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墨桑-第207章 衆生看書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王锦是个极有规律的,哪怕大年三十破了例,也不过是吃过子时的饺子,就回去睡觉了。
林飒和黑马几个,大呼小叫的掷骰子赌钱。
米瞎子和李桑柔出了炒米巷,顺脚闲逛。
在大年三十这样的时候,走在热闹喜庆到极点,却又空旷无人到极点的大街小巷,是两个人共同的爱好。
“啧,这建乐城,该修新城了。”走出炒米巷,米瞎子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道。
“嗯,确实有点儿人满为患,明年要考春闱了。”李桑柔裹了裹羊皮袄。
“这仗,还得打几年?”米瞎子挥起瞎杖,敲了敲路边的栓马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快的话,也要两三年吧,或者三五年。”李桑柔想了想,答道。
“嗯。”好一会儿,米瞎子才闷闷的嗯了一声。
“就是不打仗,水旱天灾,也一样死人。”李桑柔看了眼米瞎子。
“老虎吃人,和人杀人,不一样。一个是天性,一个是人性。”米瞎子哼了一声。
“我觉得,没什么分别,灾荒时候的两脚羊,是人性,还是天性?”李桑柔不客气的接话道。
米瞎子不说话了。
“王师兄一直想到泉州看看。这一趟去密州,又听几家海商说起泉州的新鲜东西,她就更想了,三五年,倒是还能去。”米瞎子岔开了话题。
“你跟林姐姐,有什么打算没有?就这么相敬如宾?
“听张猫说,从去年你回到建乐城,各个城根,你可是哪家都没去过,我问过林姐姐,她不介意你钻私窠子。”李桑柔也转了话题。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儿?什么叫钻私窠子!
“张猫这死妮子,关她什么事儿!”米瞎子啐了一口。
“你怎么打算的?有打算没有?”李桑柔追问了句。
“就这样。”米瞎子背着手,拖着瞎杖。
“就这样是什么样儿?你俩聊过这事儿没有?”李桑柔再追问。
“我这个人,什么德行,你一清二楚,她那个人,什么德行,你也看的差不多了。
“我这样的,她那样的,你以为还能怎么着?”米瞎子猛的站住,口水喷了李桑柔一脸。
李桑柔摊手,她就是不知道他们还能怎么着,才问他的。
“我和她,你觉得哪一个能柴米油盐,锅台尿布,养家糊口?”米瞎子背着手往前走。
李桑柔不说话了。
“就这样!我心里有她,她心里有我,回去有师门,出门有你们,身在江湖,四海为家,没有锅台,没有尿布,不用养家,我和她,这样最好,只能这样。”
“这样是挺好。”李桑柔笑道。
“她离不开师门,她喜欢热闹。她说过,我只是她的锦上添花,不是她的全部。”米瞎子沉着脸道。
“要让你把她当成全部,你也不肯吧?”李桑柔上上下下打量着米瞎子。
“年青的时候,我以为她是全部。
“后来,我才发觉,师姐就是师姐,什么事都能比我先一步觉悟。”米瞎子转着瞎杖。
“你俩真挺登对。”李桑柔嘿了一声,认真的赞叹了句。
“为人夫为人父,就得先做夫和父,我担不起这样的重任,就这样最好。”米瞎子继续挥着瞎杖。
两个人沿着空荡荡的街巷,逛到金梁桥时,街巷里已经有不少一身新衣,提着灯笼出来卖懵懂的孩童。
“天快亮了,得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也省得被人堵上门拜年。”米瞎子打了个呵欠。
往年,他都是住庙宇寺观,或是街角窝棚,或是随便哪里,想睡就睡,想走就走,可没有这样的麻烦。
“还有人给你拜年?”李桑柔惊讶问道。
米瞎子斜横了李桑柔一眼,没理她。
“去铺子后头吧,仓库里有地方睡觉,大常准备的。”李桑柔建议道。
奇品神医
“你呢?”米瞎子再打了个呵欠。
“我出趟城。”李桑柔沉默片刻,答道。
“去看金毛?”米瞎子反应敏锐。
“嗯。”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回来再睡。”米瞎子低低叹了口气,背着手,一起往南门出去。
……………………
李桑柔和米瞎子从城外回来,米瞎子到顺风铺子后面的仓库里补了一觉,李桑柔在小帐房里睡了一会儿,到中午前后,才回到炒米巷。
一进炒米巷,就看到黑马一身新衣,坐在门槛上。
看到李桑柔,黑马一跃而起,直扑上来,“老大你可算回来了!”
“咦,出什么事儿了?”李桑柔看到黑马,很惊讶,“你们不是说,要带你们林姐姐去关扑?”
“老大回来了!”小陆子从院门里探头出来,往院里喊了声,出门槛迎出来。
“都在家?这是怎么了?”李桑柔惊讶了。
大年初一到十五,是一定要玩个够,要赌个够,要天天在外面玩,这也是大常他们的过年习俗,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大清早!天还没亮透!拜年的就上门了!”黑马每一句话都用尽全力加重语气,“一个接一个,一家接一家啊!一直到刚刚!刚刚能喘口气儿!”
李桑柔眉梢扬起,哪儿来的这么多拜年的?
“老大您瞧瞧吧,全是拜年贴子,常哥说,这拜年贴子的讲究,是有来有回,老大,我瞧着,这是没法回了!”小陆子一边说,一边往二门里点着手指头。
李桑柔进了二门,看着廊下靠墙,堆起来的两三堆半人高的拜年贴子,惊的满额头皱纹。
“哪来的这么多!”
“尉翰林家的,黄将军家的,楚将军家的,楚将军老丈人家的,周老尚书府上的,史侍郎家的,燕春馆的,扬州商会的……”大常从几堆拜年贴子旁边站起来,指着旁边摊开的,他刚刚看过的拜年贴子。
李桑柔瞪着半人高的两三堆拜年贴子,头一回,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米瞎子从李桑柔身后,挤到那几堆拜年贴子旁边,挨堆拍了一遍,哈哈笑起来。
“看来,还是我这样的好!比你这个有人拜年的好啊!这拜年贴子,讲究的,可就是个有来有回!
“哈哈哈哈哈!”米瞎子一边大笑,一边拍着成堆的拜年贴子。
“不都是拜年贴子,这边是吃年酒的请柬。”大常指着另外一边,“都请的,单请老大的,单请我的,单请黑马的,单请窜条的,都有。单请黑马的最多。”
黑马顿时昂着头,黑脸放红光。
米瞎子再次哈哈哈哈哈。
不过,李桑柔的光棍可不是白说的,对着成堆的拜年贴子,年酒请柬,直截了当,一张不回,一家不去。
有位圣贤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个不回一家不去,至少均了。
黑马对着一堆请他吃年酒的请柬,痛心不已。
别家也就算了,潘家相怎么能不去呢?
他跟七公子那么要好,就算冲着七公子的面子,也得去一趟不是,老大不去,他也不去,这让七公子这面子往哪儿搁?
黑马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不应该。
悍戚
不过他也就想想,可没敢往老大面前说上半句一个字。
为了躲避这成堆的拜年和请柬,吃过中午饭,李桑柔就带着大常等人,和米瞎子、林飒,陪王锦出城看庄子去了。
……………………
一行人在周围各县看看玩玩,吃吃喝喝,一直看到正月十四,王锦看中了五六处庄子,一行人才回到建乐城。
林飒早就听说建乐城上元灯节是如何热闹,听了一二十年,想了一二十年,如今身在建乐城,这上元灯节,那是无论如何都要看一看的。
就连王锦,也决定上元灯节那天,要从鳌山看到汴河,再看到城外的烟花,看个通宵!
林飒和王锦对着成衣坊送过来的各式各样的上元节裙子长短袄斗蓬各色首饰等等,一样样的细看,黑马和小陆子几个围成一圈乱出主意。
李桑柔坐在旁边,翘着脚,嗑着瓜子,想着王锦看中的那几处庄子。
其中之一,就是阳武县外的那座皇庄,离阳武县近,临近汴河,庄子里还有一眼小小的温泉,确实极其合适。
那处皇庄,大约还在二皇子名下,嗯,现在,他叫慧安。
李桑柔呆想了一会儿,站起来,交待了句,出了炒米巷,往大相国寺逛过去。
大相国寺是建乐城的繁华地段,一圈儿都热闹不堪。
李桑柔干脆从正门进去,跟随在信男善女中间,拜了弥勒佛,拜过护法伽蓝,转到后面拜了观世音菩萨,到大雄宝殿前,在缭绕的香烟中,拜过慈目低垂的诸佛菩萨,再往后,一直拜过地藏菩萨,才沿着围廊,走到一扇虚掩的圆门前,推门而入。
圆门里是一处处的僧寮,李桑柔径直进了东边一间没有院门的方寸小院。
“是大当家。”圆德大和尚听到脚步声,站起来。
“是我,大和尚可安好?”李桑柔在门口站住,欠身见礼。
“安好,好久不见了。”圆德大和尚笑容温暖,欠身示意,“进来喝杯茶吧。”
李桑柔进屋,坐到小茶桌一边的旧蒲团上。
“从寺里过来的?”圆德大和尚闻着李桑柔身上浓浓的香火味儿,笑道。
“嗯,寺内香火鼎盛。”
“建乐城很热闹,听说比去年还热闹,去年我没在建乐城,听说大当家也没能赶回来过年?”圆德大和尚慢慢沏着茶,和李桑柔说着闲话。
“去年春节,是在去南召县的路上过的。”李桑柔想着去年的年,也很热闹。
“南召县。”圆德大和尚慢慢说着南召县三个字,片刻,笑起来,“南召县有位乌先生,曾经来过大相国寺,我和他相谈甚欢,有十几年了吧。让我想想,已经二十年了,那时候,先皇刚刚即位。”
“二十年,那你见的,应该是前一个乌先生,我见的,是后一个乌先生,他们都姓乌,就像你是大和尚。”李桑柔笑道。
“喔。”圆德大和尚慢慢喔了一声,片刻,看着李桑柔问道:“大当家和他们谈妥了?”
“嗯。”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见李桑柔只嗯了一声,圆德大和尚不再多问,转了话题,“去年夏天,我们在青州,听说收复了两淮,就和慧安一起,往两淮过去。就在宿迁城外,救治活人,超度亡灵,忙到入冬,也没能过半,唉。”
“亡灵最多的地方,在扬州城外,大和尚不如带慧安去往扬州,在那里建一座大相国寺吧。”李桑柔端起杯子。
YF136号行星 远航
“好。”圆德大和尚应的十分干脆。
李桑柔不说话了,慢慢喝完一杯茶,李桑柔站起来,“我去看看慧安,有事儿找他。”
“就在隔壁。”圆德大和尚微笑着,指了指旁边。
李桑柔出了小院,穿过道宝瓶门,就看到慧安正弯着腰,翻着晾晒在竹匾上的草药。
“是你。”听到动静,慧安转身看着李桑柔,一句是你之后,就默然无声。
“前几天,我去了趟阳武县。”李桑柔走到那只竹匾前,掂了一根,闻了闻。
慧安顿时瞪大了双眼。
“大和尚说你修行有成,看起来他是瞎说啊,我就说了句阳武县而已,你看你。”
慧安瞪着李桑柔,片刻,拧过了头。
“你见过这个东西吗?”李桑柔从袖筒里摸出一个带壳的雪白棉桃,送到慧安面前。
“这是什么?”慧安看着那朵棉桃,没接。
“叫棉花。”李桑柔缩回手,从棉桃上揪下一缕,送过去。“你摸摸。”
慧安犹豫了下,接过那缕棉桃。
“你看,这东西,随手一扯,就能扯这么长。”李桑柔又揪下一块,将棉桃扔进竹匾里,双手扯着那缕棉桃,扯成一条棉线。
“这东西可以纺成线,织成布,纺线织布的工序,比麻简单很多,密州有户海商家里种过这东西,说很容易种,一棵就可以结很多这样的棉桃。”李桑柔接着道。
慧安扯着那缕棉桃,看着李桑柔,没说话。
“我觉得这是个好东西,想在建乐城试试,看看能不能种出来,种出来之后,再看看能不能纺线织布。”李桑柔将那缕棉桃缠在手指上。
“你想要那个庄子。”慧安看着李桑柔。
“对,不是要,是用用,庄子还是你的庄子,借给我用用。”李桑柔笑道。
“不用借,你要用就拿去。”慧安的话顿住,好一会儿,垂眼道:“要是,庄子里有什么,你……”
“已经安葬了。”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慧安道:“潜邸有位老宫人,是随太监的恋人,当年的事,是随太监经手,都告诉了她。
已经重新安葬了。”
“那我,母亲?”慧安下意识的往前一步。
“皇上说,都是你的母亲,等你真正修行有成,再去看她们吧。”李桑柔退后一步,转身走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