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ymj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線上看-第626章 充門面2閲讀-gu51u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林寒忽然开口低声道:“来人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随后,就有人开始用锤子不断的捶打棺材。
“这是把我们封死在这里面了!”陆小凤一惊。
司空摘星听见声音开口解释道:“想要去极乐楼,就只能这样,否则的话,你永远也找不到极乐楼在哪里的!”
听到司空摘星的话,陆小凤也不禁开口叹道:“怪不得叫极乐楼,原来每去一次,就要进一次棺材,去往西方极乐世界!”
说到这里,陆小凤又忍不住开口笑道:“我一向行善,也许可以立地成佛呢!”
听到陆小凤如此自夸,司空摘星也毫不犹豫的拆台:“你喜欢撒谎,我看你多半还是会下拔舌地狱!”
“那也好,至少不用说话,也省得费力!”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着嘴,而这个过程之中,几人明显的感觉到棺材被人抬了起来。
而此刻在月光之下,则是有着四名大汉,抬起沉重的棺材,健步如飞的朝着远方迅速行去。
这一路,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当棺材停下的时候,陆小凤就忍不住的笑道:“难怪没人知道极乐楼在哪里,这种方法,恐怕神仙来了也没办法!”
陆小凤的话,让司空摘星也极为认同。
不过林寒却并没有说话,早在进入棺材的时候,他就已经释放出精神力不断的探索四周,而到了现在,对于极乐楼的路线,林寒已经是了然于胸了。
一个时辰,在加上这棺材里沉闷无比,人呆在里面,都是昏昏欲睡。
棺材中依旧是一片漆黑,当林寒等人感到棺材被人放下的时候,司空摘星才小声的开口道:“到了!”
林寒和陆小凤几人都是神色一凛。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中年人的声音。
“快给几位客人开封!”
随后,就听到有工匠开始拆开封闭棺材的钉子,不过片刻,整个棺材板就被人大力推开。
而此时的林寒几人,也终于能够从里面出来。
“恭喜各位客官升官发财!”
周围的众多仆人丫鬟都是齐声开口。
只不过当看到棺材内足足四人之后,外面的人也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开口笑道:“几位客官,还请戴上您的面具。”
“面具?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吧,你倒是给我说一说,为什么要戴面具?”
陆小凤开口问道,此刻他从棺材里走出来,才看到外面说话的人,也同样是带着面具,甚至于周围的侍女以及小厮,也全都是如此。
“客官,不管您是什么身份,到了极乐楼之后,都可以放掉原本的束缚,只管享受就可以了!”
那老板开口轻笑道,微微停顿,他才再次开口道:“相信客官您也不愿意别人知道您的行踪吧!”
陆小凤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林寒。
如果这里的人全都戴上面具,那无疑是对他们几位不利的,况且,陆小凤原本也打算看一看都有什么人来这里,以后也能够通过六扇门的传召来找人配合,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打算却是要落空了。
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司空摘星开口道:“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你管那么多干嘛,戴上不就行了!”
林寒微微点头,不动声色的接过两个,给自己和柳若馨戴上,而陆小凤也不在迟疑,与司空摘星同样都是戴上面具。
随后,极乐楼中的仆役才带着几人朝里面走去。
穿过几条长长的通道,远远的,就听到里面传来的丝竹之声,更有琴瑟合鸣,亦有侍女轻唱。
而更为引人注意的,则是里面那略显嘈杂的吵闹声。
“押大,押小,快开……快开……”
“买定离手,概不退还!”
一声声的叫嚷声,让人只是一听,就知道前面有人在赌钱。
进入那大堂之中,众人的眼前也是豁然开朗。
这大堂之中,足足十几桌,全都是围满了人,都是在你呼我喊的。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酒肉菜肴被人端上,供人食用。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柳若馨就忍不住的低哼道:“没想到京城还有这种地方!”
听到柳若馨有些微怒,林寒则是轻轻摇头道:“你可不能胡来!”
柳若馨点了点头,却也不在多说。
倒是司空摘星,此刻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对着林寒和陆小凤拱了拱手,就开口道:“你们随便转,我去玩两把!”
说罢,也不待陆小凤和林寒同意,就急匆匆的冲到一个桌前,把手中的钱财都押了上去。
只不过这边林寒几人才刚刚走了几步,那边的司空摘星就已经满脸沮丧的走了回来。
“怎么了?”
陆小凤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司空摘星却无奈的叹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点钱根本就不够,这里玩一次最低都要一百两银子呢!”
“这么多!”
柳若馨微微失神,她虽然是西厂的高手,但是俸禄却也没有这么多。
此刻在看到这极乐楼中成堆的客人,就知道这一晚上不知道要出入多少的银子了。
而旁边的司空摘星则是再次看向陆小凤,眼睛一亮,才开口道:“你那里还有钱吗?”
陆小凤无奈。
司空摘星则是伸手哀求道:“给点给点,大不了我到时候多还你一点!”
到了此刻,柳若馨和林寒也都看了出来,这司空摘星必然是极为嗜赌,否则也不会如此了。
而陆小凤也有些无语的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刚要递给司空摘星,司空摘星就摇头道:“银票不行,这里不收银票的,只要金银珠宝!”
陆小凤微微皱眉,他们原本以为银票就是从这里流通出去的,却没想到这里竟然完全不收银票……
而旁边的司空摘星此刻则是眼前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一个玉佩,开口笑道:“我差点就要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只不过说完之后,他的眼中却有些犹豫,显然是在思考要不要这么做。
旁边的陆小凤见此,便开口笑道:“怎么了?舍不得?”
“这么好的玉佩,我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司空摘星开口叹道,不过微微停顿之后,他却咬了咬牙,随后才开口道:“算了,千金散尽还复来,我现在就去把这扇坠压上去,连本带利一起捞回来!”
刚刚说着,旁边的陆小凤就眼疾手快的夺了过来。
这一下子,可是让司空摘星着急了,忍不住的开口道:“陆小凤,你干什么,快还给我!”
陆小凤看着司空摘星摇头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你就不怕被人家认出来!”
“认出来?谁能认出来!”
司空摘星不服气的开口道,手中一闪,就已经重新把玉佩个偷了回来,不过在听到接下来陆小凤的话之后,他却又愣住了。
“当然是扇坠的主人了!”
0.8陆小凤开口轻笑,随后就和林寒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人。
此刻在大堂之中,有一公子目不斜视的缓缓而行,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那一份儒雅泰然的气质,却犹如鹤立鸡群,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而在这翩翩公子哥的手中,有着一柄折扇,正在轻轻摇摆着,只不过折扇的下方,却似乎少了点什么。
看到此人,陆小凤又看了眼旁边的林寒,开口笑道:“林寒兄弟,没想到你也认出来了?”
林寒微微点头,而司空摘星则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
这玉佩是他偷的,他当然知道那人长的什么模样,他的这块玉佩,就是这个公子哥扇子上的。
而也幸亏是陆小凤提醒,否则的话,一旦他在这里拿出来,恐怕到时候当场就要被人认出来了。
一想到这些,司空摘星就疑惑道:“你们怎么知道是他的?”
也不仅仅是司空摘星,就连柳若馨,也有些疑惑,要知道现在对方可都是带着面具,如果不是林寒和陆小凤提醒,她也没办法认出此人来。
林寒则是摇头一笑,并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这是花满楼的,毕竟早在他刚刚接到六扇门的案子之后,就已经和花满楼有联系了。
而原本在闹市上的事情,也是林寒故意让花满楼出现在那里的。
不过旁边的陆小凤则是开口笑道:“你看这位公子,浑身上下衣着名贵,一丝不苟,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他的那柄扇子也同样是极为贵重之物,可是这也得扇子却没有扇坠!”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司空摘星的肩膀,开口笑道:“一11定是他的扇坠丢失了,却又在一时间里找不到合意的,所以就宁愿空着,也不愿将就!而你的这块玉佩,品相如此之好,放在那扇子下面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说是不是?”
司空摘星早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而旁边的柳若馨也有些目瞪口呆。
倒是林寒开口笑道:“陆大侠看来是想要结交一下这位公子了!”
陆小凤点头一笑,随后开口说道:“看来林寒兄弟也有此意啊!我倒是想要和这位公子结交一番!”
说罢,他才伸手看向司空摘星,开口道:“给我!”
司空摘星满脸不情愿的伸出手,里面却空无一物,而陆小凤却看也没看的拍了一下,无奈之中,司空摘星也只能交出玉佩。
随后,陆小凤便是朝着不远处的花满楼走去。
而旁边的柳若馨则是看向林寒,低声开口问道:“小寒,刚才你也看出来了吗?”
林寒不置可否,他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不过现在的林寒观察力也足以比拟陆小凤,就算他事先不知道,也能够发现这一点来。
柳若馨则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林寒,随后才忍不住的咋舌道:“跟你们在一起,都我以为自己不会查案了!”
林寒摇头失笑,却也不在多说,只是走向花满楼和陆小凤。
此刻的陆小凤,正满脸笑容的走到花满楼的身边,开口笑道:“这位公子,你东西掉了!”
花满楼停下脚步,似乎是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什么东西?”
“你的扇坠!”陆小凤一笑。
花满楼听闻却是微微一下,道了声谢才把扇坠接在手中。
而陆小凤则是再次搭话道:“公子看起来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花满楼微微摇头,随后低声道:“是不是见过我不知道,不过在夜市里偷我扇坠的人,可不是你!”
陆小凤微微一愣,然后一脸笑意的开口问道:“公子也真会开玩笑!我倒是好奇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说到这里,他盯着花满楼的眼睛,只不过对方却并没有看向陆小凤,而陆小凤的眼中,似乎也有了几分的了然。
而花满楼则脸色依旧淡然,低声开口笑道:“你们身上的味道不同而已!”
说完之后,似乎也不准备在多说,只是再次朝着陆小凤点了点头,就抬脚走向旁边的一道长廊之中。
陆小凤也没想到才刚刚和对方说了两句,对方就要离开,心中一急,就连忙开口道:“公子,请留步!”
说罢,就准备追上去,只不过才刚刚走到长廊的入口处,就有两个铁塔般的壮汉拦住了陆小凤。
陆小凤还想伸手去推,结果却发现,那两个壮汉力气极大,这一推之下,对方竟然是纹丝不动。
看到花满楼已经越走越远,陆小凤急忙开口道:“你们让开,我是这位公子的朋友!”
两个铁塔壮汉却都是无动于衷,只不过却全都扭头看向了花满楼。
而花满楼此刻也猛的停下了脚步,略微沉默片刻,才低声开口道:“他是我朋友!”
一句话,那两个壮汉都是瞬间收手,不在阻拦。
而陆小凤也趁机向前几步,跟上了花满楼。
这边陆小凤才刚刚过去,那边的林寒、柳若馨和司空摘星就都是跟了上来。
两个壮汉还想阻拦,林寒就开口道:“我们都是他的朋友!”
“……”
两个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看了眼前方离开的花满楼和陆小凤,却也都是不敢在阻拦。
见此,柳若馨也好奇的低声开口道:“此人是谁?看来在这极乐楼里有着很高的地位啊!”
林寒却摇头笑道:“这也不见得,说不得只是这里的常客而已!”
柳若馨点头,几人也不在多说,只是跟在花满楼和陆小凤的身后,朝着前方走去。
走过长廊,一道宽阔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原本大堂中那些吵闹的赌博声,在这里也几乎是听不到了。
上了楼梯,却是一个略微小了一些的大厅,里面同样是有着不少的人,只不过此刻却都是默默的站在桌面旁边,彼此在低声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没想到一楼是赌场,这二楼竟然还是!”
柳若馨有些无趣的开口。
“我们只管看着就可以了!”林寒低声回答。
而旁边的司空摘星,似乎还对刚才的扇坠有些不岔,此刻上前几步,拉住陆小凤,低声开口道:“陆小凤,你把扇坠还给了他,那我等会拿什么来赌?”
而陆小凤则是看了眼不远处的赌台,开口说道:“这里的玩法,似乎和楼下不一样?”
司空摘星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这里是二楼,全都是些武林人士,赌的也比较大一点!”
“哦?有多大?”陆小凤开口询问。
司空摘星则是摇头晃脑道:“楼下都是一些富商,一次只要一百两,这里一次可要一千两!我就喜欢在楼下赌,不喜欢在这里玩!”
“这又是为何?”林寒开口问道。
司空摘星看着林寒说道:“我又不是什么武林人士,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陆小凤一笑,低声道:“你可是盗仙,怎么不算武林人士?”
“我就是个贼而已!”
司空摘星没好气的开口。
也正是在众人闲聊的这个时间里,远处的赌台前面的庄家已经开口大声道:“各位,开局了!”
一句话,就让周围的人都靠近了过来,而那庄家则是再次开口道:“今天的赌局是赛龟,一共四只乌龟,红黄蓝绿四个颜色,各位可要看好了!”
随着庄家的声音,自有旁边的仆人打开一个个箱子,一只只的乌龟,也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时间,周围的赌徒也都是开始挑选起自己看中的颜色。
“各位,开始下注了!”庄家开口一笑。
随着庄家的声音落下,周围的人也都把一个个的金饼子放在自己想要押的颜色之上,静静的等待着赌局的开始。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司空摘星有些坐不住了,拉了拉陆小凤,他才低声道:“你看,这么好玩的赌局,现在我们可不能参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