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761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狼與兄弟 txt-第五千兩百零六章 把持不住-j84gx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夏宛山是一个战斗能力,指挥能力很强的将领,类似于李康,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成为天越的总指挥官了,他性格稳重,也很护犊子。
现在面对这个局面,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赶忙拿起电话打给了黄陈涛做汇报,把关于子画和阮正两个人刚刚争吵的事情,从头到脚的叙述了一遍……
秘国,黄陈涛所在的酒店,河城发生的那些事情,让他整个人已经心乱如麻!现在这整体大形势,子画又扔铁铲不干了,这不是瞎闹吗。
他十分生气,但是听着夏宛山对于过程的描述,又恨不起来子画,觉得自己又有些鲁莽了,错怪好人了,但是这种时候再翻过去追究阮正也是毫无意义。
他与夏宛山两个人商谈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先行让陈子然接手子画的吉祥,暂做过渡处理,同时,不要再过度监控子画,他不管控吉祥了,再监视他意义不大,只是暂时不要让他离开总指挥部,等马叔那边!现在的马叔,整个人已然又陷入了昏迷当中。
至于剩下的,等他回来以后再说……
凌晨时分,河城,再总指挥部门口的鱼塘处,阮正坐在那里,正在喂鱼,再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心腹下属,再周围的区域,还有不少巡逻戒备的天越特战队的士兵。就在这会儿,阮正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观察了一番之后,顺势接通电话。
“你让我调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幸好之前马叔安排我们盯着陈子然的时候,我偷偷从他家附近安装了一些监控,一直未拆,没想到,现在还起到大作用了。”
阮文飞一字一句。
“刚刚我安排人仔细的调看过他家附近的监控,并且整理了陈子然父亲这么长时间的行动轨迹,并且根据行动轨迹,也调查了他所有前往区域的监控录像,现在我可以肯定,陈子然的父亲,从战争开始之前到现在,至少见过三次可疑人士,这三次都相当的隐秘,会见的人也都做了伪装,但是经过我们的技术手段分析比对,还是可以确定这三次的见面对象!这其中还有一次,是陈子然父子二人,与夏宛山伪装之后,先后从不同的地方赶到会面,之后再分头离开的,你绝对想象不到这三个人竟是谁。”
阮文飞深呼吸了一口气,语调严肃了许多。
“第二次见的人,是王赢!也正是陈子然和夏宛山出现的那一次!”
阮文飞这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就让阮正从鱼塘边上站了起来,这一刻,周边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几分钟以后,阮正直接开口。
“你马上准备一份相关的材料证据发给我,快点,我要马上和黄陈涛阁下联系!陈子然和夏宛山他们这批人要反!”
“正哥,单纯就这么点证据,不能证明人家就是要反啊!”
“我来不及和你解释那么多了!兄弟!我阮正虽然冲动,但是未必冲动的就不是地方,我更不是傻子!更何况我和马叔认识了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了!我这些时间,又仔细的回味了许久许久,现在我敢用我的性命发誓,当初开会的时候,马叔看我的那个眼神,一定是再提醒我什么!”
“而且,这个提醒!就是再提醒陈子然!我也让我的人调查过了!马叔得病的前后,总指挥部附近的所有警卫,都是夏宛山的人,哪怕是现在,也是一样的!这先后照顾马叔的病情,从头到脚,也全都是夏宛山的人跟着的!这足以证明一切了!绝对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就一句话,你是信我,还是不信我,就完事了!”
阮正明显情绪激动,对面的阮文飞沉默了片刻,可以说,现在阮正就是他整个越国最好,最信任的朋友了,没有之一,他简单明了。
“放心吧,我马上就安排人整理好转发给你,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啊,河城现在就是陈子然和夏宛山他们这群人的地盘,这附近都他们的人。”
“我心里有数,先这样!”
说完之后,阮正挂断了电话,他转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下属,随即缓缓的开口。
“子画现在再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之前被夏宛山带走了!后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阮正听到这,眉头一皱,内心有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马上通知下去,让我的御林军撤回来,立刻包围河城,速度要快!另外,带我找夏宛山!……”
一分钟之后,再总指挥部内,阮正走到了夏宛山的边上,两个人客套了一番之后,阮正直接开口。
“夏队长,那个什么,子画阁下现在再哪儿?”
听见阮正这一问子画,夏宛山内心瞬间警觉了不少,他赶忙打着马虎眼。
“阮将军,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别没完没了了,况且再这个节骨眼上,咱们就先把个人恩怨放一下,您说呢?先扛过这坎儿,等着黄陈涛阁下回来了,一切定会有公道!”
“哎呀,你想到哪儿去了。”
阮正笑呵呵的拍了拍夏宛山的肩膀。
“我刚刚确实是有点太过于冲动了,做的那些事情,说的那些话,都有失身份,这不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吗,我冷静下来之后,我那些兄弟也都劝我,所以我自己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我和子画阁下平时关系不错,所以想找他道个歉!别的什么都没有,我保证!”
阮正这性格能主动提出来道歉的事情,这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他要是不这么说吧,还好,他这么一说,让夏宛山心里面更犯嘀咕了,他仔细想着刚刚子画和他说的那番话,犹豫了一下,他随即开口道。
“那明天的吧,刚刚子画阁下有事离开了,暂时不在这边,而且这个时候了,他肯定也是要睡觉的啊!明天的。”
“这种时候了,他还有心思睡觉吗?”
阮正笑了起来。
“他可是吉祥的总负责人啊,他若是睡觉了,吉祥这边的情报谁来把控啊?哎呀,夏队长,您就放心好了,我肯定不是报复他什么的,我就是想要见见他,和他道个歉!”
“子画身体有点不舒服,去睡觉了,我骗你干嘛?等着他明天好点了再说吧。至于吉祥的事情,黄陈涛阁下刚刚下达命令了,暂时由陈子然接手整个吉祥的工作作为过渡,放心吧,阮将军,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陈子然接手吉祥?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阮正笑了起来。
“陈子然那个小瓜蛋子懂什么啊,他接手吉祥?正常情况下接手也应该是阮文飞接手吧?怎么能是陈子然?”
阮正这么一说话,夏宛山的脸色当即也沉下来了,毕竟陈子然是他带出来的,让阮正这么说,自然是不乐意的,话里面也是明显的带着刺儿了。
“阮正阁下,所有的认命,皆是黄陈涛阁下亲自下达的,您要是不信,可以去质问黄陈涛阁下,没有必要再这里这么说人家吧?人家也没有得罪你吧?而且我发现你这个人的问题还真多,子画过渡总指挥,你觉得不行,现在陈子然过渡吉祥,你觉得也不行?那怎么着?所有的一切都让你来掌控,那就正合适了呗?”
阮正心里面瞬间就火儿了,但是这种关键节骨眼上,他也不可能和夏宛山撕破脸,毕竟现在整个河城都在夏宛山的控制之中,这会儿翻脸,只有自讨苦吃,他强行控制着怒火,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您瞅您这话说的,我就随便问一嘴,难道还不行吗?我就是好奇啊,这子画怎么就好好的连吉祥都不管了呢?这么突然?”
“那还不得多亏您吗,子画过渡总指挥的时候,您不乐意,上诉黄陈涛阁下,黄陈涛阁下拿下了他的总指挥,所以他伤心了,难过了,后面和你去讲理,还让你揍了一顿,打倒吐血,万念俱灰,就干脆什么都不管了!那这种紧要关头,总得有个人站出来过渡这一切吧,现在能用的人有限,所以就让陈子然上了。当然了,如果阮正将军想要这个位置的话,您也可以和黄陈涛阁下申请!”
“哦,原来是这样。”
阮正微微一笑。
“那我更要见见子画了,得给他好好道个歉,顺便看看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这会儿,阮正的态度就有些生硬了。
夏宛山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
开玩笑,那是整个越国最强悍的天越的指挥官,虽说手上没有军权,但是再特种派系当中,也是老祖宗般的存在,再黄陈涛面前,两个人地位也不相上下!
本来对于阮正就有些意见,刚刚阮正这么说陈子然,他肯定不乐意,现在阮正态度这么生硬,他还真不惯着阮正。
“你想见的话,去和黄陈涛阁下申请吧,如果黄陈涛阁下同意,再见。否则的话,实在不好意思,我不能允许您打扰子画阁下!”
“别什么事情都拿黄陈涛来压制我,听见了吗?我还真想打电话问问黄陈涛阁下,为什么好好的子画说不干就不干了,接班人居然还是一个陈子然!”
阮正明显的话里有话,对面的夏宛山寸步不让。
“怎么着,现在黄陈涛阁下的话你都不听了吗?现在这个国家,是你阮正说的算了?”
“夏宛山!”
阮正有些控制不住了,大吼了一声!
夏宛山没有丝毫慌乱。
“如何?”
“你凭什么不让我见子画?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见她?”
“我今天还就是不让你见他了,如何?有本事你就去和黄陈涛阁下继续告状,反正这不是你擅长的吗?嗯?”
两个人针锋相对,各不相让,眼瞅着都在气头儿上,要把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