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7x30人氣都市小說 御用兵王笔趣-第5847章摸回七峯鑒賞-lavxu

御用兵王
小說推薦御用兵王
紫黑长衫的人似乎真的不急,说完之后就双手负在身后,看着下方的。
陈阳已经看清楚,第七峰的同门一个都没在,想必是在阵法之中。
七峰有自己的秘密,陈阳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此时七峰已经成了最后的战场,陈阳想过去帮忙,都找不到过去的办法。
自己现在处于敌人的后方,要去到七峰的阵法前,需要先过了伍德和那紫黑长衫二人那里,才能进入战场。
而且战场上的人修为都不低,能跟几位长老打了那么久而没有落入下风。
陈阳想要单枪匹马的过去,基本上是不可能。
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此时,陈阳将目光投向了七峰的山门处。
山门在半山腰偏下的位置。
那里有一个水池,覃淼小姑娘口中的“乌龟师叔祖”就被养在那个水池。
更重要的是,那个水池下面,有可以进入七峰内部的通道。
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七峰的核心位置,那里离山门虽然不算很近,但是也没有多远。
要是现在摸过去的话,空中站着的两人,很容易就能发现。
明目张胆的过去是不可能,“只有等到晚上了。”陈阳此时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晚上的行动路线。
没想到还没有等到晚上,很快机会就来了。
一位对方的修士御剑过来禀报,说发现了虎啸宗的一处密室,他们没办法打开,请那位穿紫黑衣服的修士过去看看。
陈阳注意到,那人叫凌空而立的这位跟伍德站在一起的人,叫的是“宗主”。
那位宗主看了一眼下方的情况,跟着修士一起走了。
伍德和张云也一起跟了上去。
最大的威胁离开了,陈阳偷偷的来到了七峰山门处的水池。
乌龟师叔祖不知道去了哪里,陈阳想顺便确认一下,自己之前看到他腹部下方伸出来的舌头,到底是事实还是看花了眼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
还没入夏,水有点凉,陈阳没有空理会这些,一个深呼吸就朝池塘下方潜下去。
一入水就看见池塘底部的淤泥和烂树
叶,知道这是障眼法,陈阳径直朝记忆中的方向游过去。
很快眼前的淤泥和烂树叶都消失了,出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这条路陈阳走过,很顺利的就找到了当初自己从房间掉落下去的位置。
当时修为低,连御剑飞行的实力都没有,不能从原路返回。
如今陈阳已经到了大乙仙修为,脚下轻点,轻而易举的就飞进了头顶上的窟窿。
那条通道太窄,只能手脚并用撑着往上爬。
现在修为高了,很容易就爬到了顶端。
运转仙力震掉身上多余的水份,轻轻的将床板顶开,外面一阵嘈杂声。
将床板恢复好原样之后,陈阳才从房间出去。
自己这个院子略微偏僻,里面没有人。
吵闹声是从旁边院子传来的。
院子里的除了七峰的弟子,其它都是几个峰头的亲传弟子,大家都在担心虎啸宗的危机。
“石长老,要不你放我们出去吧,师傅和师兄他们已经坚持了那么久,我们出去也能让他们缓一口气。”
“是啊,石长老,如今都成这般模样了,好歹让我们出去厮杀一番,这样就算有什么意外,我们也没有遗憾了啊。
如今这样只是一贯的护着我们,这让我们心里很不安呀!”
“金羽师兄说得对,这样就算我们逃过了这一劫,我们也会良心不安的。更何况眼前这种情况,能平安度过的机会也不大。
石长老,你就放我们出去吧!”
“是啊,石长老,你就让我们出去吧。让我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心里难受啊石长老。师兄弟们的命也是命啊,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啊。”
“石长老,你就放我们出去吧。”
“石长老……”
一直坐在石台阶上的石逢春,沉默了好一阵,终于发话了。
“你们都是宗门天赋最好的弟子,也是宗门以后的希望。大家不能光想着眼前,还要想想宗门的以后。”
“可是长老和那些同门师兄弟们要怎么办?他们也是宗门的弟子啊!”
其他的子弟也跟着说了起来,石逢春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他能怎么办,七峰的秘密就是虎啸宗最后的希望。
可能开启这个秘密的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啊。
石逢春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看向自己的三位徒弟,“师傅给你们的那半部功法,你们有谁练习会了吗?”
骆大海和齐天均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覃淼也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愧疚的瞄了一眼师傅。
“哎……看来都是天意啊!”石逢春无奈的叹息。
“师傅,那本功法……我练会了。”
陈阳的声音响起,院子里的众人才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陈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师弟。”覃淼小姑娘看到陈阳出现,特别开心。
虎啸宗的人已经被风雷宗的人围了好几天,之前一直没有看到过陈阳的身影。
如今他突然出现,七峰的人皆是忍不住好奇。
陈阳跟大家简单的打了一下招呼,“师傅,我刚刚到。”
“你刚到?外面那么多风雷宗的人,你是怎么进来的?”大家都很好奇。
而且石长老一直跟大家待在一起,没见到过他打开过阵法。
“这些容后再说。师傅,我会那套功法。”陈阳道。
“你真的能修炼?”石逢春激动的问道。
“是。”他不但能修炼,而且连下半部分的功法都已经自动补充完整了。
而且自动修改补充之后的功法,比那本书上的更好。
石逢春听到陈阳的话,脑子里轰一声炸开了。
多少年了,终于在他这里等到了,虎啸宗又有希望了!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覃淼看到石逢春愣住,推了推他的胳膊。
“呃,不好意思,走神了。”石逢春拉起陈阳,“你跟我走。你们都不准出去,我一会儿就回来。”
石逢春把陈阳拉到了七峰的议事厅。
说是议事厅,就是七峰主院的堂屋。
平时石逢春招待客人都是在这个院子里。
议事厅的后面有一间很小的房间,里面供奉着七峰历代长老的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