冬季来临之前,将曹河故道完全地清理出来,并对两岸的大堤进行加固,为黄河复流做好一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