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agg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txt-第八百四十四章 俘虜(5K)相伴-6wj42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咻——
刺耳的破空声划过天际,
一枚枚椭圆体炮弹,自城市废墟的高楼丛林中,疾射而出,于半空中掠出优美的弧形轨迹,最终坠落在了机兽洪流中间。
砰!
炮弹的苍白外壳炸裂开来,从中喷射出大量黄绿色烟雾。
烟雾飞快扩散,任何身处其中的机兽,先是陡然减速,紧接着便踉跄倒地,肢体抽搐,冒出电火花。
其体表装甲与关节被严重腐蚀,中心处理器也被无孔不入的腐蚀性烟雾所破坏。
轰!!
地面被整块掀起,整整六只巨型生物钻出体表。
它们的外形看上去像是某种被放大了无数倍的蠕虫,体表覆盖着数层坚固的鱼鳞状甲壳,甲壳之间紧密连接在一起,防止地下沙石割伤肌肉。
它们的头颅…准确地说,是身躯的一端,呈橄榄状,
顶端为突出的三牙轮螺纹钻头,侧方则是数组多牙轮钻头,
钻头间大小形状不一,但颜色都很晦暗,令人疑惑这到底是生物还是机械——毕竟所有钻头都能运转自如,而且也没看见眼睛、嘴巴之类的部位。
钻地蠕虫露在地表外面的,只有身躯一端的一小部分,但光这点部位就堪比一整节地铁车厢。
机兽洪流本能地绕过钻地蠕虫,银色洪流如同遭遇坚固礁石一般,分散分叉。
钻地蠕虫并没有主动攻击机兽(除了钻出地表时撞飞以及碾死的那些),
而是扭动身躯,向前爬出一段距离,转动钻头,重新钻回地下。
留下两条漆黑深邃的宽敞隧道。
沙沙——
隧道中立刻传来了骤雨声密集脚步声,大量狰狞生物自地下隧道攀爬而出。
它们整体可以分为两种类型,野兽级与侍从级。
野兽级体型较大,长有四肢与长尾,结实而健硕的后足着地,前肢端着枪械(枪械种类繁多,有纯粹由生物血肉组成的,有人类文明打造的,有用失落世界材料打造的,还有多种材料混合的),
尾巴整体较长,在末梢极具缩窄。
整体形状类似迅猛龙。
这些野兽级兵虫体表覆盖着数层坚韧的几丁质混合金属装甲,装甲之间的缝隙中有大量密集微小的孔洞,负责散热与抽取氧气。
数以万计的野兽级兵虫,以堪比轿车的速度冲出了隧道(长尾负责保持身躯平衡),
在隧道口建立阵型,朝着周围机兽扣动枪械扳机,悍然开火。
各类型号的重型子弹在空中飞行穿梭,周遭机兽如麦杆般齐刷刷地倒下。
只有极少数的机兽,能够踏着同类的尸体,冲到防线前方。
普通机兽的兵刃,可以切开野兽级兵虫体表的一层装甲,
但是兵虫体表装甲受到肌肉控制,一旦感应到被切割,就会迅速收缩肌肉,
两侧装甲如铁钳般,牢牢夹住机兽兵刃,不让其造成更多伤害。
从隧道中涌出的,还有一类侍从级兵虫,
它们体积更小一些,与中大型犬类相似,
手中提着的也多是生物骨刀、从机兽那里缴获的锐利刀片,以及小型枪械。
侍从级兵虫的数量与野兽级相当,他们灵活迅捷,奔跑速度更胜后者,
能在战场中自由穿梭,用骨刀切断或者用枪械打断机兽的肢体关节,使其瘫痪倒地,被后面同类踩踏碾压致死。
六头堡垒级的钻地蠕虫,意味着六条隧道。
不断从地下涌出的野兽级与侍从级兵虫,围在隧道口,如同礁石一般,吞噬着周围的机兽洪流。
与之配合的,是虫巢的远程火力——
钢铁丛林的都市中,缓缓爬出了数百头名为“重装级”的大型生物。
它们的体型最大堪比大象,通常长有六肢,后四肢健硕粗壮,末梢长满尖刺,能深深凿进地面,
较小的前肢则撑住地表,作为支撑与缓冲。
重装级兵虫有十余种型号,但普遍作为炮兵与坦克使用,
它们背上通常安装有一门单发或双联装重炮,重炮长度超出重装级兵虫本身,炮管内部没有膛线,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滑膛炮。
炮管内有膛线的线膛跑,相较于滑膛炮的主要优点在于,膛线能够赋予弹头旋转的能力,使弹头在出膛后仍能稳定飞行。
但面对无需瞄准的机兽洪流,能够做出针对进化的虫巢,自然选择了膛压更高且制作相对更简单的滑膛炮。
所有重装级兵虫的炮管,都连接至背部,重装级的夸张体重,能吸收开炮时的后坐力,而背部漆黑甲壳上那八对烟囱状器官,则能发挥散热、冷却炮管的作用。
每头重装级兵虫的后方,都有十几只野兽级、侍从级的兵虫,
它们负责将各种型号的炮弹,安装至重装级兵虫的背部装弹口中。
对付机兽海洋,不需要使用穿甲弹一类的炮弹,
用的更多的,是榴弹以及生物爆弹——一种像是臼炮炮弹一样的虫巢武器,状如圆球,外表坚固,发射并撞击目标后能自动爆裂,
利用冲击波、化学物质与火药爆炸、炮弹碎片等方式杀伤敌人。
有时候也会发射带有腐蚀性气体的特殊炮弹。
数百头重装级齐齐开火,地面在密集的巨响中,如同一张被急促敲打的鼓面。
震荡,起伏,摇晃。
沙尘被冲击波所扬起,碎石与金属碎屑似雨水般落下,
被炮弹命中的机兽粉身碎骨,弹坑周围的同类也四分五裂,被泥土所掩埋。
少数的机兽,足够幸运且坚韧,
它们突破了侍从级与野兽级兵虫的重重封锁,并且没有被密集炮弹暴雨所命中,嘶吼着(有些机兽会发出“欢迎来到庇护所42层花园区域”之类的语音)扑向钢铁都市。
砰砰砰砰!
城市外围的高楼大厦上,坠落下密密麻麻的身影,
体积庞大的卫队级兵虫,拦在重装级前方,朝着机兽开火,迅速扑灭掉了敌人的冲锋。
整片战场上,虫巢单位并非没有伤亡,
数量最多的野兽级与侍从级,有时会被悍不畏死的机兽一拥而上,直接杀死,
但其尸首,很快就会被一些特殊的虫巢单位(工虫以及特种级)所回收,拉进漆黑隧道,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兵虫单位。
只凭身躯战斗的机兽终究还是有所局限,
做出了针对进化、采取针对战术的虫巢,迅速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看似无穷无尽”的机兽洪流,很快被逐步分割,蚕食殆尽。
随着一头趴伏在战场后方墙壁上的安全警卫发出尖锐鸣叫,其他几头安全警卫开始行动,降落在机兽群的前方,用刀刃劈砍并驱赶机兽,停止冲锋,
拐入了战场大后方的某条管道,后撤退让。
战场上,只剩下了虫巢单位还在活动。
重装级与卫队级兵虫,慢慢撤回城市深处。
隧道口的野兽级与侍从级,分散开来,用枪械与生物骨刀,补刀掉那些没有死透的机兽,
而海量的工虫则爬出隧道,收集虫巢单位尸体,
并用尖牙利爪切割机兽四肢,将其载往城市废墟。
打扫战场的环节,寂静,而无声,
安静得让屏幕前的妮娜感到一股源自灵魂的战栗。
“虫族?天灾?”
琴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生物兵器。”
伊娃面无表情道:“和我们之前看到过的那只飞行生物一样。纯粹为了战争、杀戮与吞噬而生。
注意看那些死掉的虫族单位,它们体内全都是脏器、肌肉、骨骼,
并没有消化、繁殖系统这些在寻常生物身体中,占据大额容量的器官。
小概率是我看错了,大概率是这些虫子舍弃掉了消化与繁殖功能,
由其他虫子供养,直接补充生物质与能量,
繁殖的话也交给其他类型的虫子负责。”
“比蚂蚁还蚂蚁…”
裴幼真喃喃道,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会不会是那位蚁王?我听说他就饲养了一支生物兵器军队。”
“不,不可能是他。”
一旁的青行灯面色阴沉如水,低声道:“我和蚁王交手过,他自身的实力只能算一般。至于他的生物兵器军队?
欺负欺负没有重型武器的现代军队还行,
和这种数以十万、百万计的虫族大军根本不在一个位面。
差距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是往常,青行灯肯定会用戏谑语气,对那位七武海之一的蚁王冷嘲热讽两句,
但现在她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致,反而被震撼与恐惧笼罩了心灵。
假设自己掉进虫巢战场中心,面对铺天盖地的炮火打击,与无穷无尽的生物兵器海洋,她能支撑多久?
半个小时?还是十五分钟?
也许十分钟不到,她就得被迫使用身上所有装备特效,耗尽大部分魔药,每项技能全部进入冷却时间了吧…
甚至更糟,
为了求生,过度使用【般若化形】的能力,彻底丧失自我意识,变成一头没有心智、只剩杀戮本能的妖魔…
不,冷静,冷静。
青行灯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从可怕想象中清醒过来。
画面中的生物兵器并没有那么可怕,
玩家最强的一点,在于千奇百怪技能所赋予的机动能力,
就算打不过浩浩荡荡的虫海,逃跑撤退总是能够做到的——单从这一场局部战争来看,
虫海单位似乎并没有超高速机动单位…
青行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没有去思考最可怕的可能性:虫巢也许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还有更多可怕的东西隐藏在漆黑无光的大型都市废墟当中…
“侦测器还在。”
伊娃脸色苍白,紧抿住嘴唇,看了眼地下室角落的系统侦测器,低声道:“画面刚才展示给镜头看了么?”
“嗯。”
妮娜点点头。
“那就好。”
伊娃眼帘低垂,心思急转,此时此刻现实世界的后援团队想必在紧锣密鼓地分析画面信息,推测那些怪异生物的来源与战力。
可惜,失落世界与现世存在隔阂,信息只能出不能进,她们接受不到外界的分析结果…
“这些怪物到底从哪来的?干什么的?什么身份?”
琴眉头紧锁,问道:“是玩家的召唤物,
还是来自异域的玩家,
还是失落世界里某个机密试验场逃脱出的危险物种?
它们为什么和机兽还有安全警卫发生冲突?”
“不可能是召唤物。”
青行灯严肃道:“就算是最擅长驯养魔物的千喉之兽公会。其会长,排名23的槲寄生,也只不过能同时召唤五只双头奇美拉飞龙而已。
召唤物会消耗使用者的各类数值,
战场上数以十万计的生物兵器,根本不是现在这个等级的玩家能够召唤出来的,再强的玩家也不能。
而且看那些生物兵器的行为来看,它们会回收己方尸体、拆解敌人零部件,明显有着一套完整的后勤体系,
这也与召唤类技能必然存在维持时间的特点相违背。”
海坊主思索片刻,低声道:“那会不会是,利用空间储存装备,从外界携带进来的?”
“可能性非常非常小。”
青行灯面无表情道:“玩家的背包栏不能存放活物,
而那些能够存放活物的空间装备、道具,
容量与价格呈正比,
但最多最多,不会超出一座大楼的容积。
所有生物武器的体积加起来绝对超出了大楼,而且就算是生物兵器,存放时也需要预留空间,不可能全部塞满——
除非那个空间储存装备,还万分贴心地安装了零重力与冷冻功能,让其中寄存的生物陷入休眠与失重,不会因为体重而压死彼此。
并且,就算解决了储存问题,玩家又怎么解决通讯指挥?
我并不认为,现阶段的玩家有任何可能,可以办到…”
话音未落,妮娜手中的操控面板就传来了一道爆裂声。
啪!
屏幕陡然转黑,吓了几人一跳,差点拔出武器。
“一台无人机被攻击了!”
妮娜脸色陡变,在操控面板上连按数下,将画面从①号无人机,转到②号,这才看见,
①号无人机已经被一根接近一米长的钉刺所贯穿,
攻击它的,正是《逐风者》等人之前看见过的虫群飞行单位——由十数只侦查兵虫组成的飞行编队,急扑过来,抓住了不断冒烟的①号无人机,
将其拉拽至地面,用利爪将无人机大卸八块。
伊娃急道:“快让另一架离开!”
不用同伴体型,妮娜按下按钮,命令停在后方的②号无人机,全力开启隐形功能,以极为缓慢的飞行速度,慢慢向后方飞去。
幸好②号无人机停得比较靠后,拐过拐角,就看不见战场景象。
琴忍不住问道:“第一台无人机是怎么被发现的?!”
“天知道。”
伊娃表情阴郁道:“螺旋桨叶造成的风声,电机运转的嗡嗡声,电机散发出的热量辐射,或者是螺旋桨叶搅动导致穹顶黑云位置变化——隐形功能可屏蔽不了这个。”
她转头看向妮娜,轻声道:“便携式通讯装置的信号,确定是在战场中间么?”
后者摇了摇头,“是在城市左侧边缘位置,不过光凭这台无人机,肯定不能穿过防线…”
突然间,没有任何征兆的,②号无人机被动发生了位移——一根由数十段木材组成的精巧鞭子悄无声息地横扫而来,勾住无人机机身,向后方狠狠一拽。
无人机的镜头天旋地转,再稳定时,已经对上了几张人脸:正是白浩正、奇面旋天与拿着木质长鞭的钜子。
他们正潜伏在一根断裂的大型管道内,看到【龙腾式支援无人机】,面色微变,想必已认出了这是妮娜的所有物。
没有看到居天赋以及龙骧豹变…
青行灯眼睛微眯,后退半步。
白浩正思索片刻,手掌一挥,释放念力,重新补上了刚才钜子挥舞木鞭所破坏的隔音屏障,看着无人机镜头轻声道:“请问是印度特殊状况安全部门么?我是特殊事务管理局的情报分析师,白浩正。”
妮娜看了眼伊娃,得到后者点头肯定后,按下了操控装置的按钮,将自己的脸庞远程投映在龙腾式支援无人机的屏幕上。
白浩正在此之前也是见过逐风者等人的,上一次逐风者录制节目就来过殷市。
双方见面后各自松了一口气,短暂询问状况后,伊娃立刻问出了那个问题,“白先生,请问居天赋在哪里?我们之前收到情报,他曾和你们待在一起…”
“…”
白浩正顿了一下,表情严肃道:“很抱歉,居天赋同志在半个小时前,就意外卷入了虫族与机兽的战争,
被占据41层都市废墟的虫族生物,俘虏了。”
嗯?
一旁的青行灯一挑眉梢,嘴角不自觉地稍稍扬起。
俘虏?
有趣。
“怎么会?!”
伊娃脸色陡变,“特事局的成员难道没有装备应急战术服么?”
“装备了。”
白浩正点了点头,低声道:“但虫族能释放出高浓度的催眠瓦斯,规避应急战术服的自动投降功能。
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营救他…”
青行灯心中得意更甚,要营救居天赋,那么对方就绝对没有余力再转过头找青行灯她们的麻烦,
说不定青行灯还能浑水摸鱼,利用虫族坑害淘汰掉特事局阵营的这些人…
“…们。”
白浩正严肃道:“被俘虏到虫族巢穴中的,不仅有居天赋,还有特事局的龙骧豹变,剑王庭公会的承影,皇家国教骑士团的黄昏骑士,幻月环的梨棠煎雪,以及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的土御门小满…”
听到最后一个名字,一直笑得很开心(“这些傻×被一锅端了哈哈哈哈”)的青行灯面色陡变。
土御门小满,是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高层的子女…
————
虫巢都市,深处。
长满菌毯、肉块、异域植物的地下工事中,七头脑虫各自躺在维生舱内,大脑后方连接着大量导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