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ev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餘燼之銃》-尾聲鑒賞-6dicz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英尔维格历925年。
“所以……那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伯劳坐在办公桌后享受着美酒与音乐,神情慵懒地问道。
作为净除机关安置在这里的秘密力量,伯劳以一个黑帮老大的身份出现在了下城区之中,砍出了一片天地,而这是他带领小弟们刚刚确立地位后的第二个月。
在净除机关的帮助下,伯劳的力量在下城区内疯狂渗透,并且以各种灰色产业展示稳定住了这些暴戾的异乡人们。
本以为那些帮派会稍微忌惮一下这个新崛起的势力,下城区会迎来表面上的和平,可这样虚伪的和平持续了两个月便被打破。
“猛的不行啊!已经有好几个人被他杀了,不过他倒没有继续杀戮下去,只是说想见你。”一旁的小弟说道。
“见我?”
伯劳一愣,有些摸不清头脑。
“一个异乡人突然杀了进来,砍死那么多人就是为了见我?在搞什么啊!”
他有点想不明白。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他现在已经来到了附近……是其他人透露了这里的位置,我们该怎么做?”
小弟再次说道,声音带了些许的颤抖,显然是慌了神。
伯劳的势力目前而言还算不上稳固,表面的和平下是长期和其他帮派进行秘密火拼,在这个小弟看来,这个突然到来的异乡人显然是其他帮派的手段,说不定借着这个幌子,下一刻就会有一群人包围他们的据点。
“慌什么!”
伯劳呵斥道,虽然如此,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拿起了那把银白的左轮。
“已经到附近了吗?”
“是的,我们的敌人在为他指路。”
“该死的。”
伯劳沉思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定出去看看。
随着旧敦灵的扩张,下城区异乡人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这座城市需要一个排放垃圾的地方,但又不能让这颗肿瘤危害到城市本身。
经过伯劳的努力和净除机关的支持,这样稳步发展下去,伯劳控制整个下城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在下城区呆了这么久,火拼械斗这种事也时有发生,但今天这一次伯劳总感到了一种奇怪的不安,令他忍不住想亲身去看看那个神秘的家伙。
走出地下室,乱石堆砌的之下是富丽堂皇的赌场,当然规模还算不上很大,伯劳还要在后续的时光里,一点点把其他帮派的生意抢过来。
不得不说,伯劳觉得当黑帮老大的生活要比在净除机关里工作要刺激多了。
他刚刚走出阴暗的隧道,赌场内升腾的旋律便停滞了下来,目光看去,那些赌客们都停了下来,守卫将手握在了枪袋上,面露警惕。
伯劳看向红毯的尽头,在大门处,异乡人逆着光,身影漆黑一团。
他身上有着多处伤口,有很多已经开始愈合了,看起来是从别处留下的,衣服破破烂烂,脸颊被杂乱头发所遮掩,整个人都臭烘烘的。
这样的异乡人很常见,他以各种奇怪的方式偷渡到了旧敦灵内,就像流浪汉一样狼狈不堪。
可不同的是,这名异乡人身上背着一具沉重的匣子,手里还握着一把染血的霰弹枪。
伯劳眼神凝重,感到了些许的压力。
异乡人就像刚从某个战场走来一样,身上散发着暴戾的杀气与恶意,恍惚间伯劳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在面对一个人类,而是某种有着人形的怪物。
“大家让一让,让我和这位先生好好谈一谈。”
虽然压力巨大,但伯劳还是保持着冷静,他拍了拍手,示意其他人离开,转眼间这附近只剩下了他与这名异乡人。
伯劳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他们说你想见我。”
异乡人站在原地,僵硬地点头。
“杀完人见我?很有趣。”
桌底下伯劳已经抓紧了丧钟,作为老大他需要保持镇定与优雅,同样他也需要狡诈来保护自己。
“他们想杀我……所以我杀了他们。”
异乡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时不时还带着停顿。
“那么你见我,是想要什么?”伯劳再次问道。
异乡人突然沉默了下来,脸上突然涌现了些许的痛苦,他捂着头颅,试着思考,可破碎的意识却带来无比的混乱。
“生活,新的生活,他们说下城区只有你能给予别人新的生活。”
过了很久,他似乎想起了原因,缓缓说道。
这是另一个人的愿望,他一直渴望来到这里,在旧敦灵过上幻想里的生活。
所以他这一路碾过来只是为了这个事?
伯劳很想大声骂出来,他还以为是有人雇凶杀他,他都准备好死战等待援军了,结果居然是这么一件事。
不过也看得出来,这个诡异的异乡人对于这件事真的很执着。
“一个在旧敦灵生活的合法身份吗?确实,下城区里只有我能做到。”
作为背靠净除机关的黑帮老大,在这方面伯劳可是专家,与其他人所能做的不同,伯劳给的可都是正经的正式身份,可以通过官方审核的。
伯劳从容了起来,当得知异乡人想要什么之后,接下来的谈话便简单多了。
“那么你能支付代价吗?新生活可是很昂贵的。”
“我可以帮你杀人,我很擅长这件事的。”
异乡人的带着杀气回答,他没有钱财,也没有什么值得交换的东西,他能做到的只有杀戮,无止境地杀戮。
“杀人?这确实令人有些心动。”
伯劳犹豫了一下,他确实需要一批杀手去解决那些该死的仇敌,只有这样他才能将下城区完全地掌控在手中。
这样想着,随后仔细地观察着异乡人。
从他能安然无恙地走到这里来看,他确实有着不俗的杀伤力,不过这样的人伯劳也见过很多,他们大多都是伯劳的工具,在消耗殆尽后,便如野狗般死在了污水沟里。
伯劳微笑了起来。
“嗯……可以,不过新生活的话,是要和过去说再见的,你能做到吗?”
“说再见?”
“是啊,新生活,一切都是崭新的,你过往的一切都会被扫进角落里,作为另一个人侥幸地活下去。”
异乡人微微发愣,脑海里回想了起了种种的混乱,燃烧的大火破碎的尸体,一个又一个倒下的身影。
这一切是如此的糟糕,令人悲伤,他试着遗忘,可却止不住地想了起来。
如果可以忘记这痛苦的话。
“当然可以了。”他回答。
“那么我可以问问你在旧敦灵想做什么吗?总不会是来体验什么生活的吧?”
伯劳对于这个异乡人蛮感兴趣的,接着问道。
“做什么……”
异乡人一时间迷茫了起来,他只记得自己要来到旧敦灵,对啊,自己为什么要到旧敦灵来的?他有些记不起来了,隐约地想起这似乎是某人的愿望。
至于做什么的话……记忆逐渐清晰了起来,他鬼使神差地回答。
“侦探,我想当个侦探。”
“嗯,蛮有趣的。”
伯劳有些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异乡人居然想当侦探,按照以伯劳对他的短暂观察来看,这个家伙是天生的杀手啊,怎么都和侦探搭不上边。
“那么,你的名字呢?异乡人。”
“名字?”
“对,名字,人都有个名字,你不会没有名字吧。”
“名字……”异乡人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几个数字,他也不清楚这些数字的意义是什么,但还是念了出来。
“0……42。”
“数字?这是什么?数字可算不上名字啊,异乡人。”
“不算吗?那……名字是什么?”
异乡人尽力思考着“名字”的含义,可随着他的思考只是引发了剧烈的痛楚,意识被不断地割裂着,他记得自己似乎是个叫042的人,但紧接着另一个熟悉的脸庞与自己重叠了起来,渐渐地他有些分不清了自我。
【我想去看看那个美好的时代,没有悲伤的时代,没有妖魔的时代。】
突然的声音在脑海里回想起来,异乡人模糊地看到了一片金灿的天空,将一切都浸染成了神圣的鎏金色。
可耳边却奏响起了怪物们嘶吼与剑刃的崩鸣,仿佛他正聆听着某场来自地狱身处的战争。
【一个侦探事务所,有兴趣给我当助手吗?】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微笑地询问着,规划着并不存在的未来。
这是一个简单渺小的愿望,藏在异乡人灵魂的最深处。
混乱的一切就像洪流一般吞噬了他,破碎的边缘反复切割着。
愤怒,恐慌,哀恸……
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愿望的话。
他想起了自己的名字,神情痛苦,勉强地张开嘴,就像张开獠牙的野兽,又像学语的孩子一样,声音笨拙沙哑。
“洛……洛伦佐。”
“什么?”
伯劳有些没听清。
“我的名字是……”
碎裂的意识被重新拼凑了起来,灰蓝的眼眸渐渐地有了光芒,他看着伯劳,身后逆着落日的余晖,云海里燃烧起的金色的焰火。
异乡人眼瞳里带着欣喜与悲伤,他握紧了手中的温彻斯特,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洛伦佐·霍尔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